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圖片 標題圖片 保護黃河萬里直播行動
 
 

舊手機去了哪?電子垃圾處理如何守住“綠水青山”?

發佈時間: 2017-12-20 08:38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胡俊 | 責任編輯: 胡俊

根據2017年3月國家資訊中心發佈的《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7》估算,我國2016年包括二手手機在內的閒置市場規模交易額約為34520億元,比上年增長103%。在這其中電子産品佔據了絕大部分。

面對如此龐大的閒置市場規模,市場規範如何呢?近日,政在協商(cppcc_china)關注到,央視新聞關於舊手機的報道再次引發公眾熱議。

央視記者在浙江、山西和廣西等地調查發現,不少手機經銷商、甚至是便利店,也都有直接回收舊手機的業務。

他們回收之後,舊手機流向了哪呢?記者實地採訪後發現,舊手機主要有三個流向:一是直接賣給需要的用戶二次使用;二是重新拆解、組裝,被當成翻新機轉賣。三是被某些電子加工企業收購,提煉貴金屬。

政在協商(cppcc_china)梳理髮現,舊手機被電子加工企業收購提煉貴金屬最引人關注。早前就有不少媒體調查這一現象,舊手機提煉黃金要比金礦高出很多倍。據人民日報報道,1億部手機裏含有1000噸銅、30噸的銀和1.5噸的黃金。

“1噸的手機可以提煉150克的黃金,那這個是什麼概念呢?世界上最優質的金礦,1噸的礦也只能提煉出50克左右的黃金,手機的含金量是比最優質的金礦還要高好幾倍。”廣西大學資源環境與材料學院博士馬大朝在採訪中表示。

代表委員民主黨派關心電子産品的回收問題

“我國是電子消費大國,同時也是産生電子廢棄物的大國。國家已經公佈了14種電子廢棄物的回收目錄,去年新增了手機、平板電腦等,但電子産品報廢和迴圈利用體系還沒建立。”2017年兩會期間,上海代表團全體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朱志遠建議加強電子垃圾回收和迴圈利用,開展環境保護法的執法檢查。

2017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觀瀾湖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朱鼎健也表達了同樣的擔憂,朱鼎健説,隨著我國經濟的發展和城鄉居民生活水準的提高,手機等家用電器的消費量與日俱增。電子産品具有快速迭代、不斷升級的特徵,因此電子垃圾的問題也日益凸顯。

早在2005年,湖南長沙市政協委員就關注到了二手手機的回收問題。2005年,長沙市政協委員胡曉亞和李揚波聯名上交提案,希望政府部門發出通告,多部門聯合取締非法收購手機的活動。

2015年,民進中央提交2015年全國兩會《關於推動並規範我國電子垃圾處理的提案》(以下簡稱《提案》),提案直指我國電子垃圾處理亂象:1、欠缺制度設計,缺乏科學回收體系,導致灰色回收處理鏈興盛;2、處理水準低,資源浪費,污染環境嚴重;3、多頭管理,導致監管不力。

提案還指出,目前我國電子垃圾回收處理行業還處於粗放型的狀態,90%以上的電子垃圾都是由個體戶回收,並由小作坊處理,這種方式已形成一條完整成熟的灰色産業鏈,年産值達千億元。

據近來中央媒體的報道,這一現象依然存在。央視新聞報道指出,小作坊式的處理模式,對環境會造成的污染。據了解,以前在南方沿海個別城市,就有小作坊用所謂的酸洗方式煉金。他們用火燒電路板後,再把這些金屬溶于王水當中,再逐步析出銅,銀,金,鈀等貴金屬。這樣的處理方法,對大氣和水源的污染,可想而知。而統計顯示,目前國內只有不到2%的手機,是通過正規渠道回收的。

舊手機等電子垃圾處理不當有哪些危害?

政在協商(cppcc_china)梳理髮現,近幾年智慧電子産品大面積的普及和使用,更新換代加速,加快了人們的更換頻率,老舊電子産品的處理問題也成了用戶的現實難題。不少人認為,丟了可惜污染環境,賣掉價格不高難回成本,廢舊電子産品的處理並沒有統一的渠道。

污染水源土壤空氣

統計數字顯示,全球每年約5000萬噸電子垃圾中,只有650萬噸資源回收,絕大多數電子廢品都進入了掩埋場。同時,由於普通民眾對電子垃圾問題缺乏認知,在電子垃圾的處理中也缺乏分類意識,常常將手機、電腦、電視、冰箱等等混在一起處置。傳統家用大型電器所用材料大都相對簡單,對環境危害較小。但電腦、手機、電視機等電子産品,含鉛、鎘、水銀、聚氯乙烯塑膠等大量有毒有害物質,一旦進入土壤,就會對水源産生巨大的污染。未經分類的電子垃圾,在進行統一填埋、焚燒處理時,就會對周邊環境造成嚴重破壞。

同時,目前政府對電子垃圾的處理問題還未形成完整的監管體系,管理不當、不嚴等問題依然存在,這也從客觀上造成了電子污染的增加。

處理不當造成隱私洩露

有專業人士指出,智慧手機標配的“恢復出廠設置”功能,並不能確保手機上的資訊安全。如果你使用過的舊手機,只是簡單“恢復出廠設置”就交到回收販手中,其中的隱私,很難確保不洩露。

有媒體調查發現,市場上有很多數據恢復的小作坊,有記者實地調查體驗發現,顧客手機上已刪掉的通話記錄、短信、電子郵件來往資訊、QQ聊天記錄、微信聊天記錄、上網資訊等,全部都能清晰無誤地恢復。

當然也有可以避免隱私洩露的方法,專業人士建議用存儲較大的資訊內容覆蓋原有的資訊,可能會使部分資訊完全消失。例如,可將舊手機裏的個人資訊全都刪除或者恢復出廠設置後,再用一些不會洩露個人隱私的文件(如電影、沒用的圖片等)填充,對存儲區進行覆蓋,可有效防止數據的恢復。

電子垃圾如何處理?市場如何規範?委員支招

據聯合國網站消息,國際電信聯盟和聯合國大學等機構13日發佈的《2017年全球電子垃圾監測報告》顯示,2016年,全球産生了4470萬噸電子垃圾,這些電子垃圾中的金、銀、銅等高價值材料價值高達550億美元,但其中只有20%被回收。

2009 年,我國發佈《廢棄電器電子産品回收處理管理條例》(國務院令第 551 號,以下簡稱《條例》)。《條例》建立了《廢棄電器電子産品處理目錄》制度、基金制度、行業規劃制度、處理企業資格許可制度、資訊管理制度等。

經國務院批准,2015 年 2 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環境保護部、工業和資訊化部、財政部、海關總署、稅務總局等發佈 2015 年第 5 號公告,公佈了《廢棄電器電子産品處理目錄(2014 年版)》,調整擴大了目錄範圍,由過去的 5 類産品擴大到 14 類産品。手機被納入目錄。

“但是,廢棄電器電子産品處理基金中針對新增9類産品的徵收和補貼標準仍尚未出臺。而且目前回收率極低,市場誘惑力極大,如果不儘快出臺基金補貼政策,會有更多雜牌軍進入市場。”為此,朱鼎健委員建議年內出臺經過完善後的基金補貼政策,促使更多行業龍頭進入,進而實現經濟和環保的雙贏。

針對舊手機回收問題,民盟中央副主席、全國政協常委鄭惠強認為,有關部門要制定廢舊手機處置標準,合理設定行業準入門檻,明確企業資質和環保標準,規範手機及手機電池中金、銀、鉑、汞、銅、鎳、鎘、鋰等不同重金屬的處理加工方式和處理流程,嚴禁焚燒、掩埋等行為。鄭惠強還提出,可以鼓勵有一定技術和資金實力的企業,探索建立網際網路回收渠道。

廣東省政協委員、臺盟省委會秘書長高潔針對規範二手手機的拆解和利用,建議有關部門應嚴格依照《廢棄電器電子産品處理污染控制技術規範》,對二手手機的拆解和再利用産業予以環保指導和監管。同時,引導扶持專業拆解二手手機項目的開展。制定行業執行標準和明細環保指標,形成準入門檻;對從事專業拆解二手手機進行資源再利用項目應予以政策和資金的扶持,引導該行業健康有序發展。

2017年,浙江省政協委員、慈溪市臺辦副主任陳益萍提交的《關於進一步完善我省電子廢棄物回收利用體系的建議》被評為浙江省優秀提案之一。陳益萍在提案中建議,應設計構建工業用和民用的電子電器産品物流迴圈産業鏈,建立完善社會廢棄物集中物流迴圈系統,科學合理地完善電子廢棄物回收和資源利用體系,提高整個行業的運營效率和技術等級,逐步解決資源緊缺及環境污染等問題。

資料來源: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新聞、湖南日報、浙江線上、澎湃新聞、中國江蘇網、中國政協網等。(胡俊)

 

推薦閱讀:

賠! 2018年元旦開始,這事兒你得留心了

舊手機去了哪?電子垃圾處理如何守住“綠水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