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七類人注意了,你的錢包要鼓起來了

發佈時間: 2017-12-29 08:55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秦金月 | 責任編輯: 秦金月

近期,北京、上海等地印發了重點群體增收實施方案。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已有20多個省份出臺了相關增收計劃。這意味著,為了帶動城鄉居民實現總體增收,有幾類群體的收入要增加了。


不賣關子,這就來看看你的腰包是否能鼓起來?



“量身定做”的增收措施惠及七類人

由於不同群體之間的差異巨大,就業方式和收入來源結構不盡相同,各地結合本地區的實際,出臺了不少“量身定做”的激勵計劃和政策。

技能人才

北京提出,創新技能人才薪酬提升機制。引導企業合理確定技能崗位薪酬水準,薪酬增速可快於其他崗位。浙江、廣東、甘肅等地要求,對重點領域緊缺的技術工人在城市落戶、購租住房、子女入學等方面給予支援。

新型職業農民

河南提出,支援職業院校採用“半農半讀”“農學交替”等方式開展新型職業農民中等職業教育、實用技術培訓。到2020年,全省新型職業農民規模達到100萬人以上。浙江明確,支援大中專學校辦好涉農專業,培育一批“農創客”“新農人”。

科研人員

北京提出,賦予本市高校、科研機構更大的人財物支配權,使其能夠結合崗位特點實行靈活的績效考核和收入分配辦法,保障科研人員的合理工資待遇。廣東提出,允許列支勞務費、人員費、績效支出等用於人力資源成本補償,並提高列支比例標準,明確績效支出不計入總量調控。

小微創業者

安徽提出,加大創業扶持力度,提高創業成功率。對創業失敗的失業登記人員按規定給予社會保險補貼,並及時提供各種就業服務。河北提出,開展減費讓利,嚴格限制對小微企業收取財務顧問費、諮詢費等,對發展前景好但暫時困難的小微企業,合理確定貸款利率水準。

企業經營管理人員

北京提出,強化民營企業家創業激勵。消除各種隱性壁壘,鼓勵民營企業依法進入更多領域,支援民營企業參與市屬國有企業改制重組和合資經營。遼寧提出,減少對企業點對點的直接資助,增加普惠性政策,促進公平競爭。

基層幹部隊伍

浙江、安徽等多地提出,提高基本工資在工資性收入中的比重,落實基本工資正常調整機制。廣東還提出,改善基層教師待遇,逐步提高山區和農村邊遠地區學校教師生活補助標準。

有勞動能力的困難群體

北京提出,本市企業在調整轉型、升級改造、疏解外遷過程中,應按規定為與其保持勞動關係的未在崗職工繳納社會保險費,發放不低於本市最低工資標準70%的生活費。廣東明確,到2018年底,實現有職業技能提升意願且符合條件的貧困人員100%得到免費技工教育或技能晉陞培訓。

國家發改委就業和收入分配司有關負責人表示,實施七大群體激勵計劃,就是要分群體施策,找準各自的重點,比如技能人才關鍵要實現技高者多得,新型職業農民關鍵是推進職業化,小微創業者關鍵是降低創業成本,科研人員關鍵是實現工資性收入、項目激勵、成果轉化獎勵等多重激勵,企業家關鍵是解決産權保護法治化,基層幹部隊伍關鍵是完善工資制度,困難群體關鍵是提升人力資本。


為什麼是這七類人?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院長薛瀾表示,這七大群體代表了勞動者中的大多數和關鍵少數。例如,科研人員是知識分子群體的縮影,技能人才是大量企業職工的典型,基層幹部隊伍可以輻射到各級幹部與公共管理從業者。因此,政策選擇的目標群體具有明顯的帶動引領能力,對全體城鄉居民增收起到以點帶面的作用。


國家發改委就業和收入分配司有關負責人曾表示,激勵計劃針對的是七大群體,但面向的是廣大城鄉居民,聯通二者的關鍵就是這七大群體的帶動引領能力。從數量看,這七大群體大致覆蓋兩三億人口,帶動效應發揮後,可能拉動的人數將是幾倍。


那麼,目前有哪些省份出臺了相應的政策?


2016年,國務院公佈了《關於激發重點群體活力帶動城鄉居民增收的實施意見》,提出實施七大群體激勵計劃,並要求各地區可根據實際情況,研究制定本地區促進居民增收的具體辦法,建立健全統籌協調工作機制,對重點群體實施精準激勵。


截止目前,全國已有20多個省份出臺了相關增收計劃,包括河北、河南、廣東、廣西、山東、湖北、湖南、雲南、甘肅、寧夏、四川、陜西、浙江、遼寧、安徽、天津、福建、內蒙古、青海、北京、上海等地。


增收不是夢,聽聽政協委員的建言

當前居民收入態勢呈現不少亮點,維持較快增長,差距不斷縮小,來源日趨多元。但也面臨一些新的挑戰,部分群體增收難度加大,同時,高房價帶來收入差距擴大隱憂。人們期待更滿意的收入,期盼繼續推進就業創業增收,深化機關企事業單位工資制度改革,建立健全收入調控制度。


在這些方面,政協委員有過很多建言,並且有些已經被採納。


例如,在今年3月8日舉行的全國政協提案辦理協商會上,圍繞農民增收問題,全國政協常委陳錫文建議多措並舉促進農民增收。農民收入減緩有多方面原因。為此他提出三點建議,加快農産品價格新增機制的改革,轉變農業增長方式,發展農村新産業新業態,推進農村第二三産業融合發展。


而最近河南就提出,支援職業院校採用“半農半讀”“農學交替”等方式開展新型職業農民中等職業教育、實用技術培訓。浙江則明確,支援大中專學校辦好涉農專業,培育一批“農創客”“新農人”。


針對基層公務員的低收入問題,早在2014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時任國家公務員局黨組書記兼副局長楊士秋就提出,基層公務員非常辛苦,他們處在第一線,同時由於職級層次決定其收入也比較低,不解決這些問題,基層士氣必然受到影響。目前正在全國進行公務員職務職級並行的試點,試點成熟後可能會全面推開。現在這個問題也得到了很多地方的重視。

資料來源:中國網、中國新聞網、新華網等



相關閱讀:

3天開了2個重要會議,政治局的節奏你跟上了嗎?

從現在起,《條例》保障你知道黨的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