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以琳:促進科創中心與社會組織共同發展

發佈時間: 2017-12-19 10:06 | 來源: 聯合時報 | 作者: 褚以琳 | 責任編輯: 胡俊

科創中心與社會組織共同發展意義重大,民進市委在專題調研中了解到,發展好的社會組織在科創中心建設中發揮了積極作用。例如,浦東新區各類科技社團,年均主辦學術交流會議近80場次,其中國家級以上的佔比超10%,包括“香山科學會議”“世界衛生組織創新論壇”等;社會組織還直接參與科創中心建設重點工作,例如,生物産業協會參與了“科創中心建設22條意見”中的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制度、藥物審評改革試點推進。上海積體電路行業協會配合海關增補免稅目錄清單,編寫“關稅調整目錄方案”等。結合專題調研,就科創中心與社會組織如何共同發展,提出三點建議。

第一,建設“科創中心”要促進科技組織發展。一個地區和國家的科技能力,既是掌握先進理論和取得技術成果的能力,也是滿足大眾科技活動需求的能力,兩方面相互作用。整體上説,我國科技能力相對落後,兩方面都要發展。要有一流的科技組織,就要促進每個科技組織的能力建設,不依賴現有科技組織的已有能力。要有一定規模和結構的科技組織系統,就要依靠更多更強的科技組織,適應事業單位、企業、社會組織和海外機構多元並存的新格局,不能指望個別組織可以鶴立雞群地發展。要構建符合科技發展需要的生産關係,就要調整科技組織的所有制形式、分配製度及相互關係,深化科技體制改革,構建機會公平、各得其所、能力取勝的科技活動環境,營造科學民主、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科技創新局面,促進各類科技組織發展,包括社會組織。

第二,建設“科創中心”要發揮社會組織作用。圍繞科技發展需要,各種組織分工合作。大致來説,其核心是以科學理論研究和技術發明為功能的“研發”組織,其他各種功能的組織為“研發”提供“保障”。社會組織可以在其中發揮多種作用,是科技發展的基本力量,不是輔助的或邊緣的組織。發揮社會組織作用要準確把握社會組織功能。在“研發”能力建設中,我們長期高度依靠事業單位,後又重視企業和海外機構,獨缺對國內社會組織的器重,甚至回避了社會組織的“研發”功能,導致了“研發”力量上的結構性缺陷。應該看到,海外的或企業舉辦的社會組織中,不乏一流的“研發”組織。我們的學術性社團,既然可以依法開展科技服務,就應該屬於“研發”組織。在“保障”能力建設中,要處理好“研發”與“保障”的關係,尤其要解決“保障”能力不足的問題。所以,培育社會組織的功能,不是為了拾遺補闕,更不是照顧性的。提升社會組織的“保障”功能,根本上是在探索新型的科技活動社會關係,保障科技創新。按照十八大要求關於加快社會體制改革的要求,“科創中心”建設要針對科技事業需要出發,著眼于組織的功能和能力,使社會組織與其他組織在科技建設中獲得同樣的機會,開創科技和社會發展的新格局。

第三,建設“科創中心”要深化事業單位改革。深化事業單位改革,既與“科創中心”建設相關,又對社會組織發展有影響。屬於事業單位的高校和科研機構,在我國科技活動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因此也是科技體制改革應該關注的重點。首先要準確界定事業單位性質。它們不屬於政府和企業,本質上無異於社會組織。但它們由行政舉辦和財政投入,似乎不具有典型的民間性。它們要自主創收,甚至自辦企業,似乎也不具有典型的非盈利性。組織屬性的複雜性和模糊性,難免影響其“研發”能力和動力,這是政府需要正視的難題。其次要大力促進事業單位自治。科技創新以能力取勝,具有挑戰性和競爭性,無法旱澇保收、養尊處優。所以,科技體制要保障科技發展,就不能規避競爭,要平等對待事業單位與社會組織,否則不僅會制約事業單位的發展,必然也會制約社會組織的發展。反過來説,發展社會組織,也是為了促進事業單位的發展。

(作者繫上海市政協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