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助3年的大學生來看他 病重的他開口卻説“對不起”

發佈時間: 2018-07-20 09:43:29 | 來源: 錢江晚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龔大叔虛弱地躲在床上。

再見龔桂方,距離初見已過去5年。眼前的他,蜷縮病床,皮膚蠟黃,肝癌晚期滿是腹水的肚子,脹得滾圓。

2013年11月26日,身患重病的龔桂方省吃儉用,資助秦皇島女大學生郭學敏的故事感動了兩座城。為此,龔桂方獲“秦皇島市愛心使者”稱號。此後,他陸續獲得“台州好人”、“浙江好人”、“台州十大平民慈善之星”等稱號。時隔5年,龔桂方癌症惡化。7月17日下午,因病情已無法繼續治療,他離開台州腫瘤醫院返回松門老家。

意識模糊時常昏迷,只要稍微清醒些,龔桂方就會牽掛起這些素不相識的資助生,“我沒法繼續資助他們了。我對不起他們……”躺在病床上的龔桂方,時常這樣喃喃低語,令人心痛。

經過本報客戶端浙江24小時的轉發,得知龔桂方的故事後,阿裏天天正能量第一時間聯繫了錢報記者:“他就是我們正在尋找的‘最美浙江人’啊……”阿裏天天正能量聯合錢江晚報,為龔桂方發出了“最美浙江人”基金本年度最高獎勵2萬元。我們想用這份心意,對病床上的老人説聲“謝謝你”,也想用這樣的方式,接過老人的愛心接力棒,讓老人不留遺憾。

他無力繼續資助 卻一直沒透露原因

7月14日,浙大學生王棟,在三位老師陪同下,來到台州看望龔桂方。這是王棟接受龔桂方資助3年來,雙方第一次見面。

第一眼,王棟就濕了眼眶。他不敢相信,這位骨瘦如柴的男子就是一直在背後支撐他的好心人,“龔叔叔,你怎麼樣了,難受嗎?”

龔桂方緊緊抓住王棟的手,開口卻不停道歉,“對不起啊,叔叔病得很重,沒法繼續資助你了。你要努力學習,做對社會有用的人!”

家境貧寒的王棟是寧波人,考上浙江大學後,申請了學校助學金,最終獲得了龔桂方的支援,“我後來才知道,龔叔叔自己生活也很貧寒。所以我告訴自己不能辜負他。”王棟非常爭氣。他即將完成大學本科課程,以優異成績獲得在浙大碩博連讀的資格。

黨穎是浙江大學教育基金會副秘書長。她回憶,基金會陸續收到過龔桂方的助學金,“他三年捐贈4萬元,一共資助了3名同學。”

2017年,龔桂方停止了資助。當時,黨穎接到龔桂方的電話。他只説自己家裏出了些事情,沒錢繼續資助了,“他一直沒告訴我們原因。”直到上週五,龔桂方兒子瞞著他打電話給黨穎,告知了真正原因以及父親病入膏肓的消息。第二天,黨穎帶著王棟等一行人到台州腫瘤醫院看望龔桂方。

5年資助過全國8名大學生 老龔的孩子們,你們在哪

56歲的龔桂方,是台州溫嶺市松門鎮南塘一村人。2012年,他還是一名水手,經常往返于台州和秦皇島等地。一次,龔桂方在秦皇島報紙上看到一名叫郭學敏的女孩,考上大學卻無錢讀書的報道,便決心資助她。

從此,龔桂方便走上了助學的道路。此後五年,他陸續資助了8名學生:秦皇島3位,北京2位,還有浙大3位。如今,這8名大學生中已經有過半順利畢業,走入社會。“他們經常給我打電話,分享工作和生活,都過得很好,這讓我很欣慰。” 每次説起這些大學生,龔桂方就像提到自己的孩子一樣,滿臉自豪。

但家人並不清楚他具體資助了哪幾位學生,“除了秦皇島的郭學敏和浙大3個同學,另外4人,我們連姓名都不知道,想聯繫他們也沒辦法。”老伴潘雲芽説,龔桂方大多時候意識很模糊,問他和學生有關的資訊,他也説不上來,“如果這些孩子能得知龔桂方現在的情況,還希望他們能聯繫我們。畢竟這些孩子是龔桂方的資助對象,那也就是我們的孩子,我們也想找到他們。”

首次助學的錢是撿垃圾換來的 治療時他不捨得給自己用麻藥

2013年被媒體關注時,龔桂方已患上肝癌,老伴身體也不好。那時,兩口子把唯一一套房子低價賣了。一家人住在簡陋的石頭房裏。

“老實説,我第一筆資助郭學敏的錢,一部分是我撿垃圾換來的。”那時,龔桂方還是船員,他把船上的廢棄瓶瓶罐罐收集起來上岸後賣廢品換錢。一邊要應付醫藥費,一邊又要擠出幾萬元資助大學生。為了能把這筆錢省出來,龔桂方都“摳“得成精了。

他有一兒一女。兒子龔繼偉31歲,子承父業,做了船員。兒子眼裏,父親是最勇敢的人,也是最善良的人,“他就是太不會為自己著想了。去年在上海看病,做一個微創手術,父親得知麻藥是自費藥,當即決定不用麻藥。”説到這裡,龔繼偉哽咽了,“那該多疼啊!”龔繼偉説,哪怕那會兒,父親還想繼續資助學生,“無奈看病的錢都不夠,親戚朋友借遍了,哪有錢繼續資助啊!於是,2017年就停止了資助,這也是我老爸耿耿於懷的地方。”

病床上,龔桂方又一次陷入了昏迷。兒子的這些心疼、埋怨和自豪,他一句都沒聽見。

阿裏公益開出今年最高獎金 熱心讀者願接棒資助貧困生

昨天,在得知龔桂方的故事後,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工作人員立即聯繫記者:“他就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最美浙江人’啊……”故事經浙江24小時發佈後,還感動了無數網友,不少網友紛紛表示要接過龔桂方的接力棒,資助他還沒資助完的學生,讓他安心。

趙舜友是台州一名環保志願者,“我不想讓龔先生留有遺憾。我想接過他的愛心棒,去資助他還沒資助完的學生。”

如果你和趙先生一樣,也有心接過龔桂方的接力棒,請告訴錢報熱線96068或者掃一掃旁邊的二維碼,登錄浙江24小時客戶端,讓我們一起接過愛心接力棒。

“一個清苦水手,節衣縮食地資助,雖然微弱,卻細水長流地幫助了8名困難大學生。”浙江大學教育基金會副秘書長黨穎表示,儘管龔桂方的資助已經“斷流”一年多,但“龔桂方助學基金”這個名頭,學校卻為他保留了下來,“我們希望有更多的好心人能接過龔桂方的愛心大旗,幫助更多貧苦學生完成學業,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