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讓當事人有娘家人的感覺

發佈時間: 2017-08-13 10:14:51 | 來源: 人民日報 | 作者: 張丹華 王雲娜 柯仲甲 | 責任編輯: 劉昌

提高廣泛性和代表性,由組織推薦産生向隨機抽選轉變

人民陪審員 更接地氣了(好政策,讓生活更美好)

本報記者 張丹華 王雲娜 柯仲甲

1502565542264_1

圖為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一位審判員(後排中)和兩位陪審員開庭審理案件。

本報記者 張丹華攝

2015年4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審議通過了《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試點方案》。圍繞改革人民陪審員選任條件和選任程式、擴大人民陪審員參審範圍、完善人民陪審員參審案件機制、探索人民陪審員參審案件職權改革、完善人民陪審員退出和懲戒機制、完善人民陪審員履職保障制度等重要環節開展試點,提高人民陪審員廣泛性和代表性,發揮人民陪審員制度的作用。如今,50家試點法院已經全部按要求完成人民陪審員選任工作,一批通民情、知民意、接地氣的普通群眾被選任為人民陪審員。

——編 者

陜西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

陪審員對事實把關作用大

7月27日,陜西省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第二法庭,一個經濟糾紛案開庭。審判長李鑫和兩位陪審員張昕、師永紅組成了合議庭開庭審理。

“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後,效率提高了,我們案多人少,以前一個合議庭需要3名法官到庭,現在有1名法官和2名陪審員就可以。陪審員來自社會各個崗位,有很多生活經驗、社會經驗,在事實把關方面作用很大。”李鑫説。

雁塔區人民法院在五樓專門設立了人民陪審工作辦公室,庭審結束後,陪審員們習慣到這裡交流看法。

“改革後,事實審和法律審分開了,陪審員只負責事實審,我們感覺輕鬆了很多,敢説話了。畢竟我們很多人是法律外行,短期學習也不可能掌握透徹,以前在法庭上,聽不懂就算了,有了‘陪而不審’現象。”做了兩年多陪審員的楊銅川説,改革後,陪審員職責更加明確,“陪而不審”情況減少了許多。

肖英在這裡做陪審員也有兩年多了。“改革之後,陪審員由自願申請和社區推薦改為在常住居民中隨機抽選,參與人員更廣泛了,我們這裡160多名陪審員分佈到了雁塔區8個街道辦。雁塔區法院年受理案件2萬多件,為了杜絕‘陪審專業戶’,還規定每位陪審員每年陪審案件不能少於24件,不能多於100件。”

楊銅川和肖英有一個共同的感受是,陪審員對案件的調解可以發揮比較大的作用。“陪審員會讓當事人有種娘家人的感覺,特別想親近,至少心裏沒有對抗。”肖英説,“這種調解作用延伸到了單位、社區,熟人也會來找我調解矛盾。”

黑龍江齊齊哈爾龍江縣人民法院

闖三關才能當上陪審員

曹海晶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龍江縣龍江鎮新城社區的一名社區網格長,處理網格內的矛盾糾紛、家長裏短是他日常工作中很重要的一塊。“有時候光靠説服教育不夠,還要用法律解決。”久而久之,曹海晶通過自學,對《婚姻法》《勞動法》《合同法》等都有了一定了解。

2015年7月初,龍江縣人民法院的3名法官來到新城社區宣講人民陪審員選任工作。“一直以來對法官很崇敬,聽了宣講後心想,要是能被選上人民陪審員該有多好啊!”曹海晶説。

“按照試點方案,我們先在符合條件的居民名單中隨機抽選一次,形成人民陪審員候選人名冊,並建立候選人資訊庫。之後,縣法院人民陪審員辦公室會對候選人進行資格審查,徵求本人意見,再從通過審核的名單中進行一次隨機抽選,形成人民陪審員名單,提交縣人大常委會任命。”龍江縣人民法院相關負責人介紹。

“我很幸運,隨機抽選、資格審查、再一次隨機抽選,三關都闖過來了。”曹海晶説,被選上後,縣人民法院派人和她談話,告知工作要求。“擔任人民陪審員以來,我共參與庭審、合議、調解的民事、刑事、經濟類案件46件,還經常把陪審中的典型案例講給社區居民聽,起到了很好的普法效果。”曹海晶説。

廣西桂林市七星區人民法院

勸退無故不履職陪審員

廣西桂林市七星區人民法院新任的46名人民陪審員,涵蓋了公務員、教師等行業。試點至去年底,該法院一審普通程式的陪審率達100%。

“考慮到一些民生案件,我們適當放寬學歷條件,盡可能將那些責任心強、有社會正義感、在群眾中威望較高的熱心公民納入隊伍。”七星區人民法院副院長李旻説。

法院根據居住地、職業、特長,將陪審員分組。例如涉及未成年人案件,主要在從事教育和心理輔導的人民陪審員中隨機抽選。

庭審前,法官根據材料羅列初步的事實問題清單,供參審的人民陪審員了解案情。合議庭評議時,人民陪審員必鬚髮表意見,並在合議筆錄上簽字。

一些責任心極強的人民陪審員,在開庭前主動找法官閱卷、交流,避免開庭時産生偏激的看法。更有人發揮自身優勢,進行調解或調查,推動了案件審理,提高審結率。

當然,也有少數經過隨機抽取的人民陪審員組織紀律性不強。對於兩次無故不參審的人民陪審員,七星區法院已勸説其辭去人民陪審員工作。還有3名確因無法兼顧陪審,主動辭去了陪審員工作。該院已補選4名新的人民陪審員。

李旻建議,由國家層面統一制定陪審員的考核及退出機制,讓人民陪審員的管理更加具體規範。

數據來源:最高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