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圖片 標題圖片 保護黃河萬里直播行動
 
 

政協委員劉志彪:高考改革難在“公平”二字

發佈時間: 2017-11-14 09:01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司晉麗 | 責任編輯: 李培剛

“還有兩天就要高考了,本文獻給考生們,祝福所有考生。”6月5日,全國政協委員、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劉志彪在微信裏發了這樣一條資訊。

劉志彪的另一個身份是長江産業經濟研究院院長。高考臨近,他提議智庫的專家們為紀念恢復高考40年寫下三言兩語。緊接著,“唰唰”地出現了50多段真摯的話語,還有人貼出當年參加高考的准考證……這種熱情令劉志彪始料未及。

“大概激起了人們心中早已歸於平靜的漣漪。”劉志彪不無感慨地説,“恢復高考啟動了當時社會僵化的縱向流動機制,使千百萬平民子弟通過自己的努力進入社會更高階層,它是中國人才輩出、社會良性動態迴圈的關鍵舉措。這值得我們懷念、激動。”

2017年,是恢復高考制度以來的又一個節點,被稱作“新高考元年”。經過3年的醞釀準備,上海、浙江兩地的考生將正式走入“新高考”。

還在2014年9月,國務院發佈《國務院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確定上海市、浙江省為全國高考綜合改革試點省市。《意見》規定,考生總成績由統一高考的語文、數學、外語3個科目成績和高中學業水準考試3個科目成績組成,也即“33”模式:高中學業水準考試3個科目成績學生可從思想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6個科目中選擇3門。在這兩個地方,某些科目一年舉行兩次考試,學生可以選用高分計入高考總分。

劉志彪注意到,此次新高考綜合改革嘗試打破某些不公平和不科學,“總體是在地區公平、讓學生全面發展的原則指導下進行。”他説,長期以來,高考“唯分數論”的機制從個人發展看,給學生帶來過於沉重的壓力,不利於塑造身心全面發展的社會人;從社會層面看,不同區域、城鄉的考生入學機會存在差距,“北京人不想出北京、上海人不想出上海”等問題顯著,中小學名校擇校熱等現象不可避免地存在著。

這些年來,高考改革的呼聲日漸高漲。然而,高考無論怎樣改,公平仍是其最重要的底色。回顧自己的人生歷程,劉志彪認為,正是由於高考選拔制度的公平和公正,他的命運才得以改寫。

“上大學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文革”十年裏,上大學主要的渠道就是靠推薦。對於既不是高幹子弟,家裏又沒有任何背景的劉志彪來説,上大學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恢復高考後,1978年,還在江蘇丹陽大泊公社做知青的他從當地幾百名知青裏脫穎而出,考上大學。從本科讀到碩士,從對文學的滿心憧憬到投身經濟學的海洋裏孜孜不倦地遨遊,高考成為劉志彪命運轉折的重要跳板,使他完成了一個從插隊落戶的知識青年到長江學者、大學教授的人生蛻變。

知識面前,人人平等。高考不啻為一根救命稻草,在暗夜裏,期許無數學人以光明和希望。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中國人無論是從農村向城市、中小城市向大城市的橫向流動,還是社會階層的縱向流動都很難實現,高考作為一種相對公平的手段,打破了這種困局。”2003年,劉志彪的女兒參加高考,由於從小學習成績一直不錯,很輕鬆地考上了南京大學。在劉志彪看來,高考的社會功能沒有改變,但在女兒這代人身上,承載的意義遠遠沒有上世紀七十年代那麼多了,社會更加公平,階層流動的渠道更廣泛了,作為家長,他已經能夠客觀、輕鬆看待女兒的高考。只是有一點有隱憂,“我們那時的考生都是經過社會洗禮,現實磨煉後才走入考場的,我女兒這代人沒有上山下鄉的經歷,跟當時的我們相比,對社會現實的了解太有限。”

“高考改革難在‘公平’二字。”在劉志彪眼裏,這個“公平”是指規則的簡化和明確,主要表現在考卷設計和錄取制度兩方面。在考卷的設計上,建議全國納入統一體系。“如果因為出生於不同地區,考試難度就不一的話,有失公平。”而在錄取工作中,也應講究地域公平,除了給予少數民族等重點地區適當照顧外,別的地區一律平等對待,特別是針對“上海人不想出上海,北京人不想出北京”的問題拿出有效方案來。

“‘3 3’也好,‘52’也好,高考的形式不是最重要的,關鍵在於做到以上兩個公平。”劉志彪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