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黃河萬里直播行動 讀懂政協雙週會 走進中國式商量 標題圖片
 
 

售假在網上制假線上下,嚴打制假售假也需“o2o”?

發佈時間: 2017-09-01 09:00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胡俊 | 責任編輯: 胡俊

先看一組新聞標題:

“朋友圈賣假減肥藥利潤驚人:一粒成本兩毛售價十五元” “台州破獲10億元有毒減肥藥案!造假者夫婦曾是醫生” “90後女大學生靠賣假減肥藥發家 開上法拉利” “朋友圈賣假冒“隨便果”減肥産品 涉案千萬” ……

這是今年以來,中央和地方媒體報道“造假售假”減肥藥的部分新聞標題。這裡不是“標題黨”,確實是一個又一個真實的案例。低成本,高利潤,造假售假減肥藥成了不法分子的“商機”,甚至是發家利器。然而這只是網際網路制假售假黑色利益鏈條上的冰山一角……

網際網路成為制假售假重災區

無獨有偶,近期中國青年報的一篇題為《3個90後的億元制假鏈:藏匿深山造假藥 利潤近9000%》的新聞報道再次把減肥藥造假售假推上風口浪尖。

報道稱,在距湖南省益陽市安化縣縣城20公里外的大山深處,有一棟背靠懸崖、正對逼仄山路的4層民房。民房地下倉庫堆放著各色粉末和19種顏色的膠囊外殼。在這裡,灌裝機等機器一開啟,1小時能生産1萬粒假冒減肥膠囊。

近日,湖南婁底警方在這個假減肥藥生産窩點,現場查獲近60萬粒膠囊。經婁底市食藥監局抽檢,確認大部分含有國家明令禁止的有毒有害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被認定為假藥。婁底警方在豫、皖、湘三省同時收網,一舉搗毀假減肥藥生産、包裝、銷售窩點,並抓獲主要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額上億元。

8月29日,婁底市政府在“像抓酒駕一樣打假——婁底市公安局破獲特大制售假減肥藥案新聞發佈會”上,以全網直播形式公佈抓捕、查處視頻。

婁底市副市長、市公安局長王成良稱,本案主犯均為90後,反偵察能力極強,假減肥藥生産銷售線下打擊難度大。這些號稱進口的減肥藥,生産成本不足1角/粒,市場價格近10元/粒,利潤率近9000%,遠超販毒,“中國有上億減肥藥消費者,近年來微商賣減肥藥發展成一個黑灰産業,愈演愈烈,監管失控,需要嚴厲打擊。”

政在協商(cppcc_china)注意到,這起案件再次提到了“微商”“朋友圈”。類似的案件不僅是假減肥藥,還有假化粧品、假手錶、假包假鞋各類假貨。打開微信朋友圈,賣什麼東西的都能找到,很多産品更是聞所未聞,非常具有隱蔽性,有專家表明這種新型的産銷模式已經成為灰色利益鏈上重要的一環。

而這起破案的關鍵是,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通過大數據食藥模型,發現湖南地區有一款名為“小綠”的減肥藥在淘寶網上有售,抽檢發現其中含有非法添加成分,遂將線索推送給湖南婁底警方,婁底警方在阿里巴巴大數據協助下,發現這是一起通過微商圈子制售假冒減肥藥的全國大案。

同樣是類似案件。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借力阿里巴巴平臺治理大數據技術,成功搗毀一條制售假冒汽車配件的犯罪鏈條,打掉2個犯罪團夥,抓獲14名犯罪嫌疑人,涉案價值達1000多萬元。8月31日上午,三水公安召開新聞發佈會,向社會通報這起案件。

面對大數據的分析,越來越多的制假售假案件浮出水面。然而從海量線索到艱難推進,再到實際處罰力度的不理想,網際網路制售假相關刑事案件的打擊道路顯得仍然漫長。

網際網路打假有啥難度?

阿里巴巴數據顯示,2016年全年,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門共認定和處理制假售假案件線索4495條,案值均高於目前刑法所規定的5萬元(人民幣,下同)起刑標準。執法機關接收線索1184條,截至目前通過公開資訊能夠確認已經有刑事判決結果的僅33例。制假售假受到刑事處罰的比例不足1%。

刑法第一百四十條對制假售假做出了規定。例如,生産者、銷售者在産品中摻雜、摻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産品冒充合格産品,銷售金額五萬元以上不滿二十萬元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銷售金額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罰金。

阿里巴巴抽取33份制假售假案件的判決書,發現已判決案例涉及47人,其中判緩期執行的有37人,比例高達79%。

阿裏首席平臺治理官鄭俊芳呼籲,嚴格執法、加重刑罰,“全社會拿出治理酒駕一樣的共識和力度,才能從根本上治理假貨”。

2017年兩會期間,圍繞“網路售假”的討論不斷。3月7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在其個人微網志上發佈公開信,指出中國法律對制假售假懲罰不夠嚴厲、違法成本極低但獲利極豐。

馬雲稱,“假如銷售一件假貨拘留七天,製造一件假貨入刑,那麼我想今天中國的智慧財産權保護現狀、食品藥品安全現狀,我們國家未來的創新能力一定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馬雲認為,在制假打假上,“網際網路首當其衝,網路平臺當然應該識別、報警、攔截”,但製造工廠仍是源頭。阿里巴巴曾在多個場合表達類似觀點:電商平臺有監管、打假的責任,但是阿里巴巴不生産假貨,廣闊的線下市場才是假貨製造、流通的重災區。

“網際網路制售假案件在操作中有兩個鮮明的特點,一是刑事處罰的比例比較低,二是被判緩刑的人數和比例則較高。”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王新表示,制售假相關立法,可以在銷售金額的基礎上,將犯罪次數、犯罪件數等要素納入考量。

網際網路犯罪的證據在哪?

投訴本是維權手段,但前面加上惡意二字,便成了一條網際網路黑灰産業鏈。8月24日,佛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隊第五大隊大隊長丁祖鋒,在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組織召開網際網路刑事法治研討會現場分享了一個隊裏辦的惡意投訴案件。他表示,網際網路時代的刑事案件與面對面的時候不同,暴力性、脅迫性非常不明顯,而嫌疑人跟受害者通過微信、QQ等工具進行交流,受害者無法辨認嫌疑人。同時,嫌疑人用一張圖片來宣告自己擁有智慧財産權,這件事的真偽很難查清,涉及的受害者多,案件定性難。同時,這類惡意投訴的作案手法很容易被複製,被投訴的店舖商家連結會被下架,如果商家願意給錢,便能恢復經營。通過調查,大隊發現該團夥在半年內就非法獲利近百萬元,這些手法的大規模使用,將對平臺帶來大量衝擊。他表示,到現在,案犯也並沒有主動認罪,警方是通過走訪、與阿裏平臺的合作,用大量的證據來使這個案子判案的。

“網際網路制售假案件的證據問題,其實是真實性和關聯性的問題。”浙江大學社科院副院長教授胡銘説,電子數據很容易被質疑。比如,賣家可以説自己有這些記錄,但實際沒有賣這麼多,或者是真假參半去賣的,這是真實性問題;再比如,有人會説這是別人拿自己身份證去註冊的賬號,或者自己是操作者,但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假貨,這是關聯性問題。因此,在保留、鑒定證據的過程中,電子數據領域需要更多專家輔助人來打開突破口。同時他也建議,網際網路制售假相關案件的取證,可以通過證明責任的分擔,讓被告方承擔一定的責任,同時適當減輕控訴方責任,使網際網路犯罪具備更高的可操作性,提高定罪量刑成功概率。

網際網路真能成為造假售假分子的安身之所嗎?聽聽代表委員怎麼説。

全國政協常委、全國工商聯副主席、百步亭集團董事局主席茅永紅認為,要保證市場流通商品貨真質優,從源頭維護消費者合法權益。“打假”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加大精準執法的力度,立法在這方面更科學化,操作性更強。同時,要建立起社會信用體系,讓制假售假者不能在這個行業立足,確實把維護群眾切身利益放在首位。在執法的層面上,要加大精準執法的力度,讓有這種打假制假想法的人感覺到可怕。

2017年3月4日,全國政協委員朱徵夫在全國兩會期間提交了《關於對制假售假行為加大打擊力度的提案》,建議加重對制假售假的刑罰處罰。他建議:鼓勵各地制定地方法規,強化行政執法手段,建立質檢、公安、工商、衛生等多個部門聯動執法機制;嚴格執行刑法對各種生産銷售偽劣商品罪和關於侵犯智慧財産權罪的量刑標準,對制假售假達到法定數額者嚴懲不貸,對侵犯商標、專利和著作權的犯罪行為予以嚴厲打擊。

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在中國實業振興峰會上再次大聲疾呼,認為造假售假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特別是實業發展的毒瘤。他表示,造假售假不但影響了中國企業、實業和中國商家的商業信譽,嚴重打擊了創新的積極性,而且侵蝕到了社會文化層面,使誠信缺失。

兩會期間,國家質檢總局局長支樹平表示,確實有不法分子利用網購的隱蔽性銷售假冒偽劣産品。質檢總局已成立電子商務品質安全標準委員會,立項了一批標準,形成過濾體系,與阿里巴巴等7家電商的部分用品庫對接,已經有102萬項交互資訊。

對於新生的電商,質檢總局也在幫助他們建立品質管理體系。質檢總局也會在網上買産品檢測,“不合格就要求下架”。

資料來源:中國青年報、中國日報、武漢晚報、浙江線上、中國網等。

相關閱讀:

精準扶貧如何下“繡花”功夫 政協常委會議圍繞新問題出實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