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圖片 微力榜·政協微信公眾號傳播力排行榜 建言中國——議庫兩會三人談(專題)
 
 

武義青:譜寫“經世致用”篇章

發佈時間: 2017-05-17 09:41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胡俊

◆武義青簡介

河北省政協常委,民建中央委員,民建河北省委副主委、石家莊市委主委,石家莊市政協副主席,河北經貿大學副校長,全國經濟複雜性跨學科研究會執行理事長,河北省委、省政府決策諮詢委員會委員,省政府參事。先後獲得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河北省十大傑出青年等榮譽稱號。

武義青説自己是個“沒有故事”的人,他的話題永遠是他的專業,他的故事一直是他所關注的事業。

4月1日,雄安新區消息公佈後,武義青比之前更忙了:倡導成立河北經貿大學雄安開發研究院、參加在南開大學舉辦的“雄安新區與京津冀協同發展理論及政策高端論壇”……日程排得滿滿噹噹。

這位“活躍”的經濟學專家,最常告訴學生們的話卻是“做研究要坐得住‘冷板凳’”。武義青特別喜歡鐘南山院士的一句話:“人不應單純活在現實中,還應生活在理想中。人如果沒有理想,會將身邊的事看得很大,耿耿於懷;有了理想,身邊即使有不愉快的事,與自己的抱負相比,也會變得很小了。”

武義青自己的理想是——在數字和曲線構成的邏輯圖譜中,不斷譜寫出經世致用的新華章。“不做無用之研究”,武義青堅持問題導向,推動現實問題解決,而其連續三屆省政協常委的經歷更感理論與現實緊密結合,才能“不提無用之建議”,使參政議政作用發揮得更充分,也使自己的理想更豐滿。

“天道酬勤,只顧攀登莫問高”

今年4月初,武義青本已邀請北京、天津方面的專家,給他所在的河北經貿大學的學生,舉辦京津冀協同發展方面的講座,建設雄安新區的重磅消息一齣,使原本就頗具吸引力的講座更加應時應景。

“讓大學生全面了解,有利於他們畢業後更好地參與其中。”武義青認為,大學生是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實施的生力軍,“他們不應該只知道概念,還應知道如何才能更好地推進協同發展。”他有個設想,就是將此活動拓展到其他高校,讓更多學生從中發現成長機會。

在武義青看來,大學階段是學以致用的重要培養時期,一位老師、一堂課、一場講座可能影響一個學生的一生,結合自己的專業、興趣或許會找到自己的人生坐標。他也一直在給學生創造這種條件,一方面擴展學生知識面,另一方面幫助學生尋找發展方向。

這種理念的形成,也與武義青的求學成長經歷緊密相連。

出生於工人家庭的武義青,從小就對工科感興趣,1980年考入河北機電學院(現河北科技大學)攻讀機械工業企業管理專業,在這裡,他遇到了一位重要的人生導師——賈雨文老師。中國科技大學畢業的賈雨文曾師從著名數學家華羅庚、吳文俊和系統工程專家許國志,在國內開創了主動性決策理論研究,受其影響和指導,武義青逐步確定了自己的研究方向——勢分析,通過對生産率、競爭力、增長品質、增長方式等分析研究,判斷資源發揮效能的條件和程度。大家的治學精神也從賈雨文漸漸傳遞給武義青。

武義青大學畢業後,留校工作,“想用學校獨有的氛圍進一步充實大腦。”從河北機電學院到河北財經學院再到河北經貿大學,10年磨礪讓武義青在當時的數量經濟新領域嶄露頭角,並涉獵技術經濟、區域經濟、産業經濟、政策分析等多個領域,形成自己堅持問題導向的獨特學術風格。

“天道酬勤,只顧攀登莫問高。”是武義青學術追求的座右銘。

“我不會跟在別人後面跑,但不介意別人跟著自己跑,做核心技術,不擔心別人會超越自己。”武義青不斷豐富理論內涵,在區域産業經濟、綠色低碳發展等領域先後發表學術論文100余篇,許多被權威學術刊物收錄或轉載。

“生産率和經濟增長方式”研究,是武義青堅持問題導向,讓理論走出象牙塔的重要標誌。

1992年他提出的一種“效益系數確定”方法,極大地促進了生産率和經濟增長方式的量化研究,具有一定突破性。時隔10年,他的方法得到中國社科院有關專家肯定,在《中國地區工業競爭力評價》中被總結為“競爭優勢和規模優勢法”,並認定為當今世界競爭力評價理論四種代表性方法之一。

武義青沒有止步於此。他在問題導向下,持續攀登。

“經濟轉型,綠色發展,唯GDP的增長方式需要‘改良’。”三四年前,武義青開始“改良”自己的方法,關注能源、資源因素影響,進行“綠色生産率”研究。用數據説話,不玩概念遊戲,他通過對河北省11個設區市連續4年經濟發展動態實證研究,為各市節能降耗、産業轉型升級提供參考,使他的“綠色生産率”研究方法更具實用性,再次領先一步。

“大氣”的氛圍才能孕育博學的“大師”。武義青做學問嚴謹,但追求開放包容的學術氛圍。他要求研究團隊加強與外界合作,服務地方經濟發展,同時對內加強學術交流,增進團結協作。從2000年起,武義青在他管理的河北經貿大學經濟研究所發起“雙週論壇”,現已擴展到全校,成為一個開放的論壇,至今已舉辦176期,起到了良好的學術交流作用。

“京津冀協同發展,創新是抓手”

2014年2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就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發表重要講話,並提出七點要求。這令武義青興奮不已,他長期關注的京津冀區域發展將進入快車道。

説起京津冀協同發展,武義青似乎有説不完的話題,“對此有太多感觸,一言難盡。”

從上世紀90年代河北省提出“兩環(環渤海、環京津)開放帶動”戰略開始,武義青就關注並研究京津冀區域經濟發展問題,見證了此後提出的京津冀都市圈、環首都綠色經濟圈、首都經濟圈、京津冀協同發展等戰略變化,領略了在“背靠大樹好乘涼”的區位優勢下,河北省自我突破謀求發展的持續努力。

但以往不論河北發展戰略如何調整,對河北感情深厚的武義青都感到,“河北有點剃頭挑子一頭熱,與京津之間似乎總有一種無形的屏障阻隔,一體化發展過多淪為概念。”

自2013年起,國家領導人在天津、河北、北京調研中反覆提到京津冀協同發展,“可能是出於一種職業敏感,或是長期關注希望出現的結果。”武義青知道,京津冀區域發展的這盤棋“活”了。

“科研成果最怕的就是睡大覺。”説話一向平和的武義青,談到國家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實施,顯得很激動,因為他和他團隊的許多前瞻性研究成果或許有了用武之地。

2012年彙編的《京津冀産業分工與合作機制研究報告》,詳細記錄了武義青和他團隊的研究成果,從京津冀城市定位、合作重點領域、合作機制建立等多個方面,闡述分析了京津冀區域産業發展現狀,許多建議得到河北省領導批示。他關於《加快環京津高新技術産業帶建設》的建議,榮獲河北省“我為‘十二五’規劃獻一計”金獎,武義青更是受邀參加省政府召開的“環首都綠色經濟圈工作調度會”,進行專家講解。

有研究基礎,現在結合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武義青更加覺得有做不完的事情。“關鍵是要加快河北補齊短板的步伐。”他認為,“創新”應該是一個重要“抓手”。

“體制和觀念上的一些問題,導致河北創新動力相對不足”“京津冀三地發展存在較大落差,妨礙了協同創新的效果”……武義青認為,未來的京津冀區域應該是以創新為導向的世界級城市群,而現在要做的就是,“找準京津創新資源與河北需求的契合點,通過著力打造協同創新共同體,推動形成區域創新發展新格局。”

創新需要引智,但先要激活自己的創新活力。2016年,武義青提交的《河北省在科技創新上應有更大突破》提案,介紹了其他地方的科研經費管理辦法,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建議,批轉有關部門後,成為促進河北省改變科研經費使用制度的重要推動力。

“科研人員不應該跟當會計一樣。”武義青説,機制活了,就更容易購買京津等地的科研服務,促進河北創新發展,起到借勢用力的作用,加快推動京津冀創新共同體形成。他的《關於構建環首都低碳經濟帶》《關於攜手中關村提高河北省創新能力建設》等提案,也都對促進京津冀區域經濟發展産生了積極影響。

協同發展需要政府之間推動,作為智庫的專家學者也應該有協同思想,多出“協同主意”。在武義青的建議下,2013年河北經貿大學成立了京津冀一體化發展協同創新中心。同樣在他的推動下,2014年1月民建河北省委成立了京津冀協同發展研究中心。這也是全國範圍內成立較早的一個研究京津冀協同發展的中心。

“京津冀協同發展不是一家的事兒。”武義青説,為促進專家間的相互交流合作,2015年北京大學、南開大學、清華大學、河北經貿大學、首都經貿大學共同成立了京津冀協同發展聯合創新中心。作為發起人之一,武義青表示,促進成立研究機構是基於一種高度的政治責任意識,想為京津冀協同發展發揮好智庫作用。

“有交流、有碰撞,才能增進共識”

生活中可以與人無爭,但學術上一定做到心有定數。謙遜隨和的武義青,在學術上高標準、嚴要求,強調“經得起考驗”。

談起2016年承擔的“京津冀公共服務一體化測量”的課題,武義青倍感自豪。“這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所屬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的項目,在過去是不會輪到我們做的。”武義青説,正是越來越多相互間的碰撞交流,使對方把項目放心地交給自己的團隊來做。

他指導團隊不限于測量京津冀三地的公共服務,還要測量長三角三地的公共服務。分析對比兩個區域之間的公共服務水準發現,京津冀三地之間的公共服務呈擴大趨勢,而長三角三地之間的差距是逐步縮小的。紮實的數據,有別於一般的測量方法,給了項目方一個滿意的結果。

平臺增進了交流,促進了合作。武義青卻告訴記者,以往別説項目合作,就是站位觀點都有很大不同。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的牛鼻子,但不是全部。”武義青説,一直有人認為河北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佔了大便宜,其實解決一胖一瘦,是協同發展的兩個重要方面,應站在全局的角度考慮問題。“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和促進河北産業轉型升級,最終帶動的是整個區域的有序發展,應該優勢互補,整體考慮。”武義青始終這樣認為。

目前,專家學者推進協同發展的觀念開始變化,但仍需不斷加深了解。

現在帶有“京津冀”三個字的研討會、座談會、論壇等,武義青每年都要參加很多,特別是京津兩地舉辦的活動他都盡可能參加。他説,“有交流、有碰撞,才能增進共識,使建議更加符合實際,起到更好地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的作用。”

武義青到京津兩地參加關於京津冀協同發展方面的交流活動,他也積極搭建平臺,讓更多的省內專家學者與京津專家學者進行交流。

自2015年起,京津冀協同發展正定論壇已連續舉辦兩屆,這一論壇的發起者就是武義青。他借助自己的“朋友圈”優勢,每次都能邀請到重量級專家在論壇上交流發言,再將論壇形成的意見建議上報省委、省政府,提供決策參考。

除了綜合性的論壇活動,武義青還就某一方面推動開展專項論壇或交流活動。2015年5月,推動舉辦了“加快京津冀城市群建設專家座談會”,對河北進一步明確在京津冀城市群建設中的功能定位、科學制定城鎮發展規劃、加快縣級管理體制改革等重要問題,提出了解決對策;2016年5月,在“京津冀協同創新與現代農業發展”專家座談會上,專家與學者圍繞發展農業現代化、構建“網際網路+農業”、打造區域特色農業、構建現代農業經營體系、推進農業可持續發展等問題展開研討,為河北實現由農業大省向農業強省轉變獻計獻策;2016年6月,京津冀開發區協同創新發展論壇在石家莊舉辦,為三地開發區發揮各自優勢,進行資源互補、産業鏈整合完善,提出有針對性、可操作性的意見建議。

參加各種座談會、研討會、論壇等學術交流活動,武義青在“經世致用”大道上忙不停歇。記者“見縫插針”對他進行採訪,就在發稿前核實情況時,他又“暴露”了自己的行程,隨省政協調研組就推動“三去一降一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四川進行調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