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碳中和:從取消高管單間開始 | 未來辦公新趨勢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7-01
打工人請慎重轉發本文。

Edgeland Austin 的“裂縫屋”

如何用最浪漫的方式表達人與自然的關係?在Apple TV的紀錄片《HOME》中,家住得克薩斯州的Edgeland Austin選擇把自己的房子設計成一道劃過土地的裂縫。撥開交織的雜草與廢棄管道,可以看到這座幾乎隱藏在地下,屋頂覆蓋著雜草的房子——雜草特意種植了當地最常見的種類。

房子位於沒落工業區,僅有120平米,這在當地幾乎不可想像,但Edgeland堅持,這已經能夠滿足一家三口的生活需要。在這塊見證了輝煌,又在嚴重污染中銷聲匿跡的土地上,這座房子像是人與自然的隱喻。

如何重構人與自然的關係,嘗試放棄對環境的掠奪和佔有,是人類最重要的命題之一,碳中和理念的提出也基於此。正如Edgeland所説,我們原本就是屬於自然的一部分,包括我們的房子。

作為重要日常場景之一的辦公室,該如何實現碳中和?這其中又有哪些壁壘正在被打破?36氪來到了世邦魏理仕魏理仕位於北京國貿的新辦公室,試圖為諸多問題尋找答案。

01 靈活辦公

世邦魏理仕北京辦公室

CBRE世邦魏理仕魏理仕決心在2040年實現碳中和,而位於北京的辦公室是其在中國的標桿項目。據世邦魏理仕方面統計,北京辦公室採取無紙化辦公後,每年耗電量將減少4.2萬kwh,減排12.81噸標煤,32.58噸碳排放,相當於種植了141.54棵樹。同時,新辦公室投入使用後,總體節能減排比例能夠達到15%,其中智慧照明控制系統能夠節能8%,空調自控節能6%,節能型配電變壓器能夠減排1%。

而在所有節能減排方式中,最直接有效的則是靈活辦公。與普通辦公室以部門劃分區域不盡相同,世邦魏理仕北京辦公室嘗試以辦公所需功能劃分區域:大屏電腦辦公區通常被用於寫報告;電話房的墻壁做過特殊隔音處理;半開放式的工位相對窗邊的全開放工位更加私密;懸垂著暖黃色吊燈的半開放空間,最適合天色漸暗以後的小型會話;冷餐空間不但可以吃簡餐,把桌子挪開,擺上更多椅子,便成為了靈活的報告廳,最多的時候曾一併容納了60多人。

天色漸暗,暖黃色燈光適合小型會話

世邦魏理仕魏理仕的員工告訴36氪,大屏電腦辦公區和能俯瞰國貿的窗邊辦公區最搶手,要靠早到才能搶到。「連總經理也沒有獨立辦公室。」此外,為最大程度顧及工位的使用效率,公司也不允許用包佔工位,所有人的背包和隨身物品需要放入儲物櫃內。

CBRE華北區項目管理部負責人古城表示,很多業務部門員工經常外出拜訪客戶,每天不是全部員工都在辦公室。按照CBRE的辦公室設計原則,以及事先的研究和測算,CBRE北京辦公室的工位比按照1:1.4設置,也就是如果有140名員工,只設計100個工位。相比傳統的1:1工位設計,辦公室的總面積能夠節省達到30%。

在能夠滿足需求的情況下,嘗試更小的每人平均空間和碳排放量,也和Edgeland Austin建築「裂縫屋」的理念不謀而合。

事實上,靈活辦公不僅能夠達到節能減排的目的,也能夠節約企業在辦公樓租賃上的成本,大大提升資金使用效率。古城表示,相對傳統寫字樓的工位制,靈活辦公的「靈活」,還體現在對企業未來發展空間的包容性上。「我們在幫助客戶管理辦公室項目的時候,會根據客戶HR部門提供的未來幾年人員增長數據,做出合理的租賃面積估算。但任何公司的實際發展情況,都不可能和計劃完全一致,人員實際增長和預估一定有出入。只要這種出入在一定範圍內,靈活辦公的工位設計方式都能夠消化掉這種變化。」古城説。

02 軟著陸

辦公區的裝飾裝修和改造工程由世邦魏理仕魏理仕項目管理部負責。古城表示,和其他大樓一樣,正大中心大廈業主方有自己的統一交樓標準,後續租區內的空調系統、消防系統、電氣機電、照明系統都由世邦魏理仕魏理士作為承租方自行改造,前後的準備和實施時間接近一年。現在,世邦魏理仕搬進「新居」已經將近一年,員工評價不錯。

辦公室裏的綠意

走進辦公區,一整面綠植墻撲面而來,向前行進,多肉、綠蘿等植物穿插在辦公空間內,間隙被綠意填滿。會議室利用深色玻璃鏡面保證會議私密性和空間縱深感,名字也是員工內部徵集的結果。空間內大部分辦公椅都採用造價不菲的人體工學椅,這些椅子也是員工們通過試用投票選出的。

世邦魏理仕告訴36氪,讓員工充分參與進辦公室的改造並非多此一舉,這正是靈活辦公的重要一環——變革管理(Change Management )。為何需要變革管理,則要從靈活辦公的推廣壁壘談起。

古城深耕北京辦公樓市場已經20年有餘。在他的記憶中,2002、2003年開始,外資企業已經開始嘗試靈活辦公,但在當時還存在一些技術和成本上的障礙。最簡單的例子:電腦和電話這類辦公硬體如何跟著人走?20年後,隨著IT技術的發展和移動網際網路的普及,已經沒有什麼技術障礙,外資辦公室早己接受和普及靈活辦公。如何引導更多客戶從觀念上接受靈活辦公,便成為推廣者面對的最大難題。

有業內人士對36氪表示,無論國內還是國外,在靈活辦公的實際推廣過程中,企業高層基於對成本把控的思考,對靈活辦公的接受程度很高。真正需要進行觀念轉變的,是擔心團隊凝聚力因此被削弱的中層管理者,和辦公方式將發生實質性轉變的基層員工。在這樣的情況下,變革管理的作用便是讓靈活辦公「軟著陸」。

03 變革管理

“我”的辦公室

即便對於世邦魏理仕魏理仕這樣提供靈活辦公整體解決方案的供應商來説,變革管理依然需要。

世邦魏理仕從搬家前一年便抽出一些部門,開始在原辦公室內嘗試靈活工位改造。「我們在項目開始之初就成立了變革小組,每週會發佈內刊對大家更新項目實施進度,嘗試讓每個人感受到,這是‘我’的辦公室。」這一系列的過程中,員工對新辦公室和靈活辦公模式的陌生感逐漸消退,較大程度避免了辦公方式變革帶來的水土不服。

觀念的改變還需要時間。目前,世邦魏理仕已經幫助兩家地處北京的國內公司做出了靈活辦公的嘗試,兩家公司皆為金融行業,都拿出部分樓層嘗試靈活辦公。至於哪些部門適合率先嘗試,則沒有統一標準。上述業內人士表示,首先公司方面一定會避開人力資源和財務部門,技術部門的工作性質也不適合。世邦魏理仕方面表示,針對不同業務和性質的公司,靈活辦公設置的工位比例也不盡相同。

無論靈活辦公,還是碳中和這個宏大命題下衍生出的更多議題,本質都是要改變人類固有的生活方式。而在當下,我們不得不反覆咀嚼現代主義建築大師密斯那句經典之語:「less is more.」

作者 | 詹方歌

本文圖片來自:企業官方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