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中國——議庫兩會三人談(專題)
 
 

全國政協調研"海絲":僑批 漂洋過海的時代記憶

發佈時間: 2017-04-20 08:53:25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徐金玉 | 責任編輯: 王靜

“兒接讀家批之後望天長嘆,滿懷悲憤。但望母親對胞弟多再教誨……”

“然兒等自當再用心注意,若有機會當即奉稟勿念。現在暹中兒孫一併粗安……”

在廣東汕頭的僑批文物館,人群中不時傳出輕輕的誦讀聲。在這封館藏的最長家書——近3000字的“僑批”面前,幾位全國政協委員忍不住念出聲來。

文物館的另一頭,印尼華僑陳君瑞寄給潮汕僑屬的僑批上,一個“難”字佔據了信的大半頁紙,這份出洋謀生的艱辛和對故鄉的思戀,也重重敲擊著委員們的心。

“中國的華僑歷史,是中國故事裏最具特色、值得人們反覆去講的一部分。僑批裏,記錄著華僑心中最重要的事———愛家鄉、愛故土,這就是愛國。”全國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卞晉平説。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裏,僑批一直在潮汕僑鄉盛行。在海外打拼的僑胞,大多深受中華傳統倫理道德熏陶,一有些積蓄,便嘗試寄回銀信,以盡贍養長輩、撫養兒孫的責任。他們通過民間渠道及後來的金融、郵政機構寄回國內,“銀信合一”的特殊寄匯方式——僑批便應運而生。其大規模盛行于19世紀中葉,終止于20世紀70年代,前後歷時150多年。現如今,僑批派送員的身影與批局的繁榮早已成為過往,而塵封在僑批裏的往事卻源遠而流長。

“家批就是家書,小時候我們也寫書信,但和這種完全不一樣。華僑華人在海外創業非常艱辛,掙點辛苦錢、血淚錢,首先惦記著自己的親人,特別是父母。信中常以‘跪稟’開頭,裏面承載著多少家國情懷。”在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書法家協會顧問趙長青看來,僑批已是印在他心裏的一片鄉愁。

這份鄉愁也曾出現在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陳建功的家中。“我祖父的哥哥下南洋,就是通過僑批與我們聯繫。當時他被騙到南洋成了豬仔工,贖身後掙的第一筆錢,就通過僑批寄了回來。”陳建功説,“這些僑批中的故事和我祖上的生活經歷,有很多相同之處。僑批裏蘊含著濃厚的文化意味,如果年輕人到這裡,把一篇篇僑批讀下來,就能寫出一本書。”

“除了生活家務、鄰里之間的關係,中國郵政發展史、金融史、快遞業,都能從僑批中找到內容。”卞晉平説。

在多位委員看來,僑批不僅是尊重孝道、處理家務的家族史,同時也是近代金融史、郵政史、中外交通史的珍貴檔案文獻。

僑批業歷經一個半世紀的風雨,也始終把誠信作為立業之本。

“許多僑批派送員(俗稱批腳)家境貧寒,每天要走近百里的路,分送上百封僑批,而酬勞僅為兩斤大米或者一元國幣,但從未發生或侵吞批款或丟失僑批的現象,真的很了不起。”卞晉平説,“僑批歷史,彰顯著僑胞的愛國精神、批腳的誠信意識。到今天,這些精神內涵依然非常值得我們弘揚光大,它們是中華文化裏最優秀的一部分!”

全國政協委員、民建中央宣傳部部長張皎對此十分贊同:“一封僑批就是一個故事,封封感人,句句銘心,積澱了深厚的文化內涵。僑胞們情係故里、愛家愛國、吃苦耐勞、篤定誠信的中國精神,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繼承和弘揚的體現,也有利於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講好中國故事,堅定我們實施‘一帶一路’的文化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