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圖片 標題圖片 保護黃河萬里直播行動
 
 

“虐童”事件頻頻發生 除了表達憤怒我們還能做什麼?

發佈時間: 2017-11-26 08:56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胡俊 | 責任編輯: 胡俊

據新華社等媒體報道,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被指涉嫌虐童,相關部門已介入調查。

從上海攜程親子園教師喂孩子吃芥末,到廣西合浦縣廉州鎮小紅帽幼兒園、玉林市玉州區旺盧村小天鵝騰飛幼兒園,再到北京金色搖籃幼兒園、紅黃藍幼兒園。近期的這些事件,雖然都屬極端個案,但都擊中了孩子這根家長繃得最緊的神經。

儘管事件相關方面已經做出回應,社會輿論的聲音仍此起彼伏。24日,紅黃藍教育機構發聲明稱:已配合警方提供相關監控資料及設備,涉事老師暫時停職,配合公安部門調查;對於個別人士涉嫌誣告、陷害的行為,新天地幼兒園園長已經向公安機關報案。

國家教育部也已責成地方有關部門立即啟動調查,儘快查清事實真相。同時部署幼兒園辦園行為專項督查,加大監管力度。

除了表達憤怒

我們還能怎麼做?

當社會輿論集中爆發的時候,正是需要媒體在其中引導公眾理性看待,不造謠,不傳謠,除了表達憤怒,我們還應該表達理性的態度。

權威媒體發聲:

新華社“新華視點”評論文章《斬斷伸向孩子的黑手》指出,“讓孩子在良好的環境中成長,也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和共同追求。”文章提醒有關部門“必須以對社會、對未來高度負責的態度,從更高層面審視此類事件。”文章最後建議應有一套更為嚴密有效的監督保障體系,堅決斬斷伸向孩子的黑手。

人民日報在評論文章《幼有所育底線不容擊穿》中表達“應該在源頭上予以整改。”為此,文章從四個方面給予建議。

正如人民日報微評所説,事實真相有待徹查,種種問題,相信很快就有答案。更需從源頭整改,讓法律有牙齒、監管有力量、幼師有素質,才能鎖住虐童黑手,保護好我們的孩子。我們需要理性發聲。

人民政協長期關注兒童教育

政在協商(cppcc_china)此前報道過上海攜程幼兒園虐童事件,文章中提到很多政協委員對學前兒童教育的關心、關注。(詳見:這群家長們接近崩潰!虐童事件為啥層出不窮?”)

全國政協委員、同濟大學教授蔡建國在上海攜程幼兒園虐童事件剛出來就通過媒體發聲。他説,隨著二孩政策落地,社會對於兒童撫育需求日增,但由於種種原因,各地存在孩子多而幼托班學位少的現狀,0-3歲的托幼資源更是短缺。但是大力發展3歲以下嬰兒照料機構的同時必須恪守底線,確保正規,幼師等人員任用更不能“拉到籃子裏都是菜”。

2016年11月8日,以“重視特殊教育”為主題的第58次雙週協商座談會在全國政協禮堂召開。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主持會議,多位來自相關領域的全國政協委員、專家學者齊聚一堂,就如何推進特教發展建言獻策。

2017年2月16日,全國政協雙週會以“辦好學前教育”為主題進行座談。在俞正聲主席的主持下,多位來自相關領域的全國政協委員、專家學者就如何辦好學前教育建言獻策。

長期以來,全國政協、各民主黨派和廣大政協委員非常關注教育問題。無論是“特殊教育”還是“學前教育”,他們關心的都是祖國的未來。

“虐童”事件頻頻發生

學前教育資源短缺是主因之一

據媒體披露,我國目前有20.99萬所幼兒園,公辦僅佔24%左右,企事業辦園佔比超過9%,民辦園佔比達到66.36%。中國的公辦學前教育服務供給不足,已經是一個基本公認的事實,隨著二孩政策的放開,學前教育服務的短缺將會更加明顯。多位全國政協委員對此發表建言。

全國政協副秘書長、民進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在河南洛寧調研時注意到,全縣只有一所機關幼兒園是公辦園,絕大多數幼兒園屬類是民辦及社會力量參與籌辦。為此,朱永新建議,加大財政投入,擴大建設普惠性幼兒園,尤其是重點發展農村和邊遠地區、少數民族地區的學前教育。

“大力發展小區配套幼兒園是增加城鎮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的主要渠道,是緩解入園難、入園貴的重要途徑。”參加調研的全國政協委員高美琴表示,應完善小區配套幼兒園相關法律法規,構建跨部門協調機制,加大對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投入和扶持力度。

“在當前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短缺、辦園用地難尋的情況下,如何遏止企事業單位幼兒園數量的持續減少,盤活、發揮和利用好這部分資源非常重要。”全國政協委員祝連慶建議,政府要對企事業單位幼兒園實行屬地化管理,並通過以獎代補、購買服務等方式,積極扶持企事業單位幼兒園的發展。

“多種形式擴大學前教育資源,大量存在的無證幼兒園是一個可以利用的資源空間。”全國政協委員盧天錫認為,在當前普惠性幼兒園比例偏低,私立有證幼兒園普遍收費較高的剛性需求下,應全面排查、摸清無證園底數,降低辦園門檻、簡化手續,規範一批無證幼兒園資源,為適齡兒童提供優質的保育服務。

此外,幼兒園的建設不足、優質幼兒園資源緊缺、幼兒教師短缺、缺乏有效監管等因素也是其中的原因。

保護兒童是全社會共同的責任

我們該怎麼做?

保護兒童是全社會共同的責任,要在源頭上切斷“虐童”事件的發生,社會、家長、幼兒園、政府應該共同努力。

一、政府怎麼做?

加大對幼教的財政性投入,強化政府兜底作用。

大幅度增加幼兒教育資源,提高幼兒教師品質和薪酬待遇。

要建立可行的家長監督機制。

二、幼兒園怎麼做?

幼兒園應加強人員篩選監管,社會共同監督;

學前教育機構應當主動披露與孩子安全、健康和教育品質相關的資訊,主動接受社會公眾的監督等;

幼兒園應當加強對教師的職業培訓和專業心理輔導,有效疏導幼兒園教師的壓力和不良情緒,避免他們以極端行為來針對幼童;

聘請經過教育教學專業培訓學習過的人員進行教學,加強普法教育、重視教師師德。

三、家長怎麼做? 

面對孩子受到幼兒老師打罵虐待,家長要冷靜面對,不要做出一些適得其反的行為。留存證據,先有技巧的和老師溝通,判斷事情原委。情況屬實,聯闔家長向園方反應情況。情況嚴重及時報警,反應給教育部門。

“虐童”事件的發生,無疑刺痛了公眾的神經。相信真相會有答案,法律定會制裁。讓孩子在安全、健康的環境下成長,是我們整個社會的責任,為“幼有所育、學有所教”不懈努力!(胡俊)

資料來源: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國網、中國新聞網等。

推薦閱讀:

這群家長們接近崩潰! 虐童事件為啥層出不窮?

重磅!香不能亂燒,票不能亂賣,“借佛斂財”行不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