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政協> 委員·講述
高天樂:心懷夢想 有委屈 很正常
發佈時間: 2014-07-07 10:20:48  |  來源: 南方人物週刊  |  作者:  |  責任編輯: 王金梅

《南方人物週刊》2014年第19期(總第392期)在《盛名、誤讀與現實困境 “委屈”的溫州人》專題中以《有委屈 很正常 高天樂心懷夢想》為題報道集團董事長高天樂的故事。現摘錄如下:

盛名、誤讀與現實困境 “委屈”的溫州人
  編者按
  改革開放之初,“溫州模式”聞名全國,幾成民營經濟代名詞,溫州人以精明、會做生意定格在世人的記憶中。近10年來,溫州以“炒房團”、“炒煤團”被輿論關注,最近兩年,“老闆跑路”、“金融風暴”、“房價暴跌”……一次次成為輿論焦點。
  盛名,溫州當然有它的理由,比如,溫州擁有252個異地溫州商會,230多個國外僑團,這一點,很少有城市能比肩;奔波在外的溫州商人和企業家,大部分過著早年簡樸的生活、為財富孜孜以求。
  真實的溫州又是另一番樣子:一個三線城市,交通擁堵已不亞於大城市;即便已連續下跌三十多月,中心城區房價依然可以媲美北上廣;再有就是居住環境的糟糕——城中村、居民和廣場舞大媽高音炮對抗……
  很多溫州人對輿論的誤讀感到委屈,比如這些常年奔波在外的企業家群體;還有本地居住的溫州人,每天面對糟糕的生活環境、很早就開始忍受高房價;以葉永烈、傅國涌為首的溫州文化人更是慨嘆——和追逐財富相比,溫州文化已然荒漠!
  這種“委屈”,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的尷尬,是財富與文化間的嚴重跛足,是畸形房物價與城市建設的高度背離——儘管溫州經歷了1985年、1993年和2000年三輪城市總體規劃的洗禮,但溫州城市建設相對於國內其他大多數城市卻步履蹣跚。
  那麼,如何改變文化、産業環境和民間財富之間的反差,如何改變輿論形象上的溫州和真實溫州的嚴重背離?
  請聽來自溫州的聲音,請看即將到來的城市之變。


  有委屈,很正常  高天樂 心懷夢想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溫州商人特別能吃苦,並且勤奮,有耐心。但,也有偏見和質疑。在高天樂看來,這些都很正常
  高天樂:天正集團董事長,1982年畢業于溫州師範學院數學系,曾執教于家鄉柳市中學。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下海,1994年組建天正集團。目前,天正集團是一家以工業電氣為主、房地産為輔、金融投資為補充的適度多元化大型企業集團。現有員工約八千人。

高天樂要做“減法”。
  採訪前一天,他在溫州請員工吃飯,獎勵在公司內部演講比賽中的勝出者;採訪第二天,他要去台灣參加一個同學會。他不喝酒,不喜歡應酬,但對同學會或者論壇等活動感興趣,因為有實質的交流,“是一種學習”。
  這兩天的安排可以直觀地説明其工作內容:1. 摸清戰略方向;2. 戰略人力資源管理。其他的,“放手放權讓員工去做”。
  企業的“減法”也在進行。官網描述中,天正集團仍是“一家以工業電氣為主、房地産為輔、金融投資為補充的適度多元化大型企業集團”,但其已經開始回歸主業,它要專心做好“工業電氣”這一件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高天樂説,“在競爭越發激烈、分工越來越細的當下,專注才有未來。”
  “只要願意,就可以!”
  上世紀80年代末,畢業于溫州師範學院的高天樂已經在家鄉柳市中學執教7年。
  然後,他辭職了。“他們能行,我為什麼不行?”
  “他們”指的是改革開放後柳市鎮通過創業先富起來的一大批人。然而,即使到了80年代末,像高天樂這樣擔任公職卻選擇經商的仍然不多。
  辭職後,他和一位朋友去了趟香港;匯豐銀行、渣打銀行、維多利亞港……他用“嶄新”來形容看到的一切。一星期的時間,並不僅僅是旅遊。這位朋友對高天樂説,“我們可以把東西賣到這裡,在香港做生意!”
  “怎麼做?”
  “只要願意,就可以!”
  

1   2   下一頁  


中國政協頻道 新聞熱線/商務合作:010-88824983  傳真:010-88824989  合作QQ:2609589921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