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租房的年輕人,開始「租」酒店了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5-21
年輕人逃避做家務的第10086種辦法。

  

酒店長住,一個乍聽起來有些奢侈的選擇,再加上沒有家的溫馨氛圍感,極少人會把它當做一種理想的居住方式。不過,就在這個5月,西安一位90歲高齡的奶奶身體力行地打開了思路。

老房拆遷,被迫獨自在酒店住了幾天后,這位老人決定搬到酒店養老,自助餐和保潔服務,省去了生活的大半家務煩惱,兒女也能常來看望,比起養老院,酒店成了一個更舒適的住所。奶奶的故事,引發了人們對於養老生活和居住方式的討論。 

其實,把家搬到酒店裏,也已悄悄成為當下年輕人時髦的生活方式,畢竟,有人打掃衛生、免費代取快遞、前臺服務隨叫隨到,這樣的房子,真香。

「後浪研究所」找到了曾在杭州、上海、香港有過酒店長租經歷的四位小夥伴,她們大多在酒店長住超過三個月:有的被不愉快的租房經歷所傷,無奈選擇住進酒店,卻精打細算“花了最少的錢,幹最大的事”;有的不滿意普通住宅退而求其次,卻得到了省心的服務,住得舒服又自在;有的不願將就逼仄擁擠的劏房,乾脆住到酒店坐擁海景。 

在她們的經歷中,你會發現長租酒店並沒有奢侈到那麼“遙不可及”,這種新的生活方式,反射著當下年輕人居住觀念和住房需求的微妙變化。 

2800一個月,我把酒店住成家的模樣

  

我17歲就出社會闖蕩了,因為工作比較自由,全國各地,除了西藏新疆幾乎都生活過。我也不是一開始就住酒店的,以前有許多不愉快的租房經歷,房東不給退押金,被仲介坑,或者遇到一些奇葩租客,覺得租房太難了,去年就開始住酒店。在杭州住了四個月,現在在深圳也是住酒店生活的。 

我住酒店有一個口號就是“花最少的錢,幹最大的事。”去年在杭州那段時間,每個月只花了2800元就租到了一個還不錯的房間。店長還幫我聯繫了一個停車位,一個月450元。其實這個價格,和租房子比起來已經好很多了,我的生活成本也控制下來,而且不用自己幹活。如果要單獨去租房的話,要添置很多東西,也要花不少錢,加上押金、物業、水電,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了。我算了一下,如果我當時去租一個滿意的房子,可能一個月就要花上萬了。 

找房子的話,其實每個區域都一定有相對於性價比高的酒店,可以先查一下房價 再給酒店打電話諮詢是否有房,月租是否有優惠,如果沒有優惠,可以跟前臺問一下,有沒有協議價,儘量去説服她給一個協議價。我當時就是在網上選了幾家然後一個一個打電話問誰能長租,然後剛好那家酒店能長租,各方面聊都挺適合的就決定住了。 

郭果果的酒店改造對比圖 

我住的這個酒店不算是品牌連鎖店,是老闆自己開的,在杭州有兩家。酒店的服務包括收拾屋子,洗衣服什麼的,不包早餐,但是如果你想吃的話,店長還會親自給你做。我住的房間30個平方左右,是那個酒店最大的房間。住酒店最好的就是生活用品什麼的都不用買,出門就是馬路,去哪都方便。對我來説很重要的一點是,阿姨都會給收拾屋子,簡直是懶癌手殘黨患者的福利,不然每個月花錢找家政阿姨都要2000元了。

我花了不到300塊做了一些改裝,提升了很多生活的幸福感。買了個小熨斗,收納的牛皮紙袋,貼紙挂布,分體式電鍋,床品四件套等等東西。因為我不怎麼喜歡吃炒菜,所以我平時基本上不怎麼吃東西,所以吃飯這件事都不算問題。我在酒店偶爾自己做的話,也只是弄點鹹菜和粥,一個小鍋是足以支撐的,但是要在那裏烹炸炒燉那可能不太行。 

我其實不會慫恿大家去住酒店,有的人就喜歡做飯啊,可能就真的不適合住酒店。但是像我這麼懶,我不喜歡做家務,我感覺我的手是用來打天下的,不是用洗衣服、拖地、做飯的,住酒店就比較適合。而且住酒店很划算,不像租房要交那麼多仲介費、押金,而且是一個月一付,生活壓力就沒有那麼大。我自己覺得住酒店可太方便了,都挺好的,沒有什麼劣勢。 

我知道人的觀念是不同的,有的人可能覺得住酒店花的錢都浪費了,但是我還是會覺得花這個錢買來的快樂是值得的。 

郭果果的酒店改造對比圖 

被“封控”在上海酒店,我卻住得很開心

  

我是今年2月份來的上海實習,在來之前我就做好了幾種準備,普通民居、酒店式公寓和酒店我都考慮過。 

來之前定下有好幾家房子,但看過之後都不滿意,這些房子房租比較便宜,但是沒有床墊,很多家居加點都沒有,如果我要買的話,這些東西我實習結束離開上海又帶不走,所以想了想還是放棄了。本來也挺想住酒店式公寓,但是感覺它的安全問題讓人擔心。當時看的酒店式公寓是一層樓有四五十個房間那種,但是我沒有看到有安保的人,而且這個地方人很雜,有的房間是用來住宿的,有的是用來辦公的,每天人來人往也很多,樓下那個大廳也沒有人問你是幹嘛的或者需要刷卡這種安保措施,這一點對於我一個獨居的女性來説,我覺得不太OK。 

翡瑜在視頻裏講解自己長住酒店的原因 

在前面兩個選擇都不滿意的情況下,我最後才決定的住酒店。在找這間酒店的時候,我先在地圖上搜實習公司周邊的酒店,地鐵沿線的酒店,蒐集了一些房間面積、價位、酒店星級、用戶評價這樣的資訊。當時備選了四個酒店,現在住的這家有兩個優點,一是交通方便,公交車坐兩站就到公司了,二是這個房間是同等價位裏面積最大的,一般來説這個價差不多20平方,但我住的房間有40個平方。 

其實只要是大一點的酒店,談價格一般是跟酒店銷售談,可以直接讓前臺給你轉接銷售或者讓他把酒店銷售的電話給你。砍價也是一個互相博弈的過程,你可以拋出一些需求,然後他在跟你説能不能優惠或者降價。最後我跟酒店簽了幾個月的長住協議,這個協議是保密協議,因為價格確實很低了。 

住酒店最滿意的就在省心。很多東西你都不需要操心,比如説房租、水電費網費,然後還有你房間的設施出了什麼問題,你可以找24小時的前臺服務。有人服務的生活和沒有人服務的生活,它本來差距就蠻大的,對不對?

三月底,因為上海疫情爆發了,原本住的酒店被政府徵用做隔離酒店了,我們原來的住客就被轉移到同品牌的另一間酒店。搬東西的時候,我只是自己收拾了東西,酒店的工作人員來幫我搬過去的。 

住時間長了,和酒店的前臺都認識了,我們每天做核酸或者抗原的時候,我們要下樓做登記,我都不需要報名字和房號,戴著口罩捂得嚴嚴實實的,工作人員看我一眼就知道我是誰,就在表格上打鉤。 

我看很多上海封控的小區物資都很緊張,但是我住的這間酒店,這方面做得出乎我意料的好。從我們這塊封控了之後,原來酒店是不提供晚餐和午餐的,但它現在就有提供午餐和晚餐的盒飯。一葷兩素,然後帶一個米飯,然後再帶一個湯,售價35,我覺得還不是特別貴。在封控之前我總覺得不是很放心,所以給自己屯了一個月的食物,像速食、蘋果之類耐得住放的。 

翡瑜現在住的酒店房間 

我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出門了,但住酒店這段時間,我感覺我住得蠻好的,我其實很喜歡一個人獨處。 

但其實我對住酒店這個事情抱有一種很中立的一個態度,我覺得這只是租房的一種選擇,每一種租房的這個方式,它其實都有它的優勢的地方和它不好的地方。按照我的個人需求來説,租房就是常住酒店對我來説才是一個最優解,但是對別人來説可能普通租房或者是酒店式公寓對他們來説才是更好的選擇,每個人的他的需求和他接受的條件其實都是有不同的。 

來了這間酒店之後才發現還有很多人和我一樣都是在酒店長住的,説不定在不久的將來,或者説現在年輕一輩就會把常住酒店當成一種新的生活方式。我覺得年輕人越來越多地看重服務,能讓自己省心,生活的順心,覺得多花一點錢好像是可以的。

租房被騙後,我選擇了長租酒店

  

2021年5月,我一人來上海實習,因為比較急,就在租房平臺上找了一些個人房源。當時也是想找一個比較便宜的房子,但是就是被一些仲介迷惑了。有一個仲介把我領到了一個公寓去看房,公寓沒有裝修好,但是當時給我簽了一個合同,説五天可以搬進去,我當時交了一個月押金和租金一共八千。結果一直到了一個星期都沒有裝修好,當時就和仲介、房東那邊鬧翻了,還報警了。

這段被騙的經歷讓我損失了很多,心裏也很受傷,加上當時本來就住在酒店,就不打算租其他房子,決定找一個酒店長租了。 

我搜索了公司附近的酒店,找到了一家價格還比較實惠的,打電話跟前臺談,她們會給到經理的電話,告訴她你是想要長租,她就會給你一套價格,然後再去跟她談價。一開始在平臺上看的價格是360元一天,一個月要一萬多,但最後談下來只花了7000元。

黃澄澄曾經入住的酒店房間 

酒店的服務是很好的,工作人員知道我是長住的,會把我原本的標準房換一個舒適大床房,我可以挑自己喜歡的房間。因為我比較愛喝那種瓶裝的礦泉水,酒店有這種一打一打的,隔三差五都會給我送來。平時生活也很方便,有一個小機器人可以送餐,酒店有洗衣機和烘乾機,快遞的話酒店前臺會代收,保潔阿姨每天都會來打掃。這些都是不收費的,水電費的費用也不用擔心。 

畢竟要住一個月以上嘛,我也會買一些東西,比如説換新的床單、蠟燭什麼的把房間佈置的溫馨一點。平時洗貼身衣服我會自己洗,簡單地買個盆和衣架。 

在酒店住著跟工作人員處得也挺好的,我跟一個經理比較熟,我給推薦了兩個客戶,也來長住了酒店。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他們對我就挺好的,經常會給我送一些小風扇啊之類的品牌的紀念品。 

但是住酒店還是存在缺點的,價格會比公寓貴,吃飯也是個問題,不能做飯,也沒有冰箱,只能外賣或者出去吃。而且酒店沒有什麼私密的空間,這個房型就是一進去就除了衛生間就是一個床,就是沒有什麼隔開的空間,所以我其實是不太鼓勵長期住下去的。 

但住酒店確實省去了很多麻煩,而且也是一種新的生活方式。我看見過一種説法是,買房對年輕人沒有必要,如果在北上廣不買房的話,每個月去租房的話,那是不是可以省下很多錢去幹些別的事情?其實如果這麼算的話,住酒店可能也會比買房子更便宜吧。在上海的話,在好的地段租一個小公寓差不多也是七千多了,還有水電,還要算上有人給你打掃的話,其實租酒店的價格真的算是划算了。 

如果以後能找到那種位置比較合適,價格也合適的,我覺得我也完全不排斥繼續住酒店的生活。很多人可能會覺得住酒店很貴,但如果他們真的去找哪種價格合適的酒店,説不定會打開新的思路。

住進每人平均4000+的香港海景房,每一天都像在旅遊

  

我是去年到的香港讀研,我們學校會在offer後面附上一些針對學生長租優惠的房源資訊合集。上面推薦了港鐵沿線的一些的學生公寓和酒店,發現住酒店稍微貴一些,但水電網全包還不需要自己打掃衛生,踩雷幾率小,當時就覺得住酒店也是一個可行的選擇。 

但其實我也比較了學生公寓這類型的房子,它就是普通的一套房,把它分成了很多個房間合租,我是覺得雖然房間都是獨立的,但是空間會少很多,也比較狹窄。我有同學是花了3000港幣,住那種三平米的房子,還是兩個人雙人間那種劏房。因為香港房子都又小又貴,所以産生了長租酒店的想法。

sannah所住的酒店房間 

我住的這間房子是和同學合租的雙人房。當時考慮酒店的時候比較晚了,就在可選的一些還有房間的酒店裏,挑了家地理位置還不錯的,設施不太老舊的。其實香港的四星酒店跟我們內地三星酒店可能都沒有辦法比,所以要挑一些看起來新一點的。在挑選的過程中,我們是通過一個租房平臺找的房源,發現早鳥價很划算,算下來每人平均不到五千人民幣。具體入住細節還是和酒店的工作人員發郵件對接的,包括錢的問題也是直接和酒店對接,沒有中間商賺差價。 

我住的房就是普通的雙床房,24平米,寬敞且收納空間足夠。衣櫃的話,我們就是一人一半,櫃子也是每人一個抽屜都夠用。我們倆住了八個月,還買了一些沐浴露、電煮鍋之類的生活用品。 

酒店的工作人員都精通兩文三語,普通話溝通完全沒有問題,大家相處都很友好,過年的時候我還會發利是(注:粵港地區的新年紅包)給他們,討個吉利和彩頭。酒店每週都有兩次客房服務,工作人員甚至會把鏡子還有裝飾畫上的灰都擦掉,完全不需要自己動手打掃。每次客房服務新換的床單毛巾等都乾淨得放心,每次進門都能聞到新換的用品都有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唯一遺憾就是因為疫情,健身房、泳池、舞蹈室、羽毛球場等等沒有長時間開放。 

我們有很多同學會住酒店的,都互相認識了,我們會在一起玩劇本殺啊一起煮東西吃這樣。有的人長住酒店會很特別,我就知道有兩個住我們酒店的同學,睡覺會搭一個帳篷一樣的,類似于大學宿舍床簾一樣的東西,也是為了隱私吧。

我其實入學前有問過一些班裏同學要不要住酒店,他們都拒絕了,他們覺得可能住酒店沒有家的感覺。後來我們一起玩,會邀請他們來酒店坐坐,他們就會很羨慕,因為空間也大,也不用打掃。 

sannah房間外的維多利亞港風景 

我住的酒店位置真的很不錯,大門出去斜對面就是尖沙咀地鐵站,離荃灣線和屯馬線的距離都比較適中。我的窗外就是維多利亞港,我也會在窗邊看日落。其實尖沙咀這邊是比較中心的一個地方,吃啊買啊都很方便,這邊的酒店以前是給來旅遊的人住的,但是因為疫情,現在沒有人旅遊,他們酒店會做這種長租房給留學生,那其實相當於我每一天都在香港旅遊了。

在香港住酒店的話,也並不算是有性價比的選擇了,對於像我這樣衣食無憂的人來説肯定是的,但更多人還是選擇去合租。但住酒店最大的好處,就是降低落差感,我親戚在香港,她家也就五六十平的樣子,住了七個人,住酒店的空間會比租這種普通住房要大多了。而且也方便成為都市麗人,因為住在交通便利比較中心的地方,像我的話還會經常去海港城還有dfs購物。 

(黃澄澄為化名)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後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邱瑜敏、薇薇子,36氪經授權發佈。

本文圖片來自:IC photo採訪供圖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