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政協重點協商聚焦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動

發佈時間: 2018-04-16 09:28 | 來源: 千龍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 李培剛

“要補齊社區公共醫療服務設施”;“儘快制定街景文化規劃防止千街一面”;“建立城市管理長效機制”……3月30日,市政協議政性主席會議現場,與會主席會議成員、政協委員、市政府領導和相關委辦局負責人圍坐一桌暢所欲言,圍繞“深化中心城區‘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進一步提高城市精細化管理水準”進行專題協商議政。

北京市政協主席吉林指出,“‘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是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對北京重要講話精神的重要舉措,它上連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下連北京高品質發展,建設國際一流的和諧宜居之都;上連黨委政府,下連人民群眾呼聲,是做好城市工作的重要抓手。”這一議題被列入市政協2018年協商工作計劃。從2月起,市政協就開始組織委員進行專題調研,到“疏整促”一線廣泛聽取政府部門、基層幹部、社區群眾和企業代表意見,為做好“疏解整治促提升”工作出實招、謀良策。

疏解整治

真正實現新生違建“露頭就拆”

曾因建材、酒店用品、汽配等大型批發市場聚集而為人熟知的朝陽區十八里店鄉如今大大變了模樣。

在橫街子村、小武基村等疏解現場,政協委員們發現,原先林立的臨建房、工業大院、批發市場已不見蹤影。在這塊騰退的土地上,今年將開建桃蹊、橫街子、小武基三處大型郊野公園,總面積超過100公頃,為北京東南部再添一片“城市綠肺”。

朝陽區負責人在疏解現場報出的數字讓委員們深感振奮:朝陽區2017年共拆除騰退1234萬平方米,其中拆除違建1003萬平方米。十八里店鄉棚改及綜合整治拆除417萬平方米,累計疏解商品交易市場、一般製造業等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産業976家。

“疏解整治促提升,疏解是牛鼻子。”委員們認為,朝陽區作為拆違力度最大的區之一,通過大體量疏解,為朝陽區産業佈局促進和經濟高品質發展奠定了良好基礎。

委員們建議,今年應繼續加快中心城區特別是核心區公共資源疏解力度,抓住市級機關第一批單位搬遷的時機,謀劃帶動更多教育、醫療和國企等市屬資源向副中心佈局,引導社會資源向副中心聚集。繼續引導和支援具備條件的學校、醫院向中心城區以外整體搬遷。

“整治工作要把握治理‘大城市病’這個重點,注重拆除違法建設這個重要突破口。”委員們建議,針對《北京市禁止違法建設若干規定》等政府規章,儘快研究出臺結合實際、高效管用的司法解釋和實施細則,重點解決因“裁執分離”導致執行難的問題,真正實現新生違法建設“露頭就拆”。

連續幾年大體量疏解讓朝陽區探索出建築垃圾就地處理模式,這給委員們以啟示。大家建議加快解決拆違建築垃圾快速消納問題,推廣建築垃圾資源化處理和再利用的最新技術,鼓勵建築垃圾就地處理、原位處置,避免增加運輸成本和造成二次污染。

在交流座談中,架空線入地、廣告牌匾標識規範是委員們常提的熱詞。它們雖是整治工作的“細枝末節”,代表的卻是一座城市的品位。

“廣告牌匾標識規範,是提高城市精細化管理水準的一道必答題。”中國能源氣候環境研究中心主任張強斌委員建議按照不同功能定位,一街(區)一規劃,對不符合規劃要求、納入整治範圍的廣告牌匾標識,按照“先設後拆”或“拆設同步”的原則,依法有序重設。讓廣告牌匾既是標識,又成為城市景觀。

精治法治共治

統一全市“疏解整治促提升”工作標準

灰墻老瓦,清幽閒適,喧鬧的小酒吧、咖啡館、西餐廳不見了;養老驛站、便民菜店、休閒小廣場都建起來了……短短10個月,全長676米、始建於元朝的方家衚同,已逐漸重回寧靜舒適。老街坊們感慨:“衚同味道又回來了!”

令委員們感興趣的是,衚同的改造提升工作不是一上來就刷墻、貼磚,而是先從細緻的居民調查開始。在入戶摸排常住人口700多人(60歲以上的老人就有170多人)後,街道等政府部門牽線搭橋,各路專家走進衚同,結合調查中徵集的民意,反覆碰撞形成最終改造方案。

市政協城建環保委員會專職副主任郝留亮委員説,方家衚同的治理實踐體現了典型的“共治”理念。它讓老百姓認識到疏解整治促提升就是自己的事,更容易形成城市管理的合力和長效機制。

街巷長和小巷管家是北京市探索推進居民“共治”的創新實踐。委員們建議,通過“街鄉吹哨、部門報到”,進一步完善城市環境治理群眾滿意度評價機制,完善網格長制、街巷長制、河長制,適當提高小巷管家等基層自治人員的待遇,調動主動參與城市治理的積極性。

超大城市治理,精治、法治、共治缺一不可。在精治方面,委員建議不斷創新智慧城市管理模式,依託雲數據、物聯網、空間地理資訊整合等“網際網路+”技術,在各街道建立人口、房屋、基礎設施、商業配套等方面的基礎數據庫,實現城市管理資訊化、基礎設施智慧化、公共服務便捷化、社會治理精細化。

在法治方面,市政協副秘書長、民進北京市委副主委李昕委員建議,進一步完善“疏解整治促提升”具體標準與指導性意見。堅持問題導向,強化政策整合,針對開墻打洞、違建拆除、文物騰退、老舊小區綜合整治、廣告牌匾設置等明確全市統一的具體標準;提升應與整治同步,對疏解整治後的品質提升,要建立綜合評價體系。

提升城市品質

“定制化”設計避免“千街一面”

一提起菜市口地鐵站西北角,許多委員印象裏還是一大片被白圍墻遮擋著的拆遷閒置地。

到了調研地點,委員們看到的卻是一處碎石鋪地、綠蔭層疊、深邃靜謐、佔地3萬多平方米的廣陽谷城市森林公園。西城區通過疏解整治,留白增綠,在核心區首次試點建設城市森林,大大提升了周邊居民的幸福感。

“提升與疏解整治不能脫節,要破立並舉、先立後動。”委員們深刻感受到,廣陽谷這個二環內最大森林公園的建設正是疏補同步推進、提高城市生活品質的典型實踐。

委員們建議,提升工作應堅持規劃先行,在實施“疏解整治促提升”三年行動計劃的同時,啟動制定整體綜合利用規劃,結合全市拆違將達2.4億平方米、騰退土地面積將達百餘平方公里的情況,在市級層面統籌制定各區騰退地塊恢復、利用和發展規劃,綜合考慮包括土地屬性、功能定位,以及拆佔比、拆建比、增減掛鉤和産業清單、人口指標、資金平衡等,使騰退土地利用品質得到真正提升。

疏解騰退後,應重點提升哪些功能,補足哪些短板?

北京城建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李莉委員建議,利用騰退空間及時完善“一刻鐘社區服務圈”,堅持“多”和“細”相結合,辦好群眾家門口的事,在停車空間、便民菜店、養老驛站等方面加強供給。

提升居民生活品質的同時,還要做好騰籠換鳥的文章。委員們認為需要特別注意的是,綜合考慮拆佔比、拆建比和産業清單、人口指標等,對騰退後引入的高精尖産業經濟形態應有清單,有每人平均和地均産出指標,避免再次形成新的聚集效應。

“在提升過程中,突出城市整體設計,重塑功能街區發展模式。”委員們建議,制定出臺街景文化設計導則,全面推廣街區責任規劃師制度,倡導終身負責制。結合大區塊分區規劃和功能定位,一巷一設計、一街一特色。避免千街一面的同時,注重維護鄰近街區風貌的一致性。

委員們建議,老城區要留住城市鄉愁。對二環路內老城區,應注重塑造歷史特色空間環境,把人文因素融入各區控制性詳規,尊重居民情感需求,講好北京故事,讓市民找到情感的回歸和寄託。

政府回應

“疏解整治促提升”

2018年任務書

在政協北京市第十三屆委員會第六次主席會議上,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就“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2017年工作成效和2018年重點任務進行了詳細介紹。

中心城區1190公頃騰退地塊將用於“留白增綠”

在疏解非首都功能方面,2017年疏解提升市場和物流中心296個,動物園地區12個市場全部閉市,大紅門地區45個市場完成疏解提升工作。關停退出一般製造業企業651家,整治“散亂污”企業6194家。全市共拆除違法建設5985萬平方米,其中中心城區共拆除違法建設2162萬平方米。整治“開墻打洞”2.9萬處,中心城區力度最大,總量超過2.5萬處。

在疏解整治的同時,本市同步提升便民服務和人居環境。中心城區拆違騰退土地將用於“留白增綠”的達到1190公頃;建設提升蔬菜零售等7類便民商業網點1210個,其中,中心城區建設提升541個。核心區達到“十無五好”標準的背街小巷206條。

全市建設提升便民商業網點1400個

2018年“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將持續加大以拆違為重點的整治力度,推出一批疏解的重點任務和重點項目,並聚焦功能提升增強獲得感。

把拆違騰退土地作為增加城市綠色空間的重要抓手。2018年拆違騰退土地中用於“留白增綠”土地2000公頃;加快建設潮白河綠廊,推動形成朝陽區與北京城市副中心間的大綠帶連接,加快建設南苑森林濕地公園、溫榆河濕地公園等一批大尺度公園。

加快便民服務設施建設,嚴格落實便民商業設施配置標準,合理規劃建設便民商業網點,全市建設提升基本便民商業網點1400個,其中,中心城區660個,核心區190個。基本便民商業網點連鎖化率達到37.4%,中心城區達到45.4%。

推進産業升級,加快推進“騰籠換鳥”,因地制宜,統籌利用騰退空間提升便民服務、增加綠色空間、促進高精尖産業發展。建立對企業和産業園區企業單位用能、排放産出等的評價機制,完善差異化引導政策,促進企業轉型升級。

加強城市規劃設計,統籌好街區疏解整治與“留白增綠”、見縫插綠、增加公共服務設施和商業便民設施、人居環境改善等規劃要求,加強城市修補和生態重塑。

完善棚戶區改造政策。全年棚戶區簽訂改造協議、搬遷騰退及修繕加固共2.36萬戶,其中中心城區1.53萬戶。

委員建言實錄

郝留亮委員:

完善群眾多元化參與制度安排

北京市政協城建環保委專職副主任郝留亮委員建議,完善群眾多元參與的制度化安排,使他們能夠按一定標準化程式有序參與到“疏解整治促提升”工作中來,實現群眾意見有地兒説、有人聽、有溝通、有協商。同時注重培養公眾參與意識,提升公眾參與能力,讓公眾知道自己有權參與公共事務,逐漸讓公眾把參與公共事務管理當成一種習慣。

李昕委員:

疏解整治中注重為市民提供法律諮詢

市政協副秘書長、民進北京市委副主委李昕委員認為,“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是一項系統性工程,往往涉及複雜的利益關係。應進一步強化法律服務,針對拆違等行動,尤其涉及個體利益的,各區域應成立由司法助理員、人民調解員、街道法律顧問和相關律師組成的“先頭部隊”,對政策法規進行系統解讀,為當事人提供法律諮詢與服務援助,為個體提供有設計的、整治後的發展路徑與方案,使當事人消除抵觸情緒,做到知法、明理與配合。

羅愛武委員:

在新建改擴建道路同步實施架空線入地

來自北京市建築工程研究院有限責任公司的羅愛武委員建議,在架空線整治過程中,要依據城市規劃,切實保障建設用地、線路走廊及防護距離範圍,對入地電纜做好梳理和容量預留,以適應社會和經濟發展的需要,堅決杜絕已整治地區出現新增架空線和復挂現象。在新建、改擴建、大修城市道路同步實施架空線入地,積極探索衚同街巷建設小型綜合地下管廊,用“繡花”功夫進行精細的城市綜合治理,建設國際一流的和諧宜居之都。

楊伯鋼委員:

加強騰退城市空間的利用監測

北京市測繪設計研究院副院長楊伯鋼委員建議,以城市總體規劃實施和“疏解整治促提升”三年行動計劃為目標,重點監測城市綠地、騰退土地等城市空間的規劃用途、使用現狀、空間分佈等資訊,分析産業規模和人口分佈,為區域統籌規劃、土地集約利用提供決策依據。在城市總規實施中,加強騰退土地的拆佔、拆建、增減的空間化、定量化、可視化的監測分析,確保落實“騰籠換鳥”,堅決留白增綠,推進職住平衡,優化産業和人口佈局。

鄭實委員:

“量身定制”老舊街區公共服務配置指標

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鄭實委員建議,拆違後需要儘快進行生活服務設施功能的重塑,目前的《北京市居住公共服務設施配置指標》主要適合新建住宅區。對於傳統街道、老舊街區,應在通用性指標基礎上,根據社區形態特點、區域特點有針對性地研究適宜指標,儘量做到“量身定制”。

吳震委員:

留白增綠添藍促進生態空間清秀靚麗

北京禹冰水利勘測規劃設計有限公司董事長吳震委員説,疏解整治是手段,促提升是發展,沒有提升的疏解是沒有意義的。疏解騰退空間要更多用於優化提升首都核心功能,美化首都的生態環境,不僅要留白增綠,還要添藍(即“水域空間”)。構建藍綠交織的生態格局,是改善人居環境、推進城市修補和生態修復的重要手段,可以有效實現生産空間集約高效、生活空間宜居適度、生態空間清秀靚麗。

崔鐵寧委員:

借力“疏整促”完善公交場站佈局

北京工業大學教授崔鐵寧委員認為,“疏解整治促提升”是一個系統工程,不僅要疏解功能的實體,更要疏解功能的內涵。要以立促破,提升居民的幸福感和獲得感。以公交場站為例,作為國際化大都市,北京的公交出行比例在未來應達到60%至70%,但現在公交場站網點並不完善。要通過“疏解整治促提升”,一方面補上公交場站的不足,另一方面通過優化公交系統提升公共交通效率,讓居民能夠擁有便捷的公共交通系統。

關平委員:

街巷品質提升中注重梳理北京生活脈絡

民革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大學教授關平委員認為,城市街道是城市的血管,承載著保持城市活力的功能。在街巷品質提升中,要注重梳理北京生活脈絡。就城市商業業態來説,老北京最早的生活方式是行商,靠的是走街串巷的小商販進行商品交易。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北京商業開始以坐商為主。如今網際網路的發展使電子商務成為百姓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留白增綠和促提升方面,要有前瞻性的思維和超前的設計理念,佈局與當今電子商務商業模式相適應的城市配送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