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PDD劉謀:剛入行月薪1500,但電競人不能只活在過去 | 遊戲創新人物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1-12
入選LPL名人堂、粉絲心中的中國電競風向標、退役後成為産業發展探索者... 已過而立之年的PDD劉謀從未改變自己的初心。 近日,36氪首次對PDD進行了專訪,並探討了關於電競職業化、電競産業發展、電競創業等話題。

2021年12月,擁有上單霸主、老IG核心C位、電競黃埔軍校校長等眾多名號的前《英雄聯盟(LOL)》職業選手劉謀(ID:PDD),正式入選LPL名人堂。

很多人將“PDD”作為中國電競發展的旗幟,亦或作為心中的電競偶像,但少有人知的是,從中國電競蠻荒年代至今,PDD從未停止探索這個産業的未來。

2010年,老家在四川的劉謀隨父母來到上海,希望在滬攻讀雅思後出國留學。19歲的劉謀並不擅長讀書,不過從小接觸各類競技遊戲並擁有過人技藝的他,被身邊的朋友公認為“高玩”。

彼時正處於移動網際網路爆發前夜,網路直播並不普及,電子競技在中國也是十分小眾。

上海作為最早出現電競文化的一線城市,讓劉謀很快接觸到了很多新鮮人和新鮮事,也讓他發現電子競技似乎是有“職業化”機會的。很快,年僅19歲的他加入了自己“職業生涯”中的第一家電競俱樂部,並將自己選手ID設為“PDD”。

“當時俱樂部給我的月薪是1500元,比賽中取得好名次的話有機會拿獎金,”PDD在採訪中告訴36氪,“我自己沒什麼概念,不過對於初入社會的年輕人來説,這至少能夠證明電競打得好確實能體現價值。

加入俱樂部沒多久,LOL正式進入中國,作為遊戲運營方的騰訊和開發商拳頭遊戲開始著手搭建職業聯賽體系,PDD也開始向LOL職業選手的方向發展。

三年的職業生涯讓PDD成長了許多,也為粉絲貢獻了很多高光時刻,例如作為當時中國頂尖的LOL職業選手,也曾在2013年的S3全球總決賽期間,打爆了幾乎所有世界頂級上單選手。

從2011年成為職業選手,到2014年宣佈退役,PDD的職業生涯並不長,相比于近幾年在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中奪冠的中國選手們來説,他在國際大賽中取得的成績也並非頂尖,但在那個中國電競的蠻荒年代,PDD已然成為了探路者,引領著中國電競職業化和市場化一步步走向成熟、走向世界,也在國際賽場上讓無數對手吃盡了苦頭。

PDD表示,迄今為止,自己都認為當時退役是正確的選擇,每個人在不同的人生階段就應該做符合自己精力和擅長的工作。

退役至今已過7年,PDD的身份也逐漸變多了,但無論是做遊戲主播、賽事解説還是創業者,他都認為現階段這個産業在中國遠為成熟,電競人都不能只活在過去。

我自己趕上了中國電競發展最快的時期,有實力因素但也有運氣。既然我今天能夠影響到很多關注電競、喜愛電競的人,那麼我也有責任有義務為這個産業添磚加瓦,幫助中國電競走向成熟、走向世界。”PDD説道。

以下為本次專訪PDD劉謀先生的內容精選:

36氪:您如何評價自己的職業生涯?這段時期帶給了你哪些感悟?

PDD劉謀:我個人認為這段職業生涯很飽滿,作為選手的每個階段也都經歷過了,從初出茅廬的青年,一開始學著如何跟隊友溝通相處,然後如何去規劃自己的職業生涯等等,都是在這段時間裏慢慢學習掌握的。後來自己在上單位置打出名氣後,隊伍的成績也逐漸變好了。

這個過程看似順利,但也充滿坎坷,這也是為什麼在之前LPL名人堂晚宴上我説,剛進入這個行業的時候,我就是一個非常糟糕的人。舉個例子,在我第一次加入職業俱樂部期間,大家公認我的水準是最厲害的。當我去到第二支隊伍的時候,有第一支隊伍的隊友就刨去去跟第二支隊伍的選手説,“你們千萬別讓 PDD 去,肯定出不了成績,有了他之後你們甚至會影響到你們的人身安全。”

為什麼會這樣呢?其實就是因為那個時候自己有一些性格問題,之前沒有走上過社會,也不知道該如何與人相處。另一方面,大家當時也都很年輕,就很容易出現相處困難的情況。這幾年的職業生涯帶給我最大的感悟和變化,就是讓我從一個非常糟糕的人,變成了明白如何與人相處、如何思考問題、如何在學習成長的人。

36氪:從2011年英雄聯盟正式進入中國,到2014年退役,這段職業生涯並不算太長,那麼之後有沒有認為自己退役太早?

PDD劉謀:2013全明星總決賽之前,全球範圍內排名靠前的上單選手幾乎都被我碾壓,當時感覺自己已經“牛上天了”,決賽面對南韓戰隊一定是毫無懸念的“爆錘”。

後面的劇情發展大家也都知道了,幻想和現實反差極大,在決賽不敵對手之後,之前網路上的所有讚美全部變成了謾罵。我一下就繃不住了,那段時間情緒很低落,花了一段時間沉下心來想辦法解決自己的問題、彌補自己的缺點,讓PDD變得更好。

23歲退役的時候,中國真正有實力能走上世界舞臺的電競選手很少,包括我在內的一批“老選手”也進入了狀態下滑的階段,在判斷很難再次衝擊世界冠軍後,當時剛剛興起的直播平臺也向我發出了邀約,於是選擇了退役。

時至今日我也並不後悔當初的決定,于我而言,這三年讓自己成長了很多,這段職業生涯裏我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36氪:退役之後,成為粉絲心中的頂流主播、電競黃埔軍校校長,還帶領團隊做公益、作為創業者加入小象互娛、入選LPL名人堂。PDD的身份逐漸多了起來,那麼現在的這些新身份、新工作會不會讓你感覺更有壓力?

PDD劉謀:我覺得每個人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應該去做適合的事情,而不是刻意想要做什麼。所以這些事情或身份我覺得倒不會有什麼壓力,因為都是在當下我比較擅長做的事情。

36氪:過去十年,中國電競帶給你最直觀的變化有哪些?

PDD劉謀:過去十年是中國電競發展的黃金十年,英雄聯盟扮演了重要角色,我們這一批選手也趕上了好時期,賽事本身也有很大變化。

有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我第一次見到波比(曾任騰競體育聯席CEO)的時候是在上海的正大廣場,他就背了個小書包,在現場到處跑,來指導工作人員。當時的比賽環境是什麼樣子的?露天環境下,太陽光就直接照在電腦螢幕上,畫面根本看不清楚,加上室外溫度很高,我們就這樣強忍著高溫和反光打完了比賽。

那個時候,其實無論我們的比賽打成什麼樣,打得好或是打的壞,都只有一小部分核心粉絲關注,主流媒體也鮮有關注LPL甚至國際賽事。

後來隨著騰訊遊戲、騰競體育和拳頭遊戲(LOL開發商)不斷完善賽制,不斷投入資源、資金和新技術,LPL賽事變得越來越專業(包括開展聯盟化運營),賽事的線上和線下內容也變得越來越豐富。

到現在,玩家和粉絲不僅能獲得更好的賽事內容體驗感,還能讓年輕人從職業選手身上感受到很多積極向上的正能量,這是讓我感覺變化最大而且最開心的事。

36氪:從2014年退役到現在有7年時間了,在這七年時間裏,PDD的身份有幾個階段的變化,心態是否也有較大變化?

PDD劉謀:從退役成為主播、經營俱樂部再到今天成為創業者,我覺得心態變化其實不大,因為我還是在做自己擅長的事情。

比如説我從職業比賽中退役後,對於如何做好一名職業選手有了很多心得體會,這個時候我去運營俱樂部、青訓機構,就能用我的知識和經歷幫助更多年輕人成長。後來加入了小象互娛做MCN機構,也是因為我做了這麼多年的主播,了解機構應該如何經營才能滿足主播的需求。這些其實都是水到渠成的,所以我覺得自己是一直保持著相同的積極狀態,來幫助産業發展,幫助電競人成長。

36氪:電競圈有一個説法:YM俱樂部是“電競黃埔軍校”,那麼作為“校長”,你如何看待這樣的言論?

PDD劉謀:最早我們成立YM俱樂部的時候, LPL是有升降級的制度,二級聯賽的隊伍可以通過好的成績和排名,進入一級聯賽(後改為聯盟固定席位制度)。於是我們組建了YM去參加聯賽,但打了幾年都沒升入一級聯賽,合夥人和很多資方認為成績突破的希望不大,也都紛紛退出了。

後來留我一個人帶著戰隊繼續扛,隨著賽事辦得越來越好、用戶數量越來越多、聯盟化的不斷演進,很多資金雄厚的機構也入場了,選手的身價也是水漲船高,我們發現俱樂部雖然升不上去了,但還是有能力培養出具備優秀潛力的年輕選手,那麼不如就專職做青訓了。

YM的全稱是Young Miracles(年輕的奇跡),代表我創辦這傢俱樂部的初心,而成為青訓機構也同樣初心未改。

 

36氪:絕大多數退役選手在事業發展上並沒有達到你的高度,那麼你認為自己是否具備大部分人沒有的一些特質?

PDD劉謀:如果一定要回答的話,我擁有的最大特質可能就是好運氣,在合適的時間做了正確的事情。

我的職業生涯處於中國電競發展最快的幾年,直播生涯也趕上了遊戲直播這個行業的黃金期。時代造就了最好的PDD,讓這個名字在電競和直播行業都獲得了很好的回報和名氣。如果當時沒有我,也會有別人的,所以我很感恩這樣的運氣,既然行業和市場給了我這樣的機會,那麼我也就有義務努力讓行業變得更好。

36氪:作為小象大鵝的管理者之一,過去幾年間,這家MCN機構也逐漸成為了行業頭部品牌,你認為自己和小象團隊做對了哪些事情?面臨著哪些問題?

PDD劉謀:首先,這幾年依靠包括我在內的擁有頭部影響力的KOL,小象在行業和用戶端的影響力有了很大提升。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在簽約優秀KOL(包括選手、戰隊、主播等)的時候,就有了頭部效應的優勢。

其次——也是我們現階段最重要的攻堅工作,就是精細化運營。雖然在影響力和用戶數量上做到了頭部,但對於小象這家公司來説,運營依然做的不夠好。我自己也是一名主播,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現在MCN機構和KOL之間的合作還遠未達到理想狀態,這也是幾乎所有遊戲MCN機構可能都在面臨的挑戰。

遊戲主播這個職業,不像很多積累越久、個人能力就越強的行業。從業一兩年還好,如果説做主播超過5年甚至更久,你的精力和影響力是會逐漸下降的。

那麼如何幫助主播能有更好的職業生涯,以及擁有更豐富的職業發展路徑,這個問題我其實是在親身經歷、親身探索。

36氪:小象對於未來的資本化路徑是如何規劃的?

PDD劉謀:這家公司經歷過融資,也經歷過高峰和低谷,但説到上市或其他資本化路徑,我覺得現階段這不是我們考慮的重點。

就像我之前説的,即使我們做到了行業頭部,但依然有很多沒有解決的問題以及無法預料的未來,所以現階段我們還是重點關注精細化運營。好的融資節奏幫助我們快速拓寬了業務面、擴大了體量,接下來我們要思考如何讓現金流更健康,讓業務更穩定。

36氪:2022年杭州亞運會上,電子競技將首次成為正式項目,相信這會讓更多的人認識電競、理解電競、愛上電競。作為中國電競職業選手中的“前輩”,你對中國電競的未來有哪些想説的話?

PDD劉謀:我還是堅持我的想法:電競的全球化發展是不可阻擋的,未來電子競技會在世界範圍內成為舉足輕重的一個體育賽事大項,甚至有機會擁有像足球、籃球那樣的影響力。

過去十多年裏,産業發展的探路者們已經逐漸讓越來越多的人正確認識了電競,理解了電子競技拼搏向上、勇爭第一的精神,相信中國電競産業作為全球電競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未來能夠展現更多價值。

本文圖片來自:企業官方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