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投資人盯上歐美草坪|焦點分析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5-16
冰點市場中的火苗

文 | 韋雯

編輯 | 吳睿

國內一級市場的投資人們,關注起了歐美人家門口的草坪。不下10位關注機器人及出海的投資人,向36氪提到正在關注割草機器人。作為跨境電商中的傳統品類,割草機正在迎來智慧化機會。

僅僅是草坪上的割草機器人,想像空間在哪?在歐美,割草機器人是個高客單價的真需求。亞馬遜上銷量排名前三的割草機器人單價高達2000美金以上;全球年出貨量則高達2500萬台。

但當前割草機器人産品存在明顯缺陷。雖然相比傳統的手持割草機、騎式割草機已經可以自行割草,可它們並不是完全智慧,使用前仍需在草坪上鋪裝銅線,且無法覆蓋全部草坪,存在漏割情況。使用智慧技術的割草機器人,目標則是規避這些痛點。

目前,割草機器人市場中僅有兩家明顯巨頭。富世華(Husqvarna)、寶時得兩家公司的産品佔據了全球90%市場份額。數據顯示,目前智慧割草機器人有90萬台出貨量、10億美金市場規模,對比傳統割草機器人2500萬台出貨量來説,它的滲透率只有4%,存在較大的存量空間。

據36氪粗略統計,躺在投資人清單中成熟的割草機器人標的有近10家,其中有三家公司將在近期完成融資交割,又有4-5家從AI、RTK技術等領域跨行開始做割草機器人的公司。天眼查數據顯示,目前帶有割草機器人業務的國內公司已有近500家。

大公司下場也可以驗證賽道的前景。譬如,電動出行公司九號機器人在去年下半年發佈了其割草機器人産品Navimow。業內人士告訴36氪,泉峰控股、寶時得、石頭科技、科沃斯的割草機器人也正在研發中。

在投資市場落入冰點時,割草機器人是否是一支正在燃起的火苗?

割草機的智慧化革命

今年1月份,位於東莞松山湖的松靈機器人完成新一輪的融資,投資方最終為紅杉中國、五源資本。據一家FA説,這輪融資“搶得很瘋狂”。

2016年成立的松靈機器人此前的主業是移動底盤機器人。幾乎在宣佈融資同時,松靈機器人也宣佈了自己的割草機器人品牌「庫犸動力」,同時發佈了一款自主導航産品,正式入局割草機器人市場。

松靈KUMA割草機器人

從其他機器人品類轉來割草的還有目心智慧和ULsee。2021年獲得真格基金股權融資時,目心智慧的亮點是視覺處理。在獲海納亞洲、軟銀、合庫創投投資時,ULsee講的故事是AI視覺。2019年,在一次和富世華的合作中,ULsee看到了割草機器人的市場。創始人葉舟告訴36氪:“這塊市場太大了。”

除此之外,專注于割草機器人的邦鼓斯、來飛智慧等初創公司,也是投資人的密切關注對象。 一位向割草機器人提供RTK及視覺方案的上游供應商向36氪表示,今年割草機器人公司涌現了4-5家,“具體來説是從去年開始。”

初創公司外,大公司自然沒有放棄這塊市場。據36氪從公開報道及研報梳理,九號機器人(SH:689009)曾在去年下半年發佈Navimow割草機器人,最近,傳出要分拆旗下割草機器人品牌Navimow;掃地機器人公司石頭科技(688169)、科沃斯(603486)的割草機器人正在研發中;戶外工具公司富世華、寶時得、泉峰控股(02285.HK)的割草機器人産品也正在研發中;富世華在國內的代工廠商、出海大賣大葉股份,也瞄向了割草機器人賽道,研究智慧割草機器人。

九號Navimow割草機器人

國內割草機器人初創公司的涌現,全球疫情爆發是直接傳導因素。以往為歐美家庭提供割草服務的往往是兼職人員或非法移民,但在疫情隔離下,以往以時薪結算的流動人口開始難找兼職。這些歐美家庭亟待可以簡單操作的割草機器人産品取代人工。供應鏈優勢則是割草機器人初創公司的基礎。據悉,全球工具産業的ODM廠商都集中在我國江浙地區,比方説為大葉股份(300879)、寶時得。

割草機器人這一輪的火熱,還可以看作是機器人投資熱的分支。“在機器人賽道中,工業機器人、醫療機器人公司已經估值很高了,我們在尋找一個新的方向出來。”躍為資本劉柏楊向36氪介紹。割草機器人具備幾個投資關鍵詞:出海、電動化、消費品,本質上,投資人們是在找一個能出海的、人工成本貴的場景。

同樣是高客單價電動消費品出海,多數投資人表示,割草機器人的市場比前段時間成為紅海市場的便捷式儲能,要大一些。但目前一切都停留在推論中,大多數國內割草機器人公司都處在非常早期的起步階段。浩方創投投資人李晉寧于2020年投資邦鼓思時,後者剛有了智慧割草機器人demo,今年下半年預計才能量産出貨。

草坪上的“掃地機”

投資人們對割草機器人的關注中,藏著複製掃地機熱潮的渴望。某種程度上,割草機就是歐美人的戶外掃地機。

對於熱愛園藝的歐美人來説,家門口的草坪是否整潔,是一個家庭的臉面,更涉及到環境保護和法律責任。在美國,若不及時修剪草坪,不僅受到社會輿論的置喙,還會面臨被警告、罰款的風險。

草坪文化孕育草坪經濟。歐美每人平均每年在草坪上的支出在逐年上漲。單就美國來看,從2007年的107美金上漲到2020年的171美金。美國草坪在600平方米到1000平方米之間,旺季需要一個月割草2-3次。

從傳統戶外工具數據來看,存在持續的增長空間。根據 Statista 數據,2018 年全球割草機市場規模為275 億美元,2020 年達到301億美元,CAGR (複合年均增長率)為 4.62%;預計至 2027 年全球割草機市場規模可達 440.7 億美元,CAGR 為 5.60%。

割草機出現智慧化機會以前,這樣的剛需讓富世華和寶時得賺得盆滿。他們旗下3個品牌,每台割草機器人定價在949美元到4799美元不等。其中富世華2021年的銷量是6.7億美元。這三家的産品都是需要埋線的割草機器人,即人工將銅線埋在草坪上或者草坪下。人工到府預埋線的成本在300-400歐。

圖源:興業證券

在割草機器人的智慧化上,大公司和初創公司處於同一起跑線。“這個時間點,就像是電動車去顛覆混合車,會有新的品牌誕生。”邦鼓思創始人陳越凡説。

圖源:興業證券

集中度如此高的割草機器人市場中,為什麼新公司的新産品有機會?為什麼龍頭老大遲遲未出智慧割草機器人産品?事實上,割草機器人産品看似簡單,實則複雜。市場很大,但要拿下並不容易。

首先,割草機器人在投入市場之前需要漫長週期。掃地機器人從研發到産品落地的週期大約為一年,但割草機器人的研發測試時間需要2-3年,産品小規模銷售後獲得反饋,又需要1-2年;公司從初創到盈利,需要至少5年時間。

這一點的主要原因是割草機器人所處的室外環境更複雜。受到草質、濕度、光線等多種因素影響,割草機器人在演算法層面需要累計大量的真實測試數據。與此同時,産品在室外跑測試時,還需要搭配適合的技術方案。

比方説,在小規模的草坪上,在機器人身上搭載無人機常用的RTK技術就顯得雞肋。搭載RTK的機器人在運作時,有遮擋就會影響信號。而在別墅旁邊的草坪,通常會有光線遮擋問題。

其次,從整體市場規模來看,智慧割草機器人所處階段,就像十年前科沃斯和irobot發佈第一代掃地機器人所處階段,不確定性太多。機器人公司的産品要麼是demo階段,要麼剛剛出貨。戶外工具的銷售邏輯是,先小規模供貨給歐美當地的經銷商,經過市場驗證,也就是説用戶滿意後,才大規模出貨。國外的割草機器人才剛剛開始走這條路。

這個時機,更像是一場馬拉松的開始階段,初創公司先行、試錯,大公司看到市場産品驗證後,不斷磨合自己的産品,再出貨,以穩妥的戰略保住口碑和市場。

擺在創業公司面前但還有渠道難題。電動工具出海,渠道是競爭力的體現,消費者傾向於觸摸到實體才放心購買。寶時得在海外已經入駐勞氏、 OBI、百安居等多個大型零售商渠道,擁有成熟的銷售體系。一位關注割草機器人賽道的FA告訴36氪,海外消費者習慣線上下購買大型割草機,而目前初創公司主打線上眾籌。

割草機器人産業鏈 圖源:浙商證券研究所

從産品的角度來看,割草機器人是一個高客單價産品。躍為資本孫嬌認為,割草機器人要做一個符合用戶行為習慣的産品出來,産品定義能力再加上渠道、銷售推廣反而是重要的東西。未來,品牌力、渠道和售後會是出貨後的割草機器人公司競爭點。

36氪走訪初創公司發現,今年下半年將是智慧割草機器人的大量出貨期。國內關注消費科技賽道、出海賽道、機器人賽道的投資人們都想抓準這個時機,在出貨量起來前,賭一把。初創公司們也正蓄勢待發。

這也是上半年持續處於冰點的一級市場裏,令人感受到熱度的,珍貴的方向。

本文圖片來自:企業官方Unsplash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