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石景山區政協創新民主監督工作取得實效

發佈時間: 2018-01-12 08:46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謝靚 | 責任編輯: 李培剛

黨的十九大報告為人民政協發揮民主監督作用指明瞭方向,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加強和改進人民政協民主監督工作的意見》對民主監督提出了明確要求,這給了他們創新的底氣和動力。“加強民主監督一定要成為石景山的特色。”這是石景山區委書記牛青山的話,而今,石景山區政協正努力把“短板”變為“長板”。

2017年最後一個月,北京市石景山區政協完成了一份自評報告———對自身民主監督工作改革的情況進行自評。這份沉甸甸的報告,字裏行間閃爍著創新的火花,彰顯著協商民主的精神,讓每個參與這項工作的人都有一種成就感。

持續3年,監督對象包括區財政局等18個黨政部門,向區委提出42條工作建議,大部分被採納。如果僅從報告中這幾個簡單的數字,還不足以感受石景山區政協民主監督工作的亮點。民主監督是人民政協三大職能的短板,它要監督什麼?怎麼監督?長期以來,這些問題並沒有清晰的答案。黨的十九大報告為人民政協發揮民主監督作用指明瞭方向,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加強和改進人民政協民主監督工作的意見》對民主監督提出了明確要求,這給了他們創新的底氣和動力。“加強民主監督一定要成為石景山的特色。”這是石景山區委書記牛青山的話,而今,石景山區政協正努力把“短板”變為“長板”。

政協的監督是“軟”監督,這是由政協的性質定位決定的,它的“軟”,在於合法依章、理性有度,但是,它能發揮的作用一點也不“軟”。三年來,石景山區政協從制定試行辦法、完善相應程式到促進成果轉化,監督工作越來越規範,也越來越有影響力。如何在“軟監督”中發揮“硬作用”,他們給出了自己的解答。

“有位”且“有據”

加強政協民主監督,是石景山區轉型發展的現實需求,從一開始,政協的民主監督就被納入石景山區黨委整體工作佈局進行考量。

時光回溯到三年前,2015年1月,在石景山區政協全會的閉幕式上,區委書記牛青山對區政協開展民主監督提出了明確要求。緊接著,他又帶領區委班子相關負責同志到政協調研座談,再次強調政協開展民主監督的重要性。牛青山説:“黨委、人大、政府、政協都是‘一線’,從來就沒有‘二線’。這些年,我們一直堅持在重大任務面前區四套班子齊抓共管,今後,我們還要始終堅持四套班子一齊上、‘四個輪子’一起轉。”

首鋼搬遷後,石景山區進入高端綠色發展的新階段,面臨各種風險和挑戰,“四個輪子”一個也不能少。因此,2015年區政協第一次就民主監督工作召開的動員會,牛青山就專門參會並作部署,接下來兩年的動員會也都有區委領導參加,區政協形成的民主評議報告還要上區委常委會,這已形成制度。

政協不是國家權力機關,開展監督靠的不是強制約束力,而是政治影響力。對此,區政協有清晰的認識,區政協主席吳克瑞説,“政協的民主監督不同於黨政部門的自我監督,也不同於社會群眾的自發監督,這種‘軟’監督要取得效果,就需要在實踐中把握好監督的定位,積聚正能量。”

把握好定位,就要圍繞中心服務大局,監督到點子上,決不能越位或跑偏。為此,區政協堅持圍繞區委、區政府“治亂疏解促提升”、“八個高端體系”建設、城市管理體制改革等中心工作做文章。由政協每年先擬定被監督評議部門名單,報區委審定,並依託職能對口的專委會成立6個民主評議小組,吸納有專長的委員和黨派成員參加,監督的內容主要是黨政部門落實方針政策、推動中心工作、作風建設等情況。被監督評議部門的一把手都會參加區政協的上述動員會,區政協要與這些部門詳細溝通情況,聽取情況彙報,商討監督方案,力求做到監督“有位”且“有據”。

政協的民主監督是一種協商式監督,相較于一般涉權力部門的監督,它的位置超脫,因而有更高更寬闊的視野,觸角能延伸到社會方方面面。每年,區政協各評議小組不僅要聽取被監督部門工作彙報,列席相關會議,還要開展問卷調查,組織視察、調研,進行座談,到基層單位明察暗訪,這種既直達黨政部門,又深入社會“神經末梢”的監督,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2015年,區政協經濟和科技委員會成立的評議小組負責對區財政局進行監督評議。區政協經科委發放了54份調查問卷,並與區財政局從一把手到普通幹部等多人一一面談。“本單位落實區委、區政府主要工作任務的情況怎麼樣?”“黨風廉政建設工作怎麼樣?”……面談往往是以這樣的問題開始的,剛開始,小組的委員們心裏都沒底,擔心對方不配合,沒想到進行得很順利。有人在面談時告訴他們,政協這種監督不帶權力色彩,讓他們很放鬆,願意談些心裏話。

2017年,區政協提案委成立的評議小組負責對蘋果園街道進行監督評議。這一年,蘋果園街道面臨“拆違治亂”的任務,大量私搭亂建的建築存在很大安全隱患,而由於建設時間久、歷史遺留問題多,拆起來並不容易,為此,街道出動了“老街坊”勸導隊到府做工作。為了監督街道執行任務的情況,評議小組跟社區居委會、居民、片警、老街坊們進行了廣泛交流,傾聽他們的反映。“座談的時候,街道21個居委會都來了,講了很多真實情況,大家對政協還是挺信任的。”小組負責人説。

從這些點點滴滴中可以看出,區政協的民主監督很較真,但較真不是為了挑毛病、出難題,而是為了從紛繁複雜的矛盾中找準癥結所在,對症下藥提出解決辦法。“監督過程中發現的問題,能在單位內部解決的具體問題,評議小組直接向領導班子反映,爭取內部解決,本單位解決不了的綜合性、全局性問題則寫進評議報告。”區政協秘書長劉福利説,幫助解決工作中的問題才是委員們最關心的。這種客觀善意的態度,使區政協的民主監督受到了監督對象的認可。

不能讓監督“有去無回”

北京長安街沿線的石景山路,是一條長長的“綠軸”,這裡綠樹成蔭,花木林立,現在,它即將成為長安街最“綠”的一條線,因為,它已成為石景山區正著力推進的“西綠東引”工程的一部分。

“西綠東引”是指將石景山西部的綠色生態引向東部城區,目的在於優化全區的生態環境。2017年,這是石景山區政協城建環保委經常挂在嘴邊的詞,因為這一年,區政協的民主監督對象首次落在具體項目上,選擇“西綠東引”、“城市服務管理網格化融合平臺”兩個全區重點項目實施全程追蹤監督。城建環保委成立的民主評議小組就負責監督評議“西綠東引”重點項目,主要是貼近群眾生活的小區和街道綠化工程。

為什麼要監督具體項目?在區政協看來,石景山謀求高端綠色發展,最終都要落腳到一個個具體項目中,與日常生活發生千絲萬縷的聯繫,因此,從項目入手開展民主監督,更能深入到問題的細節中和根子上。

為了了解“西綠東引”的實施效果,城建環保委的民主評議小組邀請北方工業大學統計學院的教授設計了調查問卷,並選擇石景山區海特花園、八角遊樂園東側的酒吧一條街這兩個居民多的地方發放問卷,隨機調查了200多人,蒐集了很多意見和建議。

沾一沾基層的泥土,能聽到更多真實的聲音,“這些群眾意見在職能部門是了解不到的”,城建環保委負責人説,他們發現了“西綠東引”中一些細節問題,比如有綠化帶旁的步道有隔斷,有的地方燈光太暗、清潔管理不夠等。在後來的評議報告中,大家提出了一些關於精細化管理的建議,包括提高園林修剪技藝、增加步道連續性、降低路面濕滑性等。

對於“西綠東引”中的綠化工程,民主評議小組從項目規劃、立項到施工等進行了全程跟蹤監督,既關注程式也關注績效,並邀請專家參與評估,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嘗試。“我們發現,一些綠化項目在年初立項後上報區政府,春節後進行招投標,等走完流程開始施工,基本上就到夏季了,而通常植物在三四月成活率最高,因此我們提出建議,呼籲改進流程,把時間往前提,提高綠化效率。”城建環保委負責人説。

三年來,區政協的民主監督工作每一年都有變化。比如,一開始以委員為主,現在則邀請黨派成員參加,以前重點監督職能部門主要工作,現在還要監督具體項目工程,而且,監督形式更多樣,內容也更豐富,每一步創新,最終都是為了提高民主監督的實效。

提高實效,需要內容上的創新,更需要程式和機制上的保障。政協的民主監督中有“辦理監督意見”這樣的程式,但如果沒有一個明確的對監督意見的“辦理反饋機制”,這樣的民主監督就可能“有去無回”。

對於辦理反饋機制,石景山區政協已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流程。每年,他們綜合各民主評議小組的報告,形成區政協綜合工作報告,經政協黨組會、主席會審議通過後,報送區委常委會審議研究,並由相關部門督辦,或通過召開評議成果轉化落實協商推進會方式,由區委、區政府主管領導和被評議單位參加,對於報告中指出的問題,讓各單位“認領”並及時進行整改,然後反饋。評議小組推薦的優秀幹部,經政協黨組研究通報區委組織部門,還會納入領導幹部實績檔案。

這樣的流程讓報告中不少建議得以“落地”,然而,區政協並不滿足於此,現在,他們正計劃進一步加強與區委、區政府相關部門的協調,力求建立與提案辦理相類似的工作機制,提高監督實效。在創新的路上,他們一直在前進,從未停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