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最新動態>

武漢協和首批被感染醫護人員如何痊癒?主治醫師解答

發佈時間:2020-02-10 11:02:22  |  來源:央視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宗超

2月8日,又有5名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醫護人員從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正式出院。至此,已經有14名被感染的醫護人員從這家醫院治愈出院。協和醫院呼吸內科副主任周瓊是病區的主治醫生。

image.png


與病毒接觸最密集的呼吸科沒有醫護人員感染,怎麼做到?

武漢協和醫院是國家首批三級甲等醫院,也是此次疫情中武漢發熱患者定點醫院。此前,鐘南山院士在接受採訪時曾披露的14名醫務人員感染事件,就發生在武漢協和醫院。因此,這些患者的發病和治療狀況從一開始就備受關注。十幾位被感染的醫護人員來自武漢協和醫院不同的科室,但和新型冠狀病毒接觸最為密集的呼吸科,並沒有醫護人員受到感染。

周瓊説,2003年之後是一個非常清晰的節點,讓他們意識到防護是很重要的。平時,日常防護他們戴普通口罩。出門診的時候,因為短時間內會接觸很多病人,他們會戴上外科口罩。

生命支援很重要 患者一般一週後進入重症期

2020年1月19日,武漢協和醫院專門開闢出一塊病區,把本院感染的十幾名醫護人員集中在這一病區進行治療。原本在發熱門診工作的周瓊開始負責這一病區。

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呼吸內科 周瓊教授:因為目前沒有特別有效的抗病毒治療,專家組推薦的這些藥物對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而言,肯定是沒有循證醫學依據的,都是依據以往病毒性肺炎治療的經驗借鑒過來的。事實上這一批我的同事也是我的患者,他們使用這些藥物的有效性等等,都需要我們逐步摸索。

記者 董倩:醫生在治病人的時候對病不了解,對自己怎麼治也沒有十拿九穩的把握,怎麼治?

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呼吸內科 周瓊教授:起碼有一點是很重要的,生命支援。因為無論是病毒性肺炎還是細菌性肺炎,營養支援治療、對症治療都是必須的。並且越是病毒感染,越依靠自身的抵抗力。我們説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它主要是對肺部的損傷,只要咱們把他的肺功能保護起來,給他足夠的氧,讓他沒有缺氧的狀態,再把他的心肝腎脾這些臟器保護起來,依靠自身的抵抗力,一段時間他是可以恢復的。

對於這樣一種全新病毒,人類對於它來自哪、準確的傳播途徑仍在探索,治療既需要類似疾病的經驗,也需要根據患者身體的變化逐步摸索。周瓊他們一方面向更高一級的專家請教治療途徑,另一方面搜尋文獻尋求良策,並在治療的過程中,逐漸了解了這種肺炎的發病規律。

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呼吸內科 周瓊教授:從目前來看應該起病的一週以後,是這部分病人相對比較難熬的時候,一週之前應該相對都是比較平緩的。一週以後,部分重症病人會表現為肺部的影像學會有增加。那是醫生最緊張的時候,也是病人最難熬的時候。

周瓊和她的團隊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一般在發病一週後進入重症期,但只要挺過最艱難的重症期,就意味著曙光在前。

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呼吸內科 周瓊教授:我們有四位老師比較重的,現在都過來了都很好。他們就是靠我們這些營養支援,靠一些抗病毒的藥物就過來了,慢慢緩解了。病毒本身它最終在身體獲得痊癒,就是依靠自身産生抗體,肌體産生足夠的抗體,可以對抗病毒的時候,自然就過去了。在這樣一個過程中,第一産生抗體需要時間,第二你得保證在産生抗體這個期間,把它盡可能保護好。

恐懼不好意思表達 醫務人員患病的特殊心理

既是醫患關係,又是同事關係。十幾位患病的醫務人員和主治醫生有著更為通暢的溝通。周瓊和每一個患者都加了微信。對於患病的這些同事,周瓊理解他們心理的變化。

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呼吸內科 周瓊教授:我覺得醫務人員,可能我們是一個習慣被訴求的對象,因為總有人找你看病,但我們一旦自己成為患者之後,反而有些內心的,比如説恐懼,或者內心的不安,有點不好意思表達出來。他覺得我是個醫生,或者我是個護士,我應該表現的比一般人更堅強一點,事實上我覺得對於這種未知的病毒,內心的恐懼是肯定存在的。

記者 董倩:因為就露出一個眼睛,您怎麼能捕捉到他的恐懼?

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呼吸內科 周瓊教授:所以這個微信就很好,他不好意思當面説出來的話,那可以在文字的敲打當中表述出來。我們有的患者同事他會不停地給你發,我這裡不舒服,我哪不舒服等等這些,他對於自我症狀的這種描述,事實上也是他內心焦慮的一種表現。可能有些症狀從我們臨床的角度來講不是特別有危害,但是他就表現出他的恐懼,或者焦慮。

痊癒出院的醫生:“積極配合治療 沒什麼好擔心的”

剛剛出院的胡耿誠是協和醫院消化內科的醫生,目前正在家進行居家隔離。

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呼吸內科 胡耿誠醫生:第一我積極配合,把我自己的感受、身體狀態及時向醫生反映,第二就是該用的藥都用上去了,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這個病我個人覺得比SARS要好一些,沒有大劑量使用激素這一類東西,從目前來看肺部的病變是可以吸收的,也沒有造成大面積的肺纖維化。我覺得它就是一種肺炎,只不過可能它的病源學是不一樣的,是我們沒見過的。下次再發就相當於見過了,還是這個病,就不會太恐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