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分析|單季度首次全面盈利,瑞幸離重返納斯達克不遠了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5-25
伴隨首次季度盈利,市場似乎都在等待瑞幸重返納斯達克。

成立5年,經歷“起死回生”的瑞幸,在哀嚎遍野的一季度送上了驚喜——首次實現單季度全面盈利。

財報數據顯示,一季度瑞幸咖啡(以下簡稱“瑞幸”)實現營收24.046億人民幣,同比增長89.5%。其中,自營門店收入17.147億,同比增長66.2%;加盟門店收入5.493億,同比暴增239.3%,佔總收入的比重也首次突破20%,達到22.8%。

考慮一季度是傳統淡季,疊加疫情反彈,瑞幸的增長讓人驚訝。以自營門店為例,其單店的GMV增速達到41.6%,儘管相比去年同期有所下滑,但仍然領先行業對手——星巴克中國一季度收入7.4億美元,同比下降14%,同店GMV則下降了23%。

借勢冬奧行銷,瑞幸一季度的月活用戶數也創出新高,達到1600萬,同比大漲83%。門店數上,一季度瑞幸凈新開門店556家,環比增長9.2%,截止一季度共有門店6580家,其中自營門店4675家,加盟門店1905家,但由於上海和深圳疫情肆虐,3月份瑞幸平均每天關閉約700家門店。

業績的大幅增長,也讓瑞幸實現了5年來首個單季度全面盈利。一季度,美國會計準則(GAAP)下瑞幸的經營利潤達到1610萬人民幣,去年同期則為虧損為3.64億;Non-GAAP下的營業利潤則為9210萬。

受此影響,瑞幸股價在粉單市場一度大漲5%,截至今早收盤,報收8.54美元/股,微跌2%。

盈利背後

拆分來看,瑞幸的收入主要分為兩部分:産品銷售收入以及加盟門店收入。前者包括飲品銷售收入、零售收入以及配送收入;後者則涵蓋向加盟商出售的原材料和設備等收入、銷售分成以及配送等服務收入。

一季度,瑞幸實現産品銷售收入18.553億元,同比增長67.6%,其中來自飲品的收入為16.526億元,佔一季度總收入的68.8%,去年同期這一數字為76.2%。在自營門店數增速放緩後,瑞幸在有意加大對加盟門店服務收入的比重,這既能提升整體的毛利率,在經濟環境不確定的情況下,也能一定程度的轉嫁風險。

瑞幸咖啡一季度收入細分

層出不窮的新品、活躍用戶數增長以及不斷推高的單杯售價都為産品銷售收入的暴漲貢獻良多。財報顯示,一季度瑞幸推出了34款新品,這一勢頭在4月份延續,以“椰雲拿鐵”為例,其上市第一週就售出超495萬杯,一躍成為新爆款。

瑞幸在一季報中並沒有披露具體的銷量,因而無法計算單杯的平均售價。但據36氪了解,在經歷去年底的提價後,瑞幸咖啡目前單杯的售價已經突破17元,去年三季度該數據為15.2元,2019年四季度則僅為9.7元。

去年Q4,瑞幸首次將配送費用從銷售和市場行銷費用中獨立出來,一季度瑞幸在本項上的費用達到了2.467億元(因為存在多杯一起配送情況,無法按照6元/次配送費估計單量),猛增88.1%;銷售和行銷費用也因為冬奧等因素出現了76.8%的同比增長,達到1.084億元。

不過,伴隨Q1成功完成臨時清算,與虛假交易和重組相關的虧損和費用本季度大降近60%僅為3730萬元,瑞幸預估相關費用在2022年Q2將繼續下降。

儘管有多重不利因素的影響,本季度瑞幸自營門店的經營利潤率還是保持在了20.3%,已經連續四個季度保持在20%以上,此前三個季度分別為20.9%、25.2%、23.1%。

再來看下加盟門店的表現。

截至一季度末,瑞幸擁有自營門店4675家,加盟門店1905家,新增的556家門店中超60%的來自加盟。這使得一季度瑞幸的加盟門店收入達到了3.657億元,同比大增239.3%。

瑞幸咖啡門店表現

此前有多位瑞幸加盟店長告訴36氪,自去年下半年起,瑞幸在有意控制加盟門店數的增長,“更看品質,而非數量,對選址和加盟店的經營也要求更高”。但這一趨勢似乎正在打破——今年一季度瑞幸的新增門店數已經佔到2021全年(1221家)的近一半。

據了解,目前瑞幸的加盟條件包括擁有一個至少30平米的店舖,設計費5000元,11-13萬元的裝修費以及19萬元的設備費,還要繳納5萬元的保證金,投入成本至少在40萬元以上。

但與眾多開展加盟模式的零售企業不同,瑞幸並不收取加盟費,而是對每個加盟門店2萬元以上的銷售毛利進行階梯式抽成。在3.657億元的加盟門店收入中,有6610萬元來自這一項。粗略估算,一季度瑞幸從每個加盟門店就會抽取3.5萬元。

一位加盟門店店主告訴36氪,該抽成比例從10-40%不等,“毛利2萬元之下不抽成,2-3萬元部分抽取10%;3-4萬元的部分抽取20%,4-8萬元的部分抽取30%。”

財報顯示,截至2022年4月11日,瑞幸咖啡在三線及以下門店佔比已接近20%,2021年瑞幸咖啡門店三四線城市的覆蓋率則超過80%。平安證券在此前的研報也表示,目前國內一二線市場競爭激烈,中國咖啡市場能否實現突破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下沉市場,伴隨瑞幸正式盈利,瑞幸的加盟生意或許會迎來新一輪高潮。

能持續嗎?

如此嚴峻的宏觀環境下,瑞幸咖啡能實現首次單季度全面盈利已經證明了其商業模式的成功,但要想保持這一狀態並不容易。

疫情肆虐對線下門店的衝擊肉眼可見。瑞幸咖啡董事長郭瑾一在業績電話會上就表示,3月份瑞幸平均每天關閉的門店就有約700家,而截至財報發佈前,這一數字已經攀升至950家(據不完全統計,瑞幸目前在上海的門店數大約在500家上下),按照投行的預估,這將為瑞幸帶來單季度超4億人民幣的經營損失。

原材料價格的上漲似乎也在困擾著整個行業。在此前的業績會上,星巴克中國區董事長王靜瑛就表示,對星巴克中國業績影響最大的就是通貨膨脹的壓力。

美國ICE洲際交易所的數據顯示,截至5月25日阿拉比卡咖啡期貨主力合約(03合約)上漲4.8%至223.5美分/磅,創下2011年11月以來的最高水準,咖啡庫存已經降至22年來的新低。

咖啡期貨的漲價,與全球最大的咖啡生産國巴西産量下滑有關。巴西年出口量佔全球咖啡貿易總額30%以上,但2021年先後遭遇乾旱和霜凍災害,恰好發生在咖啡豆收穫季,導致咖啡豆同比減産近20%,至今供需調整仍未結束,短期內仍將繼續推動咖啡價格上漲。

瑞幸也沒能倖免,一直以來其選用的正是來自衣索比亞、巴西等地的阿拉比卡當季生豆(2021年共進口咖啡豆15808噸)。一季度瑞幸的原材料成本暴漲83.2%至9.832億元,在各項成本的同比增速中僅次於配送費用,遠超門店成本以及銷售和行銷費用。

郭瑾一也表示,這會在二季度為瑞幸咖啡的經營業績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但因為此前瑞幸咖啡豆的備貨相對充足,能最大程度上抵減原材料成本持續上漲帶來的傳導壓力。自去年12月對大部分單品提價3元後,瑞幸咖啡再無提價之舉,據了解在接下來的季度瑞幸提價的可能性依然不大。

按照投行預估,假如Q3不受疫情影響,預計瑞幸自營門店的經營利潤率將達到28%-30%,這已經接近甚至超過星巴克單季度門店的最高利潤率水準,但按照現在的市值算,瑞幸的單店價值只有300萬人民幣左右,被大大低估。

就在一季度財報發佈前,瑞幸發佈採用新的董事會任期並任命四名新董事的公告,表示將在下次會議上重新任命每位董事,且對重新任命的董事和未來任命的董事實施兩年任期制,以進一步改善公司治理。在外界看來這是瑞幸為重返資本市場做出的又一舉動。

此前的1月27日,瑞幸咖啡宣佈大鉦資本聯合國際頂級投資機構IDG和Ares SSG,完成對畢馬威(KPMG)所託管的陸正耀及其管理團隊所持有的3.83億股瑞幸股份的收購。交易完成後,大鉦資本成為瑞幸咖啡控股股東,持有公司超過50%投票權。

這個公告意味著,為期一年多的原管理層股權歸屬問題畫上終止符。與債務事項一同終結的,還有以陸為首的原造假團隊回歸翻盤的猜測。市場對瑞幸管理層的變動焦慮也隨之消散。

伴隨首次季度盈利,市場似乎都在等待瑞幸重返納斯達克。

本文圖片來自:企業官方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