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黃河萬里直播行動 讀懂政協雙週會 走進中國式商量 標題圖片
 
 

城管棍棒拳腳暴力毆打女子,緣何能伴生這麼多謠言?

發佈時間: 2017-09-14 08:40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江玲 | 責任編輯: 江玲

近日,網上熱傳一段“執法人員棍棒毆打紅衣女子”的視頻,身穿制服的男子對一名坐在地上的女子棍棒相加,還猛踢女子頭部。傳言稱這是“城管暴力執法”,令不少網友義憤填膺:光天化日之下,城管竟敢如此肆無忌憚地打人?

然而這條流傳極廣的視頻的發生地,先後出現了浙江溫州、雲南大理、湖北恩施、貴州安順、四川渠縣等多個版本,甚至有地方將“城管打人”説成是“警察打人”。經查證後確認,這其實是廣東韶關某市場聘請的管理人員與攤販之間的糾紛從而引發衝突,視頻打人的男子龔某海已被行政拘留。

緣何能伴生出這麼多謠言呢?

這不得不説是“以訛傳訛”“三人成虎”的現實版,幾個人毫無根據的亂加揣測,借助網際網路竟然波及近半個中國。誠然,在資訊碎片化的今天,人們習慣了轉發、點讚、評論,很少願意花時間追究事實真相,是造成這種現象的直接原因。如今,涉及到的多地警方都已經出面辟謠,並對傳播這條視頻的相關人等進行不同程度的處罰和拘留。

事情似乎已經塵埃落定了,但真的已經結束了嗎?

整個事件,細思極恐。

百度搜索“城管打人”,有4,020,000條資訊,每一個標題都帶著人們的態度,幾乎是一邊倒地將板子砸向“城管”這個群體。對於城管這個群體,百度百科中這樣解釋,城管是指負責本市城管監察行政執法的指導、統籌協調和組織調度工作。本市城管監察行政執法隊伍的監督和考核工作。貫徹實施國家及本市有關城市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規及規章,治理和維護城市管理秩序。

從延安城管爆頭事件,到從北京小販打暈城管,再到這次的城管暴力執法,城管人員與小販的衝突頻繁出現在國人的視野中。從百度搜索出的“城管打人”的標題語氣可以看出,人們對“城管打人”怨憤已久。如果不能採取措施,處理好城管和基層百姓之間的關係,恐怕將來還有更大的麻煩。

“城管”,明明是城市秩序的維護者,為什麼招來百姓如此大的仇視呢?

這與當前我國城管執法的體制機制有很大關係。“上無爹娘,兒孫滿堂。”當前城市管理在立法上缺乏頂層設計,城管主管機構是誰,城管到底該管什麼,全國沒有統一規定,導致城管執法常常陷入“主體不明,邊界不清”的困境。一線執法人員多是社會招收的協管人員,文化淺,素質低,但城管執法許可權又不斷擴張,導致城管暴力執法情況層出不窮。

如何讓城管執法走出“信任危機”,使之既合法合規,又讓群眾滿意?

縱觀日本、南韓、新加坡、香港、台灣等國家和地區,沒有專設城管執法隊伍,凡涉及對違法自然人執法的事項,一般都由警察執行,並賦予了強有力的執行後續保障措施。比如香港對違法自然人的管理,一是法律設定了對人的管束措施,二是規定當事人提供虛假資料的法律責任,三是執法中可以對自然人進行管束,可以拘捕、可以將其帶至警察署進行審查和監控。

美國對攤販的管理方式是各個部門各司其職嚴格監管,警察在街頭執法但沒有直接罰款和沒收的權力,只是記錄違法內容然後將單據交給市政處理,屢教不改者也不會被暴力取締,而是會交由法院裁決。據紐約“小販權益組織”的調查,攤販們每天都要面對包括衛生局、消費者事務局、清潔局、環保局、財政局、公園局和市警局等七個市府單位的監督和檢查。

美國政府認為,街頭攤販現象,是政府在社會保障和就業扶助上的不力所致——用美國媒體的話説,造成非法攤販現象的,最根本原因還是就業崗位缺乏,是政府之責。而街頭攤販除了能解決一部分人的就業和創業問題之外,事實上也在解決市民吃穿行等民生問題。

除了衛生部門等“以罰代管”行使“城管”之責,美國對待小商販的態度非常寬厚。而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城管人員是否可以放下“市容”的死面子,轉而能夠俯下身來真正體恤百姓的疾苦呢?要知道在美國,除曼哈頓外,紐約市的皇后、布洛克林、勃朗斯、史坦倫島等四個區,也有民間團體組織向政府申請路段舉辦街頭集市。華人舉辦亞裔傳統的街頭集市;非洲人聚集區舉辦非洲傳統的;荷蘭人舉辦荷蘭特色的;義大利人舉辦義大利風情的;文藝界舉辦藝術街頭集市;體育界舉辦運動街頭集市;出版界舉辦書報音像街頭集市……

如何改善城市“暴力執法”問題?政協委員“支招”

全國政協委員唐一軍説,由於部門職能職權邊界不清,城管執法成了“兜底”執法。應該嚴格界定城市管理行政執法機構的職能,各司其職,職能清晰,邊界明晰,避免權力的交叉和模糊,導致執法效率的下降。

全國政協常委朱孝清指出,目前城管在國家和省級還沒有明確主管部門,這是導致各地機構設置混亂、工作各行其是的重要原因。應明確城管在國家和省級的主管部門,這既是加強頂層設計和指導的需要,也是強化縱向的層級監督、健全行政復議制度、促進工作規範化的需要。

全國政協常委陳冀平認為,法制化是破解城管執法難題的根本之道。他指出,應摒棄城管就是執法、執法就是處罰的觀念,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來提升城管執法水準。應完善城市管理的法律法規,當前迫切需要有一部全國性城管法律法規,對地方城管立法進行指導。

全國政協委員揭新民:城管執法部門應當推行標準化執法、人性化執法,從思想上的轉變重執法輕服務、重實體輕程式的錯誤觀念,糾正執法理念的偏差,杜絕違規執法、暴力執法。

全國政協委員朱專興建議,全面實行城市管理網格化、精細化,對每個網格實行定崗、定責、定報酬、定獎罰,實行精細化長效管理的城管新模式。

全國政協委員李衛東建議推進城管巡迴法庭建設,專門負責城市管理案件的審理、裁決和執行,以提升城管綜合執法效率,暢通群眾的利益訴求渠道。

全國政協委員王榮:在理順城管體系的基礎上按照制度建隊、從嚴建隊,健全城管隊伍的管理制度,強化執法業務的培訓,嚴格日常監督檢查,全面提升城管隊伍的思想、作風和業務的素質。

全國政協委員何香久建議,理順城管用人機制,堅持源頭治理,規範協管人員的招錄工作,抓好教育培訓,努力提高協管員隊伍的綜合素質。 

全國政協委員蔡建國建議,應加快推動在國家層面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或國務院制定統一的城市管理法律法規,完善城管執法體制,明確城管執法主體資格、內容、程式等方面內容,使得城管執法工作在有法可依上邁上新臺階,進一步推進城管執法的科學化、規範化。

全國政協委員孔玉芳認為,小商小販的背後有民生所繫,寓管理于服務以及“公共管理”等理念,應是城管改革的方向。“執法型”向“服務型”轉變,會更大發揮社會矛盾緩衝器的作用。 

全國政協委員蘇如春:建議建立警察管理城市機制,實施城市綜合執法。國家可設立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隸屬公安部,統領地方的城管機關,各地的城管機關均由當地的公安機關和上級城管機關雙重領導。

資料來自:新華網、上觀新聞、新浪網等

相關閱讀:

女員工“隱孕入職”,是履行正當權益還是鑽了法律空子?

共用單車遭遇“急剎車”,便利出行如何才能“不添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