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聞資訊

志願者發現一個細節 被拐聾啞少年得以重回家人懷抱

發佈時間: 2018-06-13 09:55:52 | 來源: 羊城晚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分享到:0

“聯繫上他的‘親人’過來接人後,這個小孩把身上所有的錢都塞給了我,説被發現身上有錢會挨打。”這樣一個小細節讓以幫助流浪人員回家而聞名的廣州志願者———尚丙輝留意到了,由此,他不但使這名被拐半年的聾啞少年重回家人懷抱,還幫助警方抓獲5名疑似強迫聾啞人行乞的犯罪團夥主要成員。

據受害聾啞少年的證詞顯示,受害聾啞人被人在網上以交朋友等名義約出來後送到南方行乞,每天有“工作任務”500元,沒有完成任務要罰跪和挨打;為了不引起人注意,團夥成員租住在高檔小區,出入有高級商務車接送。

聾啞少年流浪羊城

5月28日,一名19歲的聾啞人到廣州市天河區燕塘附近,向檔口招牌上寫著“愛心互助”的志願者張足香求助,説想用QQ聯繫家裏人。

張足香掏出便箋本用筆與他交流,“你叫什麼名字?從哪兒來的?”殘疾證上顯示他的名字叫王明,安徽淮北人,兩個人就這樣用文字交流了兩個小時但是一直沒有明確的資訊,此時,張足香想到了救助流浪者經驗豐富的尚丙輝。

接到電話的尚丙輝立馬來到張足香的檔口,見到“王明”後,尚丙輝聯繫了淮北市烈山區的民政部門派出所,派出所幫忙聯繫上了王明的父母,接到電話的王明父母驚訝萬分,他們説王明是聾啞人沒錯,但是此時王明正在家中。

何傑與尚丙輝一起在地圖上尋找自己家鄉

“家人”相見先要藏錢

尚丙輝告訴記者,20年的流浪人員救助經驗告訴他,“王明”的殘疾證件是假的,他一定有什麼苦衷。

經過耐心的溝通,王明告訴志願者,他的真名是何傑,並寫了一個“家人”的電話號碼。尚丙輝立即撥通了電話,對方挂掉了電話轉而發短信問“你是誰?”尚丙輝立刻回資訊給對方:“你認識何傑嗎,他現在在我們這裡,你能來接他回去嗎?”

對方立即通過微信方式視頻,表示何是他的家人,不小心走散了,會馬上過來接人。

就在尚丙輝聯繫時,何傑卻掏出身上所有的錢,共八九十塊錢塞到尚丙輝手上,並搖手説,“如果被發現身上有錢會被挨打”。

尚起了疑心:“這是什麼人?為什麼何傑這麼怕他?這個人是不是做了傷害何傑的事?”當尚丙輝告訴對方,要先將何傑送到派出所,要他到派出所接何傑時,對方卻立即挂了視頻,不再提過來接人了。

尚丙輝將何傑帶回了工作室,希望能夠幫他回家。

何傑一直在紙上寫著“想家”,這更堅定了尚丙輝一定要幫助他找到家人的信心。

尚丙輝問何傑老家在哪,何傑在紙上寫下“下場”,尚丙輝在後面加上“村”,何傑高興地點點頭,尚丙輝找出中國地圖,讓他在地圖上認地名,由於文化水準不高,何傑一直找不到自己的家鄉地址,後來尚丙輝打開電腦,在電腦上搜索“雲南省下場村”。

按照電腦搜索出來的結果讓何傑辨認,當看到昭通市延津縣的時候,何傑情緒非常激動,臉上終於由最初的警惕變為高興的神情,再按照地圖繼續尋找,得知是昭通市延津縣落雁鄉。

失蹤半年親人重見

尚丙輝立馬查詢114平臺,找到落雁鄉派出所的電話,當地派出所得知何傑在廣州的消息又驚又喜,何傑被拐後,何傑的家人一直通過各種渠道尋找他,派出所立刻聯繫了何傑的姑姑何湘,何湘一再確認何傑是不是在廣州志願者的家裏,直到兩人視頻,確認是何傑之後,何湘表示立馬通知家人來廣州接何傑回家。

5月29日當天,何傑的家人就從雲南坐飛機來到廣州,晚上八點多來到尚丙輝工作室,看到何傑完好無損地站在眼前,姑姑何湘喜極而泣:“你這娃子,怎麼跑到廣州來了呢?”面對家人,雖然無法用語言交流,但何傑臉上挂著幸福的笑容。

“家裏一直在找何傑,從來沒有放棄過希望。”姑姑何湘説。

何湘説,何傑小時候因為生病失聰後,家裏人因為疼惜他,何傑從小就很受寵。何傑失蹤後,他媽媽因為思念何傑一直生病住院。

志願者英子説,聯繫到何傑家人的當晚,何傑家中親戚朋友三十幾個人全部加入微信群與他視頻,何傑的姑姑何湘以及二叔、堂舅都來到尚丙輝工作室接他,一家人齊心協力的情景也讓志願者感動不已。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