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松松:我與19個女下屬的故事·J&C篇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5-17
給團隊解決問題,而不要僅提出問題。

36氪「職場Bonus」(ID:ZhiChangHongLi)

每當有新入職的同事問我,一個職場新人應該注意什麼的時候,我都會提到曾經的兩位女下屬,然後告訴這些初入職場的年輕面孔——崗位並不等於你的定位!

  

這兩位女同事分別叫J&C。

J是我從若干優秀應屆畢業生挑選出來的,入職的第一天額頭幾顆不明顯的痘痘,虎頭虎腦的走過來興奮的叫了我一聲“許總你好,我是……”話音未落就被旁邊的主管提醒:“叫松松就可以了。”

C的上一份職業是空姐,由於我需要一個在北京總部協助我業務的介面人,有點陰差陽錯地被招了進來,見到她是入職一個月後,那個標準鞠躬,讓我急忙搖手:“使不得,使不得。” 

(作者供圖)

 

J的崗位叫“文案策劃”,理論上只要完成每週三篇的公眾號文字即可,而C的崗位叫“市場助理”,核心工作就是完成對接總部的財務法務跑完流程。 

“J,這次的媒體見面會的主持就交給你了”,“C,偶像練習生蔡徐坤他們的ID你去拍吧”……在確認一個新人能力的過程中,我往往喜歡這樣沒頭沒腦地給一個活兒,因為我記憶中以前的領導也是如此交代任務的。

第一次發現接到了一個全然不知道怎麼做的業務的時候,她們兩個都不約而同地會求助自己的主管——想要的結果、風險點、關鍵要素、可以支出的成本、過程中需要實現的目標,然後開幹。

在我的團隊中,我有直接給小夥伴下需求的習慣,但這並不代表她們的彙報關係會發生轉變,所以後續的工作需要她們不斷地跟自己的主管進行工作的拆解,並在過程中需求團隊的幫助,最終由負責人整理結案。

  

這個功勞到底是誰的?一個項目結束總歸有總結表彰的時候,那麼作為新人需要凸顯自己的成績嗎?

J在見面會的主持十分優秀,自己整理了整個45分鐘的流程,同時也控制並照顧好了內外部上臺嘉賓的演講順序和節奏。更難為可貴的是,自己還額外製作了一條好看的TVC,保證到場媒體可以很快的進入角色。事實上,在整個會議前後她都成為了這個項目的負責人,包括我在內都是由她來調遣的。

(作者供圖)

 

C去節目組錄製ID的過程也非常順利,不僅僅獲得了包括蔡徐坤在內的口播素材,還專門等到偶像練習生的全部錄製結束,盯著導師製作了額外的內容。更為可貴的是,她還根據當時的一些熱點設計了一些小問題,順利製作了一期互動問答的節目。

對於兩個新人而言,能夠把這些工作幾乎沒有瑕疵的做完,可以説是非常出色了。

但,這並不代表需要什麼論功行賞,我除了在過程中和結束的時候詢問過一些細節和吹毛求疵地提了一些意見之外,她們的工作只會成為結案中被提到的小小一筆。因為,執行的工作做到位是應該的,同時這也是團隊整體的結果。

對個人而言,她們兩個在後面的工作中更加值得信賴,僅此,足矣。

  

對於大部分的新人而言,選擇自己的定位肯定是重要的,但這不等同於崗位名稱等於工作內容。 

在現代職場,職位對應的職能已經越來越模糊,協作固然重要,但是每個員工都必須可以成為獨立的PM(項目負責人),在具體的項目裏你就可以是最大的領導者。 

J&C,在我離開後,我就沒有跟她們有太多聯繫了,偶爾會從其他同事那裏聽到一些她們現在工作和生活的狀況,都還不錯,我很欣慰。 

每個人都是從新人開始做起。在大多數情況下,你的未來如何,跟你剛開始從業的工作量和強度是息息相關的。 

這裡的強度,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996加班(在我看來新人加班屬於主管比較弱的表現)。是否可以獨立地承擔項目,自己懂得如何翻譯領導們的需求,且按照時間點明確規劃自己的工作節奏,理解整個項目可以使用的資源,以及最終需要達到什麼結果……這些尤為重要。 

工作的核心是給團隊解決問題,而不是成為問題、提出問題。我在J&C的身上從來沒有看到她們為難或者抱怨的態度。相反,由於她們真的年輕,我往往能從她們身上發現很多意想不到的閃光方案。 

——“好的。” 

——“我有疑問,但是可不可以這樣解決?” 

——“這個事情,我還有個想法準備這樣做。” 

——“我完成了,你看一下。” 

…… 

這是她們在入職第一年,跟我説的最多的話。

| 下一期:《我與19個女下屬的故事·N篇》 

 T o be continued… 

作者卡片

 

互動話題

你在職場裏見過愛抱怨的人嗎?

你認為職場新人能夠論功行賞的標準是什麼?

歡迎在評論區暢所欲言,

有機會被作者看見回復~

 

36氪「職場Bonus」(ID:ZhiChangHongLi)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職場Bonus”(ID:ZhiChangHongLi),作者:許松松,36氪經授權發佈。

本文圖片來自:採訪供圖視覺中國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