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紅杉去杭州,投了一個主打90後宅男的“手辦二次元”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1-12-04
二次元遊戲也捲起來了,優質內容越來越成為各方爭搶的對象。

文丨張楠

來源丨投中網

二次元遊戲也捲起來了,優質內容越來越成為各方爭搶的對象,一款主打“二次元放置卡牌”的手辦二次元遊戲,火了之後便引來B站、網易和紅杉中國等多家公司投資。

天眼查資訊顯示,近日杭州心光流美網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心光流美”)發生工商變更,新增新增上海幻電資訊科技有限公司(嗶哩嗶哩)、紅杉沐辰(廈門)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等股東,同時心光流美註冊資本增加1/4,至306.125萬人民幣。

心光流美成立於2016年,是一家遊戲研發與運營公司,出産的遊戲類型包括手遊、單機遊戲與休閒小遊戲,産品包括《戰國記》《高能手辦團》《暴走兔子》《Dark Hunter》《指尖坦克》《萌獸爭霸》,其中最能打的,當屬手辦二次元遊戲《高能手辦團》,據媒體報道其在2020年上線三周流水即破億元,B站在今年9月代理了其在南韓的發行,據悉成績頗為不俗。

而在早在10月28日,A股上市公司愷英網路公告稱,以5,400萬元向4家公司轉讓心光流美25%股權,受讓方包括杭州播播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遊扳創業孵化器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二者均為網易關聯公司)、B站和紅杉資本,同時四家公司向心光流美共計增資61.225萬元,佔股20%。

目前,紅杉中國、B站分別持有公司股份比例為10%、5%,以公告計算,心光流美估值為2.85億元,此番B站投資金額為1450萬元,紅杉為2900萬元。也就是説B站以1000多萬的價格,有可能買斷一家優質二次元遊戲研發商的海外發行權,這筆生意做的目前來看應該還算值。

三周流水破億卻高開低走

心光流美創立於2016年,創始人為、CEO為陳鈺,畢業于浙江大學工程碩士,具有十年文化産業運營經驗,和豐富的遊戲發行平臺操作經歷,諳熟二次元文化。目前心光流美旗下有反射弧、Cat Trick兩大遊戲工作室,《高能手辦團》就是來自反射弧工作室的作品。

《高能手辦團》是一款主打線上“盲盒”“手辦”的遊戲,裏面的女角色非常符合二次元愛好者的“即純又欲”審美特點,身材火辣、穿著清涼,卻有著清純呆萌的面容,據稱是“國內首款潮酷手辦主題手遊”。

因此在2020年公測前,便取得了預約數量超過300萬的不俗成績,與此對比的是,米哈遊爆火的遊戲《原神》在去年公測前,全球預約數量約為1000萬,同為二次元塔防遊戲《明日方舟》在2019年公測前的預約數量約為430萬。可以説,即便沒有達到上述兩款遊戲的火爆程度,但《高能手辦團》依然靠著刁鑽的定位,聚攏了一批玩家。

公測上線三周後,《高能手辦團》流水即破億元大關,參考心光流美的財務數據,2020年全年,營業收入為1700萬多元,虧損1700多萬元,而僅在今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已超過5000萬元,還實現了80多萬元的凈利潤,雖然現金流為負數,但我們依然可以看到,一款火爆産品對遊戲公司的拉動作用,一如《原神》之於米哈遊。

單位:元;來源:愷英網路公告

需要指出的是,在我經歷的幾款不同類型所謂“二次元”遊戲中,剛進入遊戲最直觀的就是建模和畫面風格,陳鈺説“把二次元當成一種産品中文化審美方式來看待”,也意味著一旦你認同遊戲的審美風格,此類遊戲就不存在“逼氪”或者“勸氪”,有的只是在多巴胺刺激下的“為愛而氪”。

不過如果沒有獨特完善的世界設定,匹配的成長、戰鬥等玩法,以及成熟的經濟(氪金)系統,一旦到了遊戲的審美疲勞期,單靠玩家長久“為愛而氪”顯然不太現實,並且在不少垃圾遊戲的的摧殘下,現在除了“微氪”玩家以外,一些“氪佬”玩家的消費已經理智了不少。

在“如何長久使得遊戲保持旺盛生命力”這一話題,已經運營十多年《大話西遊》《夢幻西遊》等吸金利器的網易,顯然最有發言權。本次網易關聯公司購買心光流美股份比例超過20%,相信網易能幫著“五年磨一劍”的心光流美多續不少秒。

就在《高能手辦團》起勢之時,原本持有心光流美股份比例超過30%愷英網路,卻將大部分股份轉讓給網易、紅杉、B站,只能説是各取所需。公告稱“本次轉讓心光流美部分股權,有利於公司收回投資成本,實現投資項目增值及退出”,在我看來則是由於《高能手辦團》中國區運營高開低走,愷英網路有心無力的表現,選擇出售股權套現,引入新股東則是最明智的選擇。

相比于“三周流水破億”的優秀成績,目前《高能手辦團》在中國區手遊收入已經不值一提,相比于同類遊戲《放置少女》今年三季度海外收入排名第十的成績,《高能手辦團》還在30名開外,就連TapTap的TOP150中,也尋不見《高能手辦團》的蹤影,因此在遊戲的持久性上,心光流美還真得多向網易取取經。

B站遊戲出海忙

在遊戲機制方面多向網易學習,遊戲出海和IP聯動,就得靠B站了。

今年9月,B站全權代理了《高能手辦團》在南韓的發行,預約人數就超過100萬,在IOS和Google Play同步上線後,據GameRes觀察,除了登頂雙端免費TOP 1之外,在上線第二周就躋身了Google Play暢銷TOP4,連續兩周位列Google Play下載前3,成績一度超過天堂2M、劍靈2、MU等重資金宣發的南韓本土手遊。

在今年三季度中國手遊在南韓收入排行中,《高能手辦團》位列第8位,超過了米哈遊的老牌二次元遊戲《崩壞3》,可以説是非常亮眼的成績。在一系列通稿以及投資中,我們也可以看到B站對遊戲這一重要商業化渠道的看法轉變。

來源:Sensor Tower 

 

B站董事長陳睿在2018年赴美上市時,曾説“B站不是典型的遊戲公司”,意思很明顯,擺脫遊戲公司的定位,直言B站在商業化上有更多可能性。

遊戲業務在B站上市時,佔營收的比例超過70%,最近幾年佔比不斷下滑,截至今年三季度,佔比已經低至27.43%,增值服務(大會員等)已超越遊戲,成為營收貢獻最大的板塊,廣告的營收佔比也逼近遊戲,並且相對於2020年三季報,今年B站的遊戲業務同比是下滑的。

來源:bilibili三季報

 

但你看在B站的超過150筆投資中,除了“安家立命”的本錢二次元動漫外,投資金額和數量佔比最高的依然是遊戲,並且遊戲類投資從數量上來説,並不比動漫差多少。因此用單筆投資不大的金額,綁定優質二次元遊戲公司,就成了B站的主要打法。今天國內遊戲産業前景有限,出海就成了B站遊戲的主要方向。

來源:CVSocurs投中數據

 

並且在遊戲方面,B站可做的內容除了發行還有不少,比如在今年2月份,《高能手辦團》聯合知名二次元IP“初音未來”和「Kizuna AI」推出聯動角色、皮膚等內容;遊戲內的熱門角色,也被開發成實體手辦發售,以及一些衍生的T恤等實物內容。

B站近些年積累的龐大體量二次元IP,以及超高粘性的二次元用戶,都為《高能手辦團》以及其他B站旗下同類的二次元遊戲,增添了不少想像空間。陳睿也認為,B站的視頻生態和遊戲生態是一個能夠“協同發展”的模型。

今天我們看到B站在投資領域四面出擊,維護自身在內容方面的“護城河”,同時以極高的流量採購和內容製作成本,眼前看還能支撐B站在增值服務和廣告這兩大塊業務的高速增長,但持續性和所謂的“投入産出比”依然存疑。

在愛奇藝的前車之鑒下,泛內容業務前景極其有限,中國的Netflix並不好當,或許遊戲出海,應當被B站擺在更高的戰略位置來看待。

做一個“二次元領域的騰訊”,他不香嗎?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投中網”(ID:China-Venture),作者:張楠,36氪經授權發佈。

本文圖片來自:採訪供圖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