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圖片 標題圖片 保護黃河萬里直播行動
 
 

余光中之後,“鄉愁”何處安放?

發佈時間: 2017-12-15 08:57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秦金月 | 責任編輯: 秦金月

據台灣“聯合新聞網”12月14日報道稱,台灣著名詩人、《鄉愁》作者余光中14日病逝,享壽九十。

報道稱,余光中日前已傳出疑似中風住院院,肺部感染,後轉進加護病房住院檢查,14日傳出逝世消息。

余光中在1971年寫下的代表作《鄉愁》,直到今天,仍然在海峽兩岸廣為傳誦,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人。

鄉愁

小時候,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

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

後來啊,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母親在裏頭。

而現在,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

 

余光中的“鄉愁”

2003年12月7日,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在紐約會見華人華僑代表。提到台灣問題,溫家寶滿懷深情地説,中國已解決了香港問題和澳門問題,洗刷了百年恥辱,現在剩下一個台灣問題。“淺淺的海峽,國之大觴,鄉之深愁!”海峽兩岸的人都生在一個根上,都是自己的骨肉同胞。

溫家寶總理的話語,讓人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很多中國人都會背誦的這首《鄉愁》。在海峽兩岸,余光中一直以“鄉愁詩人”著稱。除了余光中,還有白先勇、席慕蓉、陳映真、鄭愁予等許許多多以不同方式抒發鄉愁的文學家。這些文學作品將兩岸人民的心聯結起來,滋養著中國人共同的“鄉愁”文化基因。

作為台灣鄉愁文學的代表人物,余光中創新了傳統文化中“鄉愁”的表達形式,在中國文學史上佔有獨具一格的地位。

余光中的一生,是一代中國人顛沛流離的真實寫照。1928年,余光中生於南京,日本發動侵華戰爭以後,余光中隨父母遷往重慶,並在那裏度過了中學時代。抗戰勝利後,余光中先後就讀于金陵大學和廈門大學,隨後在香港、台灣、美國有較長的生活和學習時間。如此豐富的人生履歷,即使在人口流動頻繁的當下也不多見,卻屬於余光中那代人的尋常。

要讀懂余光中,必須讀懂他眼中的“文化鄉愁”。鄉愁未必是實指的,不一定是南京、重慶、廈門、香港等具體的城市,而是一種虛化的對故土的留戀。在逃離戰火與苦難的過程中,越是居無定所,越是容易激發鄉愁情結,油然而生一種對精神家園的嚮往。

正是如此,余光中那代鄉愁作家,不僅將積壓在人民心中的離別之苦表達得淋漓盡致,還毫無保留地抒發了期待國家統一的堅定意志。

余光中生前曾頻繁往來于兩岸之間,演講、出書,以自己的行動促成兩岸間的文化交流。

余光中曾説過,“兩岸文化交流在民間很熱絡,許多人在兩岸來來去去,大陸也有很多人去台灣訪問,兩邊讀書的也很多。政治的問題比較複雜,可是文化沒有阻礙,我們用的是同一種語言,血統都是相通的,過著同樣的節日,中秋、清明、端午、春節,幾千年的文化根基一直都在。”

老一代人的離開會帶走這份“鄉愁”嗎?

誕生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的《鄉愁》,與大時代背景是遙相呼應的。詩歌不僅表達了對故鄉,對祖國戀戀不捨的一份情懷,更體現了余光中期待中華民族早日統一的美好願望。

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兩岸恢復往來,直到今天,兩岸交流日益頻繁,“鄉愁”,已經不再成為困擾兩岸人民的難題。無論做生意、旅遊、還是其他的交流活動,兩岸人民之間的往來越來越密切。正如國臺辦發言人安峰山13日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今年是兩岸開啟交流30週年,30年來的發展歷程説明,要交流、要合作、要發展,是兩岸同胞的共同願望,這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也是任何人、任何事都難以阻擋的。

這也是兩岸人民同時紀念這位“右手寫詩,左手寫散文”的老人的原因。可以説,余光中在海峽兩岸乃至全世界華人文化圈廣受認同,是歷史的必然。

但余光中等老一代人的去世,會帶走這種文化氛圍嗎?

不可否認,老一代人大部分都出生在大陸,後來被迫離開家鄉,豐富而苦難的人生經歷、中國人“落葉歸根”的鄉土觀念,讓他們天然地思念著故土。至今,那些兩岸探親的新聞,還是會讓我們感動地熱淚盈眶。

1949年離大陸去台灣的謝俊先生(左),1987年11月上旬回到江西南昌縣尤口鄉東謝村老家探親,首先看望撫養他成人的三嬸娘,但是嬸娘已77歲,雙目失明,看不見他的模樣了(資料照片)。

但是,對於兩岸的青年一代,能夠在心靈深處擁有像余光中老一代人那樣熾烈的“鄉愁”,已經不是很普遍的存在了。如何讓兩岸的青年人更加深刻地理解這種血脈親情,是我們當下必須思考的問題。

兩岸青年要共同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

余光中曾十分關注台灣青少年的教育和文化問題。

2005年,陳水扁當局提出調降高中教材文言文比例,遭到台灣文學界、教育界強力反對,余光中是其中先鋒。他曾説,如果將文言文拋棄不用,我們將會變成“沒有記憶的民族”。

今年,台灣當局教育部門再次審核新課綱內容,有意將高中語文教材中的文言文比例上限降為30%。余光中和超過5萬位各界人士參與了反對削減文言文課文的聯署,最終使得備受關注的高中語文課本文言文比例維持45%至55%不變。

台灣當局此舉為何會遭到強烈反對?

國臺辦發言人安峰山在今年9月13日舉行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就指出,島內多數輿論都認為這不是一場單純的“文白之爭”,而是一些勢力在文化和教育領域又一次“去中國化”的動作。其實質就是要“滅其文”“滅其史”,一點一滴地磨滅深刻在台灣社會中的中華文化痕跡,讓台灣年輕人“不知有漢,無論魏晉”。而中華文化是兩岸同胞的共同精神家園,是兩岸共同的根和魂。這也是以余光中為代表的各界人士強烈反對的原因了。

讓中華文化不在年輕一代中泯滅,兩岸青年的交流非常關鍵。在兩岸恢復往來的的幾十年中,各民主黨派和各級政協都在為兩岸青年群體的交流建言獻策,並且付諸行動,收穫頗豐。

就在本月11日,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會見新黨主席郁慕明率領的新黨大陸訪問團時指出,在兩岸交往中,要特別重視加強兩岸青年群體的交流。青年是民族的未來,也是兩岸的未來。我們要更多關注兩岸青年成長,為他們提供更多交流的機會和舞臺,讓他們通過交流成為相互理解、共同打拼的好朋友好夥伴,為推動兩岸關係發展、實現民族振興注入動力和活力。

余光中的去世,不會帶走“鄉愁”文化的基因。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是兩岸青年人對這位老人最好的紀念。

資料來源:新華網、人民網、中國新聞網、中青線上、人民政協網、解放日報、新華每日電訊等

 

推薦閱讀:

中共中央為何關注他們的意見和建議?習近平這樣説……

五次與中國“結緣” 《財富》全球論壇為何今年“花落”廣州?

環保部的特急函 也是一顆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