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2017首頁>資訊速遞>

楨楠藝術價值不可小覷 為中國傳統文化添彩

發佈時間:2018-10-31 15:45:39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佚名  |  責任編輯:李哲

楨楠別稱金絲楠、雅楠等,是我國特有的珍貴木材。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謂:楠木生南方,而黔、蜀尤多……氣甚芬芳,為梁棟、器物皆佳,蓋良材也。楨楠以耐久的特色、細膩的色澤、溫潤的質地、淡雅的香氣被世人奉為木中上品。由於其色如黃金,常與紫檀、紅木等相配製做傢具,如桌案屏風的芯板等。乾隆朝活計檔中記載乾隆帝親自審閱定制的金絲楠木傢具,並設置辦金絲楠木的專門機構。以金絲楠製作的屏風、寶座等琳瑯滿目,充滿各個宮殿,達到登峰造極。故有“皇木”、“帝王木”之稱,後來發展到民間更被視為珍品。

于生長在北京、從小在浸染在琉璃廠的張國良來説,對楨楠的喜愛自小根植於心。將其打造成器物,既有機緣巧合,更多的是將心中摯愛付諸實踐。他看中的是這個過程。作為一個性情中人、最早的中國攝影家協會和中國藝術攝影協會會員,張國良參與了眾多大型的攝影活動。如2004年環球小姐大賽專用攝影師、給王姬、瞿穎等大牌明星、以及眾多影視類雜誌拍攝封面等。他的風光類攝影作品更是一絕,從構圖到層次,從細微到廣度,由幀幀圖片構成的景觀堪稱記錄大片,表現水準不亞於《國家地理》、BBC等大咖級作品,他為國內外多個專業攝影類雜誌拍攝封面及內容圖片,成為此專業的獎項達人。

這樣一個將藝術要求達到極致的人,把楨楠納入到自己的生活絕非偶然。他稱,攝影是光與影的藝術,而楨楠為中國獨有,其器物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表現形式,從藝術角度講二者都是想通的,她們皆為人們的生活提供精神食糧與品質享受。所以,接近她、感受她、研究她,既是自己年少時的夢想,又是實現心中夙願的一個出口。由於將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研讀書籍與實物研究上,張國良對於市場介入甚少,有時甚至都忘了自己還有一個投入不菲的企業等著他。

張國良在楨楠的世界裏暢遊,楨楠于他,就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生命體。他自嘲:我是一個不合格的商人,金錢帶給我的快感似乎不多,我非常享受與楨楠相生相愛的過程,為自己品牌名註冊漢楨,就是一種對楨楠的情感表達。那麼,這個“不合格的商人”對於楨楠的研究與理解如何呢?

張國良親歷其中,非專勝專。他娓娓道來:我只認三種料,老料、陳料、陰沉木料。老料和陳料主要來自三方面,一是打算蓋房的,二是要做傢具的,三是準備給老人做棺木的。以棺木來説,把木料皮削了,中間刨成厚板擱著,國家實行火葬後很多存料就賣出了;第二是蓋房,近些年農村很少像早前去蓋四梁八柱類的房,其一是造價高人工貴,其二很多材料也貴,不如用鋼筋水泥來的簡單方便。做傢具的材料就更簡單了,大多人直接買現成的。即便有好材料也不一定找到好人工,況且年輕一代喜歡時尚,所以老一輩準備的這些材料有放了十幾二十年,甚至五六十年的;這些材料基本沒有剖開,去皮後一壓就是好多年,經過風吹日曬雨淋,冷熱乾濕,材料自然陰幹,不怕熱脹冷縮,是做傢具的上乘料。還有一種叫存料,我沒把它納進來,因為它的品質良莠不齊,真偽難辨,品質無法保障。

提及陰沉木,張國良研究頗深。他説,陰沉木分兩種,主要通過顏色差異來分;一類發黑髮綠,一類發黃,她們都是因地質變遷和氣候變化而被掩埋于古河道、湖泊、沼澤及其他低窪地下數千年甚至上萬年的楠木。木色發黃的基本由黃土下挖掘,發墨發綠的大多來自河道;雖經泥沙掩埋浸泡,但她具有超強的抗腐蝕性,木性並未發生大的改變,只是淺表部分有所槽朽或碳化,木質依然堅實,能聞到淡淡的香味。比如我所購中有一根找專家和專業機構檢測約4300多年齡,做成的一對櫃子非常漂亮。另外一根發綠的經檢測有7300多年樹齡。

張國良説,接觸楨楠近二十年,很多體會無法言表,“漢楨”是自己心聲的表達。作為土生土長的北京人,他與傳統及皇城文化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浸染其中,對於楨楠的情結和理解完全不一樣。他將“專注”貫穿始終:“做如何一件事,必須是發自內心的,這樣才能對得起所從事的事業、所做的器物,做秀木林金絲楠傢具這麼多年了,花費無數財力、人力、物力,尤其是一眾多朋友們的幫助,您要對它不是真心了解和全心鑽研,如何對得起自己的付出勞動和辛苦呢!”


秀木林紫包金二屜平頭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