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網紅博主,8成觀眾都是中老年人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1-10-24
一篇關於老年癡呆的文章,摘要是什麼我想不起來了。

封面圖

金雞獨立、連續踏步、揉捏手部、對手指訓練……杭州之江大橋下,伴隨著“誰説留不住歲月,神采奕奕煥新生“的BGM, 這群老年人跳的廣場舞稱不上多新潮,但領舞的人倒是很不尋常——一位30歲的男博士。

這套廣場舞的動作是他專門用於宣傳預防老年癡呆的,#90後教老年人跳廣場舞防治阿爾茨海默病#登上了微網志熱搜。 

防治老年癡呆廣場舞中的金雞獨立動作 

這位男博士擁有著雙重身份,主業是杭州醫院的放射科醫生羅驍,主攻阿爾茨海默病的影像學診斷,業餘時間則搖身一變,成了自媒體科普博主“羅夕夕博士”。 

這兩者的共同點是—— 他面對的患者和自媒體受眾,8成都是老年人。

來到之江大橋下,他發現老年人的業餘生活比他想像的豐富多彩。 以杭州為例,之江大橋下的廣場舞規模最多時能達到1000余人,老頭老太太們著裝統一、動作整齊、有説有笑,個個都是廣場舞界的“老司機”。老年人越來越時髦了,打太極拳、走臺步、跳廣場舞、耍花腔,還有很多和新時代接軌,玩起了直播。 

在花花網際網路大世界,老年人群體,有著一套完全不同的網際網路使用習慣和社交行為。 每天在網際網路大世界和5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打交道,他見證的網際網路世界是一片別開生面的“凈土”,這裡不需要什麼花裏胡哨的特效,需要的是放慢語速、放大字幕,多鼓勵和有耐心。

一個90後,在網際網路世界做老年科普到底是種什麼體驗?以下是他的自述。 

和輕鬆的廣場舞不同,“老年癡呆”是嚴肅的

我是羅夕夕博士,主職是杭州某醫院的放射科醫生,從 2019年開始專注做 阿爾茨海默病 ( 老年癡呆 )科普短視頻。 當時因為疫情,我們醫院短暫關閉了一段時間。 趕上過年期間, 我一週只需要上1天班,在家裏閒來無事,看到疫情初哄搶雙黃連的新聞,就查了一些文獻,做了一個視頻科普雙黃連的真實效用。

第一期視頻反響很好,很多人來諮詢我相關的醫學問題。乘勝追擊,我又製作了一個系列來科普口罩的正確戴法,隨著觀看者越來越多,也有人會問我一些讀博和畢業論文相關的問題,我也會順勢做一些經驗分享視頻。 

不過,我的主攻方向還是老年癡呆(從研究生階段就開始從事老年癡呆的影像學診斷),(在醫院問診時)總會有一些家屬諮詢我相關問題,比如“我父親得了老年癡呆,我患病的風險有多大”。有一天,我接連遇到三四個人問同樣的問題,就想著乾脆回歸到老本行,做專門的老年癡呆科普博主,這一做就是2年。

針對老年癡呆,人們還是存在很多誤區。起初,一提起“老年癡呆”這個詞,大眾還會帶有戲謔的成分。比如有家裏老人隨著年齡增大開始忘事,子女就會調侃他:“你是不是老年癡呆啦?”把這當成一種玩笑。其實不然,老年癡呆醫學上叫“阿爾茨海默病”,是一種過程不可逆的認知功能下降疾病,危害非常嚴重。 

常見的健忘症差不多到去世前,老人的記憶力下降也是非常微弱的。而一旦患上老年癡呆,記憶力會呈瀑布式下滑,到後期,老人連維持基本的生理功能都做不到,無法自主進食、排泄,最後會在一片狼狽中去世。 

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個病例是一位浙大的老教授。這位教授家裏有遺傳史,父母都是因為老年癡呆去世的。老年癡呆是母系遺傳,基因影響很強大。因為本職工作要教書,最開始這位教授發現自己有一些愛忘事時來和我們溝通,查出是老年癡呆後,他非常痛苦,因為他也是親手照顧自己患病的母親直到去世,他很清楚自己晚年會變成什麼樣子,但無能為力。 

後來他的記憶力急劇下降,甚至開始偷拿別人的東西,性格也發生了一定程度的改變,有時忘記穿衣服就出門溜達,提醒他之後可能才會意識到。 根據研究,越是高智商的群體,晚年患老年癡呆後智商退化的速度反而會更快,這種反差感讓我很難受。到了晚年,老教授已經生活不能自理,喪失了生活的尊嚴。這還是挺無奈的,只能指望今後醫學研究能夠幫助解決更多無法攻破的難題。 

學生時期的羅夕夕 

根據調查,65歲以上的老年人中有5%會患老年癡呆,全中國整個人群中有差不多1300萬,還是一個挺高的比例。不過,我們預計未來10-15年內應該會有一次比較大的突破,有很多藥物已經差不多到了最後一期臨床試驗,未來還是可期。 

因此,我常常和50歲以上的中年人推薦,要定期去醫院做一下腦部健康的篩查,這個是不包括在常規體檢項目裏的,需要額外進行。如果有患病的風險,就要早做藥物預防。 

目前,阿默病還沒有根治的手段,藥物治療可以理解為“剎車片”,只能延緩疾病的發生大概5-10年的時間,把預計65歲進入老年癡呆的群體延遲至75歲,這樣的效果就很好了。但如果已經進入晚期再來醫院,就已經進入了加速期,藥物治療也無力回天。 

羅夕夕在工作中,來源:中國青年説工作室 

我平時做科普視頻的方式會比較嚴肅。錄這期教老人跳廣場舞的視頻是打算採用輕鬆的方式宣傳,意外地很出圈。廣場舞具備很強大的社交屬性,有陣型、有配合、動作相對簡單、節奏感又很強,老人們還可以聊天嘮嗑,對預防老年癡呆百利而無一害。

對於老年人來説,最重要的是鼓勵他們多出門、和外界交流,做一些輕微的有氧運動。從事研究這麼多年,我們遇到最棘手的問題就是很多老年人根本不願意外出。現在有一部分很龐大的老年群體,因為子女工作的原因來到一座新的城市幫忙照看孫子。因為口音不和、人生地不熟,他們就一直自己在家帶孩子,很難融入新環境。 

他們內心還是希望能夠出去活動的,但孫子孫女就是他們生活的全部,基本一刻都離不開,久而久之就容易産生抑鬱的情緒。 失眠、抑鬱、焦慮在老年癡呆的後天影響因素中是很大的隱患,這部分老年人要如何紓解負面情緒,值得高度關注。 

8成受眾是老年人,我的網際網路環境異常和諧

我做自媒體的情況和其他博主還不大一樣 — — 我的短視頻賬號80%的受眾都是45歲以上的中老年人,所以現在的視頻內容也是一心一意針對老年用戶。

老年人的網際網路環境和年輕人不太一樣,他們的網上世界非常單純。所以我的視頻也會針對老年人來設置——沒什麼花裏胡哨的特效,極簡化,就是以對話的形式,我一個人來講解,放慢講話速度,放大螢幕字體,並且一定要多給他們講一點證據和例子,他們喜歡聽研究具體是怎麼來的。老年人遵循經驗主義,如果一個晚輩來和他們普及健康知識,他很可能還是會遵從自己多年以來的生活經驗,如何讓他們信服也是一門學問。 

羅夕夕為老人們做諮詢 

我研究阿爾茨海默病這8年來,接觸過800多個病人和家庭,經手上萬份病例,部分還進行了長期的追蹤訪問。我覺得,人到老年真的會返老還童,他們的心態就挺像小孩子的。比如研究中,我們會請一些早期老年癡呆的人來做記憶力測試,都是一些非常簡單的題目,“100-7等於多少,93-7等於多少”,在青年人眼中非常簡單。但如果是一位記憶力衰退的老人來作答,他可能要細心考慮2分鐘,你就要耐心等待,千萬不能催他。等他説出答案後,要及時鼓勵他“做的非常棒!”再問下一個問題。

如果你追問得太快,他們就會生氣、沮喪,進而産生抵觸心理,直接不做了。 就像家長一直逼問小孩子“你這道題怎麼不會”,他可能直接把作業本丟了就跑了。還有一兩個更脆弱的,思考很久答不上來題,偏偏老師又覺得這道題很簡單,答不上來他們就會急哭。面對老年人,還是兩個策略——多鼓勵,有耐心。

這種態度也被我延續到了自媒體科普視頻中。我做面向老年人的自媒體,會非常重視回復和互動。每一期視頻最後我都會固定説一句“視頻就到這裡,有什麼問題可以在下方評論區留言,我會盡可能地去回答。” 

羅夕夕解答評論區的疑惑

基本上每一條留言我都會回復,通過這種方式來跟他們建立一種信賴關係。 這個工程量還挺大的,有時一條爆款視頻下面的留言接近2000條,還有很多重復性的提問,我都會盡可能一一解答。我會利用每天上下班的通勤時間,在地鐵上往返的2個小時來回復評論。 

老年人們看視頻抱有一種很真誠的態度,他會覺得我在螢幕的另一側和他們對話。 因此,他們會花很長時間來寫留言,很多人還都是用手寫鍵盤,能明顯看出有很多字是電腦識別時的錯誤,比如“個”會認成“爾”。老年人們依然在移動端上維持著書信溝通的各種習慣,如果認真手寫的評論石沉大海、沒有得到回復,他們也會挺難過的。與此相對,我也要回應他們的這份真誠,才能讓他們相信我講的東西。 

受眾大部分是老年人的網路環境沒什麼戾氣,我基本不會遇到惡意攻擊謾罵的情況。看完視頻的老年人素質都比較高,也很善意,會認真地在評論區向我表達感謝,很少有無端發泄負面情緒的情況。老年人的網際網路世界也像他們的脾性一樣,有一種返璞歸真的淳樸。

羅夕夕面對的網際網路環境 

做“自媒體醫生”,996全年連軸

我小時候的理想就是學醫,大學時對研究大腦的專業比較感興趣,但等到報考後分方向,還是得根據導師現有課題的安排。 恰好 老年癡呆 這塊缺人了,我就進到這個課題組了。 

當時我的同僚有做帕金森的、吸引成癮的、戒毒的、癲癇的,都是和大腦相關的一系列疾病,還有的需要學習電腦編程做大腦建模,非常酷炫。 而我的研究是一個苦差事,要經常和老年人打交道,實驗常常要跟蹤好幾年。最開始比較苦,後面也就習慣了,也和很多患者都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 

羅夕夕為老人們做義務講解 

在博士期間差不多有每週3天時間要接待患者,掃描腦部圖像、做諮詢,剩下的時間會做一些蒐集資料、整理分析的工作,讀文章、寫論文,也基本上沒什麼休息時間。等到在醫院工作後,差不多每週工作6天,有1天到半天用來休息。自從做了自媒體,這半天拿來錄視頻,也被排的滿滿的,7天連軸轉。

我做一期視頻最快也要2-3個小時,題材都取材自平時做實驗時家屬們常問的問題,我就會記錄下來,在週末挑一個集中時間,把它們整理出來寫回答,一個下午錄個3-4期,在周中的通勤地鐵上把視頻剪出來,晚上發。   

做老年科普最大的難關是——謠言永遠比科學理論傳播的更高效。 像防治老年癡呆這個話題,在我們的研究中會提到倡導“地中海飲食”,意思是效倣地中海那邊的習慣,少吃紅肉、多吃漿果堅果、多吃粗糧等。這種飲食方法是比較系統的,需要拆分開來細緻講解,理解門檻也相對高一些。所以在評論區,經常能看到有一些老年人問“喝啤酒能不能預防老年癡呆”“吃鵝蛋能不能 治頭痛”,這 種簡短的、直接的結論顯然比“地中海飲食”這樣複雜的體系有更強的影響力。

羅夕夕講解哪幾種食物有利於使用 

要科普一個理念往往比辟謠會花費更大的精力,我也有針對性地發明瞭一些方法。 我把防治老年癡呆的方法總結成“四大法寶”,將它描述成通俗易懂的比喻和簡短的口訣,更有利於老年人記憶。在每一期視頻的最後,我都會反覆提到這個口訣,來加強記憶。 

另外,我發現賬號上每次提到食物相關的話題,播放量都會更高一點,比如“多吃香菇能不能防治老年癡呆?”“魚油能不能預防老年癡呆?”由此,我就會做很多具體的辟謠視頻,解答完這個特定的困惑,在視頻結尾再強調一遍——這種食物也是包含在地中海飲食裏的,然後再把這個概念重復一遍。這樣,經常看我視頻的人就能更深入地了解這種飲食流派了。 

我還會把一些比較反常識、大家看了會感到驚訝的點拿出來單獨做一期視頻。你可能就沒聽過,牙齒菌斑、聽力下降都是影響老年癡呆的因素。如果牙齒不好的話,老年人在咀嚼過程中容易發生嗆咳,影響吞咽能力,又會誘發肺炎等疾病。適當佩戴助聽器、定期洗牙保護牙齒都有利於防治老年癡呆,這些點就是平常人比較難想到的,做成視頻後也更容易擴散。 

羅夕夕科普老年人如何看化驗單上的指標

老年癡呆是一種高齡疾病,在一個國家的平均人口年齡提高後,發病率也就會增高。在部分發達國家,老年癡呆的發病率一直是上升的,但隨著越來越多的人了解這種疾病,拐點也已經出現,除了基因因素,改善生活方式就能降低40%的發病風險。在一個國家人口老齡化後,健康意識也要隨著逐步提高,才能降低類似老年疾病的發病概率,因此我覺得面向老年人的科普是非常必要的。

早年我做科普時,也會寫一些知乎長篇文章,但傳播的效果都很差,一篇下來幾千字,老年人眼睛也不好,可能還要拿著放大鏡去研究這樣一篇晦澀的文章。包括印刷宣傳小手冊,實際的傳播效力也沒那麼大。所以我自己在不停地探索怎樣才是適合老年人的傳播方式。這一次教老年人跳廣場舞的視頻出圈也讓我感受到,短視頻更能快速抓住人們的注意力,它有過度消耗人的時間和精神的缺點,相應的,我也可以利用它的優點。

未來,我希望能有更多像我這樣的人出現,在各個領域裏面做專業的科普,有人講防治高血壓,有人講預防乳腺癌,我身邊就有很多當時和我一起讀研、留學的朋友,像泌尿外科的博士也開始試著做一些這樣的科普,這是一個好的開始。相信能夠有更多適合老年人觀看的短視頻出現他們的網路環境中,讓他們的網際網路世界變得更加豐富。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後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嘉婧、薇薇子,36氪經授權發佈。

本文圖片來自:採訪供圖IC photo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