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稅風波、銷量下滑,印度不再是「小米們」的樂土 | 焦點分析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5-19
手機廠商和印度政府相互利用著。前者享受到了印度的人口紅利,後者則希望拿到更多工作機會和稅收好處。

作者 | 袁斯來

編輯 | 蘇建勳

七年足以改變很多事,比如讓一塊曾經充盈機會的土地變得危機重重。

2022年,在印度的中國手機廠商們都感受到了嚴峻氣氛。據IDC數據,2022年第一季度,印度智慧手機出貨量連續下滑了三個季度,同比下降了5%。出貨量萎靡的原因包括疫情和通脹導致的價格上漲。

陰雲還在集聚。5月初,印度執法機構指控小米涉嫌違反外匯管理法,凍結其555億盧比的資金。小米印度的首席財務官Sameer Rao在遭遇“身體暴力”(physical violence)之下做出了不利於小米的聲明,其家人也面臨威脅。一週後,印度法院解除了資産凍結。

根據環球時報報道,印度財政部及下屬機構早就對小米等在印度的中資企業納入“觀察視線”,並在蒐集他們的“違法證據”。

印度仍然散發著新興國家特有的活力,這裡不缺年輕人,也不缺想要換成智慧機的用戶。甚至小米對手們出貨量還在增長。只是,韁繩正在收緊,小米們在印度的野蠻生長或許會成為過去時。

爭搶南大陸

七年前,同樣的初夏,雷軍在新德里喊出那句“Are you OK?”,迅速成為B站鬼畜區熱門素材。

彼時小米意氣風發,這句仙桃口音濃郁的問候語開啟了小米在印度的攻城略地。他們甚至很聰明地將嘲諷處理成一場成功的傳播事件。

這也是連續幾年樂觀情緒的起點。印度很快成為小米在中國以外的第二大市場,曾佔據印度市場的三星手機,在小米的低價攻勢之下節節敗退。

每家廠商都在印度找到自己的定位,如小米的性價比和一加專注于高端。印度各個價位段都由中國廠商把持,中國手機加速了印度智慧機普及速度。

當然,印度市場並不會帶來太多利潤。

除了曾經的一加賣出了高價,印度市場的核心還是價格戰。這對供應鏈極度發達的中國廠商不是問題。OPPO 係的 realme 比小米整整晚了三年進入印度市場,到2022年第一季度已經衝到市場第三,也是唯一還在增長的中國品牌。

realme的策略幾乎就是小米的翻版,甚至於“realme”的名字在印度英語發音中和紅米(redmi)相似,平均價格在國産廠商中最低,只有142美元。

印度市場仍然處於黃金期,手機廠商們押注這一年輕市場的未來。根據德勤報告,印度2021年有12億手機用戶,但智慧及用戶不到十分之一。他們預測印度的智慧機用戶2026年會達到10億,基本完成功能機向智慧機的轉向。

七年過去,印度市場開始出現從量變到轉變的好跡象。

2022年,印度低於200美元的手機出貨量下跌16%,但300美元-500美元的機型增長了75%。

這一價格區間,中國廠商目前競爭力並不強,賣得最好的5G手機仍然是三星,而在500美元以上的高端市場,蘋果仍然穩居6成份額,增長高達50%,賣出了100萬台。但以中國廠商的製造優勢和行銷攻勢,追趕並不是難題。

只是在這場盛宴中,小米們發現自己分食的難度越來越大。

博弈之間

印度一直很謹慎地對待著這些蜂擁而來的海外廠商,政府的熱情有限,更多的是利益博弈。

印度當然不希望成為一個商品傾銷地。2014年時,莫迪政府提出了“印度製造”計劃,提高了進口關稅,因此2015年進入印度時,小米就和富士康承諾要在印度投鉅資建廠。

到2016年,印度又要求對電池、充電器等等配件徵收高達29%的進口稅,手機廠商們在組裝線之外,又不得不在印度建起上下游配件廠。

廠商和政府相互利用著。前者實在享受到了印度的人口紅利,後者也希望拿到更多工作機會和稅收好處。

當中國廠商過於強勢後,印度也不再滿足於現有收穫。2020年時,印度政府推出了五年生産激勵計劃(PLI),號稱要投資超過66億美元,給當地生産的商品提供4%-6%的激勵。蘋果組裝廠富士康鴻海、緯創和三星可以拿到激勵,vivo、小米等在印度的工廠並不在名單中。

中國公司逐漸意識到,在這裡做生意,必須讓出更多利益。

2022年3月,根據彭博報道,小米、vivo和OPPO都在和印度本土製造商Lava International和Dixon Technologies談判,希望能合作生産手機出口到海外。這兩家當地組裝廠都能拿到PLI計劃的現金獎勵

中國廠商沒有太多時間躊躇。2020年,印度封禁中國118款APP,2021年夏天,Tik Tok、微信也上了黑名單。根據《財經》報道,為了避免遭遇破壞和人員上海,小米以“印度製造”的廣告牌覆蓋了原有的“小米”廣告牌,店舖工作人員也換下統一的工作服。

頭頂的劍晃動得更加頻繁。2021年12月,小米、OPPO、一加等等中資公司的辦公室,在同一晚遭到搜查,突擊調查持續了整整一天一夜。他們在孟買、班加羅爾等地辦公室、倉庫也遇到突襲,甚至一些高管住所都在搜查範圍。

調查結束後,2022年1月,印度財政部要求小米印度公司補65.3億盧比進口稅(約5.5億元)。

這很容易讓人想到當年諾基亞在印度的遭遇。2013年,印度稅務部門給洛基亞開出2100億盧比(約合210億元)的天價稅務罰單,並且凍結洛基亞在地資産。最終,洛基亞關閉了印度工廠,超過8000人失業。

當然,中國廠商對印度而言,無論是體量還是製造力都很難有替代者。然而,這種緊張的氛圍不會在短期內消散。可以預想的未來,中國廠商們還會為印度付出經營之外的金錢和時間。

(手機行業正在經歷多年難遇的變局和寒潮。無論是員工、供應鏈還是渠道,仍然努力尋找解決辦法和出路,對抗不確定的未來。如果你願意和我交流,可加微信yuansl_306。請備註姓名+公司+崗位,資訊保密,僅供備註)

36氪製圖

本文圖片來自:IC photo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