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元軟控周凡利:直面數字化革命,做中國自主可控的“MATLAB”

發佈時間:2023-01-31 來源:東方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常玉

人類絕大部分工作被搬上電腦螢幕以後,航空航太、能源、車輛、船舶等行業的工業設計也沒有例外。這些投資動輒千萬億計算的項目,在誕生初期,無不例外是工業設計軟體上一行行模擬運作的代碼。在一段篳路藍縷的時間裏,中國造出了讓世界驚嘆的房子,用的卻是外人出售的“地基”。這始終是中國工業界的一個心結,在越重要的行業裏,越是如此。

在工業設計軟體這一領域裏,就有國産領頭羊——同元軟控的身影。這家成立於2008年的高科技企業,已有十餘年技術沉澱,專業從事新一代系統級設計與倣真工業軟體産品研發、工程服務及系統工程解決方案,目前産品已廣泛應用於航太、航空、能源、車輛、船舶、教育等行業。前不久,在海南文昌發射的問天實驗艙以及之前發射的夢天實驗艙和天和核心艙,背後都有同元軟控的實力加持。

在國家大力推進新型工業化發展,加快建設製造強國航太強國、確保重要産業鏈供應鏈安全的政策背景下,邀請到了同元軟控聯合創始人、總經理周凡利,圍繞供應鏈安全時代之勢,聊一聊企業在不同階段發展之中明道、取勢、優術、識人的故事。

周凡利,工學博士,蘇州同元軟控資訊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國際Modelica協會會員、哈工大企業客座教授。研究領域為數字化工程、多領域統一建模與倣真,圍繞自主可控新一代設計倣真工業軟體的産品化與産業化,在學、研、産、用沉浸二十餘年。

事 |二十年“鑄劍”,不憚于做最難的事

01、為何成立同元軟控,想解決什麼問題?

同元軟控的團隊最早來自於華中科技大學機械學院,之前團隊研發的是CAD、機械方面的設計、倣真軟體。我在攻讀碩士期間,實際上從原理層面,我已經基本完成了機械建模倣真技術的研究。到了博士階段,我認為繼續做倣照國外的機械倣真軟體,一來很難突破國外成熟的技術模式,二來中國市場已經基本被國外的軟體所佔據,在那個時候意義有限。博士期間,我想做的是有挑戰、有開創性意義的事。

機緣巧合下,我發現了Modelica——立足於多領域物理統一建模國際規範語言,頓時心動無比。在這種規範下研發的軟體,通過建立不同的庫,包括機械、電氣、流體、熱力學、航空航太等,便能夠讓軟體為對應細分工業領域所應用,僅有的所需要支撐的整合開發環境,就是建模倣真環境。事實上,這個建模倣真環境,也是最底層和核心的存在,有了這個通用的環境做支援,後續有了什麼行業的庫,就能夠做出對應的倣真,應用於對應的行業設計上。循著這條路,我便把重心放在了研發編譯器和求解這個建模倣真環境上,更進一步的,受當時我導師陳立平教授的影響,我想將這套東西做成商業化的軟體,讓學術研究成果能夠應用於業界。

02、同元軟控目前所取得的主要成績?

同元軟控所取得的主要成績,可以用兩個“國際水準”來形容。相比于歐美市場成熟的工業設計軟體,中國95%以上的研發設計工業軟體被國外所壟斷。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同元軟控研發了完全自主的系統倣真設計軟體,我們的核心平臺-科學計算與系統建模倣真平臺MWORKS目前已實現系統級設計、倣真、協同閉環的一體化,這是其一。

其二是,同元軟控耗時近十年,攜手中國航太,共同探索裝備數字化的道路,打造了包括嫦娥五號、空間站在內的一系列數字化標桿及應用,助力中國航太在裝備數字化的探索和應用方面達到國際水準。

03、同元軟控給您帶來的最大的意義感源自何處?

我一直認為數字化是下一個顛覆性的技術革命,同元能夠在中間添上一磚一瓦,都是我們的意義感。對同元來説,我們所選擇的是一條極其困難的道路,超越和創新已經成為我們公司文化最核心的兩個部分。所以話説回來,最大的意義感或許來源於,我們做了一件充滿挑戰又意義非凡的難事,並且做出了點成果。

回想起創業之初,許多場景還歷歷在目。我在博士期間做編譯器,一條一條語義一點一點去實現,可以説這是一項看不到成果會在何時出爐的工作,當時全世界做出來的公司也就那麼一兩家(現在有五、六家)。後來也是在我和團隊的百般堅持下,編譯器、求解器才逐漸做出了眉目來。這種技術上的難題要解決,仿佛愚公移山,哪怕是一點一點騰挪,也必須鑿開了整座山,才能通關。經此一役,對於我們團隊來説,後面再大的困難我們也勇於挑戰了。

勢 |乘數字化東風而上

04、您怎麼看待數字化被稱為下一代技術革命?您又如何看待同元軟控所面臨的“勢”?

簡單理解,我們的産品所應用的場景之一就是數字化試驗,即將原本需要在實地運作的大量試驗搬到了軟體上運作,這種數字化技術産生的直接作用就是極大程度的降低了試驗的成本,壓縮了研發需要投入的經費和時間。未來,除了單件裝備的設計可以在數字化軟體上測試完成,甚至像城市的數字化、人體生物研究、娛樂領域的研發,都能夠進行數字化。所以,數字化堪稱是在資訊技術革命階段,繼電子化、網路化後的第三個技術革命,它將直接給研發的效率帶來顛覆級的提升,這個想像的空間在5-10倍,甚至更多。

革命已經到來,數字化時代需要全新的軟體。回到同元自身,我們的使命就是在這樣的數字化浪潮中,打造一款核心的工業設計軟體。正所謂,順勢而為,數字化的進程催生了許多行業對我們的需求。以航空工業為例,部分國産企業航空器的零部件設計曾經都依賴外包,但在今天,自主設計的需求逐漸變得迫切,對於軟體的需求自然水漲船高。

眺望未來,我認為人類遲早會通過數字化,在二維網路空間中復刻一個真實的三維世界空間,數字化正在拉開一個虛實結合的新時代。同元在數字化大勢中的第二個核心使命就是,支援好包括航空航太、能源、車輛、船舶等領域在內的工業,提升他們的研發效率,助力他們在數字化時代中完成數字化轉型。

最後,從更加宏觀的維度看待,今天國和國之間的科技角力,本質上也是一場科技革命的競爭,數字化在其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大勢已來,同元要做的正是乘風起勢,履行好應盡的使命責任。

05、“供應鏈安全”為今年工業領域熱詞,您如何看待國産工業軟體的發展機遇?

首先,在政策層面,自主可控與國産替代已是無可爭議。現如今的難題在於,如何擁有國産自研的工業軟體。盯著現有的國外軟體模倣並不是一條行得通的路,等花費一筆不菲的開銷研製出上一代軟體後,可能到了業界也不一定能夠滿足客戶需求。

換而言之,創新研發替代或許才是國産工業軟體的發展出路。更進一步的,國産軟體機遇在於瞄準趨勢,把握最先進的技術和應用,基於對傳統工業軟體的認知和了解,直接對下一代工業軟體進行替代研發。

人 |堅定信念,大步朝前

06、您認為自己在創業過程中的至暗時刻和高光時刻分別是什麼時候?

一開始,同元軟控做的就是最難的事,這一路走來,從無到有,實際上一直朝著光明前進。要説至暗時刻,要説應該是2001年,我剛踏上這條未知旅程的時候,兩手空空,只有一腔熱情。

對我個人來説,高光時刻我們還沒有迎來。雖然同元軟控目前在我們所堅持的事情上做出了一點小小的成就,但離願景還有一段距離需要努力。創業維艱,這是一場爬山一般的精神修煉。歸根究底,我相信,堅持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我們一定會趟過黎明前的黑夜,收穫清晨的第一縷陽光。

07、什麼是您認為的企業家精神?

我認為有兩個關鍵詞——創新和堅持。正是因為這兩點,同元得以一路走到今天。

其次,企業家精神非常重要的一點是社會責任感。無關乎營收多與少,我認為行得遠的企業一定擁有一些更宏觀的使命,或是為這個社會的福祉、或是為中國的技術發展心存抱負。

08、同元軟控未來的發展目標是?

?我們有三個希望達成的小目標。首先,從産值和産值的影響力上來看,同元希望進入工業軟體的名單,立足國際工業設計軟體行業。其次,我們希望做到,有四個行業50%以上的龍頭單位採用同元系列的軟體進行産品研發。最後,在排名前百的高校中,能夠普遍使用同元MWORKS軟體進行教學。

相關資訊

中文 English Français Deutsch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Español عربي 한국어

中國網客戶端

國家重點新聞網站,9語種權威發佈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