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分析 | 被盯上的劇本殺,真有那麼血腥暴力?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1-09-24
小孩子根本把持不住?大多數店家真做不到那麼逼真。

緊跟著影視和遊戲,小小的劇本殺行業也嗅到了達摩克利斯之劍的鐵銹味。

9 月 22 日,新華社發佈了一篇名為《宣揚暴力、靈異,變味的“劇本殺”引擔憂》的文章,文中寫道:

“隨著行業競爭日趨激烈,少數一些商家開始在遊戲內容、場景設置等環節宣揚暴力、靈異,以此為商業噱頭吸引年輕人,引發公眾擔憂。”文中稱,記者實地探訪了一些城市的“沉浸式劇本殺體驗館”,見識了農房、墳場等場景,並被店主“重點展示了充滿靈異內容的劇本”。

如同不久前媒體對遊戲行業釋放出的信號一樣,這篇文章也被解讀為強監管即將到來的預警。

劇本殺正在快速從小眾愛好變為大眾消遣。《2021實體劇本殺消費洞察報告》中提到,預計 2021 年國內劇本殺市場規模將超過 150 億元,消費者規模或達 941 萬,超七成為 30 歲以下的年輕人群,超四成用戶消費頻次在一週 1 次及以上。

儘管報告的數字看起來沒那麼具象,你也能感覺到劇本殺三個字在社會新聞裏越來越多地出現。就在新華社文章發佈的前一天,哈爾濱通報了一例“連續 3 天玩劇本殺”的疫情流調,這讓這種消遣方式看起來幾乎等同於“青年人的麻將”。

監管即將介入的信號,一方面證明了劇本殺走向大眾的努力已經初見成效,另一方面也預兆了蒙頭狂奔時期的結束。重劇情、重邏輯、重推理的劇本殺似乎一不小心就會沾上血腥暴力的罪名,雖然這並非行業全貌,但卻是幾乎每個從業者都要掂量的風險。

受制于高成本,血腥暴力劇本只會是小眾群體的階段性需求

“在一家門店內,店主帶記者來到幾間實景房,裏面分別裝飾成農房、墳場等場景。‘墳場’內開著血紅的燈光,裏面擺放著一些道具屍體。在一家門店內,店主重點向記者展示了‘人魅’‘夜店兇靈’‘瞳靈人’等充滿靈異內容的劇本。”

新華社記者描寫的場面,好似 1920 年代美國刑房影院(Grindhouse,或稱磨坊影院)的風格。這類影院會長期放映剝削電影(以促銷為目的的電影類型),題材大多圍繞大明星、血腥、色情、暴力、亞文化等。電影仰賴廣告宣傳且品質低劣,但一些作品能吸引世人關注和一定的膜拜追隨(cult followings)。

刑房影院最早是在紐約展示色情脫衣舞和滑稽表演的戲院。大蕭條時期,很少有人能負擔得起百老彙的表演,滑稽表演則作為“百老彙平替”大受歡迎,進入鼎盛階段。同時,那些無法通過電影審查法規(Hays Code)的電影,也經常出現在刑房戲院之中。這類電影啟蒙了很多好萊塢知名導演,如昆汀·塔倫蒂諾、羅伯特·羅德里格茲等。

42 號街,刑房影院

刑房影院的興起既有人性的必然也有歷史的偶然,在經濟走下坡路時,觀眾通常會有更強的意願去感受簡單粗暴的刺激。但需要注意的是,這類電影一直是小眾群體的狂熱愛好,直到 1960-1970 年代歐美地區放鬆電影的檢查尺度與禁忌之後才開始普及,並在 1990 年代隨著時代廣場的清理而關閉。

主打恐怖主題的劇本殺店某種程度上可以參考刑房影院的歷史,血腥暴力是小眾群體階段性爆發的永久需求,它與一段時期的社會經濟表現有強相關性,但在審查放開前不會成為流行。

中原證券研報顯示,從類型來看,2021年 H1 最受中國玩家歡迎的是燒腦推理、歡樂喜劇和換裝情感三類劇本,佔所有類型的 98.5%。其中燒腦推理本佔比最高,其次是歡樂喜劇本。

恐怖本的份額並不高

大部分燒腦推理本會圍繞兇案展開,也就不可避免地存在血腥暴力情節,但基本只限于紙張和口頭,有別於新華社所提到的恐怖靈異本,後者會對實景和氛圍有更高的要求。

海仁在上海內環沿線開了一家劇本殺店,他認為恐怖本只是劇本殺很小的一個分支,而且受限于搭建實景的高成本,很多小店並不具備推廣恐怖本的實力。

“在劇本殺行業裏,最多的還是大家圍著一張桌子讀劇本的桌面殺,也就是單純的文字呈現。而恐怖本對氛圍的要求比較高,相應地也會增加店家佈置實景的成本。”海仁説。

海仁的店佔地 600 平,有 6 個桌殺和 2 個實景,其中一個實景為恐怖主題,完全服務於固定劇本;另一個實景為漢服古風,可套用多個同類型劇本。

實景的裝修成本要比桌殺貴很多。桌殺對道具和機關的要求不高,每平的成本為 1000-1500 元;而實景的裝修因為需要單獨設計,每平成本為 3000-4000 元。如果搭建現在流行的全息房,那麼根據房屋大小不同,所使用的設備價格也不同,8-12 平左右的房間,可能需要 4 臺設備,僅硬體成本就需要 3-5 萬。

不是所有店家都舍得搭實景,這也會大大限制恐怖本的流行程度。而且劇本殺有別於恐怖密室,海仁表示很理解恐怖密室為什麼會原來越真實、越來越“內卷”。“密室的成本是最高的,店家搭場景不可能一週一換,顧客大部分都只來一回,很少有回頭客。想要留下回頭客,就要抓住這一次機會,極盡所能讓顧客刻骨銘心。”

但受限于高成本的門檻,能高舉高打的店家一定是少數。海仁稱,他感覺隨著受眾群體的擴大,劇本殺的題材豐富度正在改善。“去年市面上誕生了很多有創新性的作品,包括抗日題材、關注人口拐賣、保護動物等題材的作品。如果非要通過怪力亂神的噱頭來獲客,那可太沒意思了。那不應該叫劇本殺,應該叫獵奇殺。”

劇本殺店家,準備開始大逃殺

參考遊戲行業,強監管介入一般會推動行業洗牌,劇本殺也不會例外。而且實際上,洗牌已經因為疫情的反覆而提前開始。

《2021實體劇本殺消費洞察報告》顯示,過去兩年劇本殺門店數量直線增長,2019 年 1 月,全國可查的劇本殺店舖只有 2400 多家,但到 2021 年 4 月,這個數字增長到了 4.5 萬家。中國城市數為 672 個,平均每個城市有近 67 家店。

但大逃殺來得比想像的更快。今年 5 月,#4月劇本殺門店倒閉數量翻倍#詞條登上熱搜。央視報道稱,閒置平臺數據顯示,今年 4 月,平臺上以“倒閉了”為理由轉賣劇本、道具、門店桌椅等劇本殺商品的數量較上月增長了 110%。

對於一般劇本殺店家來説,最高的成本支出是租金和裝修,其次是人工,劇本採購的成本相比之下並不算大頭。

“真正‘養店’的,是以店為圓點 3 公里範圍內的長期客戶。”海仁説,因此大店通常會選在人口密集的商圈,租金相對也會更高。而小店以大概 1 萬/月的價格就可以在上海郊區租下一套精裝修的商住兩用 3 室 1 廳,省去裝修的費用,但相應地生意規模也會小得多。

海仁的店在上海長寧區與徐匯區的交界處一園區內,租金 4 元/平,不含物業水電。加上 6 個桌殺和 2 個實景的裝修以及“學習成本”,投入在場地上的錢就已經達到了 100 萬元。

劇本採購通過黑探有品(小黑探)、買本本、劇人氣等平臺,根據劇本類型不同定價也不同。普通盒裝本單價 450-650元 左右,城市限定本單價 1888-2488元 左右,城市獨家本 3-5 萬元左右。從客單價來看,盒裝本 120 元/人,城市限定本和全息場景 160 元/人左右。

“劇本殺現在入場,算是比較難做的。”海仁稱。開店三個月,實景的裝修還未徹底完成,目前如果單算桌殺房,收入差不多能覆蓋房租成本,離收回裝修和人工成本還有挺遠的距離。

除了開店當老闆,海仁還在嘗試往産業鏈上游走,當一名劇本殺發行。整條産業鏈條是:編劇-發行-交易平臺-店家-顧客,發行負責連接編劇與店家,以及幫作品上展會、備案等,話語權相當強。一般行業慣例是,一部作品出售後,收入由發行與編劇七三開,發行拿 70%,而作者只能拿 30%。“很多作者成名後都自己當老闆做發行了。”

劇本殺産業鏈

可以預見,在目前上游和下游利潤頗寡的情況下,産業鏈兩端的人會有越來越強的動力去向中游移動。而一些掌握大 IP 的內容平臺,如芒果(明星大偵探)和愛奇藝(萌探探探案)的入場,可能會與監管力量一起,推動行業進入整合。

本文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