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創新勇擔當——踐行“晉江經驗”探索與實踐(二)

發佈時間: 2018-07-12 10:14 | 來源: 人民日報 | 作者: 趙 鵬 | 責任編輯: 和海佳

2017年10月15日深夜,義大利撒丁島奧爾比亞。當國際中體聯主席勞倫特佩楚卡鄭重宣佈“2020年第十八屆世界中學生運動會舉辦城市是晉江”時,百名晉江民企老總和海外晉江鄉親組成的“助威團”歡聲一片。五星紅旗在人們手中傳遞,《歌唱祖國》《愛拼才會贏》唱了一遍又一遍。

晉江,首開中國縣級城市承辦國際性綜合運動會的先河。

“我們比拼不過資源、條件,那就要比拼精神、比拼自己”

2014年,由於轉型倒逼、競爭加劇,晉江部分民營企業發展遭遇創立以來的最大困境。其中,當地紡織行業龍頭企業——龍峰公司出現資金鏈斷裂跡象,並牽涉上下游數十家公司,一旦倒下,極可能出現“多米諾骨牌效應”。

晉江市委得知這一情況後,組成調研組實地調查,並專門成立企業風險防控領導小組。經了解,危機的確是由於龍峰公司升級擴張所致,但這家紡織布料企業是晉江當地創新型公司,每年投入的研發經費就達數千萬元,而且他們研發的“透氣”“三防”“超輕”“可穿戴式”等功能性布料,有不少已獲得技術專利,前景可觀,潛力巨大。

怎麼辦?難題擺在市領導班子面前。

“最後的結論是一致通過的。”晉江市市長張文賢回憶,“就一個字:救!”市裏當夜協調職能部門,企業在一週內拿到了土地證和廠房産權證。同時,全力破解企業在申請銀行貸款過程中的障礙。經過多次溝通,銀行最終同意貸款,這一困擾龍峰的核心難題終於化解。2017年1月31日,龍峰成為整個泉州市第一家開工的紡織企業。4月,龍峰入選泉州市金融辦確定的全市122家重點上市後備企業名單。

2017年,根據國家和省市統一規劃,福廈高鐵泉州南站佈局在晉江,涉及3個鎮、街,21個村、居。這是一次做大城市發展空間的機遇,也是一次考驗發展能力的挑戰。

從2017年11月23日成立高鐵新區項目建設指揮部開始,晉江就把“和諧拆遷”作為工作的主要目標和努力方向,在科學、合理制定徵收拆遷實施方案的基礎上,充分考慮群眾過渡安置等民生問題。與此同時,全市成建制地抽調900多名幹部,分片包乾,完不成任務的一律不得擅自撤離。

每一次挑戰,都是一次創新摸高;每一次考驗,都是一次能力淬煉。市委、市政府就此專門設置了4道“考題”:嚴格標準,一把尺子量到底;集體決策,不給任何個人開口子;全程監督,陽光之下無死角;法律保障,公開採購法律服務。

900多名幹部齊努力,成效顯著。從6月1日正式啟動房屋簽約至6月19日,短短19天,2512棟需徵收房屋,簽約率、騰空率分別達到97.17%和71.3%。

“與大城市相比,我們比拼不過資源、條件,那就要比拼精神、比拼自己!”晉江市委書記劉文儒説。

“黨員組成尖刀連,越是艱險越向前”

2016年3月,晉江市積體電路産業園籌備組綜合組副組長朱丹紅接受了一項“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一年半內完成積體電路産業園記憶體項目48萬平方米主體廠房封頂。當時,位於新塘街道的500多畝項目用地還是一片荒蕪。

“黨員組成尖刀連,越是艱險越向前。”多年來,每逢重大任務,晉江市委都會集中抽調全市各地各級黨員幹部中的精兵強將,組成“尖刀連”,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直至保障項目準時、優質完成。這是一項沒有寫成文字的制度,形成了一個個基層黨建的生動案例。

2016年4月,抽調的80名幹部正式組建團隊,全部為黨員;5月,敲定辦公場所,成立臨時黨支部,分成8個突擊隊小組;6月産業基金成立;7月開工鑼敲響,9月樁機進場,10月集中動工。前奏剛完,一道意想不到的難題又擺在了面前:項目需要配套建設一個專用變電站,變電站低壓側出線採用20千伏電壓等級,但此前福建全省從來沒有採用過這種電壓等級。國網晉江供電公司上報福建省公司實施特事特辦,短時間就完成全部審批手續,同時密切跟蹤協調工程進展,提前半年完成送電。

“越是困難重重,我們越是依靠黨建的力量,凝聚人心,形成合力。”2017年10月,記憶體項目主體工程提前一個月完成,籌備組獲得“福建省青年突擊隊”稱號。

哪有需要,哪就有黨員;哪有困難,哪就強化黨建。

晉江在全國首創非公有制企業“二帶十”區域化黨建模式,將全市19個鄉鎮(街道)和經濟開發區劃分成10個片區,每個片區由市委選派幹部脫産挂職,並選取2家黨建基礎好、陣地設施齊備、黨務力量較強的龍頭企業黨組織,輻射帶動周邊10家以上相對薄弱的企業黨組織,圍繞共建機制、共抓組織、共辦活動、共塑文化、共創品牌、共用資源的“六共”要求,簽訂黨建聯盟協議,整合區域黨建資源,形成黨建共同體。

羅山、新塘、西濱片區的優蘭發公司黨委,組織黨員科技攻關小組,指導片區內金豐公司黨支部解決鍋爐煙氣技術難題,提高煙氣排放標準,幫助金豐公司順利通過環評。

東石片區由選派幹部及企業黨組織負責人,組建非公企業黨組織項目申報服務隊,兩年內幫助片區內企業申報專利21項,解決企業生産技術難題15個,推動13個項目順利落地。

晉江開發區內的迦南公司,每天都要保養機器設備,可這活兒又苦又難。公司黨支部發動5名黨員組成黨員維修隊,24小時輪班倒,不計報酬、毫無怨言,幫助企業節約了大量耗件。

早在民營經濟起步階段,晉江就同步思考探索在非公經濟領域開展黨建工作。1986年,恒安成立了晉江首個民營企業黨支部,經過30年發展,晉江已有非公企業黨組織1236個(另有“兼合式”黨組織347個)、黨員6504名,涌現出恒安、安踏、361、優蘭發等一批全國、全省先進基層黨組織,先後被確定為福建省非公有制企業黨建工作聯繫點和發展黨員工作聯繫點。

構建親清政商關係,激發積極性和創造性

2015年,剛到安海鎮工作的唐春曉主持召開老幹部座談會時,沒想到會議“炮火”密集,老幹部們紛紛“吐槽”:作為晉江人口大鎮、經濟強鎮,為何安海面貌改變不快,諸多民生短板、市政瓶頸遲遲沒能破解?

會議一結束,唐春曉就組織大家認真梳理老幹部所提問題,深究原因,關鍵還在於黨、政、企、社、群之間互動不足,界線不清,溝通不暢。

由此,安海鎮實行“黨政+商會”聯席會議制度,要求“提出問題要當面擺清,思路要當面理清,措施要當面説清”。清則正,正則威,道路徵遷、信訪調處、遺留問題化解、小城市試點建設等工作迅速推開;親則順,順則合,一些堵在幹部、群眾、企業家心頭的“疙瘩”得以消解。晉江個體勞動者協會會長、安海商人吳秀冬主動要求參與信訪調解,他表示:“有些事我們出面,有些話我們來説,更有效果。”現在,政商聯席會議制度已在晉江其他鎮(街道)推廣。

晉江非常注重構建親清政商關係。向全市非公有制經濟企業和非公有制經濟人士發出《誠信守法經營倡議書》,在各鎮級商會成立惠企政策宣講團,2016年以來共舉辦30多場政策宣講會,參加企業家達1400多名。舉辦“預防職務犯罪”等多場專題講座,參加企業家達500多人次。教育黨員幹部在與非公有制企業的交往中能“親”、敢“親”、會“親”,不摻私心雜念、不搞利益勾兌,做到有底線、有距離,保持“親密”又不失“分寸”,努力促進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

成立中小企業諮詢服務中心,建立優惠政策諮詢、對接、導辦、兌現受理“一條龍”服務機制;搭建政企溝通互動平臺,為異地的晉商回鄉投資創業服務;與中國外貿中心建立聯繫機制,及時傳遞國內外優質經貿展會資訊,引導有實力的企業穩妥“走出去”;創辦“企業精英下午茶”“企業大講壇”,開辦“領航計劃”企業總裁研修班,邀請知名人士到晉江開辦專題講座;搭建商會平臺網路,以黨建工作帶動商會發展;依託異地商會,推動本土企業與10所高校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引導216家企業與80多所高校長期開展人才培養項目合作;鎮級商會成立5家民資管理金融機構,吸引超5億元民間資本,為531家企業轉貸3000筆、金額超150億元;以商會為平臺,與銀行簽訂授信協議,2015年以來共有18家商會與銀行簽訂授信協議,授信額度超350億元,已為81家會員企業發放貸款超10億元……

親清政商關係,極大地激發了政企雙方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在這樣的環境中,晉江人更加敢拼、能拼、會拼。

《 人民日報 》( 2018年07月10日 04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