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媒體人,在理想和現實的拉扯中抉擇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5-17
完成夢想的時刻,卻被潑了一瓢看清現實的冷水

36氪「職場Bonus」(ID:ZhiChangHongLi)

文|張瀚銳

編輯|陳桐

封圖提供|IC PHOTO


又到一年畢業季。每每臨近畢業,傳媒類專業的學子們都要經歷一場校內理想與擇業現實的“油水分離”。

“同學們都擠破了腦袋想去網際網路和新媒體。”季楊楊是一所傳媒高校的編導畢業生,當被問及是否考慮報社、電視臺之類的單位,他告訴職場Bonus:我沒把它們作為第一目標。

曾代表 “新聞最高理想”的傳統媒體,已不再是大學畢業生的理想就業去處,也不再是新聞科班生的就業首選。

根據“傳媒藍皮書” 課題組的統計, 2020-2021年中國傳媒産業總産值達25229. 7億元, 同比增長6.51%。雖然總體呈增長趨勢,但細分領域中報刊、圖書、電影等傳統媒體業務受各因素影響,收入下降。

隨著資訊技術的不斷發展與廣泛應用,傳統媒體面臨斷崖式下滑。以快手、抖音為代表的短視頻潮、人工智慧演算法的應用,加之以大數據為內核的全媒體時代正在重塑、改變受眾的資訊習慣與行為。

2020年,中國網際網路絡資訊中心(CNNIC)發佈了《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報告顯示,我國手機網民規模達8.97億,我國網民使用手機上網的比例達99.7%。網際網路社交媒體和自媒體遍地開花,傳統媒體的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以及發展前景等綜合吸引力急劇下降。

但,傳統媒體至今仍是孕育行業新秀們的重要搖籃。對於另一位同為廣播電視編導出身的應屆生李可,專業性仍是她考量的第一因素:無論是中央電視臺,還是各大衛視或地方電視臺的新聞節目,整個流程都更加嚴謹、權威。

在人人都是記者,人人都是作家的年代,傳統媒體行業的一線從業者們如何感知與抉擇?

 

01 是圓夢,也是破滅

吳文飛 某研究院經濟政策理論研究員

 

為了去浙江電視臺,我硬是考了浙江傳媒學院的研究生。

畢業後我如願去了浙江臺,也拍上了心愛的紀錄片——這只是個看似圓夢的結果。

我不太喜歡臺裏的工作氛圍,同行競爭壓力比較大可以理解,但在考核期的我並未感受到一視同仁,甚至晉陞渠道、自我表達這些方面都多多少少受了限制;第二,工作量和收入不成正比,僅僅只是養活自己而已;最後也是我個人問題,拍紀錄片這個事兒,比想像中,門檻更高。

(受訪者供圖)


我不得不斷舍離,推翻長久以來的夢想後,我很迷茫、猶豫:留在媒體行業,我還可以做什麼呢?在杭州,除了浙江臺就是杭州臺,當時沒有別的更好的選擇。一番糾結,我去了杭州廣播電臺。

我記得自我介紹時,我説我從浙江臺過來,大家的反應都是:為什麼?是不是因為你不優秀?被刷下來?或者犯了錯?我説不是,只是不喜歡那個工作才來這裡。在電臺我就是普通記者,約稿採訪、寫稿、播音,有時也幫忙攝影攝像,畢竟廣播電視新聞的學生,采寫編都能幹點兒。

很忙,很充實,但感到迷失——在這個過程中,我沒有找到像之前那麼強烈地想當一個紀錄片導演的慾望。我並不在意職業能夠帶來多少金錢或者社會地位,我只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那時我沒有方向,於是只能埋著頭,沒有目的地在廣播臺學習、工作,對未來沒有任何職業規劃。

現在回過頭,我很後悔,我當時不應該把什麼東西都往身上學。我會很多技能,但卻是目前工作中完全用不到的,學了也白學。我最後悔的事就是當時沒多看點兒書,沒多去跟有見識的人溝通,沒花更多時間了解行業前沿,反而浪費時間在那些會不斷更新的技術上。

最終打算離開傳媒行業,是因為我思來想去也找不到任何途徑可以實現 “新聞理想”。我認為所有社會媒體,都是市場化的媒體,是對社會主旋律的“有益補充”,但它本身並不能主導受眾,不能“過於自由”發聲。既然沒有辦法實現,我就選擇不去實現了。所以我現在這份工作跟傳媒完全沒有關係,不過雖然所謂的“新聞理想”在我目前的工作崗位裏得不到體現,但精神內核是一樣的。

做新聞人、媒體人,需要耐得住寂寞、經得住誘惑。因為論資排輩的不一定是作品,而是時間資歷。同時,不要被外界誘惑影響,不要覺得“別人工資多高,別人馬上當上主管了,別人當上公司副經理了,而我呢?我只是一個小記者”——因為,你最終爆發的能量,可能會比別人還大。

如果現在能夠時光倒流,我想我會在臺裏再堅持一段時間,哪怕再堅持三個月呢。

 

02 是工作,也是理想

肖安 現某平面媒體公司管理中層

 

我工作十五年了,現在在一家平面媒體任職。

十幾歲時,我讀到一本法拉奇的傳記——採訪鄧小平的那個法國女記者的傳記,在我心裏她簡直是無冕之王。也就是從那時起,我決定選擇和她一樣的道路。

我在紙媒的黃金時代進入這個行業。剛入行時從記者做起,除了體育條線沒跑過,其他基本上都跑過了。那會兒只要進入所謂的綜合性“報業集團”,作為新人,會受到非常系統的訓練。這種訓練絕不只是像在學校上新聞寫作課那樣,而是要從最瑣碎的社會新聞開始接觸。因為好些民生類新聞都是突發,新手在這個過程中會掌握很多基本技能,非常鍛鍊能力。有了相對紮實的基本功後,才會專注于某個特定領域——也就是常説的條線。

所以這麼多年在平面媒體的經歷,于我不僅是一份工作那麼簡單,也是實現理想的過程。

這份職業帶給我豐富的人生體驗:可以做想做的選題,採訪想採訪的人。工作需要,我去過很多地方。和純粹遊玩不同,職業身份給我更多追尋、探索的途徑和資源,因此能更深入地體驗、理解。同時,我很喜歡它賦予我的個人狀態:我始終在一個高度活躍的思維狀態裏,它迫使我不斷了解新事物。

曾有很多後輩問我在平媒的發展如何,回望自己,我個人很滿意,可對新人來説,還是要考慮清楚自己要什麼。很多新聞畢業生多多少少都懷揣著新聞夢想,但又指望靠它吃飯、賺錢。如果一定要在理想和現實裏做選擇,光憑一腔熱愛,舉步維艱,要做好心理準備。

第二,不論做什麼,每一個階段對它的期望、需求都會變,剛工作、工作五年和工作十年是不一樣的。頭兩年你和同齡人可能差不多,但五年十年後,當你發現別人收入是你的很多倍時,你的心態是不是還能平衡?所以也要考慮:即使物質層面沒有擔憂,用愛發電到第十年時,面對這樣的情況,你還會保持初心嗎?

坦誠講,我能達到目前的高度不是我多麼優秀,也因為我進入行業的時間剛好處於行業風口期。就像當年那些進入網際網路的同齡人已經財富自由,而現在進入網際網路的很有可能只有996。所以方向、風口很重要。如果已經進來了,那麼還有一條通路是去找門檻更高的條線。

財經類記者應該是記者門檻最高的,我之前跑財經的同行,有跳去風投的,也有跳去甲方的。光是泛泛沉澱、積累,那可能只是堆砌,沒有深入,用處不大。

新媒體、網際網路發達之後,這個行業準入門檻越來越低,所以更要又精又專。

 

03 是開心,也是初心

劉一心 某公司品牌部員工

 

回想前六七年,最開心、最有收穫的還是在報社的時光。

大學時期誤打誤撞在報社的實習經歷,燃起了我心中的記者夢。畢業後我有幸入職了某一線城市報社,走上了傳統新聞媒體的道路。

對於初出茅廬的我來講,記者帶著大大的光環。電影節、文化藝術節和體育賽事等等活動,我都跑過,工作第一年能去這麼多活動上跑一圈,我一邊學到東西,一邊發自內心感到快樂。

報社不打卡,通常上午都沒人。下午兩點後才陸陸續續來人,四五點人最多,因為要忙第二天的出版。要是碰上重大活動,記者們可能晚上九十點還在寫稿。我討厭打卡,別人在公司上班的時間我卻在外面跑活動,這種感覺很自由。

(受訪者供圖)

自由歸自由,但我對報社的工作還是漸漸動搖。首先新媒體崛起後,我們的版面越來越少。以前幾十個版面,後來能剩給我們文體這塊兩個版面就不錯了。而且報社作為事業單位編制有限,其組織性質決定了晉陞機制上並不一定優先考慮員工的工作專業度,而是其他一些因素。就連老員工們都很難等到機會,輪到後輩得什麼時候呢?

最主要的,還是工資不高,基礎工資加上按每月出稿篇數計算的績效,到手上撐死也就那點錢。前輩的一句話,讓我下定決心離開:你這麼年輕,又是重點院校畢業,囿于報社幹嘛呢?

跟隨興趣,我做起了製片助理。影視行業最大的弊端是項目週期過長:拉資金、談合作平臺、談播放權益……一系列的事情反覆溝通,甚至還會換團隊。整個過程像來回拉鋸一樣沒有盡頭。

同時,我也越來越明白為什麼國內影視行業的土壤會如此匱乏:資本逐利、內容讓位、創作自由缺失……我越來越意識到生命在被浪費。隨後,我跳到一家做法律的新媒體。

這次換工作我醒悟了——我告誡自己,千萬別輕易把興趣愛好當工作。在法律新媒體工作,非常切合我的優勢:一方面我畢業于法律專業,另一方面我出身於傳統媒體;一方面我懂法,另一方面我會寫,完全在我的擅長領域裏。

作為非新聞專業的人,報社工作培養了我的新聞素養和寫作能力。相比新媒體,傳統媒體對於新聞的嚴肅性和權威性更高,對於新聞從業的實踐、經驗,都會得到相當大的提升;哪怕是離開這個行業,在公司、集團裏面寫任何文案我基本都沒什麼問題。因為寫作基礎已經打得非常紮實了,底層邏輯是貫通的,寫起來就很容易。

我面試現在這份工作時,恰好面試官也是從傳統媒體出來的。不少從傳統媒體黃金時代走來的前輩們在步入市場大潮後也都取得了較好的發展,我們很有可能就在下一個職場遇到他們。而相似的傳統媒體經歷,或許能讓我們從面試階段就建立起“緣分”。

做傳統媒體的如果想要轉型,大多會從新媒體、公關、品牌和網際網路這幾條路中選擇。説白了,不論做什麼,打鐵還靠自身硬,有能力的人去哪都會發光。

 

彩蛋

書影音推薦

BONUS CHOICE 

從行業角度來講,傳統媒體呈現不可避免的式微。但從個人發展角度,每個媒體人都有獨特的發展路徑。

職場Bonus認為:傳統媒體能提供的更多是職業素養和人脈的沉澱累積。從各個報業、平媒已經走出了不少頗有成就的創業者、行業領頭人。傳統媒體至今仍在持續培養行業新秀,這也是傳統媒體對個人價值發展的影響。

行業一直都會有優秀人才誕生。留下或離開的選擇,更像是認識自我的過程。

無論你最終選擇的是傳統媒體、新媒體,還是其他行業,這份書單都能讓你更好地理解新聞,它們來自於近20位媒體從業人的推薦:

《華爾街日報是如何講故事的》 威廉·E.布隆代爾

《王國與權利》蓋伊·特立斯

《巴黎燒了嗎》拉萊·科林斯  多米尼克·拉皮埃爾

《江城》、《尋路中國》何偉

《冰點週刊》、《南方週末》

(文中受訪者吳文飛、肖安、劉一心為化名) 

作者卡片

編輯卡片

互動話題

你有過“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時候嗎?

為此,你是如何抉擇的呢?

你有哪些困惑或者經驗?

歡迎在評論區暢所欲言,一起探討

 

36氪「職場Bonus」(ID:ZhiChangHongLi)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職場Bonus”(ID:ZhiChangHongLi),作者:張瀚銳,36氪經授權發佈。

本文圖片來自:IC photo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