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2017首頁>會議活動>

電影《書聖》象山開機 田伯平零片酬出演王羲之

發佈時間:2018-09-17 16:17:34  |  來源:網易新聞  |  作者:   |  責任編輯:

9月16日,由北京中視翰林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象山影視城聯合出品的電影《書聖》在浙江省象山影視城開機。在拍攝現場書法家田伯平先生,就不計片酬出演電影《書聖》王羲之向媒體講述了他的初衷及對這部影片的一些期許。

圖為:書法家田伯平飾演王羲之

零片酬出演不是能力不行,而是對傳統文化的愛

我與20部聖人系列精品電影工程總製片人楊煥琴女士是第二次合作電影,第一次合作的是即將上映的電影《琴劍之李白》這部戲。零片酬出演電影《書聖》這部戲,並擔綱男一號,出演王羲之。不計片酬不是我能力不行、也不是我不夠專業,而是我對傳統文化的熱愛。我六歲開始寫字,很崇拜書聖王羲之,尤其喜歡天下第一行書蘭亭序。總製片人楊煥琴女士讓我擔綱男一號出演王羲之我很高興。當時楊煥琴女士與我溝通過拍攝合同及片酬的問題,數額也不少。但為了能讓技術製作更為精彩,我再次把我的片酬設定為零。因為一部影片的製作演員是一大部分的支出。

零片酬出演王羲之,也許有人説我沽名釣譽就喜歡玩電影。本身畢業于中國傳媒大學,是主持人而不是專業演員所以不計片酬?其實這些都不是我不要片酬的初衷。記得拍攝電影《琴劍之李白》的時李白這個角色我是從全國十四個入圍者中脫穎而出。因為,朗誦、書法、舞劍、古琴能完成的人沒有。會舞劍的不會彈古琴,會臺詞的不會書法,會書法的不會表演,我是唯一符合製片方的要求,所以要稿酬也是理所應當的。但是我為了讓製片方能把錢用在電影製作中而不要片酬的。《書聖》這部電影是我的第四部戲,雖然不是專業演員出身,但是我能掌握角色,眼神交流、肢體語言、臺詞不是問題因為我是專業主持人。所以我認為業餘演戲我是最認真的哪一個演員。

也許有些演員認為零片酬這件事情,會影響其他演員的情緒。為了電影、為了藝術、為了偶像、為了傳承,我認為我的決定是正確的。據製片方透露,《書聖》這部影片同時受到象山縣委、縣人民政府,象山影視城管委會的大力支援。象山影視城也作為出品方之一投資拍攝這部弘揚傳統文化,傳承書法藝術的電影。在我們國家邁步走在新時代的今天,我認為傳統文化要弘揚、要傳承、要發展,讓我們的90後、00後拿起毛筆、愛上寫字,用我們的詩詞去引導他們。所以拍攝《琴劍之李白》《書聖》這兩部影片我決定零片酬。只要是弘揚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角色,未來如果製片方邀請我出演,我依然零片酬去出演。

圖二:電影《書聖》拍攝現場

出演王羲之這個角色,我的優勢就是我的劣勢

借用一句話來講:“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出演王羲之最大的優勢就是我的劣勢。因為我在現實生活中除了吃飯睡覺就是練字了。寫字就是我的生活,所以我怕我的優勢讓我在出演角色中會生活化。如果説有人要問我憑什麼能出演王羲之這一角色?那我只能説他還不怎麼了解我田伯平,沒看我寫過的字和拍過的戲。我可以不用替身寫篆、隸、真、行、草,真書就是楷書。天下第一行書《蘭亭序》我已臨摹690多遍,並且是與神龍版1:1大小的絹上書寫的。很多書法界的朋友看見我寫的《蘭亭序》後驚呼神似。寫字50多年與影片人物小傳中的王羲之從年齡上相倣,從寫字年頭上相近。所以這是我的優勢,我會認真的演好這個角色。

電影《書聖》中所描述的王羲之是位有愛心、愛幫助別人的好官。以文會友,交往廣泛。而我本人生活中也是愛幫助別人,熱心公益事業。雖然我經常主持節目,也拍過幾部電影,但表演與主持是截然不同的工作。從專業角度講,主持人是要盯著鏡頭去看去説話的而演員是要躲鏡頭的。我個人覺得在演技上我比專業演員要弱一些,但我會在現場與導演溝通盡可能做到最好。

圖三:拍攝現場

時間緊任務重,這次創作團隊與演員更專業

這次的拍攝地選擇在象山是因為象山是出品方之一,其次這個季節天氣適合拍戲。據象山影視城某負責人講,有幾十家劇組進駐象山影視城在拍攝。我們劇組在象山的拍攝週期相對較短。所有為保證影片的品質,演職人員之間的默契配合就顯得尤為重要。這部影片由著名導演沈星浩親自操刀,玉女王璐瑤出演女一號擔綱王羲之夫人,王璐瑤女士成名已久,有句話説,戲演對手,作為老戲骨的她在拍攝時眼神帶著我去往前走,這樣我就有很大的優勢導演為了能讓我們更好的合作,在開拍之前已溝通過角色。這部影片中演我這些孩子的演員都很不錯。愛子王獻之是通過全國海選,由來自新疆的馬鈺軒小朋友出演。其他的演職人員都是專業出身,在整體形象上酷似王羲之家的七個兒子一個女兒。見到演職人員團隊後,我堅信我們能通過努力專業的工作,為觀眾呈現更好的王羲之,把王羲之的故事搬上熒幕,讓更多的人通過電影這種新的傳播形式來了解我們的傳統文化。

從影片故事和人物關係來講,王羲之很喜歡王獻之。雖然王獻之調皮淘氣一些,但在書法上天賦。因為今天我們講的“二王”,就是王羲之與他的七子王獻之。影片中有一個場景是王羲之在王獻之小時候手把手的講“筆勢論”。不難看出,王羲之更偏愛王獻之多一些。

作為書法家來講,同時我們需要讓書法這門藝術更好的走向世界。因為世界公認漢字是最美的。所以我們應該寫好字,好好寫字。作為一位文化藝術工作者我們應該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大力弘揚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讓國人盡可能多的了解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向傳統的偉人學習,增強愛國理念,陶冶文化情操,提高素質和修養。這就是我為什麼一次兩次多次的零片酬的目的所在。(圖/文王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