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首發 | 「博奧信」完成2億元融資,加速創新抗體藥物研發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1-12-09
In Global For Global

36氪獲悉,創新抗體藥研發平臺「博奧信生物」近日完成2億元融資(包括PreB輪第二筆資金的到位,及PreB+輪融資),用以加速創新管線的全球開發。PreB+輪融資由本草資本領投,南京呈益資本跟投。指數資本擔任本輪融資獨家財務顧問。

博奧信(Biosion)從2017年起,專注于創新抗體藥物發現和早期開發,與國內外多家生物醫藥公司開展合作。公司創始/CEO陳明久博士從事新藥發現和臨床前開發20餘年,曾任艾伯維(Abb Vie)資深科學家;首席運營官、博奧信美國分公司總裁Hugh Davis博士曾任楊森制藥副總裁、方達醫藥首席商務官,參與開發了英夫利西單抗、喜達諾等新藥;全球監管事務主管朱躍躍博士曾在美國FDA從事臨床評審13年,參與多項創新藥臨床試驗的評審。

【技術平臺】

博奧信主要聚焦腫瘤、自身免疫等領域的創新生物藥開發。發現抗體新藥的過程中,公司搭設了四個技術平臺:H3抗體發現平臺、SynAb協同抗體發現平臺、SynTracer抗體內吞篩選平臺,及Flexibody雙特異抗體技術平臺。正在進行的Best in class、First in class抗體研發管線超過10條,包括雙抗和新一代ADC(抗體偶聯藥物)等。

當前,抗體藥物發現技術層出不窮,該如何評估一個創新抗體平臺的技術實力?陳明久博士認為,適應症、藥物靶點的選擇的確重要,但一旦確立了藥物靶點,如何能夠獲得較大數目的陽性抗體、同時開展多個技術指標的篩選、快速篩選獲得具有期望特性的候選抗體分子,這三方面的銜接決定著創新抗體藥物發現的成敗。

基於此,他進一步解釋了博奧信H3抗體發現平臺的含義:高通量,針對一個靶點,拿到上千株以上的抗體候選分子,高於行業標準15-25倍;高容量,在篩選早期,同時對陽性抗體開展多指標(如靶點特異性、種交叉性、配體受體阻斷、親和力排序、表位分組、及細胞生物活性等)非線性方法篩選,同時兼顧雜交瘤細胞的最小傳代,避免陽性雜交瘤丟失,從而高效率發現抗體。

【雙抗與ADC】

針對當前業內熱度比較高的雙抗藥物開發,陳明久博士向36氪表示,構建雙抗分子就像是“搭積木”的過程,對於兩個靶點A和B,都要一系列的優質單抗備選,同時要對雙抗框架結構開展優化組合篩選,從而獲得效果更好的雙抗。所以,基於雙靶點的大規模候選分子篩選,仍是基礎。近日,博奧信還與美國上市公司Celldex聯合公佈了PD-1/ILT4雙抗項目CDX-585積極的臨床前數據。

針對博奧信的另一發力重點ADC,“如果把ADC比喻成導彈,抗體、連接子、毒素三個核心成分都很重要,抗體類似導彈的彈頭,不僅要精準‘導航’識別腫瘤,更要能夠穿透腫瘤細胞膜‘墻壁’,將毒素運載到腫瘤細胞內,實現高效殺傷。”

陳明久介紹,SynTracer抗體內吞篩選平臺通過對大規模陽性抗體的內吞篩選排序,獲得高內吞活性的ADC專用抗體。基於該平臺技術,近日博奧信已簽訂了一項總額數千萬美元的ADC管線交易。

【公司運營與團隊建設】

為了確保創新項目開發的差異化,在每一個項目的提案中,博奧信會就全球未滿足的臨床需求、靶點的生物學機制、競爭對手的研發策略、數據和技術專利等進行研究,制定基於自身的差異化研發方案。

2013年國內創新藥研發的土壤尚不豐厚,陳明久回國創立博奧信,早期主要為藥企提供基礎服務。“六七年前,我和團隊説‘要做世界上最好的抗體藥’,不少年輕人眨著眼睛看著我,覺得不太相信,但經歷過這幾年的技術沉澱和項目交付,這些年輕的科學家對團隊很有信心。”

2017年全面轉型于創新抗體藥研發,2020年博奧信進一步明確“立足全球 面向全球(In Global For Global)”,做到這一點的關鍵在於聚合新藥研發的國際人才。目前,除核心高管團隊外,博奧信的顧問團隊包括來自強生、BMS、GSK等公司的十余位國際藥物開發專家,全職團隊超過60人。

當前,國內佈局抗體新藥研發的企業已超百家,針對Claudin18.2、PD-1、PD-L1、HER2等靶點的藥物研發競爭已走向白熱化。相對而言,新靶點創新藥開發不易,速度、品質、安全性都將成為企業搶佔市場的關鍵。

本文圖片來自:Unsplash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