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2017首頁>政策資訊>

農村“三塊地”改革試點今年底完成

發佈時間:2017-07-25 14:44:12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  作者:喬 棟 方 敏 馬 晨  |  責任編輯:劉攀

  2014年12月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七次會議審議了《關於農村土地徵收、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工作的意見》。農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項試點在全國33個試點地區進行。今年是三項試點工作攻堅決戰關鍵時期。


  ——編 者 


  


  山西澤州


  破解農民增收難題


  山西晉城市澤州縣大陽古鎮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不少企業有意投資當地旅遊。然而,産業發展面臨兩難:項目建設用地難,遲遲不能落地;村民與産業融合程度不夠。作為試點之一,澤州縣通過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優化招商環境,破解農民增收難題。


  在大陽古鎮即將建成的遊客服務大廳,遊客人頭攢動。2016年9月,四分街村與大陽古鎮旅遊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簽訂土地出讓合同,村莊整體入市,用途為旅遊業用地,使用期限為40年,36.93畝土地使用權出讓總價為550萬元。


  土地值錢了,大家最關心如何分配收益。村民張麥虎回憶,有人認為可以出租,每年收取租金;有人提出,景區經營情況不明朗,旅遊投資回報週期長,一次性出讓土地可以省掉後顧之憂。“入市方案一公示,大家各有看法。一個月,大大小小的會開了無數次,充分討論,最後決定一次性出讓。”村主任張國平介紹,“入市過程公開透明。村裏按照‘四議兩公開’,保障了農民的知情權和參與權。”


  澤州縣國土局局長徐選余介紹,縣裏建議,一次性出讓金除去政府收益調節金,剩餘的70%發給村民、30%留給村集體,用作村裏的公共服務建設。張麥虎説:“村裏2452人,每人分到1300多元。景區建好後,我打算做點旅遊商品的小買賣,生活更有奔頭了。”


  浙江義烏


  穩妥處理歷史遺留問題


  2005年9月,浙江義烏市北苑街道遊覽亭村啟動舊村改造,2006年8月整體搬遷入戶。權籍調查發現,全村127宗宅基地的建築規劃與現狀面積存在違反土地規劃的情況,一直沒能通過驗收,無法辦理不動産權證書。


  義烏市出臺辦法,對“一戶一宅”界定、戶控面積標準、違反規劃建設認定條件等與農房歷史遺留問題處理有關的細節進行明確。


  2016年12月12日,義烏市動員遊覽亭村帶有普遍性屋頂超標準建設的輕微違規農戶繳納有償使用費。截至目前,該村127戶已經與村集體簽訂《有償使用合同》,繳納有償使用費率100%,登記發放不動産權證書80本。


  “住進異地舊村改造的新房子,廢棄閒置多年的老村莊利用起來,我們原青溪村建設用地復墾項目一期産生‘集地券’41.79畝,村裏還可以得到一筆可觀的補助獎勵。有了這筆錢,以後村裏的垃圾分類、公益活動就不愁沒有經費。”北苑街道青溪村黨支部書記方達仁介紹,“集地券”是指農戶將舊房拆除並復墾成耕地等農用地形成的建設用地指標數量。“集地券”既可以上市交易,也可以抵押融資。


  義烏市國土資源局副局長周尚志認為,義烏農村宅基地制度改革通過多種方式確保“戶有所居”,破解農民建房難;還通過住房財産權抵押擔保、農村宅基地流轉等方式,保障了農民宅基地權益。


  河北定州


  重構土地徵收程式


  “徵地前,村裏徵求了大家的意見。這地怎麼徵,用來幹什麼,我們都清楚。”河北定州市唐城村村民李紅艷説。


  唐城村現有村民4400余人,耕地面積3186畝。2016年3月,定州市食品産業園項目落戶唐城。項目擬徵收土地661畝,涉及642戶村民。僅1個多月就完成了前期工作,村民簽字確認率達100%。


  “增加了與被徵地村集體、農民協商的環節,讓土地徵收真正從‘包辦婚姻’變成了‘自由戀愛’。”定州市土地徵收制度改革試點辦公室副主任李進勇介紹説,原有的補償機制,主要是政府“一口價”、補償“一次性”,無法解決被徵地農民長遠生計問題。在土地徵收補償安置環節,定州探索構建了貨幣補償、糧食補貼、養老保險三重保障。


  唐城村村民選擇了“補償款+糧食補助+養老保險”模式。“每畝補貼800斤小麥、1000斤玉米,每年都可以領。不想要糧食了,還可以按市價折換成現金。今年,我就支了將近1萬元。”去年,村民來德茂家的9.7畝地被徵用,“有長久保障,心裏踏實了。”去年以來,定州共組卷上報土地徵收19個批次、2596畝。


  


  數據來源:國土資源部(截至2017年5月)


  2015年,浙江湖州德清縣敲響了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使用權拍賣的“第一槌”。如今,“農地”入市在德清已常態化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