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金融工程實驗室黎新平:何為我們這個時代的好公司?|「X·36Under36」專家訪談⑫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5-23
要戰,便戰!為了這個時代的夢想!

文|郭允驍

編輯|黃祝熹

出品|36氪創投研究院

如你所見,這一代創業者正在進行一場大規模的遷移:從網際網路、移動網際網路的余波裏遷往更硬核的科技賽道;從「模式創新」過渡到「底層創新」。

我們相信,中國正在、也已經涌現了一批嶄新風貌的創業者。去年11月,36氪啟動了「X·36under36」徵集計劃,也正基於這樣的前提,我們旨在更早和更大範圍地發掘可能偉大的創業者。

徵集計劃啟動至今,我們已經收到了近千位創業者的報名,涵蓋人工智慧/機器人、消費新品牌、醫療健康等20+個細分領域。目前報名已經截止,報名創業者資料已陸續進入評審環節,敬請期待。感謝每一位創業者對36氪的信任。

為了夯實以及豐富我們對創業者的理解,在這場“大型社會實驗”中,我們將邀請更多的人來分享他們對創業乃至中國商業生態的理解。他們可能是知名院校的教授,可能是已名聲在外的企業家,也可能是閱盡千山的投資人。

此次我們邀請到的,是北京大學金融工程實驗室負責人黎新平博士。2008年,在攻讀完北大金融碩士、斯坦福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後,黎新平在華爾街開始了他的量化投資生涯;在八年後他又選擇回國,加入一家老牌公募基金任量化投委會主席、量化投資總監。介於量化投資研究與學術研究之間的共通性,黎新平博士一直保持著跟學界的交流。他于2021年回歸母校北大,成為經濟學院特聘研究員、金融工程實驗室的負責人,推進量化投資以及其他金融科技的研究和教學工作。

專家説

黎新平博士所帶領的北京大學金融工程實驗室為36氪「X·36Under36」提供了寶貴的數據支援,在完成近千位候選創業者、40余萬條新聞報道的文本研究後,他們給出了清晰、客觀、可量化的熱度和輿情分析報告,並且沉澱出許多對新一代創業者的觀察。

就此,36氪與黎新平博士開展了一次基於宏觀經濟大浪潮波動之下的對話——雖然早期創投存在諸多不確定性,但在量化視角之下,一切變得有跡可循——每一波經濟浪潮中屹立不倒的偉大企業,都可以被總結出高度類似的共性。

“能夠長期存活的‘好’公司都具有哪些特質?”、“創業者應該如何面對市場環境大幅波動的風險?又應該如何應對挑戰?”、“新一代創業者都是什麼畫像?他們具有哪些不同以往的特徵?”,面對這些問題,黎新平博士一一為我們提供了答案。

以下是黎新平口述,經過36氪編輯:

“好公司”的共性

我的職業生涯主要都在從事量化投資,根據策略和交易頻率的不同、量化的內容也有所區別,但其中一個重要的領域就是“量化基本面”投資:把上市公司發展歷史上的經營、成長、財務等相關數據歸納為因子,通過因子建模來篩選出優質公司。

比如,AQR Capital有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叫《巴菲特的阿爾法(Buffett's Alpha)》,他們通過對沃倫·巴菲特旗下伯克希爾哈撒韋過去30年投資的公司和業績進行了全面實證分析,用量化歸因的方式,找到這些公司價值成長的貢獻因子,尋找巴菲特成功的原因。從實證結果看,成功的投資主要來源於三個維度的因子,即估值、品質及風險。也即:以“便宜的”價格、去買具備“安全邊際”的“好”的公司,這就是巴菲特一直提倡的“價值投資”。總結起來就是:估值合理、經營健康、風險可控。

我們如何去判斷一家“好”的公司?這是三個維度裏最重要的部分,即公司的品質因子,不僅僅在二級市場適用、也貫穿整個資本市場,主要關注涉及到三個指標:

(1) 盈利能力。在相同細分領域中,相比其他競爭對手,好公司應該具備更高的效率、更穩定的現金流以及更好的獲利能力或是成本控制能力;(2) 成長能力。這裡既包括營收及利潤的增長,也包括研發投入、專利數量和結構分佈、團隊組成和創新能力等等,都是可以量化的成長能力指標;(3) 治理結構。這包括公司本身的資本結構、管理結構以及其他財務健康指標如財務杠桿率等。

根據我們以往量化投資的經驗來看,你會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我們主觀感知當下市場環境中處於優勢地位的行業,也往往是量化模型最終篩選出來的“標的”所在領域。也就是説,“好”公司既是經濟向前發展推動力(原因),也是結果。

而經濟向前發展始終離不開兩個重點。第一,滿足人們隨生活水準改善而提高的消費需求;第二,緊隨不斷革新變換的創新技術發展。只有在這兩個方向上持續努力的公司,在它發展的路程上才能夠獲得更好的盈利能力和成長能力。

如何在危機中活下來?

過去幾年,全球不斷出現各種風險事件,整個資本市場也被動陷入波動。加之今年國內防疫形勢變化、國際上地緣政治緊張,種種因素疊加在一起,我們國家經濟發展確實受到了較大的影響,逐漸蔓延到各行各業——資金鏈愈發緊張、市場空間被壓縮等等,都是創業者每天面臨的非常具體的困難。

目前的市場環境,是我們過去幾十年裏都不曾遇到過的。投資者、創業者、民營企業,都在這個過程中面臨非常大的挑戰。但如果將時間拉長,我們還是要對未來中國經濟發展保持信心。國家經過四十年改革開放的發展,經濟、技術、民生都得到很大的提高,這帶來了不斷升級的消費需求,也積累了技術發展的前期準備。

如果要問對創業者來説,現在最大的風險是什麼?我認為,現在這個時間點,最大的風險其實是退縮的風險、悲觀的風險。從短期看,各種風險事件疊加的確帶來不確定性,但這將會是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而從長遠來看,一方面要在困難的環境中存活下來,而另一方面在這個時候就更需要為未來經濟發展和市場需求做好準備,“剩者為王”。所以企業要如何在這種環境裏存活下去?要做好兩件事:第一,防止資金鏈的斷裂,第二,防止人才的流失。要保證到最後,有錢、有人。

回顧歷史上曾發生過的危機,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受地緣政治及石油危機等各種因素的疊加影響,美國經濟一度陷入高通脹、高失業、高破産的狀態,整個經濟出現震蕩甚至大幅下滑,而當時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漂亮50(Nifty Fifty)”卻受到投資者的關注,其中就有像可口可樂、通用電氣、IBM、寶潔等企業。這些經營穩健、保持較好現金流和治理結構的企業,經歷了大浪淘沙的過程,在後面經濟復蘇中因競爭對手變少、市場地位得到鞏固、市場份額得到提升,從而贏得更大的空間,併發展成為偉大的公司。

往近再看,2000年前後有大家都熟悉的網際網路泡沫(dot-com bubble)時期。當時有一大批網際網路企業倒下,網際網路創業者們同樣都面臨巨大挑戰,但結果是蘋果、谷歌、微軟等等公司,都在網際網路泡沫中存活下來,後來逐漸變得更加強大。

不可否認的是,創業公司在危機中要比大企業要更加脆弱一些。但對於“船小好調頭”的中小企業來講,“小巧靈活”也是應對外界挑戰也是一種優勢,在經濟景氣的時候順勢擴張、當危機來臨擇勢調整——創業公司更要控制財務風險和人才流失,更專注、更冷靜,不要退縮,爭取在危機中能夠活下來。

當下的專注和冷靜,實際上也是在歷練成為一個優秀企業家的視野和格局,思考如何聚焦在優勢領域、穿越危機去看到危機後的市場方向,為後面的發展做好準備。只要能夠活下去,未來就更好。

值得期待的年輕創始人們

量化的方法是否能被引入一級市場投資時常被討論,現在看來能夠運用的範圍還局限在某些具體板塊,比如有大量數據支援的C端消費品,或者行業宏觀層面、從産業鏈上下游的角度去發現共性規律。但總的來説,用量化工具來指導一級市場投資仍然存在許多的客觀困難,比如數據不公開、樣本量不夠大等等。

最大的難度,則是在於“人”的量化。從技術上説,可以一定程度上提供創業者畫像和團隊社會關係網路等分析,然而具體的某一位創業者身上,就是非常個性化,更難以量化了。這也是一級市場投資人,通常會根據大量與創業者接觸的經驗來形成最終判斷的原因。

在「X36Under36」活動裏,金融工程實驗室承擔了候選人的媒體報道數據分析任務,有一些分析結果是值得與大家分享的:

(1)首先,從創業領域的統計描述來看,這些年輕創始人的創業方向主要集中在AI和機器人、新消費、醫療健康這幾個行業。跟之前聊到的“經濟發展的兩大推動力”高度匹配:消費需求和技術發展。

(2)其次,是創業者背景。我們觀察到這次活動的候選人很多都是國內、外的名校畢業,而且很多都有著豐富的研究經歷,甚至有很多專利。這説明這些創業者本身都具備極強的專業性。與上一波網際網路創業者更多專注商業模式創新有著非常大的不同。商業模式創新逐漸過渡到了技術研發和技術應用上的創新,這是時代的變化所驅動的。

(3)接下來是關注度。最受關注的領域是新消費品牌,比例達到了21.5%,老百姓關心新的消費需求能不能得到很好的滿足,這是和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內容;其次是人工智慧和機器人、B2B服務、醫療健康等行業,這些技術發展的前沿行業受到關注,印證了技術的是經濟發展的推動力,肯定了它們對經濟的變革作用。

(4)從新聞輿情的角度看,各個行業的負面報道一般不超過8%,只有教育相關和MCN這種直播相關的領域有相對多的負面報道。分析結果也顯示,創新技術相關的新聞文本中正面情緒比較明顯,比如物聯網、工業軟體、晶片半導體、合成生物等等方向,正面情感的佔比高出了平均水準,這些實際上也是我們國家現階段大力發展的技術創新和應用。可以看出,媒體報道的關注方向與新興領域的發展是高度重合的,使得大家會對這個領域持有更高的期待。

「X·36Under36」是一個很有有意義的活動,讓人們能夠更多地去關注到這些年輕創業者們,進而關注到他們從事的創新領域。從個體上來看,可能我們現在看到的每一個創業者,只是通過自己的努力在他所處的行業或者領域邁出一小步;但是把所有的這些創業者當做一個整體來看,那麼所有創業者的一小步,那就會成為推動這個時代往前發展的一大步。

關於北京大學金融工程實驗室

北京大學金融工程實驗室是依託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搭建的研究和教學平臺,致力於推動量化投資、金融工程、大數據金融以及金融科技方面的學術研究與實踐應用,實現學術界與金融業界良好的互動交流。

實驗室聚焦于運用數學建模、統計分析、計算金融、大數據以及機器學習方法進行量化金融的研究,以數理化方法探討金融市場的規律。實驗室的目標不僅僅是推動金融工程等學術領域的前沿研究,同時也推動量化金融技術在教學、投資實踐、金融監管以及金融政策等方面的實際應用。

關於X·36under36數據支援工作

北京大學金融工程實驗室在本次「X·36Under36」活動中對與候選人相關的新聞報道進行文本分析,進行熱度衡量以及正、負面新聞的篩選。該項目由金融工程實驗室李少然老師帶領,北京航空航太大學閆相龍、北京大學王選電腦研究所趙文祺共同承擔本次數據分析工作。

基於40余萬條無標注的半結構化新聞文本數據,實驗室團隊通過詞頻統計的方式量化了創業者的知名度,通過文本情感分析的方式評判新聞輿情情況,並找出重大負面新聞進行警示。經過清洗重復數據、基於詞典的情感分析和多次人工復核後,最終生成了「X36Under36」創業者新聞分析報告。

本文圖片來自:採訪供圖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