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效倣蘋果減碳,供應商有了新煩惱 | 焦點分析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5-28
蘋果和華為對供應鏈有強大的話語權,他們可以倒逼供應鏈減排,但其他廠商很難和他們同樣行動。

作者 | 袁斯來

編輯 | 蘇建勳

蘋果之後,華為也開始要求供應商們減碳。

2022年5月24日,華為供應商碳減排大會上,華為首席供應官應為民宣佈,華為將綠色環保納入了採購流程,並在各個環節明確了綠色環保要求。

在小米、OPPO、vivo 等國內電子消費大廠中,華為最早對供應商提出這一要求,甚至明確到了採購環節。

華為2013年開始試點供應商碳減排項目,直到2020年才開始加速,推動佔採購金額80%以上的頭部供應商制定減碳目標。顯然華為也是在“雙碳”成為全球趨勢後,才加快了供應鏈改造。

對於減排節奏,華為也給出了明確的時間線,包括計劃在2025年之前,完成針對TOP100供應商碳減排目標的設定。

蘋果之後,有基站、雲服務、消費電子品業務的華為也加入減排減碳,這對全球的碳中和意義不小。消費電子供應鏈條長,會涉及不可再生資源開採以及電子垃圾回收問題,比如馬達中會用到稀土元素,塑膠包裝生産與排解也會帶來碳排放。

華為和蘋果的減碳舉動,也是為自身的出海生意做鋪墊。尤其在歐盟越來越重視“雙碳”時,供應鏈清潔與否,甚至會影響未來産品的全球流通。

減碳壓力也會逐漸傳導至其他消費電子品牌。除了華為、蘋果,三星、小米等等公司還沒有設定自己的碳中和目標。這並非是他們缺少責任感,而是背後涉及龐大的資金投入和利益梳理,對供應鏈的改造很難急功近利。

大勢所趨

華為需要順應越來越嚴格的國際減排環境。5月17日,歐洲議會通過碳邊境調節機制(CBAM)法案。

簡單來説,對中國製造商最大的影響,就是會對出口到歐盟的高能耗産品徵稅,比如水泥、化肥、鋼鐵等。而且,這一法案提出要將“間接排放”,也就是將來自供應商使用的電力排放納入考核。

目前CBAM法案會波及的行業還只有水泥、電力、化肥、鋼鐵和鋁,但歐盟減碳相對激進,難保未來不會擴大到電子消費品。

蘋果很早就看到減碳趨勢,當然也和CEO庫克自身對環保的重視有關。蘋果也是減碳最激進的廠商,也因為激進遭遇不少爭議,其中最大的詬病便是不再贈送充電頭。

但蘋果的確給很多廠商提供了減碳路徑。

首先便是可回收材料的使用,電子消費品中會使用大量稀土元素和金屬,蘋果産品中,鋁、鋼、金和部分稀土都使用可再生或可回收材料。最終給蘋果希望實現100%可再生回收材料採購,生産新産品將不會消耗額外的金屬、稀土資源。

而蘋果和華為首先從供應鏈入手減排很合理。根據德勤報告,智慧手機産生的二氧化碳當量為1.46 億噸 ,80%以上來自生産環節。把控了供應鏈碳排放,其實也就控制住了整體碳排放量。

這要求供應商必須加入減碳隊伍中。2015年,蘋果開始實行清潔能源計劃,到今年,已經有55家中國供應商承諾只使用清潔能源。

蘋果和華為對供應鏈有強大的話語權,他們可以倒逼供應鏈減排,但其他廠商很難和他們同樣行動。

推動艱難

目前,更多是谷歌、騰訊、百度這樣減排相對容易的網際網路公司公佈自己的碳中和目標,如騰訊今年2月提出不晚于2030年實現自身運營和供應鏈全面碳中和。新力、微軟這樣涉及遊戲主機的公司雖然也公佈了碳中和時間表,但更多製造商仍在觀望。

華為雖然要求供應鏈逐漸轉向清潔能源,但並沒有設定自身的碳中和時間圖。蘋果引發熱議的激進舉措已經證明,硬體製造商們實現碳中和比網際網路公司艱難很多。

即便強勢如蘋果,也需要和頭部供應商博弈。

一個無奈的事實是,蘋果頭部螢幕供應商三星並不在減排供應商名單。三星電子也公開表示,自己還無法制定出2030零排放的具體路線圖。

對於電子行業來説,最關鍵的是用電,根據蘋果報告,其供應鏈中70%的碳排放來自於電力使用。

但即使替代化石燃料用電也很艱難。即便南韓政府承諾要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但目前三星仍然有70%以上的電力來自於化石燃料。現代、SK、LG等等大型製造業也和三星類似,難以完成清潔能源替代。

電子消費品供應鏈龐雜繁瑣,包括三星這樣的巨頭,也有無數散落全球的小供應商。對於小型供應商,實現碳中和投入並不高,如安裝小規模分佈式光伏電站就可以滿足發電,蘋果也以清潔能源基金的形式,和供應商共同投資清潔能源。

但對於大公司,實現碳中和意味著鉅額資金投入,這也是製造業們難以推動計劃的原因。

根據媒體報道,現代制鐵僅購買碳捕獲裝置,就要花費3500億韓元(約合20億元),他們的全部利潤都無法覆蓋設備購買和碳排放權成本。設立了碳中和計劃的新力,其實現時間也比蘋果晚了10年。根據新力2021年可持續發展報告,目前新力再生能源使用量只佔了整體用電量7%。

而華為減排更複雜。即便實現供應鏈碳中和,他們也很難解決基站使用中的能耗。尤其是5G用電量激增,無疑增加減碳難度。

在網路設備使用週期中,其實生産碳排放只佔了2%,使用中的碳排放高達80-95%。即便供應商做到了碳中和,華為還需要解決後續運維中的碳排放。

除了公司自己的業務難以短時間替代,供應鏈改造背後甚至包括各個國家的能源結構問題。如南韓一直以來以化石能源為主,是全球第四大煤炭進口國。目前南韓還有多家煤電廠開工,煤電裝機量還在上漲。國家的能源結構並非三星一家公司可以改變。

而中國目前碳中和首先關注的是高能耗行業,如電力、化工等,電子消費品減排更多依賴公司自主。當全球手機行業正在萎縮時,短期內,我們將很難看到三星、小米的路線圖,他們有更棘手迫切的問題要操心。

歡迎關注 36 碳


本文圖片來自:IC photo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