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首發 | 定位職場人應用連接助手,騰訊雲推出「HiFlow場景連接器」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5-25
連接碎片、非標的個人辦公場景

作者 | 鄧咏儀

編輯 | 蘇建勳

一個職場人,線上上辦公,每天需要在多少個應用間切換?

去年,騰訊千帆生態産品團隊就在內部論壇看到同事提出的一個問題:騰訊已經是網際網路的老玩家了,為什麼員工入職時,還需要在不同的系統反覆登陸,重復填寫一樣的資訊?

資訊化、數字化轉型已經進行多年,在企業間已經建立起龐大的軟體生態。但應用來自不同廠商,系統打通成為難題,數據跨系統流轉還需要花費大量人力完成。最為直觀的,就是職場人在郵箱、IM、線上應用,複雜如財務系統、HR系統、CRM系統,多線程處理任務,切換應用時還要重新登陸。隨著居家、線上辦公時間大大延長,這樣的矛盾越來越突出。

因此,辦公自動化成為近幾年企業服務賽道的一大熱點,其典型技術包括低代碼/無代碼、RPA等等。

騰訊雲千帆生態團隊在近期推出的「HiFlow場景連接器」,正是瞄準C端業務人員,解決應用連接和數據自動化的問題。

簡單而言,在千帆中,用戶只需要在網頁中以拖拉拽的形式,設置好自己想要的流程,就可以在各類應用中做連接,自動完成簡單的流程性事務。

HiFlow是千帆的連接器家族成員之一。此前,千帆生態已經推出兩個連接器産品,分別為賬號連接器IDaaS,解決平臺間賬號連接問題,以及數據連接器iPaaS,解決數據和技術業務流程的互聯,都面向B端客戶。

“兩個産品推出一段時間後,我們團隊發現,很多業務人員也存在場景上面的靈活訴求,但他們沒有合適的工具。所以,我們基於之前的平臺能力,再推出了To C的HiFlow。這個産品可以歸類為iSaaS。”騰訊千帆生態産品總經理王琰對36氪介紹。

在過去,如果希望打通軟體,往往需要業務人員向IT人員或整合商提需求,做定制開發,週期很長。但面對不同的用戶(專業IT人員/業務人員),如今就出現了不同的方式,實現工作流的自動化,以馬路做比方:

  • 傳統的定制、整合,就像在兩個軟體間修大馬路,對應最為高頻的場景連接,一般由專業IT人員負責;
  • 低代碼/無代碼像修輔路,沒有編程知識的用戶也能夠托拉拽打包好的代碼模組,或者再加上少量代碼編輯,自行設置流程;
  • 還有更為輕量的RPA,則是模擬人為操作的方式,如同在兩條路間修天橋,按照既定規則,搬運指定數據。從産品形態來看,HiFlow屬於第二種,基於api,以無代碼為主要實現手段,服務C端用戶。

王琰介紹,此前千帆推出的iPaaS産品更多采用低代碼形式,有IT背景的員工可以進行少量代碼編輯,實現更為複雜的流程邏輯,適合較為高頻的操作場景。

而與iPaaS相比,iSaaS最大的不同在於用戶使用門檻。

個人用戶的行為模式就已經有很大差異,所以對應用連接的需求也更為碎片化和非標。所以,HiFlow無需用戶自己寫代碼,一個普通員工花費3分鐘,就可以用拖拉拽的方式,自己設置流程。遇到疫情這類突發、快速多變的場景,也更加適合用iSaaS處理。

以HiFlow用戶“百譽集團”為例,百譽集團的員工橫跨重慶、成都、西安、昆明四個城市。在疫情期間,公司防疫小組每天需要統計100多人的健康碼、防疫碼、核酸等資訊,用excel需要2小時以上做整理。

防疫小組使用HiFlow設置了統計自動化模版後,員工在手機端就可以直接提交資訊,HiFlow自動完成數據歸檔、統計等工作。最後,企業微信群機器人可以在群裏定時做資訊彙報,發佈新員工隔離通知等,大大提升了效率。

當前,HiFlow已經完成了産品初步研發,並連接了超過200個應用,不僅包括騰訊文檔、qq郵箱、企業微信、騰訊會議等騰訊係産品,合作的生態夥伴包括vika維格表、六度人和等。

用戶數量上,HiFlow從去年底內測到現在,已完成1000%的增長,客戶覆蓋上市集團、科技創業公司、教育高校、餐館等各種類型企業,每個月創建超過3000萬自動流程。到今年年底,HiFlow的目標是連接超過500個應用。

在全球範圍,海外在自動化這一賽道起步較早。基於api生態做辦公自動化的公司,有成立多年的Zapier,IFTTT、微軟Power Automate等。其中,頭部的Zapier已經覆蓋4000多個商業軟體,估值已達50億美元。

而在國內,隨著SaaS市場成熟,用戶和軟體廠商兩端的認知不斷提高,市場也在從原來的定制、整合到如今的iPaaS、iSaaS,軟體生態逐步成熟。

對此,王琰坦承,如今國內軟體連接生態剛剛起步,難點其實在於介面豐富度、開放度——HiFlow能做多少場景的連接,是以開放生態為前提的。目前,騰訊千帆已經有超過500家SaaS合作夥伴。千帆會為合作夥伴提供連接器能力,幫助他們産品進行升級;而對於有行業經驗的夥伴,千帆也會和夥伴聯合研發産品。

除産品研發外,目前HiFlow大量的工作是在用戶側和生態側的教育。在生態方面,HiFlow團隊會和SaaS生態夥伴一起梳理可開放的api;而在用戶側,HiFlow也在通過社區、社群運營等方式,讓個人用戶嘗試用HiFlow進行效率提升。

對軟體連接生態的發展前景,王琰認為,2015年國內SaaS剛萌芽時,很多SaaS廠商在初創期還是會以項目制為主,SaaS收入佔比並不高,整體開放性也較低。但到現在,SaaS行業已經經歷了一個投資週期,加上疫情等因素,SaaS公司的開放、連接理唸有明顯提升。

“我們很多合作夥伴發展飛快,在營收做到1個億以上時,很多就會開始認真考慮收入健康度——比如是繼續做All in one大項目,還是逐步開放,做産品化?我們明顯感覺,一年多以前和現在去和夥伴談合作,大家對開放、生態認知都是明顯不同的。”王琰表示,“在未來,iSaaS、iPaaS,還有如今的RPA等各類技術會互相補充,這都會讓軟體連接生態越來越完善。”

本文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