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分析 | “B 面”釘釘,給阿裏雲補上最後一公里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1-10-21
雲釘一體的打法轉變,是阿裏對 To B 戰略的意志呈現,這種轉變也在影響中國企業服務市場的格局。

10 月 19 日,杭州雲棲大會,阿裏雲發佈多項技術進展,包括飛天雲作業系統新一代虛擬化技術“神龍 4.0”、自研伺服器“磐久”、伺服器作業系統“龍蜥”等。

一系列舉措呼應了去年阿裏雲提出的“做深基礎”號召。彼時,阿裏雲智慧總裁張建鋒(行癲)提出,阿裏雲在軟體層面已達到世界頂尖水準,之後要沿著飛天雲作業系統向下延伸定義硬體,加大在晶片、伺服器、交換機、網路等領域的自研力度。

基礎設施的面貌已然揭曉。雖然阿裏雲在産品命名上頗花了一番心思,但在真實使用場景裏,普通消費者與晶片、伺服器這類産品仍有距離。張建鋒也談到:“雲解決了IT的問題,雲原生解決了讓雲使用更方便、讓軟體開發更方便的問題。我認為最後一步,就是客戶怎麼使用這些技術。”

釘釘就成了連接雲與客戶的最後一公里。

2020 年 9 月底,阿裏雲宣佈“雲釘一體”戰略,將原先獨立的釘釘團隊融合進阿裏雲,兩者的角色劃分為:阿裏雲充當水電煤般的基礎設施底座,釘釘成了類比“Windows”的應用系統——這也是阿裏雲迄今為止最重要的 To B 戰略。

剛剛宣佈突破 5 億用戶的釘釘,正在為阿裏雲承擔行業“衝鋒”的角色,在雲棲大會的媒體採訪環節,當被問及阿裏雲如何拓展新行業,張建鋒都點名讓釘釘總裁葉軍回答。

張建鋒(右二)等阿裏雲高管接受採訪。拍攝:蘇建勳

一個更顯見的變化是,雲釘一體後,釘釘有了更多的大客戶。

“雲確實給釘釘增加了新的輸血能力,過去半年時間,大概有四五十家阿裏雲上的龍頭企業(碧桂園、牧業集團、東方日升等)接受了釘釘的服務。”釘釘總裁葉軍對 36 氪表示。

B 面釘釘:從規模到價值

“過去的一年,大家都知道,釘釘換了個總裁。”

10 月 13 日,葉軍(花名:不窮)在 2021 釘釘未來組織大會上説到,距離2020 年 9 月 27 日,阿裏雲宣佈葉軍為新任釘釘負責人,原釘釘 CEO 陳航(花名:無招)調任後,葉軍擔任釘釘“一號位”已有近 400天。

400 天,在阿里巴巴,足夠讓任何一個業務完成脫胎換骨的改變。

釘釘也是如此。在與雲業務合併前,無招領導下的釘釘在阿裏集團擁有極高的獨立性,他讓釘釘從一款企業通訊 App,橫向延伸到 HR、OA 等職能 SaaS,縱向推出考勤機、投影儀等硬體。2018 年,無招提出“五個線上(組織、溝通、協同、業務、生態)”,成為釘釘的基礎管理思想。

如今的釘釘已來到“不窮時代”。在上周的未來組織大會,葉軍提出“兩個數字化”戰略,將側重點放在組織與業務的數字化。

從“五個”到“兩個”,釘釘看似收縮了陣線,其實是打法出現變化。

根據“礪石商業評論”報道,今年 6 月,葉軍跟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進行了一次業務彙報,討論最激烈的點在於:釘釘要規模,到底對不對?最終達成的共識是:釘釘今天要的規模,不是以前的規模,釘釘要的是高品質的增長。

換句話説,釘釘的戰略目標,要從原來單一的規模指標變成價值指標。

規模容易理解,從 2019 年到 2021 年,釘釘用戶從 2 億漲到 5 億,疫情成了助推劑,線上教學與移動辦公讓釘釘有了天然的活躍度。

但釘釘對這種規模並不滿意。

“老師學生都線上了,但線上給班級帶來的效果是什麼,能解決學校什麼問題,給釘釘帶來了什麼?不是説你線上就行了,線上又能怎樣?”釘釘副總裁吳振昊説到。

從規模到價值,前者容易理解,也能用硬邦邦的數據衡量,後者卻是一個務虛的目標。

什麼才是“價值”?雲棲大會上,36氪將這個問題拋給了葉軍,他的回答是:釘釘在企業內部的滲透度。

舉例來説,當釘釘進入企業,從組織上簡單的考勤審批、人財物事,再到業務上的流程管理(比如製造業的産供銷研)釘釘都有相應的産品方案。“如果企業同時使用四款以上的場景化系統,我們認為就是價值做深了;如果你上來一分鐘就走了,我認為價值比較淺。”葉軍説。

在規模的增長上,如今的釘釘也與過去不同。在接受“礪石商業評論”採訪時,葉軍談到,老逍(張勇)有一個觀點説,我要的用戶是organic,就是自然回訪,不是你花錢買來的流量。

截止今年 8 月,釘釘月活用戶增加了近3倍,但“沒花過一分錢買流量,也沒有在地鐵站和機場打廣告”。

雲釘一體後,釘釘要更開放

過去的 400 天,阿裏雲與釘釘融合、原釘釘創始人無招調離,當中涉及的團隊磨合與方向調整,難度可想而知。

為了讓團隊在方向、組織上統一,葉軍只能靠“聊”——“都要重新講一遍,一層層地講的,先是直接下屬,再到核心總監級以上的管理者,再到全員。”葉軍在接受礪石商業評論採訪時談到。

葉軍被認為是最適合主導阿裏雲與釘釘合併的管理者,他2006 年加入阿裏,從實習生成為如今的釘釘總裁,與葉軍接觸過的行業人士對 36 氪形容他:“低調、溫和,不像無招那麼 sharp。”

管理者風格的巨大差異,讓如今的釘釘改頭換面,存在於“無招時代”的策略都被改變或廢除,比如釘釘作為平臺至關重要的“開放”。

釘釘開放超過2000個API介面

“過去釘釘不是很開放,不窮(葉軍花名)來了之後將開放上升為戰略,提出了全面開放。”釘釘CTO程操紅談到。

以往,ISV(第三方服務商)想要入駐釘釘,需要企業註冊兩年以上,“釘釘分”(表示企業在釘釘的活躍度)達到 900 分,葉軍上任後,將這些門檻全部去除,半年內生態裏的 ISV 數量增加了一倍。

盡可能選擇“開放”,也與釘釘當下的定位有關。

在雲釘一體戰略裏,釘釘想做 windows 系統,這意味著它既需要自研 office 這樣的通用套件,也要拉攏各行各業的開發者加入生態,才能滿足更廣闊的企業用戶需求。所以,現在的釘釘,不只是定位於協同辦公平臺,還是企業級的應用開發平臺。

位於廣西柳州的柳鋼集團冷軋廠從 2017 年開始使用釘釘,因為釘釘採用的低代碼降低了開發難度,廠裏已經有 200多人掌握了開發技術,員工用兩天時間就能上線職工疫情管控模組;還有人在釘釘上搭建了“雲開關”,能夠自如地對全廠進行照明控制,免去了日行萬步只為開關燈的麻煩。

柳鋼集團冷軋廠庫位工正在用釘釘掃描二維碼獲取鋼卷資訊入庫

目前,柳鋼集團冷軋廠已經在釘釘上搭建了400個應用,覆蓋了設備、生産、安全、資金等90%以上的管理環節。

“專業的技術人員現在只有 3-4 個,借助釘釘低代碼的開發優勢,我們的理念是人人都有機會成為數字化人才。”柳鋼集團冷軋廠廠長陸兆剛表示。

搭好底座,聯合 ISV,為企業提供更低門檻的 IT 開發能力,是釘釘作為應用開發平臺的最新面貌。通過釘釘,阿裏雲也完成了從底座到系統的 To B 方案構建,從而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取得領先身位。

葉軍的行事風格,以及釘釘打法的轉變,是阿裏對 To B 戰略的意志呈現,而這種轉變,也在影響中國企業服務市場的格局。

釘釘依舊坐擁國內企業服務市場最大規模的 B 端流量,第三方數據機構Questmobile數據顯示,2021年8月,釘釘的月活躍用戶數為1.93億,排名第一;隨後依次是企業微信(8364萬)、飛書(431萬)。

從早期的“去 IOE”,到如今的軟硬一體,到做深基礎,阿裏雲一直試圖去定義未來 IT 架構的演變方向,也正是靠“定義”,而不是“跟隨”,阿裏雲取得了如今的市場地位。

談及未來挑戰,張建鋒在雲棲大會採訪中也談到:“今天最大的挑戰,就是去定義未來的樣子。作為領軍企業,如果不能提出未來的新趨勢,那你肯定不具備領導者的資格。”

本文圖片來自:企業官方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