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 China 50 分析|李彥宏想轉危為機,但百度仍缺一把産品尖刀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5-28
百度想再次成為一家偉大的企業。

即使經歷疫情種種,你依然“看多中國”嗎?無論如何,作為中國人,你必須寄望于這艘大船能持續航行。

 如果“看多中國”,哪些公司最可能拉動中國經濟繼續前進?縱觀過去二十年曆史,我們發現,新經濟領域裏的帶頭公司帶來了最強的增長動能。因此,36氪決定挑選50家新經濟領域中的關鍵公司——其中一部分是騰訊阿裏這樣的已上市公司,一部分是即將大魚入海的待上市公司——以獨家新聞、訪談、季度回顧等方式,持續關注與跟蹤它們的發展,並匯集在“Long China 50”這個欄目中。 

希望“Long China 50”公司能成為一股力量,拉動經濟駛出陰霾。

文 | 李安琪

編輯 | 楊軒

百度的日子也不好過。根據百度剛發佈的2022年一季度財報,它凈虧損8.85億元(計入長期投資虧損30億),而上年同期是凈利潤256.53億元。

疫情圍困之際,一家公司會將如何調配捉襟見肘的資源?

縮減開支是最常見、最意料之中的手段。百度在銷售及管理費用上縮減了11%的開支——這與它過去一段時間持續裁員、給大家留下的“收縮”印象相符。

但出人意表的是,百度的研發投入本季度不僅沒有縮減,還同比上漲了10%;換個視角看,本季51.34億元的研發費用,更是相當於其核心營收的24%——這跟百度創始人李彥宏的多次公開表態言行一致。這位技術出身的創始人曾説過:有1塊錢的時候,會投進技術裏;有1個億,會投進技術裏;有100個億,還是會投進技術裏。

“危和機從來都是一體兩面。市場存在困難,就一定同時需要解決困難的創新方案。在商業歷史上,很多偉大的公司、劃時代的創新産品、服務和商業模式,都是在經濟困難時期出現的。”李彥宏在內部信中如此説道。

在已經落後騰訊、阿裏一個身位的今天,説百度是underdog也並不過分。但這家錯失移動時代、名譽受損後也未能恢復的大公司,正試圖一邊穩住廣告基本盤,一邊加注開闢新的市場。

作為百度基本盤、現金牛的線上行銷業務,本季僅同比下降4%,已屬不易——騰訊今年同期廣告業務收入同比下降 16%。而百度非線上行銷(包括百度智慧雲和其他AI業務)收入則同比增長35%,雖然考慮其雲業務基數較小、市場排名低於阿裏騰訊華為,但也堪稱亮眼——騰訊該業務板塊同比增速為10%。

再疊加上財報發佈當晚中概股普漲(騰訊ADR漲3.4%、拼多多漲9.5%),5月26日百度收盤漲幅超14%。市場似乎正對百度投下贊同票。

百度試圖加注的新業務之一,正是雲業務。近期,百度集團執行副總裁沈抖已經從移動生態業務掌門人,調整為智慧雲業務負責人。在百度內部,智慧雲被視為第二增長曲線,百度顯然希望用一名大將來帶動雲業務業績。

百度試圖加注的另一項業務,則是汽車板塊,包括自動駕駛計程車(Robotaxi)等業務——這需要大量的研發費用,但卻短期難以見效。最可能在短期有效果的,是直接造車、跟吉利合資的集度汽車。該業務在財報會中被李彥宏多次提及。“我們對集度充滿了興奮,希望將我們的 AI 能力等都整合到集度中去。”李彥宏稱之為“一台有四個輪子的機器人。”

百度的這種重心挪移正體現在各種動作上,36氪近期曾獨家報道,百度剛把百度地圖劃入汽車業務板塊。

即便在艱難時刻也要加注研發、試圖開闢新領域的決心固然值得期許,但是百度曾提出“All-in AI”並久久難見經營收益,這種風險也不該被忘記。如何在長期難見收益的技術投入中,做出能“爆”的落地産品?這是百度談技術夢想時,最真實也最迫切的挑戰。

廣告基本盤的三次大調整

此前2021年四季度財報會上,百度曾表示如果2022年一季度後疫情不再惡化,廣告業務將迎來最低點。然而此次財報會中,百度已經放棄了對廣告業務轉捩點的預測。“第二季度或許有所好轉,但是現在不確定性還是挺多的。”李彥宏表示。

這頗有“躺平”的意味。不過據36氪了解,目前百度已經對廣告業務的內容體系、銷售體系和組織架構三方面進行了調整與改革。

內容側最近一次的改革,是在2021年4月。彼時百度移動生態業務負責人沈抖提出了移動生態“X+Y戰略”,即全面向服務化和人格化升級,在百度App、百度網盤、百度地圖等流量入口的佈局之上,深耕健康、電商、視頻等垂直行業,讓用戶在百度的移動生態中獲得完整的資訊搜索+服務體驗。

以百度App為例,當下百度App已經不再是單純的搜索工具,更像是一個以“搜索”為支點來撬動本地生活服務的綜合平臺,用戶可以查快遞、訂酒店、訂電影票等。

內容端的變革也帶來一定成效。財報數據顯示,2022年3月百度App的MAU同比增長13%,達到6.32億,日登錄用戶佔比達到83%。

而銷售體系方面,今年3月百度對移動生態的銷售體系進行全面調整:將以往KA(大客戶)的銷售模式調整為以客戶類型為區分,重點設立涵蓋大眾消費類、大健康類、內容消費類、商務服務類等幾大行業。

百度希望除廣告業務之外,還可以通過網盤、電商、生活服務等業務,實現會員、打賞、交易、商單等多元化收入。不過該銷售體系變革成果目前還沒有太多進展。

而在內容和銷售兩側變動之後,百度直接進行高層人事大調整:5月5日沈抖正式切換賽道,成為智慧雲業務負責人,他有更加重要的任務:扛起第二增長曲線業務智慧雲的增長。而移動生態業務則是由新晉百度集團資深副總裁何俊傑擔任。

可見,在內容銷售體系都變革完成之後,百度移動生態方面的長期方向已經趨於穩定,至於接下來賺不賺錢,怎麼穩住基本盤,則是交給何俊傑。他曾幫助百度成功操作多個投資收購項目——何俊傑作為一位財務線出身的管理者,接下來是否會在成本投入上做更多把控,值得繼續觀察。

回顧過往會發現,百度的搜索業務轉型似乎總伴隨著陰霾:PC時代下半場遇上移動網際網路高速擴張,等百度在移動生態業務上回過神之後,短視頻平臺已經全方位入侵。加之在疫情面前,其移動生態戰略也始終缺乏一個可以酣暢施展、大展拳腳的機會。自沈抖出任基本盤業務一號位的幾年中,對該業務的潛力挖掘已經進行數年。很難想像這塊業務還能有什麼大的增長。

百度表示:疫情中百度也在多方試水,推出問一問等新産品。但顯然,目前還撲騰不起水花。

需持續澆灌的To B難題

如果説,百度對其廣告基本盤抱有“求穩”心態,那麼對第二增長曲線顯然給予了厚望。

不可否認,AI業務已經成為百度財報中無法忽視的一部分,尤其是百度智慧雲業務。一季度百度智慧雲業務增速營收39億,同比增長45%,較之過往季度60%-70%的增速有所放緩。

“很多客戶都是大企業或政府機構,他們非常願意面對面溝通,如果沒有辦法見面,很多事情都沒有辦法推進。”李彥宏在財報會上坦誠了疫情對智慧雲業務帶來的挑戰。

據了解,百度智慧雲主要在製造業、水務、能源、交通、金融和政務等領域落地。在智慧交通領域,百度ACE智慧交通解決方案已經被41個城市採用,城市合同金額均超過千萬元。

在工業製造領域,此前百度副總裁李碩告訴36氪,百度的人工智慧技術能夠幫助電力、水務公司自動監測能源使用的消耗情況、對具體車間和産線進行自動調節,幫助企業提升生産效率。

但百度智慧雲目前仍處於虧損狀態。較之阿裏錨定的電商零售、騰訊錨定的文娛遊戲領域,AI技術賦能工業、能源等傳統領域很難有一套非常通用的方法論,這些傳統領域的智慧製造轉型,水準參差需求各異,需要更漫長的等待。

目前百度也還處於多方奔走、立標桿項目狀態。百度智慧雲需要從項目中最大程度抽取經驗,更快地複製到大規模行業賽道,才有可能擺脫不盈利的現狀。

汽車産品面臨大考

比起需要持續澆灌的To B難題,汽車業務恐怕是百度即將面臨的公眾大考。

據了解,百度旗下汽車品牌集度汽車的首款車型概念車ROBO-01將會在6月初亮相。集度汽車CEO夏一平也在微網志上公佈了最新造車進展:集度首款量産車啟動車身模具鑄造,正式從車型設計邁向整車量産製造的準備階段。

財報會上,李彥宏表示:集度汽車預計明年開始接受訂單,目標是 20萬元的乘用車市場,今年下半年集度還會發佈第二款車型。據消息人士對36氪透露,李彥宏的OKR中甚至明確寫下了今年集度汽車要實現的預訂單目標。

可以預想,百度內部正在全力推進集度的落地。據36氪了解,百度內部專門成立了一個融通創新部門來支援集度的工作,包括疏通和英偉達等晶片供應商的合作。

對百度來説,其To C傳播史上曾有揮之不去的“魏則西事件”陰影,C端的産品也只有為數不多的小度智慧音箱。雖然汽車的品牌構建、技術産品、銷售渠道都由集度汽車獨立運營,但陰霾或多或少相伴。

能否用産品力來打動消費者,建立新形象,帶來新效益點,對集度和百度來説至關重要。前者需要在一眾造車新勢力中存活下去,百度則需要用集度的産品撬動更多主機廠,爭取更大的汽車To B市場。

目前,百度的智慧駕駛方案除了向集度提供之外,也還在尋求更多的合作。隨著比亞迪、東風嵐圖等車企與百度達成合作,據了解百度的智慧駕駛方案ASD 和車載資訊娛樂系統小度車載 OS獲得的定點和簽約項目金額累計100 億左右,上個季度該數據為80億。

在自動駕駛方面,百度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平臺蘿蔔快跑一季度提供了19.6萬次乘車服務。目前百度的自動駕駛車輛正在北京提供無人化載人服務、在重慶進行無人化路測。投入不小,但作為一個受限于技術和城市交通法規的業務,其商業化仍處於不溫不火的狀態。

集度汽車是目前百度最可能刺出的那一把尖刀。但是在“蔚小理”環伺、小米雷軍下場造車的當下,留給集度的時間窗口、犯錯機會已經不多。

本文圖片來自:IC photo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