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勇牽“羊”,阿裏中臺戰略有了新希望 | 焦點分析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7-03
想要再次“蹦”到To B浪潮頂端,“瓴羊”須得奮力一躍

作者 | 鄧咏儀

編輯 | 蘇建勳

在經歷幾多質疑後,阿里巴巴決定重整旗鼓,帶著2.0版本中臺,亮相於企業服務市場。

6月29日,阿里巴巴宣佈成立新子公司“瓴羊”,定位是“為企業提供數字化增長能力”。阿裏副總裁朋新宇擔任瓴羊CEO,他是阿裏中臺體系的創始成員,後曾任友盟+CEO。

瓴羊由阿裏內部多個數字化部門整合而來,包括原來的數據中臺、業務中臺、數據參謀、聚石塔、大客戶團隊等,這些團隊原來分屬阿裏不同事業群,但各自都對企業提供服務。

無論從定位還是配置,都可以看出瓴羊的戰略地位之高。

瓴羊是阿裏的獨立子公司,與盒馬、菜鳥等公司屬同一級別。發佈會上,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勇為其站臺。“推出瓴羊是阿里巴巴集團長期考慮後邁出的重要一步。”他表示。

CEO朋新宇則下了個定義,指瓴羊是“阿里巴巴內部能力外化的出口”。如果要做類比,就如同十幾年前的阿裏雲,是阿裏所有技術能力的統一齣口。

瓴羊現有的産品一共分為五個模組,包括分析雲、行銷雲、産銷雲、客服雲、開發雲,包括Dataphin、Bizphin、Quick Audience、Quick BI、生意參謀、經營參謀等11個核心産品。

來源:阿里巴巴集團

瓴羊的成立與阿裏每年例行的大調整密切相關。去年12月,張勇在內部信中提及,中臺是過去幾年阿裏最重要的組織戰略,但如今“多元化治理”才是全新的戰略方向。

阿裏當年實行“中臺”戰略,是為了解決高速發展下業務需求和IT資源的強烈矛盾,當年阿裏電商業務節節高升,實行中臺改革,後面才有輸出給客戶的“中臺”産品和服務。

而瓴羊是如今“多元化治理”戰略下的産物,與中臺相比,瓴羊更聚焦于增長——“以數據驅動為增長引擎”這個口號,和現在阿裏電商業務增長放緩,轉向精細化運營,深入行業的趨勢相呼應。

在動蕩的宏觀環境裏,作為子公司,瓴羊要自負盈虧並不容易。他們未來要面對的,還有比中臺時期成熟許多的企業服務市場。對手不只是中臺,還有一大批Martech、大數據廠商,以及字節、騰訊等大廠們。

想要再次“蹦”到To B浪潮頂端,“瓴羊”須得奮力一躍。

打出增長明牌

在To B領域,阿裏向來擅于把一個概念帶火,以前是“中臺”,現在輪到“DaaS”。

DaaS(Data intelligence as a Service,數據智慧即服務)的概念最早可追溯到2010年前後。2009年,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文章裏,將DaaS比喻為“資訊金礦”,並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如果世界上有一個襪子交易所,你能找到你曾經丟失的襪子,有了這些襪子能讓你更好地工作和生活,你難道不願意花錢讓人幫忙找到嗎?

襪子其實就是數據。DaaS建立在雲服務的三大架構之上——IaaS、PaaS、SaaS之上,提供更進一步的服務。DaaS最基本能做到的,就是收集用戶需要的基礎數據,對此做數據分析,客戶相當於為數據處理、分析的相關能力而付費。

但阿裏所提的DaaS,相當於在原來的數據、業務中臺上,重押一張“增長”牌。

阿裏特地將DaaS的能力與SaaS作區分。“傳統的SaaS主要是對工作流程的改造,而DaaS的本質是以數據驅動為增長引擎,”朋新宇表示。翻譯一下,就是不做單點工具,而是要在SaaS基礎上,更深入地應用數據。

這句話更重要的其實是“增長”二字。網際網路紅利見頂,企業客戶如今需要的不再是單純的工具,只有為他們帶來實實在在的增長,才能體現企業服務産品的價值。

阿裏在零售領域已經服務了數百萬家店舖,積累了海量數據和處理能力,“瓴羊”也希望將其復用到更多領域裏。

以一家長短視頻服務商“南瓜電影”為例,瓴羊通過使用智慧推薦技術,打更多標簽,提高推薦精準度。通過開設猜你喜歡、興趣樓層等多個板塊,南瓜電影將用戶的觀影時長提升了20%以上,也增加了用戶轉化。

這很難不讓人想起字節旗下的火山引擎。火山引擎業務在2020年6月正式對外發佈,思路也是將抖音的增長方法論輸出到不同行業中。某種程度上,瓴羊的成立,也是與火山引擎的對壘。

在更成熟的市場裏競爭

阿裏對外輸出中臺是2017年,當時企業服務創業浪潮剛剛開始。但現在,瓴羊要直面更為成熟的市場競爭。

瓴羊的優勢在於積累了大量的客戶案例,並非以新人之姿入場。如今近500人的團隊早已超出創業公司的規模。在客戶案例上,瓴羊也服務了LVMH、紅星美凱龍、小鵬汽車、麥當勞、泡泡瑪特等企業的數字化建設項目。

組織和産品效率如今也會更高。作為子公司,瓴羊有更高的經營自由度。而據晚點LatePost,整合期間,瓴羊把原來歸屬在阿裏雲、電商等多個部門的産品都放到一起,將59個産品最後整合到11個,排除了許多不符合業務方向的産品。

儘管如此,瓴羊的産品盤子依然不小。瓴羊涉及了大數據、Martech、中臺等多個賽道,無疑要直面來自第三方廠商的競爭。比如,“分析雲”、“行銷雲”這兩款産品,正是神策、明略、TalkingData等廠商的主戰場,它們都在各自領域內耕耘了多年。

另一方面,和合作夥伴的邊界問題也需要理清。在中臺時期,阿裏和許多合作夥伴一起做中臺生意,許多中小客戶就直接交由合作夥伴了。現在,瓴羊不止服務大客戶,也覆蓋中小客戶——這更需要梳理清楚,才能避免既做裁判又做運動員。

對邊界問題,朋新宇也提出了“雙向整合”的邏輯。“現有的五大産品矩陣,就是瓴羊的第一層邊界。如果客戶已經有正在使用得很好的工具,我們就會基於開發雲,開放介面,和現有工具整合;我們的Quick BI、生意參謀等標準件的産品,也會和他們相整合。”他對36氪表示。

瓴羊試圖走更開放的路線,支援多平臺、多雲就是證明。

這對應渠道越來越碎片化的趨勢,客戶遠不止在淘係一個渠道有增長訴求,而瓴羊希望都能夠服務起來。

以元氣森林為例,阿裏幫助元氣森林建立了消費者體驗監測平臺,元氣森林可以實時地看到各個電商平臺的經營反饋。而元氣森林旗下的北海牧場,也基於阿裏的全渠道會員通,統一管理起不同電商渠道裏的會員體系。

但還是有不少評論對中立性表示疑惑。“畢竟還是阿裏子公司,客戶能讓多個渠道的數據都落到瓴羊上嗎?”一位大數據從業者對36氪表示。

比起技術,合作夥伴和客戶的信任可能是下一階段更難的問題,也是瓴羊將戰場拓展到零售行業以外的關鍵所在。

本文圖片來自:企業官方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