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黃河萬里直播行動 讀懂政協雙週會 走進中國式商量 標題圖片
 
 

全國政協診治金融風險 聽聽“醫院”怎麼説

發佈時間: 2017-09-14 08:33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崔呂萍 | 責任編輯: 李培剛

9月,廣州,驕陽似火。

廣州市是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推進金融體制改革,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調研組赴廣東省考察的第一站。按慣例,靠前的議程應該是和市有關負責同志座談,而本次調研的順序更像是“倒敘”———座談之前,調研組先去了一趟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到省級高級法院調研,這是第一次。”來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的路上,幾位陪同調研的工作人員在車上説。

從資料上看,作為經濟大省、金融大省的高院,廣東高院在審判經濟、金融類案件方面很有一套。同時,這裡也是全國範圍內較早受理破産案件的省份,在這個方面也積累了一些經驗。但從金融風險防控的角度看,案子到了高院,可以説金融風險不僅暴露了,而且已經到了必須處理的階段。

廣東高院調研之行,為當前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有哪些助力?

“在今年7月中旬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可見中央重視程度。而在具體防控風險中,習總書記也強調了要用好市場化、法制化手段。”座談會伊始,調研組組長、全國政協常委、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銀監會原主席劉明康開宗明義。

“目前,廣東省金融業法人單位共有9500多家,掛牌的法人金融機構300多家。”彙報之初,為了説明廣東省金融業的發達程度,廣東高院院長龔稼立拿出了具體數據。他同時説道,與金融快速發展同步,近年來廣東省各類涉金融訴訟案件的年平均增長率接近14%。為了保持打擊非法集資的高壓態勢,廣東高院按照整體從嚴的要求,對於罪行嚴重、情節惡劣的犯罪分子,該判處重刑的依法判處重刑,並且注重附加使用財産刑,讓犯罪分子付出沉重代價。

“成績可以不説,倒是要把問題説清。”劉明康當場出題——希望能夠聽到金融審判在推動“僵屍企業”破産、依法保護金融債權方面的具體做法。“全國都面臨這個問題,希望聽聽廣東高院的經驗和體會。”

廣東高院的同志對此做了回答。在多年探索中,他們順利審結了一批企業破産案件,收回一批金融債權,消除了一批金融呆壞賬。

讓已經沒有生命力的“僵屍企業”走上破産程式,對金融債權的保護是至關重要的。不過,也有省高院的同志反映,在對企業執行破産程式中,法院的做法是先對企業進行識別,能夠救助的還是要救,儘量多推動兼併重組,少做破産清算。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發現企業稅收滯納金是個“天文數字”。

“為了給一些還有可能起死回生的企業營造一個良好環境,對於破産重組企業的稅收滯納金,能否考慮暫緩徵收?”廣東高院同志提出建議。

“對於‘僵屍企業’的退出,大家在統一認識上存在難點,有些地方政府很難接受企業破産這件事,認為一旦破産企業就永遠不存在了。但在國際上,破産只是企業債務存在問題的體現,而企業仍然可以存在。因此,一定要把破産與債務重組、企業持續發展結合在一起。”調研組成員、全國政協常委、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委員,中國石化集團公司原董事長傅成玉説。

“關於對破産企業徵收稅收滯納金的問題,國外是怎麼操作的?”圍繞這一話題,調研組副組長、全國政協委員、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協原主席項宗西提問。對此,高院同志的回答是,多數國家對破産保護理念是認可的,去年9月3日的中美會晤,也著重講到了破産機制的完善問題,“下個月,省裏還要專門派代表赴美國考察破産保護的情況”。

“其實重整和清算是大塊頭的工作,廣東高院正在把法院變成‘問題’企業的醫院。”劉明康這樣説。

這個問題剛剛結束互動,高院同志又反映了一個情況,那就是在他們日常的案件審判過程中,發現金融機構內部監管存在明顯漏洞。

“比如説,在金融貸款糾紛中,有些案件是由於金融機構盲目拓展貸款業務,對借款人資産監管不到位而造成的貸款無法回收。還有些機構發放貸款過於粗糙,甚至連貸款人的身份、地址資訊都不注意收集,造成在訴訟過程中很難維權。”一位同志這樣説。

對此,劉明康表示,這些問題反映出金融機構沒有做好自己的功課,也因此給自己維權帶來了問題及風險。“法院相當於診治金融風險的醫院,金融監管還是要防患于未然,不要把問題都留給法院。”

大家還集中反映了另外一個問題,即建議推動建立個人破産制度,在允許作為債務人或自然人,在個人財産無法清償到期債務時,通過法定程式宣佈個人破産,進行財産清算和分配。

“《企業破産法》實施至今,十年過去了,現在出現了很多新的情況,《企業破産法》也要跟上時代:比如説,既然《企業破産法》沒有針對個人的內容,那麼個人擔保就不具備法律效應,這對金融安全而言至關重要;再比如,商事主體需要專門補充,比如基金合夥人機構、民辦學校,現在還歸不到企業去;另外,針對金融機構的破産清償順序也都應納入司法建設體系中。”劉明康説。

其實,有關個人破産的話題,早在調研組聽取廣東省“一行三會”彙報時,就有人士專門談到了個人不良貸款率呈現快速增長的情況。而在高院座談會上,調研組成員、全國政協委員、香港特區政府策略發展委員會委員方方建議,可參考企業不良資産打包處置,將個人不良資産也進行相應處置,以降低銀行風險。

此外,廣東高院的同志還反映,在審判實踐中,債權超過訴訟時效或保證合同無效、欺詐擔保等情況,都會導致金融機構喪失勝訴權。還有一些借款人沒有按照合同約定的資金用途使用貸款,甚至套取貸款發放高利貸謀利,這些問題都反映出社會誠信意識和風險意識的薄弱。

“我們也同樣建議進一步建設全社會誠信體系。現在這一體系‘不長牙齒’且存在資訊孤島。”劉明康表示。

不過,圍繞社會誠信體系“孤島”問題的解決,無論是廣東省,還是廣州市,都已經開始探索。

從廣東高院回來,調研組一行去了廣東省地方金融風險監測防控平臺。據介紹,這一平臺是全國首個地方政府成立的重要金融基礎設施,主要職能是對廣東省地方金融和類金融企業的風險進行監測和防控,並以此為基礎,建設廣東省地方金融大數據庫和社會信用體系。

對於這一平臺的建設,劉明康表示,當前,金融風險已經跨越了省的概念,而且金融業的DNA也在發生變化,很難再説哪個産品就是“誰家的孩子”,在這種情況下,更要強調資訊監測和風險預警的及時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