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中國——議庫兩會三人談(專題)
 
 

“敦煌女兒”樊錦詩的提案故事

發佈時間: 2017-04-21 10:16 | 來源: 人民政協網 | 作者: 謝靚 | 責任編輯: 胡俊

為文物編織一張科技“保護網

——“敦煌女兒”樊錦詩的提案故事

人民政協網北京3月27日電(記者謝靚)2016年底,科技部、文化部、國家文物局等3部門聯合出臺了《國家“十三五”文化遺産保護與公共文化服務科技創新規劃》,其中提出,“十三五”期間我國要基本建成文物科技創新體系,在基礎研究、重大關鍵技術、國産主要裝備、標準體系建設等方面取得實質性突破。

C20170327001-zx8

去年8月,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主任孫淦率全國政協調研組在甘肅就“加強文化遺産保護與傳承科技工作”重點提案辦理進行專題調研並召開辦理協商座談會。圖為調研組在敦煌研究院考察國家古代壁畫與土遺址保護工程技術研究中心。

規劃公佈後,79歲的全國政協委員、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仔細看了很久,興奮得難以平靜:“我去年的提案建議已經列到規劃裏了,他們辦理得挺認真、挺細的。”接受採訪時,她這樣告訴本報記者。

2016年全國兩會,樊錦詩聯合其他39名委員遞交了《關於加強文物遺産保護與傳承科技工作的提案》,被全國政協列為重點提案。提案委員會組織提辦雙方赴敦煌召開提案辦理現場協商會,作為提案承辦單位的科技部高度重視,對建議逐條辦理回復。後來,“發揮科技在文化遺産保護中的作用”的建議被納入了上述規劃。提案中,樊錦詩還建議明確重點領域和優先主題,在國家重點研發計劃中設立《文化遺産保護與傳承科技專項》,並予以優先啟動。現在,《文化遺産保護與傳承科技專項》也已列入國家重點研發計劃。

提案轉化為白底黑字的政策文件,這是樊錦詩特別高興的一件事。現在,讓樊錦詩最牽掛的就是規劃何時落地。今年3月全國兩會上,樊錦詩就同一主題再次遞交提案,呼籲加快推進文物科技創新。“我們的文物珍貴又脆弱,保護是沒有盡頭的,不能停下來”,在採訪中,她反覆向記者念叨這一觀點。

文化遺産強國夢

習近平總書記對文物工作十分重視。他強調,文物承載燦爛文明,傳承歷史文化,維繫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産,是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深厚滋養。保護文物功在當代、利在韆鞦。

這句話,樊錦詩一直放在心裏琢磨著,“保護文物意義重大,我覺得不應該只是文物這個專業圈子裏的事,文物保護是多學科結合的事業,需要法律、制度、文化等等多種手段,其中科技的作用越來越關鍵。”

每次出現在全國兩會現場,被稱為“敦煌女兒”的樊錦詩都是眾多媒體關注的對象,而樊錦詩最關注的是她的本行———文物。當了25年全國政協委員,樊錦詩的提案、建議大都離不開文物二字。這些年來,樊錦詩常常與一些高校和科研機構的科技工作者交流,她發現,不但很多科技成果都能用在文物保護上,而且文物保護中的技術應用又能進一步促進技術創新,這是雙贏。

今天,敦煌莫高窟這個穿越千年時光的佛教藝術寶庫能纖毫畢現地呈現在世界遊人面前,正得益於科技這張“保護網”。從遙感技術、影像檢測到數字影像,敦煌的科技“成色”越來越高。擔任敦煌研究院院長多年,樊錦詩對科技在保護文物上的作用有太多切身體會。近年來,我國文化遺産保護科技取得了跨越式發展,在文物科學認知、保護管理、保護修復技術與材料、傳統工藝科學化、專有保護裝備等方面突破了一批關鍵核心和共性技術,一些領域還進入國際第一梯隊。但是,樊錦詩認為,我國起步晚、底子薄,在文物認知與保護領域與國際社會的先進水準還有一定差距,比如文物腐蝕、損失的現狀尚未得到有效遏制,行業科技人才結構不合理,戰略科學家和科技領軍人才匱乏等等,“整個行業仍處於從手工作坊模式向現代化和科學化轉變的關鍵時期”。

據《館藏文物腐蝕損失調查項目》數據表明,我國有50.66%的館藏文物存在不同情況的腐蝕損失,而在新技術革命帶動下,未來5-10年,國際文化遺産保護科技界正孕育著新的群體性突破,許多文化強國紛紛將文化遺産保護納入本國和本地區的科技規劃或單獨設立科技行動計劃,搶佔未來制高點和話語權。“我們要從文化遺産大國變成強國,強在哪?這值得好好思考。”樊錦詩説。

在敦煌度過了50多個春秋,文物的易損、脆弱,樊錦詩看在眼裏急在心裏。為了這個文化遺産的“強國”夢,去年兩會上,樊錦詩遞交提案,建議進一步加強頂層設計,編制專項科技規劃,將文化遺産保護與傳承科技專項列入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重點針對文化遺産的價值認知、保護修復、傳承利用3個方面開展聯合攻關和科技示範。同時她也提出希望重點突破的領域:考古調查與發掘專用的技術和設備、傳統修復工藝與現代科技相結合的搶救性保護手段等。

小組討論時,樊錦詩把自己的提案拿出來供科技組的委員傳閱,立即得到眾委員的支援。有的委員一邊在聯名提案人簽名頁上簽名,一邊向周圍委員推介,響應的人越來越多,一共有39名不同界別的委員主動在提案上簽下了名字。

委員們如此“追捧”樊錦詩的提案,不僅出於對她學術精神和履職熱情的尊重,更出於對敦煌的尊重。正如樊錦詩所説,“守護敦煌,就是守護我們傳統文化的根,也是守護我們未來發展的根基”。

“這是大家的共同努力”

“絲綢之路三千里,華夏文明八千年”。甘肅的文化遺産資源燦若星河,坐落在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莫高窟是其中最閃亮的一顆東方藝術明珠。2016年8月,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聯合科技部、國家文物局等提案承辦單位踏上了甘肅這塊寶地,就樊錦詩等委員的提案進行重點提案督辦調研,並在敦煌召開了提案辦理協商會。

調研組一路走訪了嘉峪關關城、瓜州榆林窟、敦煌研究院、敦煌市博物館等多個地點,其中,對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國家古代壁畫和土遺址保護工程技術中心和莫高窟文物保護工作進行了重點調研,大家看到了我國在文物保護的科技研發和科研平臺建設上作出的努力。

“經過十幾年科技攻關,敦煌研究院在古代壁畫保護研究、土遺址保護研究、考古現場出土文物保護研究、壁畫數字化研究等方面取得了顯著成績,突破了一批關鍵技術,形成了若干成套技術和系統解決方案,科研成果得到了很好的推廣應用。”這是來自敦煌研究院的聲音。讓人欣喜的是,在科技部的大力支援下,一些文物遺産保護領域的國際話語權得以加強,比如,通過對石窟寺壁畫保護技術的持續支援,我國已從十餘年前的受援國,發展成為技術輸出國。

儘管已有了長足進步,但要真正讓行業整體水準徹底擺脫“手工作坊模式”,走向現代化和科技化,還有一段很長的路。提案辦理協商會上,與會人員對當前亟待解決的問題達成共識:國家層面沒有形成統籌協調文化遺産保護科技工作的體制機制,資金投入總量和覆蓋率有待提高;核心技術、裝備和系統平臺研發與國際領先水準存在差距;研發需求點多面廣,有限的科研經費和人才處於分散狀態,沒有形成攻關合力。大家的看法與樊錦詩一致:要進一步加強頂層設計,研究制定《“十三五”文化遺産保護與傳承科技創新規劃》,研究設立“文化遺産保護與利用關鍵技術研究與示範”重點專項,並支援建立文化遺産保護國家重點實驗室。

這些建議得到了科技部的積極回應。會上,科技部相關代表説,“十三五”期間,科技部將以我國文化遺産保護與傳承利用科技創新重大需求為牽引,強化全創新鏈設計,系統部署、重點突破,提升文化遺産保護與傳承利用科技支撐能力,開創我國文化遺産保護與傳承利用科技創新工作新局面。

會上,科技部代表還與樊錦詩進行細緻、誠懇的溝通協商。這樣的辦理態度讓樊錦詩很滿意。她對記者説,調研中,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對敦煌及周邊一些文化遺址考察很細緻,科技部的態度很積極,大家的共同努力是促成此次提案得以落實的關鍵。

2016年7月,國務院印發的《“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中明確提出:加強文化遺産認知、保護、監測、利用、傳承等技術研發與示範,支撐文化遺産價值挖掘,支撐館藏文物、重要遺産地、墓葬、壁畫等的保護,支撐智慧博物館、“平安故宮”工程建設和“中華古籍保護計劃”實施,促進世界遺産和風景名勝區的管理、保護和利用。在這次調研結束後不久,科技部等三部委出臺上述規劃,並在國家重點研發計劃中設立《文化遺産保護與傳承科技專項》,將文化遺産保護科技工作列入了規劃重點任務,聚焦文化遺産的價值認知、保護修復、傳承利用3個重點方向。

割不斷的敦煌情結

其實,作為全國政協委員,樊錦詩在履職中為文物保護髮聲並最終得到落實,已不是第一次。

走進今天的敦煌莫高窟,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莫高窟的數字化3D球幕影像。敦煌研究院為了既有效地保護洞窟,又讓遊客得到更好的觀賞體驗,改變了以往單一參觀洞窟的模式,利用科技手段將洞窟壁畫、彩塑搬到洞外展示,建成了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讓遊客先觀看4K超高清寬銀幕電影《千年莫高》和8K超高清球幕電影《夢幻佛宮》,對敦煌藝術有了初步體驗後,再到莫高窟實體適度觀賞洞窟。這大大縮短遊人停留窟內時間,減少環境變化對文物的損害。

數字敦煌正是樊錦詩一手促成的,這位連電腦都不太會用的老太太,通過提案建議,讓創意變成了現實。

樊錦詩曾向媒體表示,敦煌莫高窟這些年的遊客數量在大幅增加,“當遊客增多時,洞窟的微環境就會發生變化,這對文物會造成不好的影響。”

在上世紀80年代,敦煌石窟的保護工作已經從50年代的看守式保護和搶救式保護階段進入了科學保護的新時期。到1998年樊錦詩出任敦煌研究院院長時,如何破解保護與利用的矛盾,實現敦煌遺産永久保存,永續利用,成為她比較頭疼的問題。一到旅遊旺季,因遊客超載所産生的二氧化碳、濕氣等對洞窟壁畫造成的損害難以估量。“不讓看不行,看壞了也不行”,樊錦詩陷入保護與開發的矛盾之中。

“2003年,正好當時院裏在抓數字化,這給了我一個啟發,就想能不能讓遊客在洞窟外面看?其實我並不懂這個技術,只是一知半解,我們專門請教了搞電腦人,他們説可以。”

這是一項艱巨的工程,數字敦煌的進度是慢工出細活,一幅壁畫要用軌道固定相機拍攝,一面墻可能要幾千張照片才能拼起來。樊錦詩曾向媒體介紹説,一個洞窟要做一份檔案,492個洞窟就要做492份檔案。每個洞窟的檔案照片,最少要保證有窟形、窟頂和四壁各一張,才能算得上一個洞窟最起碼的照片全面記錄。這樣算起來,莫高窟最少要有約3000張洞窟檔案照片。

2003年,樊錦詩在全國政協十屆一次會議上提交了一件《關於建設敦煌莫高窟遊客服務中心的建議》的提案,得到高層重視。經過反覆論證,2007年國家發改委通過批復,敦煌莫高窟保護利用工程正式立項,2014年完工。數字中心開放後,猶如身臨其境的球幕電影大受歡迎,達到文物保護和開放利用的雙贏。

“我們的管理體系都用了現代科技手段,剛開始我很忐忑,怕這個數字中心受到遊客冷落,那不是浪費國家的錢嗎?好在開放三年了,大家反映都還不錯。”樊錦詩説,她這才放下了心。

守護了50多年,樊錦詩早把研究和保護敦煌看成自己最重要的使命,她害怕有一丁點閃失,讓這個文化寶庫受到損害。2009年敦格鐵路(敦煌至格爾木)規劃出臺時,樊錦詩發現規劃中的鐵路可能會造成敦煌古城“破相”,“修鐵路是好事,但文物也不能破壞,有沒有兩全的辦法?”樊錦詩思考良久,遞交了提案,其中反映了這個問題,並設想出另一條路線。提案得到全國政協領導的高度重視,最終,敦格鐵路“繞道”而行,人們都説她“救”了敦煌。後來,鐵道部一位負責人還專程登門向她表達了感謝。

25年履職生涯,樊錦詩從未懈怠。今年兩會遞交的這份關於加快推進文物科技創新的提案,樊錦詩也和以往一樣字斟句酌,仔細修改後才交上去。在接受採訪時,這位著名學者反覆強調,自己只是一個基層文物工作者,她的建言是出於作為委員的職責,也是出於她這一生割不斷的敦煌情結。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