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圖片 標題圖片 保護黃河萬里直播行動
 
 

如果學前教育立法 請聽聽這些委員的建議

發佈時間: 2017-12-01 09:39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秦金月 | 責任編輯: 秦金月

“如何保護孩子?”

近期發生的幼兒園虐童事件,讓人們感到痛心的同時,也發出了這個疑問。相比于網友的大聲疾呼、家長的緊張維護,從法律方面著手,推動學前教育立法,或許更能從根本上為學前教育的規範管理提供保障。

11月30日上午,教育部副部長田學軍在國新辦發佈會上表示,要積極推進學前教育立法,教育部正在就學前教育立法進行調研,已經啟動程式,為學前教育依法辦園、規範管理提供法治保障。

學前教育立法,並不是一個新鮮的事物。此前已經有多位政協委員多年來堅持呼籲以法律保障學前教育健康“成長”,這些政協委員當中,不乏身處第一線的教育工作者。“政在協商”(微信號:cppcc_china)小編認為,如果要推動學前教育立法,不妨聽聽這些政協委員的建議。

學前教育立法勢在必行

田學軍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近期發生的幼兒園虐童的事情,暴露出一些地方和幼兒園仍然存在管理不善,制度不落實,執行不到位的問題。

田學軍説,幼兒園發生的這樣一些事情,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人民群眾剛性入園需求與學前教育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間存在的矛盾。下一步,教育部將認真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關於辦好學前教育的要求,力爭在幼有所育上能夠取得新的進展,準備採取五方面的措施。

一是堅持發展與品質並重,紮實推進各地實施第三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著力化解學前教育資源不足的問題。

二是進一步制定強有力的監管措施,壓實監管責任,加大督察力度,督促各地嚴格落實《幼兒園工作規程》,督促各類幼兒園依法依規辦園,切實提高保教品質。

三是加強師德師風建設,進一步健全幼兒教師資格準入制度,嚴把入口關,建設一支師德高尚、熱愛兒童、業務精良、結構合理的幼兒教師隊伍。

四是要明確教師的行為規範。我們正在考慮制定教師的行為規範,加強教師法治教育,提高教師法治意識和底線意識。

五是積極推進學前教育立法,我們正在就學前教育立法進行調研,已經啟動程式,為學前教育依法辦園、規範管理提供法治保障。

其中,學前教育立法受到了人們的廣泛關注。

事實上,田學軍提到的多方面內容,並非新論斷。

早在今年年初,全國政協委員、南京師範大學原黨委書記宋永忠就提出,我國的學前教育還是整個基礎教育中最薄弱的環節,長期以來基礎差、欠賬多,存在著明顯的地區差異和城鄉差異,加上二孩政策的落地,學前教育的供需矛盾和潛在壓力依然存在,學前教育的整體品質依然十分嚴峻。要促進學前教育事業健康持續地發展,必須依靠學前教育立法。

宋永忠發現,我國的高等教育、義務教育、職業教育和民辦教育等都有各自的立法保障,但是學前教育立法尚處於空白。他認為,通過學前教育立法,可確定學前教育的基本性質,政府、家庭及社會在學前教育中的責任,確定幼兒園教師的基本權利和義務,確定學前教育的成本分擔機制和管理體制以及學前教育的基本品質保障機制等。

那麼,具體從哪些方面推動立法進程?

多方面建言具有參考價值

我們不妨回顧一下全國政協在今年2月16日召開的第62次雙週協商座談會,會議圍繞“辦好學前教育”建言獻策。在會上,一些政協委員給出了幾方面的建議。

其一,是要重視學前教育。

各級政府要把發展學前教育納入重要議事日程,繼續加大工作力度。特別是地方政府要認真履行責任,切實抓緊抓好。要把品質問題擺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針對面臨的困難和問題著力加以解決。

在這個方面,有不少委員都曾提出,要明確學前教育的性質和地位。

例如,宋永忠建議,對學前教育的性質和價值加以全面的確認。這關係到學前教育的發展可能、前景和保障,也有利於學前教育儘快走出長期滯後的局面。明確學前教育是國家公共事業,政府是發展學前教育的關鍵主體。公辦幼兒園和普惠性民辦幼兒園應該是提供學前教育的主要力量,它們都需要政府的投入和支援。

全國政協委員、遼寧省鐵嶺市副市長岳澤慧認為,要明確學前教育性質和地位。學前教育是國家基礎教育的基礎,是國民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應高度重視學前教育這個夢的“起點”,強調學前教育的公益性,明確將學前教育納入我國基本公共服務體系。

全國政協委員、民進四川省委副主委楊建德則在這次全國政協雙週會上建議,對學前教育要強化認識,提升地位。全面提高國家和社會對學前教育的認識高度,提升學前教育在整個國民教育中的地位。

其二,是多措並舉擴大普惠性資源供給。

加大財政支援力度,支援企事業單位和集體辦園,支援民辦幼兒園發展,鼓勵多種形式辦園,不搞“一刀切”。完善和落實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的政策。

在這方面,全國政協委員、教育部原副部長李衛紅給出了具體的建議:加大財政投入力度,建立貧困地區投入保障機制。建立脫貧攻堅重點支援地區以公辦園為主、公共財政保障為主的學前教育發展機制,出臺學前教育生均公用經費撥款標準,設立農村學前教育發展專項,財政性投入最大限度地向農村、邊遠、貧困和民族地區傾斜。儘快出臺《幼兒園玩教具配備指南》,改善農村幼兒園辦園條件。實施農村幼兒園免費午餐計劃,改善農村幼兒營養狀況。

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副院長胡衛認為,要採取積極有效措施,鼓勵企事業單位、社會團體,按就近、就便原則,舉辦各類普惠性幼兒園,政府可採用減免租金、購買服務、以獎代補、撥付生均經費、為教師購買職業年金等方式給予扶持和獎勵。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劉焱認為,生均經費標準與生均辦園成本密切相關。在確定公辦幼兒園生均經費標準時,應當按照普惠性幼兒園的品質標準核定公辦幼兒園的生均辦園成本,確保教育撥款的公平性,防止公辦幼兒園的“奢華化”傾向。在制定公辦幼兒園生均財政撥款標準時,要建立合理的成本分擔機制,縮小家長分擔比例在園際間的差距,體現教育公平。制定公辦幼兒園生均財政撥款標準,必須同時確定普惠性幼兒園家長成本分擔比例,讓大部分幼兒能夠就近在家門口、交差不多的費用、進差不多品質的普惠性幼兒園,享受基本有品質的學前教育。

其三,是注重品質提升。

重視幼師教育,加強幼兒教師的培訓。改進教育內容,以孩子的快樂為中心,端正教育方向,避免“小學化”傾向。加強幼兒園的管理,根據城市和農村的不同情況,以安全為中心,建立有區別的標準和準入制度,引導社會辦園。

幼師是學前教育繞不開的話題。

全國政協常委,民進中央常委陳自力分析認為,學前教育發展的一個瓶頸是教師短缺。教師短缺的一個原因是教師待遇低。教師待遇低主要反映在兩方面:一是工資水準低。一般來説,幼兒教師的工資普遍處於當地工資水準的中下游,有些地方甚至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其中,公辦幼兒園編內教師工資待遇還相對有保障,編外教師和農村教師工資更低;二是社會保障不完善。目前仍有不少幼兒園沒有給教師繳納“三險一金”、“五險一金”。

為此,陳自力建議:一、持續穩定地加大對學前教育的財政性投入,並且從增加的財政性投入中拿出相當一部分,用於提高幼兒教師待遇。二、對長期在農村工作的幼兒教師,應按照國家規定,落實績效工資傾斜制度,向邊遠地區傾斜。國家在這方面要做好頂層設計。三、落實幼兒教師的社會保障機制,要給教師繳納“三險一金”、“五險一金”。

全國政協委員,山東英才學院董事長楊文則認為,目前,我國學前師資隊伍面臨數量與品質的雙重困境。為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她建議加強高校學前專業管理。建議擴大高校學前專業的碩士、本科、專科招生計劃。目前全國學前師資缺口至少在70萬以上,適度擴大高校學前專業本、專科招生計劃,既可以培養更多的高水準師資,利於快速填補師資缺口,又使中專學生有向上發展的空間,提升人才培養品質;在擴大數量的同時,嚴控高校新上學前專業品質,建立高校學前師資數據庫,對即將畢業的學前碩、博士生和已在高校任教的學前教師進行系統化管理,既有利於人力資源整合,又便於加大專業審查監督力度,杜絕臨時借人的拼湊辦學和只為擴大招生規模而新設專業的做法。

其四,是重點支援邊疆民族地區和貧困地區的學前教育。

中央財政繼續給予支援,鼓勵和引導地方積極發展學前教育。

此前,全國政協常委、寧夏回族自治區副主席姚愛興就提出,西部地區偏遠的農村還沒有實現學前教育全覆蓋,優質學前教育資源稀缺,大多數幼兒園的教育品質難以讓群眾滿意。

在第62次全國政協雙週會上,多位委員也提出了這個問題。

全國政協委員,雲南省政協副主席,雲南省社會主義學院院長羅黎輝表示,由於受自然、歷史、文化和經濟因素制約,邊疆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發展滯後。

具體有幾方面的問題:一是邊疆民族地區“空白園”問題突出,學前教育發展與內地差距顯著;二是邊疆民族地區,雙語幼兒園建設滯後;三是幼兒教師數量奇缺,品質偏低,流動性大,仍是制約邊疆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發展的瓶頸。急需加快制定邊疆民族地區學前教育扶持政策,使之成為興邊、養邊、富邊、固邊政策的重要內容。

為此,羅黎輝建議,給予特殊優惠政策,改善邊疆民族地區幼兒教師待遇,提高其地位。要建立“越往偏遠,越是艱苦,待遇越高”的激勵機制,對在邊疆民族地區長期從教的幼兒教師,在工資、福利、購房、進修培訓、退休等方面給予特殊優惠,適度高於非邊疆民族地區同行。要對在邊疆民族地區長期從教的優秀幼兒教師及管理人員給予表彰鼓勵。

其五,是加快學前教育法的立法步伐

對我國學前教育改革發展中的體制機制問題予以明確規定。

體制機制不夠完善,是阻礙學前教育改革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全國政協常委、副秘書長,民進中央專職副主席朱永新就舉例説,“辦好學前教育”,這個“好”要有具體標準,否則教育行政部門和辦園者都無法監管,難以實踐,也難以讓人民群眾滿意。因此,朱永新建議,要制定科學評價標準,引導學前教育品質提升。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資訊科技大學儀器科學與光電工程學院教授祝連慶則認為,要理順企事業單位幼兒園辦園體制。企事業單位幼兒園是面向社會提供普惠性學前教育公共服務的重要力量之一。

但祝連慶發現,企事業單位幼兒園也面臨著諸多困難和問題:有公辦性質幼兒園之名卻無公辦幼兒園待遇之實,被要求承擔社會責任卻不能享受政府財政性經費的支援,經費短缺,生存艱難;辦園主體責任不明晰,政府不想管,也無法管。

因此,祝連慶建議:一、對企事業單位幼兒園實行屬地化管理。減少企事業單位幼兒園流失,必須理順辦園體制,最有力的支援措施是教育財政經費的進入。可參照對義務教育階段企事業單位學校明確的屬地化管理要求,要求企事業單位向當地教育部門讓渡幼兒園管理權,把企事業單位辦園等公辦性質幼兒園納入教育部門公辦幼兒園統一建設和管理,在資金投入上與教辦園同等待遇,既為企事業單位減負,也留住了公辦幼兒園資源。

二、政府通過以獎代補、購買服務等方式,積極扶持企事業單位幼兒園的發展。比起新辦一個幼兒園,扶持企事業單位幼兒園的性價比要高得多。建議企事業單位幼兒園按照普惠性幼兒園收費標準收費,政府補足生均成本的不足部分。

資料來源:新華社、中國新聞網、人民政協報等

 

推薦閱讀:

這些黨外人士新當選院士!

一個萬億級能源公司誕生 政協委員提了不少有關能源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