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黃河萬里直播行動 讀懂政協雙週會 走進中國式商量 標題圖片
 
 

女員工“隱孕入職”,是履行正當權益還是鑽了法律空子?

發佈時間: 2017-09-12 08:50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胡俊 | 責任編輯: 胡俊

“隱孕入職”惹爭議近日,有媒體報道,寧波一家網際網路公司的女員工入職三天就宣佈懷孕,休完産假之後隨即提出辭職,在這名女員工懷孕期間照常給她發工資、交社保的公司表示“很受傷”。事情也在網上引發熱議,你怎麼看?

“隱孕族”來襲,企業怕不怕?從目前的報道來看,這位女員工實實在在是位“隱孕族”了。繼“隱婚族”之後,又出現了一類讓用人單位十分頭疼的“隱孕族”,即在懷孕的最初幾個月隱瞞自己懷孕的情況,像正常人一樣工作的一些職場女性。她們的目的一般是避免因懷孕而影響自己的事業進程,或者影響人際關係。

“隱孕”是繼“隱婚”之後,悄悄成為職場女性的另一種生存策略。但也讓用人單位“很受傷”,更可能會間接損害其他育齡期女員工的合法權益——因為企業被“欺騙怕了”,很可能今後直接不聘用女員工了。

簽訂合同之後就告訴公司自己懷孕;懷孕期間,還經常保胎休息;公司卻工資照發,不敢將其辭退……寧波這位女員工如此“有恃無恐”,是因為她的權利受到了法律的保護。

我國的《勞動合同法》和《婦女權益保障法》等法律法規,都有女職工在孕期、産期、哺乳期內,用人單位不得解除勞動合同等內容。《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第5條還明確,“用人單位不得因女職工懷孕、生育、哺乳降低其工資”,這也是為何公司對其工資照發、社保照交的原因。

員工有理還是企業委屈?網友有爭議對於女員工“隱孕入職”,産假結束後火速離職,網友們怎麼看呢?

有堅決反對的。

也有支援的。

那麼,女性職工客觀上在入職後懷孕與主觀上隱孕,是否都受到法律保護呢?

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律師楊保全認為,有些人可能無意地就懷孕了,後來決定想要孩子,當然有些人可能是有意地想找一個單位,就是要來這個單位懷孕等等。不同人的主觀心態是不一樣的,但是從法律的角度,並沒有具體區分那麼多。法律認為懷孕生孩子是一個自然權利,無論是在入職前、入職後,無論是入職很長時間的懷孕還是剛入職就懷孕,法律都認為這是員工的法定權利。

在法律上,單位在入職前的背景調查,它的要求是跟員工的工作跟勞動合同的簽訂和履行有關係的事項,跟是否懷孕是沒有關係的。因為在實踐當中很多單位都在查,但是我們説為什麼那麼多判決最後認為,即便查出來的員工有這種欺瞞行為,也認定單位解除(勞動合同)違法,就是因為在法律上單位有沒有權利查這件事情,所以你查吧,它也是無效的。不存在隱婚隱孕在法律上會被認定成員工違反了紀律或者承諾。

那麼,對於主觀隱孕的職業女性,是否公司只能吃所謂的“啞巴虧”呢?

楊保全介紹,實踐中看到某一些案例,確實是員工的惡意性比較大,以各種理由不上班,也沒有提供任何勞動,單位還付出了很多的代價。這種做法確實是超出了一般常規,但是不能完全從法律角度去約束,可能只能從道德角度譴責,包括這個女員工在入職其他單位的時候,有沒有可能説別的單位知道這件事情,對這個人有一個判斷。但是要從法律上來講,員工的這種行為是不違反規定的。

企業和員工陷入博弈困境 誰來解決?如果説法律上不違反規定,那麼長此以往,很有可能會造成女性就業更加困難,讓企業和員工陷入一種博弈困境。

有媒體算了一筆賬。我國對孕婦的保護包括“三期”——孕期、産期、哺乳期。有人力資源管理人士指出,這三期相加長達18個月(現在很多地方又延長了産假),在此期間員工如無重大失職,企業無法解除勞動合同。如果女員工盡心盡力還好;如果女員工出工不出力,那企業就要“養活”她18個月。

據統計顯示,中國民營企業平均壽命僅3.7年,中小企業平均壽命只有2.5年,這些企業往往“一個蘿蔔一個坑”,養活一個“閒人”18個月,是它們難以承受的。大企業碰到非常優秀的女性還會錄用,但碰到兩個性別不同、水準相近的求職者時,它們也會更傾向於男性。

正因為如此,有網友激烈指出,“這就坑了,坑的不是公司,而是其他廣大女性。”“用人單位是如何變得戒備心超強的,這就是答案。”

那麼,對於女性來説,如何平衡孩子和工作?

其實這個問題,早在國家開始推行“全面兩孩”政策時,眾多政協委員,以及婦聯界的代表就有發聲。

全國政協常委孟曉駟認為,當前阻礙婦女平等就業的原因,一是一些用人單位因過於強調用工成本而忽視依法用工;二是相關部門對阻礙婦女平等就業的歧視行為監管懲處不到位;還有就是促進婦女平等就業的法律法規不夠完善。

不過生育二孩確實會增加女職工所在企業的用工成本,針對企業的“難處”,孟曉駟也建議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稅務部門、財政部門出臺相關政策,對女職工産假期間的社保繳費適當予以財政補貼,對雇傭女職工超過40%的用人單位給予一定比例的稅費減免。這樣就可以有效地鼓勵用人單位雇傭女職工,為她們解除生育和工作的後顧之憂。

“喪偶式育兒”的現狀應該改改了但翻閱資料可以發現,社會各界對於該問題的意見建議,很多是建立在女性是育兒主體的基礎上,那麼,父親在育兒過程中去哪了呢?

被人們詬病的中國社會中的母親“喪偶式育兒”,就是源於男性對孩童照料置身事外。

只有男性可以休産假,女方才能談得上真正的休息;這也是讓男性完成向父親角色轉變的關鍵時期。

全國政協委員、民盟江蘇省委副主委熊思東建議,延長二孩産假、陪産假期限,建立允許父母雙方都休産假的人性化管理制度。通過延長男性陪産假,提升男性撫養孩子、從事家務的意識,建立起男女雙方共同承擔育兒責任、共同分擔家務的家庭模式。男女雙方産假的平衡,也有利於減輕職場對女性的歧視。

一些歐洲國家的經驗也表明,男性育兒假對於消除職場性別歧視非常有效。

在芬蘭,父母還可以休非全天式的育兒假,這其實也很值得參考。因為這樣既可以不離開崗位,又保證家裏有新生兒需要人手的時候,能讓孩子得到至親的照顧。同時,這也從公共政策層面,在家庭內部落實了男女平等基本國策。

中國是女性就業率較高的國家,大多數家庭都是雙薪養家的模式,我們的工資水準和物價水準也決定了這個狀況很難改變。因此,男女共休父母假,于公,可以消除職場性別歧視,促進女性的生産力——瑞典的研究是父親每多休假一個月,母親的薪資即可上漲7%。于私,可以促進家庭關係的和諧,改善對兒童的照料和教育。

最後,關於“隱孕入職”這事兒,你咋看?歡迎下載《議庫》,留言與小編互動。

資料來源:央廣網、騰訊網、中國青年網、人民網等

相關閱讀:

共用單車遭遇“急剎車”,便利出行如何才能“不添堵”?

240/23950,百里挑一的全國政協優秀提案是怎樣煉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