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分析 | 字節雲進軍基礎雲市場,補上雲生態最後一塊拼圖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1-12-04
從躺著賺錢,到最重最慢的生意,字節正在深入To B服務腹地

作者 | 咏儀 

編輯 | 蘇建勳

繼6月推出PaaS産品後,字節跳動旗下火山引擎終於正式進軍IaaS市場。

12月2日,字節跳動旗下火山引擎正式發佈全係雲産品,包括雲基礎、視頻及內容分發、數據中臺、開發中臺、人工智慧等五大類、共計78項服務。在雲基礎架構上,火山引擎走全棧自研、軟硬一體的協同設計路線,産品體系覆蓋了計算、存儲、網路等各環節。而字節跳動自研的伺服器、DPU(專用處理器)、AI晶片等硬體,將通過火山引擎雲産品對外服務。

這次發佈也正值字節架構大調整,意味著字節正式進入基礎雲市場。11月2日,字節跳動新任CEO梁汝波宣佈新一輪組織升級大調整,實行業務線BU化,成立六大業務板塊,包括抖音、大力教育、飛書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而火山引擎板塊從原來的內部大中臺走到BU,在字節內部話語權明顯提升。

從靠廣告業務躺著賺錢,到IaaS這個最重最慢的生意,字節正在深入To B服務腹地。

補上雲生態最後一塊拼圖

字節做雲的原因很清晰:業務增長到一定規模,用別家雲不如自建。

按順序來看,雲計算架構是底層硬體、IaaS、PaaS再到SaaS。字節做雲是從SaaS層開始做起,再到PaaS和IaaS,這和傳統的雲計算玩家們路徑相反。

2019年,字節正式推出飛書等SaaS産品,同時也在緊鑼密鼓地做雲市場的部署——2019年11月,字節就已經註冊了名為“字節雲”的微信公眾號,飛書則上線了名為“輕服務”的小量級雲服務産品,並且開始自建IDC等數據中心。

到了現在,字節已經大致完成自家業務的雲遷移。在會後的媒體採訪中,楊震原表示,當前字節大概95%的業務跑在自建數據中心和自家雲服務上。在前段時間的BU大調整後,抖音等板塊就是火山引擎雲服務的第一大客戶。

火山引擎6月産品架構

到了對外輸出,字節也是先從自家優勢開始。字節本就是以廣告業務為核心的公司,做雲也以企業業務增長為最終目標。2020年6月,字節正式推出火山引擎,首次亮相的PaaS層産品就以“IGT智慧增長技術”為名,面向有增長需求的客戶提供相關技術和服務。

火山的PaaS服務增長迅速。6月,火山引擎就已經表示已有多家騰訊係公司使用相關産品。而據晚點LatePost此前報道,如果順利,火山引擎今年的營收就將突破50億元人民幣。對比其他前輩——阿裏雲直到2017年,成立8年後,年收入才到達67億元人民幣。

IaaS+PaaS,會為字節To B服務打下更好基礎。在雲計算市場中,公有雲相當於水和電的存在,是基礎設施,如果只有PaaS和SaaS,不免受到IaaS層玩家的制約,字節避不開要提供完整産品體系。另一方面,IaaS層利潤還是最為豐厚,雖然重前期投入和運營,但企業一旦上雲,遷移成本極高。相當於,字節在對外銷售PaaS層産品時,若客戶有需求,字節也能馬上提供IaaS産品,進一步增加用戶粘性。

走雲原生、性價比路線,勝算幾何?

補上IaaS層後,字節跳動在To B領域架構齊全了,但作為雲市場的後來者,字節面臨的市場強敵環伺。

在全球範圍內,公有雲都是馬太效應非常顯著的市場。國外的AWS和國外的阿裏雲在市佔率上均是一騎絕塵,以IaaS層形成的壁壘十分強大。據艾瑞諮詢報告,2021上半年,中國整體雲服務市場規模為1620億元,同比增長38.3%。從營收貢獻看,市場營收仍以雲資源為主。

加上了PaaS,市場份額也沒有太大變化 圖源:艾瑞諮詢

顯然,字節雲服務不可能和傳統雲計算玩家“硬碰硬”,只能另辟蹊徑。在這次發佈會上,字節也點明瞭自家的幾個標簽:敏捷開發+數據驅動、極致性價比。

極致性價比,同時指向的是技術和市場層面——火山反覆強調,性價比不等於價格戰,而是通過技術盡可能提高雲服務的應用效率,如英特爾和火山引擎合作定制CPU,讓大數據業務性能提升52%,開放字節內部大資源池的共用計算以降低成本等等。

而“敏捷開發+數據驅動”指向的,是架構上瞄準雲原生、多雲的大趨勢,業務上則有AI等技術可以幫助企業做增長。

以容器、微服務為代表的雲原生趨勢從2013年興起,讓雲計算進入2.0時代。企業已經初步完成上雲這個動作,IT架構日趨複雜,大多數企業並不希望自家業務只跑在一朵雲上。據Flexera 2021年雲狀態報告,92%的企業正在採用多雲戰略,受訪者平均使用2.6朵公有雲;而IDC直接2021年稱為“多雲之年”。

字節正好誕生於這一時期,業務從一開始就跑在雲原生架構上,支撐著業務快速增長。一個例子是,當前字節線上微服務數量超過10萬,容器實例部署的規模達1000萬量級,是國內容器規模最大的企業之一。

在會後採訪中,楊震原也對36氪表示,在2-3年內,火山引擎的目標還是先從和字節找到各行業“有潛力的客戶”,比如先找和字節比較像的公司,打磨最佳實踐。

字節入局雲計算的一大優勢在於,沒有技術包袱,並能夠輸出數字化轉型相關實踐。但另一面是,這意味著火山引擎只能先找IT架構相對成熟的客戶群體,這一群體數量少,商業化道路並不好走。能夠考慮到雲原生的客戶尚在少數,且基本集中在泛網際網路行業——當前,火山引擎瞄準的幾個重點行業包括零售、金融、文旅、汽車,其中零售有阿裏雲;金融、文娛是騰訊雲的大本營,字節想要撬動這一部分客戶,要花費不少力氣。

而從PaaS走到IaaS,更大的難關在於組織和企業文化。

字節的雲業務,可以參考的路徑是谷歌——同樣從C端起家、以廣告業務為支柱、作為後來者進入雲市場,兩家公司也同樣推崇扁平、高效迭代的公司文化。谷歌雲儘管在技術和商業層面入局很早,但做雲是圍繞著客戶需求的苦生意,重運營和服務,谷歌雲遲遲未能建立起完整的To B服務閉環,失去了諸多機會。據Statista數據,截至2021年Q3,谷歌雲以7%排名全球第三,遠遠落後於AWS和Azure,後面則是阿裏雲步步緊逼。字節做雲,To B服務的難關也一個不會落下。

未來還有哪些機會?一些快速發展的新市場或許是藍海,比如車聯網。發佈會當天,輕舟智航(QCraft)和火山引擎合作的自動駕駛工具鏈“輕舟矩陣”也首次亮相,這一産品可打通從研發到測試運營的全流程,讓自動駕駛技術研發實現高效迭代。

另一方面,倒是可以期待火山引擎和飛書的聯動——今年的發佈會中,飛書喊出“先進團隊,先用飛書”,並且著力介紹了得到、超級猩猩、萬達影業等最佳用戶實踐。而火山引擎針對SaaS層推出的“火種計劃”和“萬有計劃”,也是針對小微企業等中長尾客戶的佈局。楊震原也在專訪中表示,火山引擎接下來也會和飛書、巨量引擎保持密切合作,為客戶提供整體的解決方案。

講來講去,在增長難以為繼的時代,字節做雲的最大抓手還是增長,這直接對應企業業務發展,吸引力更大。而火山到底能夠以增長撬動多大的雲需求,這是下一階段首先要面對的難題。

本文圖片來自:企業官方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