大國工匠形成案例:高鳳林調研(摘編)

發佈時間: 2018-09-04 09:23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胡俊

大國工匠形成案例:高鳳林調研(摘編)——政協全國委員會提案委員會

■編者按:

2018年7月,全國政協副主席馬飚率提案委員會調研組赴中國航太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第一研究院211廠,對大國工匠高鳳林進行了解剖麻雀式的典型案例專項調研。高鳳林是一名特種熔融焊接工,從普通技校畢業生逐步成長為航太製造領域的國家級技能大師。他的成才之路對完善技能人才培養體系,弘揚工匠精神、厚植工匠文化具有啟示意義。調研組對他的成長之路進行了全方位、多視角研究,通過梳理總結高鳳林成才原因,分析技能勞動者培養和成長中面臨的問題,探討如何能夠培養造就成千上萬高鳳林這樣的大國工匠。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作為一個製造業大國,我們的人才基礎應該是技工。”在各地視察時,總書記多次強調要大力弘揚工匠精神,推動中國製造實現轉型升級。2016年至2018年,“工匠精神”連續三年寫入《政府工作報告》。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建設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勞動者大軍,弘揚勞模精神和工匠精神”。

努力建設製造強國,促進我國産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技能人才是基礎性支撐。近年來,黨和政府高度重視技能勞動者隊伍建設。然而,我國高技能人才供應目前嚴重不足,技能水準總體不高,企業需求與供給體系不匹配,這三大難題已經成為我國製造業發展的瓶頸。

為此,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組織了大國工匠高鳳林案例剖析專項調研。2018年7月3日至6日,由全國政協副主席馬飚率隊,赴中國航太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第一研究院211廠(以下簡稱211廠),以大國工匠高鳳林為對象,進行了解剖麻雀式的調研。報告如下:

一、調研方法和調研對象

(一)調研目的和方式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屆一中全會上著重強調:要在全黨大興調查研究之風。調查研究是謀事之基、成事之道。

汪洋主席提出,調研要有新動作、新局面,注重學習毛澤東等老一輩革命家是如何開展調查研究的,學習調研的典型案例,強化問題導向,打破形式化的羈絆。

調查研究是政協的一項經常性工作,也是政協提高協商議政水準的基本功。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以及汪洋主席的工作要求,馬飚副主席提出,選取一位大國工匠為典型案例,進行解剖麻雀式的調研,由提案委員會組織開展,為“弘揚勞模精神和工匠精神”雙週協商座談會作更充分的準備。通過解剖麻雀式的個案調研,切實理清大國工匠的成長和成才規律,找出制約高技能人才産生和發展的關鍵問題,得出具有普遍意義的啟示,從而提出針對性強、具體可行的意見建議,更好發揮議事協商、建言資政作用。

此次調研採取實地觀察、個別訪談、集體座談、問卷調查、資料分析等方式進行。7月3日、7月5日,調研組兩次實地考察211廠14車間高鳳林班組、高鳳林勞模創新工作室,對班組的技術水準、人才結構、團隊建設、績效管理、班組文化、科技成果等情況進行摸底了解。7月5日下午,調研組參觀中華航太博物館、火箭發展歷程展廳;7月6日上午,參觀211廠火箭總裝測試現場。通過兩次參觀,形成對我國航太事業發展和運載火箭製造水準的整體認識。

調研期間,對高鳳林進行了3次累計超過6小時的單獨訪談,從兒時經歷談到上技校、下車間、攻難題、顯身手、帶徒弟,直至成為焊工楷模、大國工匠。召開8次座談會,第一次座談會聽取航太一院黨委和工會相關負責同志介紹一院和211廠歷史沿革及現狀;第二次座談會聽取211廠工會、人力資源部相關同志介紹高鳳林的工作表現和突出事跡;第三次座談會聽取211廠宣傳部門相關同志介紹高鳳林的模範作用;第四次座談會聽取中國航太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袁潔、航太一院黨委書記李明華介紹産業工人隊伍建設及勞模工匠人才選樹經驗做法;第五次座談會聽取高鳳林同事、師傅、徒弟對其工作態度和傳幫帶作用的評價;第六次座談會聽取高鳳林家人及原技工學校領導、老師、同學對其成長之路重要節點的看法;第七次座談會由211廠廠長馬惠廷和黨委書記李軍分別介紹培育一支優秀技能人才隊伍的經驗和面臨的問題;第八次座談會聽取高鳳林全面系統介紹自己的學習和成長經歷。

為了更深入地剖析大國工匠成才規律,調研組閱覽數十份文字資料,其中包括高鳳林的人事檔案、論文、工作總結、媒體報道,還觀看了高鳳林個人事跡影像資料。此外,針對高鳳林家人、師傅、徒弟、領導、同事等不同相關群體共計發放150份問卷,了解他們對高鳳林成才原因以及技能勞動者待遇、社會地位、工作環境、成長空間等問題的看法。調研前中後期,調研組內部共召開5次研究分析會,根據掌握的大量材料,就高鳳林成才原因交流看法、理性分析,堅持深入挖掘與綜合研究並重,在此基礎上得出關於技能人才培養的啟示,形成具有針對性的意見和建議。

(二)調研對象的選擇

經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全國總工會分別推薦,調研組確定以高鳳林為大國工匠案例人選。選取高鳳林作為調研對象,首先是因為他所在的行業和企業。我國運載火箭從設計到製造不依賴國外技術,實現了完全自主,是中國製造的一張名片。航太事業與國家和民族命運緊密相連,從“兩彈一星”到北斗導航、載人航太、探月工程,凝結著幾代人的奮鬥,為培育工匠精神提供了深厚土壤。211廠是將航太藍圖從夢想變為現實的踐行者。

其次是因為高鳳林身上的普遍性和特殊性。他從事的工種是最普通的焊工,但又不是尋常焊工可比,高鳳林班組承擔著我國運載火箭發動機燃燒室、噴管等系列部組件和發動機機架的焊接工作,可以説是對我國航太技術發展舉足輕重的“螺絲釘”。在這個既普通又有重要價值的崗位上,高鳳林生動闡釋了什麼是工匠精神。

二、高鳳林成長為大國工匠原因分析

高鳳林出生於1962年,1980年參加工作,成為一名航太特種熔融焊接工,通俗來講就是製造火箭“心臟”。我國長三甲系列運載火箭、長征五號運載火箭的氫氧發動機噴管,都誕生於他手中。他從一名普通的技校畢業生成長為大國工匠,是多重因素形成合力的結果。

(一)良好的技校教育是高鳳林成長為大國工匠的起點。以高鳳林當年的成績,完全可以考上大學。父親早逝,兄弟四人只能靠著母親的微薄收入生活,他必須早早擔起家庭重任。當時,工人身份仍有職業光環和強大感召,而且,技校畢業可以直接進工廠留北京,這是一個頗有吸引力的現實好處。於是,高鳳林毫不猶豫報考了離家不遠的211廠技校,以高分進入焊接工藝與製造班。

原211廠技校領導王鐵良回顧高鳳林那批學生時説,那屆同學有個特點,具有紮實的基礎,星期天都不休息,都在練技能。車間主任把高鳳林等十幾位“文革”後第一批技校生稱為“小本科”,遇到難題,總會喊他們過來想辦法,足見當時技校教育含金量之高。

當時的技校教育還有一個優勢,就是校企關係非常緊密。高鳳林的職業認同感就是在211廠車間裏發生變化的。進入技校後,高鳳林覺得自己對焊接沒興趣,他的願望是開大機床,而焊接看起來沒那麼高大上,因此成績一路下滑。直到3個月後,老師帶他們下廠參觀,他的想法才發生改變。在發動機車間,高鳳林見到了他日後的師傅陳繼鳳。陳師傅説,焊接對人的素質要求最高,一要穩定,二重協調,三靠悟性。需要多方面的知識,才能應對複雜變化。尤其是氬弧焊工,有“金手”之稱,培養一個焊工不亞於培養一個飛行員。這次參觀後,高鳳林開始對自己未來從事的工作有了自豪感,成績也重新名列前茅。

(二)技能競賽是高鳳林成長為大國工匠的舞臺。技能競賽伴隨著我國工業化起步而出現,有著深厚的歷史傳統和群眾基礎。這一做法在航太一院、211廠延續數十年,為高鳳林脫穎而出提供了舞臺。

分配到211廠後,高鳳林很快嶄露頭角,提前上手了當時最新、最先進的發動機産品。而他的聲名走出14車間,走出211廠,逐漸被航太系統和外單位的人所知曉,是通過技能競賽這個平臺。

為慶祝航太事業創建35週年,當時的航太部舉辦航太系統青工技術比賽,高鳳林取得了實踐第一、理論第二的好成績。正是這次比賽讓他一鳴驚人,在焊接領域有了不小名氣,同行和外單位遇到難題時也會想到請高鳳林幫助解決。

如果沒有競賽平臺,高鳳林的舞臺不會這麼廣闊,通過競賽建立了知名度,進而被請到一個個技術難題現場,一次次的經驗積累,讓他從211廠的技術能手成長為焊接方面的專家。

(三)學習進修是高鳳林成長為大國工匠的重要助推。離開技校8年後,高鳳林又重新捧起課本,開始了長達4年的艱苦學習。為了讓知識面更廣,大專選擇了機電一體化專業,本科又攻讀了電腦科學與應用專業,隨後自學了研究生課程。航太一院有1.8萬餘技能人員,像高鳳林這樣完成學歷升級的可以説是鳳毛麟角。

參加培訓則是另一種方式的學習,高鳳林參加院裏的比賽取得突出成績後,各種培訓機會紛至遝來。還先後到德國、法國、英國參加調研、研修。

(四)堅守崗位是高鳳林成長為大國工匠的必要條件。當年和高鳳林一起技校畢業的同學,已經紛紛轉崗,他成為唯一一個依然堅持在焊接崗位上的人,38年車間不變,38年工種不變。

技校畢業分配時,高鳳林被安排到了45車間安裝隊,這讓他失落到極點。實習時,他給14車間的師傅留下了極好印象,一聽説這事,兩位師傅立刻拉著工長找車間的黨支部書記,希望把高鳳林要回來。就這樣,高鳳林留在了他實習時的14車間,一待38年。航太一院黨委副書記、工會主席羅曉陽説,他曾經主管人事工作,比較清楚組織上對高鳳林的考慮,以高鳳林的能力,完全可以勝任車間主任甚至廠領導,但就是有意不讓他脫離一線崗位,讓他的優勢得到最大發揮。

師傅把他帶進了14車間,領導把他“摁”在了這個崗位上。高鳳林自己也經受住了功成名就後的思想負擔、金錢誘惑等諸多考驗。很多人問他,為什麼還要守在一線,航太産品價值大、風險高,萬一齣點岔子,不怕晚節不保嗎?高鳳林從來沒有這方面的顧慮。

(五)大師工作室是高鳳林成長為大國工匠的團隊優勢。在德國學習時,高鳳林在工廠裏經常看到三五一群探討問題的場景,原以為都是技術工人,一了解才知道,是設計、研發、生産人員以團隊的形式共同解決問題。高鳳林説:“這就是國家要建技能大師工作室的原因,改變設計人員不下現場的狀況,通過這種平臺,可以把知識、技術與操作很好結合起來,推動我國生産製造水準的提高。”

以高鳳林命名的技能大師工作室是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首批授牌成立的國家級技能大師工作室。既保留了傳統師帶徒的授業方式,又有專家、教授、技工的結合。技能人才、研究人員、設計人員群策群力,實現科學、技術與工程之間的相互貫通。

(六)航太傳統是高鳳林成長為大國工匠的精神養分。2006年11月底,諾貝爾獎得主丁肇中教授的秘書輾轉找到高鳳林,由16個國家和地區參與的AMS-02暗物質與反物質探測器項目,在製造中遇到了難題,希望高鳳林前往解決。在高鳳林之前,國內外兩撥“頂尖高手”所提出的項目實施方案一直沒能得到國際聯盟總部的認可。探測器用的是液流氦低溫超導電磁裝置,由於液流氦具有極強的滲透力,只能使用焊接的方式,但焊接帶來的變形是一大難題。在論證會上,高鳳林把自己的思路和盤托出,他認為,對待這種複雜的特殊結構,必須創新設計方案。思路只是一個方向,要變成可操作的方案還要克服許多難關。高鳳林苦思冥想好幾天,終於想到了一個創新設計方案,通過了國際聯盟總部的評審。

真正的武林高手從來都是心法與拳腳貫通,對理論和實踐關係的思考,對知識和技能的自如運用,這是他攻關難題、從未失手的根源。高鳳林的徒弟馬鐵錚説:“我發現我師父解決問題的方法是先從理論入手,把問題吃透了,然後再從技術上去琢磨。”30多年的思考和總結,高鳳林得出一個結論:沒有理論支撐的實踐做不到高端,沒有實踐支撐的理論走不了長遠。高鳳林的理論與實踐觀是航太一院精神傳承的縮影。從航太一院首任院長錢學森那代科學家起,就以理論和實踐並重為圭臬,強調理論研究和工程實踐誰也離不開誰,理工交融、科學與技術相結合。

(七)企業文化是高鳳林成長為大國工匠的沃土。一院是中國航太“長子”,是中國航太事業和航太精神的發祥地,是中國長征火箭的搖籃,是中國航太科技和管理人才的“黃埔軍校”。航太科技集團歷來重視對技能人員的培養和激勵,在國家高級技師職稱之上,又設立了航太特級技師。高鳳林正是在這片沃土上生根、成長,形成了成就事業的強烈意志和執著追求。

(八)理想信念是高鳳林成長為大國工匠的動力源泉。1970年,我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飛上太空,大街上的廣播中迴響著衛星傳回的“東方紅”樂曲時,高鳳林就對衛星是怎麼飛到天上去的産生了好奇。所以,當他終於以一名製造者的身份走入發動機車間時,比別人更加熱愛自己的事業。

211廠人力資源部的金朝仍記得高鳳林獲得全國勞動模範的那一天,上午他在新聞裏看到李克強總理與高師傅握手的畫面,下午就在車間看到了高師傅。“這麼重大的事情,如果是我一定會高興地發朋友圈炫耀,或者跟朋友慶祝一下。”金朝説,一個人面對這麼大的榮譽還能夠寵辱不驚,淡定做好自己的工作。幼時受到的航太啟蒙轉變為理想信念以及對事業的熱愛,這是高鳳林成長為大國工匠的動力源泉。

(九)待遇和榮譽是高鳳林成長為大國工匠的有效激勵。航太一院有項激勵政策,就是對特級技師、高級技師、技師,比照管理人員和高級專業技術人員,在住房、療養等福利方面給予同等待遇,鼓勵廣大技能人才多做貢獻。物質上的回饋固然解決了高鳳林的後顧之憂,但精神激勵尤為重要。

高鳳林獲得榮譽後,航太集團、一院、211廠全面挖掘、總結高鳳林的優秀事跡。通過宣傳、激勵,高鳳林的價值得到了最大化體現。正能量既産生了良好的社會效應,同時也激發出高鳳林身上的更大潛能、榮譽感和社會責任感。

(十)家人是高鳳林成長為大國工匠的堅實後盾。決定一個人成才的因素除了社會環境、工作環境,還有家庭環境。高鳳林的母親是對他影響最大的人。小時候,母親教給他的三句話讓他受用終身:人窮志不短、從小立大志,做人不能被人戳脊梁骨,做事要讓人豎大拇指。除了母親,妻子和女兒也全力支援,家裏的一切都要給高鳳林的工作讓位。高鳳林哥哥高廣林説,他把自己扔給了火箭,把家裏扔給了妻子。“工匠精神”的背後是高鳳林家人的“奉獻精神”。

三、啟示與問題

高鳳林的成才與成功是個人努力的結果,他的意志、品格、天賦、勤奮都超于常人,更離不開黨和國家對技能人才的重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成長軌跡與航太事業的發展脈絡同步契合。時勢造英雄,行業勃興開闊了他的舞臺,為他造就了獨特的成長與鍛鍊空間,可以天高任鳥飛。通過總結他的成才規律,可以得出以下幾點啟示:

(一)“好苗子”是大國工匠形成的基礎。技能人才來源是決定製造水準的先決條件。在高鳳林所處的時代,選擇上技校的多是成績優異的學生,教學也有品質保證。而當前的職業和技校教育基本上屬於差生教育,與普通高等教育形成二元格局。産業工人普遍素質不高,決定了製造領域很難實現規模化人才培養與選拔。

(二)企業是培養大國工匠的主體。

企業是決定技能勞動者成長成才的最直接因素,企業建立行之有效的技能人才甄選模式,確立符合自身行業規律的制度和機制,才能發揮技能人才的創新創造作用,讓他們對職業前景報以希望,擁有更多獲得感。

(三)物質與精神激勵缺一不可。

80後、90後成為技能勞動者隊伍的主體,除了物質需求,他們也重視價值認同、社會尊重與自我實現等精神層面的滿足。

(四)弘揚“工匠精神”即是重塑中國製造的文化基礎。從古代的魯班和庖丁,到新中國成立後的八級工,中華民族一直有推崇工匠精神的傳統。但隨著大規模流水生産成為主導的技術範式,尤其是受低成本趕超型戰略的驅動,在經濟高速發展的特定條件下,人們忽視了對産品品質、生産者行為準則的關注。面對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的要求,呼喚工匠精神即是培植中國製造的文化基礎,重塑工人的職業操守和行為自覺。

沒有一流的工匠,就不會有一流的産品,中國製造、中國品牌就無從談起。技能人才的培養與激勵方面,還存在一些問題:

(一)技能人才激勵機制有待完善。激勵措施還只是針對少數人。技能人員工資、福利、住房等方面的待遇與研究人員相比還有差距。“中華技能大獎”“全國技術能手”這兩項國家級獎勵雖然保持了只給一線工人的原則,但還是以精神獎勵為主。

(二)企業後續人才匱乏,青黃不接。受戶籍政策限制,企業較難招聘到非京籍技能人才,技能人才源頭越來越窄,青年高技能人才嚴重匱乏,而且高技能人才流失加劇。此次問卷調查顯示,近年來流失人數明顯增多,流失的主要原因是待遇因素。

(三)重設計、輕製造的現象仍比較普遍。社會的普遍看法是搞設計、畫圖就是比敲敲打打好。從調研情況看,研究人員崗位能夠吸引大量的碩士、博士生,但技能人員嚴重短缺,由於工資待遇不高、工作環境差、上升空間窄、社會地位不高,本科生根本不願意幹。

(四)職業教育、技工學校的作用沒有得到充分發揮。由於技校生源大幅度減少,很多技工學校都停止了招生辦學。國家雖然在大力推行現代學徒制,進行雙元教育,但企業與行業缺乏參與職業教育的積極性,培養工匠大師的基礎架構還遠遠沒有築牢。

四、幾點建議

讓技能勞動者看到可預期的上升通道和成長空間,讓這支隊伍裏誕生成千上萬的“大國工匠”,讓工匠精神成為主導中國製造和中國智造的職業精神,意義重大,關係到實體經濟的高品質發展、供給體系品質的提升、製造強國戰略目標的實現。建議:把培養和造就大國工匠上升為國家戰略。儘快修改完善《職業教育法》等法律法規。夯實大國工匠的源頭基礎。搭建多層次技能競賽平臺。改變評價體系,提高經濟待遇。營造崇尚工匠精神的社會風氣。將“大國工匠”納入國家榮譽表彰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