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救治不幸遭遇意外的應急救援隊隊員

發佈時間:2020-12-29 來源:中國網商務 作者:梁長玉 責任編輯:常玉

梁長玉報道“潘主任嗎?我是象山石浦港救援隊的小沈呀,我的隊員從高處摔下來頭部重傷,現在在當地醫院躺著呢,要做手術呢!請幫忙指導一下!”

2020年12月2日中午時分,在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神經外科6B病區潘仁龍主任正在吃午飯,一位象山老鄉打來電話請求幫助,潘主任二話不説立刻放下筷子,在問明來龍去脈後,給予主治醫生連線指導。九天來,潘主任每天電話詢問那位隊員狀況,覺得病人病情危重,特于12月11日動身坐車趕往寧波去會診。

重度昏迷中的應急救援隊隊員莫鋼廷

高處作業意外墜落嚴重腦外傷至今未醒

12月2日,象山石浦港應急救援隊的隊員莫鋼廷在高處作業,不幸意外墜落,倒在血泊中。偌大的建築工地上,辛虧有一位工友偶然看到:有個人躺在地上,滿腦袋都是血,急忙叫來眾人後,緊急聯繫120急救車,把他送到就近的象山縣紅十字臺胞醫院醫健集團總院進行搶救。

當時,由於頭部猛烈撞擊地面,莫鋼廷的腦袋象開了瓢的西瓜一樣,兩側滲出大量鮮血,右眼瞳孔已經放大,左側肢體肌張力為0處於癱瘓狀態。

相濡以沫17年的妻子馮凰芬獲悉後馬上趕到醫院。經過兩次緊急手術,去骨瓣減壓、顱內血腫清除術後,三天后,莫鋼廷開始發高燒39℃,打了抗生素後,燒退了;反覆幾次發燒退燒後,病情開始穩定,于12月8日轉送至寧波市第二醫院繼續治療。

這一摔摔得可不輕,莫鋼廷會不會成為“植物人”?會不會一直癱瘓在床?他是家裏的頂梁柱,他的家人怎麼辦?......這一系列問題讓救援隊全體隊員及曾經受到過莫鋼廷救助的人們糾結著心。

莫鋼廷今年41歲,在家有兩個兄長,他排行老幺。莫鋼廷出生才一週歲左右就失去了父親,靠母親把他們三兄弟拉扯大。莫鋼廷學了電焊及扎鋼筋的手藝,開始自謀職業。

妻子馮凰芬,兩人結婚17年,非常恩愛,育有兩個女兒,現在大女兒讀高中,小女兒正讀小學。莫鋼廷靠自己的雙手支撐起這個家。平時,小莫工作起來忙得團團轉,天濛濛亮就起來趕往工地,一直忙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家休息。空閒的時候,他又喜歡幫助別人,比如出海打漁等重體力活,他都能夠幹,而且幹得“輕車熟路”,大夥對他的印像是悶頭幹活,毫無怨言,是個非常樂於助人之人。

2016年,他的好友,也就是比他早加入象山石浦港應急救援隊的沈方德,問他願不願意加入這個救援隊,如遇險情實施救援?

莫鋼廷原本就是個熱心腸的人,母親教導他與人為善及這些年來的生活歷練,讓他覺得救人就是“積善積德”,即便是義務的也值得,於是便爽快答應了。小莫回家告訴妻子小馮自己要加入應急救援隊,善良的妻子小馮也非常支援。馮回憶到,由於小莫身強力壯,而且還會游泳,加入救援隊後,還參加了救援專業培訓,以後每次出去救援後都有種滿足感,那是金錢買不到的。

“哪需要他,他就去哪救援”

就這樣,莫鋼廷志願加入象山石浦港應急救援隊不到四年,有自然災害就出勤救援。他利用自己水性好、體能佳的優勢,相繼參加了上百次海陸救援。

莫鋼廷(拿手機男士身後穿救援服者)和隊友用衝鋒舟轉移被洪水圍困的群眾

隊長沈方德説,莫鋼廷話不多,但為人實在,做事情盡心盡職。每次行動,他都衝在前頭、全力以赴,不到最後一刻不休息,從不叫苦叫累。2019年8月,受超強颱風“利奇馬”影響,台州臨海市發生嚴重內澇,人員受困急需轉移。在接到臨海公安部門發出的“緊急徵用衝鋒舟”公告後,莫鋼廷第一時間報了名,與4名隊員一起連夜集結,帶著衝鋒舟馳援臨海。停電、積水深、地形不熟悉,面對種種困難,莫鋼廷和隊友們沒有放棄,手抱、背馱、衝鋒舟運載,15個小時裏,他們硬是把90多名被困群眾轉移出來,安全送到了安置點。第二天,在朋友圈看到丈夫啃著饅頭、渾身濕透卻面帶微笑,拖著衝鋒舟在水中行走的視頻,提心吊膽了一晚上的馮凰芬瞬間淚崩……

“他的腰受過傷,一旦累著就會發作,他怕我擔心,總會瞞著我去救援,有時候都顧不上家裏。”馮凰芬回憶道,他們家住的老房子地勢較低,每逢颱風天就容易進水,嚴重時能到淹沒小腿的程度。但碰到惡劣天氣時,也往往是需要石浦港應急救援隊“鼎力相助”的時候,身為隊裏的一員,莫鋼廷總會狠心“捨棄”小家,對妻子稍作叮囑後就義不容辭地投入到救援之中。

2019年,莫鋼廷(左二)被評為象山石浦港應急救援隊先進個人(資料圖)

2019年,莫鋼廷被救援隊評為先進個人。今年年初防疫期間,莫鋼廷主動請纓,帶著大女兒一起前往三門口大橋值勤點,頂著嚴寒堅守數晚,認真做好卡點檢測、防疫宣教等工作。企業、學校復工復産期間,他又背起噴灑器,和隊友們一起深入象山縣內各個場所,按照疫情防控要求進行全方位消殺消毒,切斷病毒的傳播途徑。

專家會診 轉至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

身為象山老鄉,救援隊隊長小沈想到了在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的潘仁龍教授,便第一時間與潘教授取得了聯繫,潘教授也馬上連線象山院方給出開顱手術指導,並於12月11日專門從上海趕到寧波市第二醫院,現場會診評估、提出治療意見,又連夜自費坐車回家,全程分文未收。

回滬後,莫鋼廷的病情成了潘教授最大的牽掛。為了便於照看和治療,潘仁龍預先在自己的病區騰出一張床位,妥善安排好一切入院事宜,等待莫鋼廷轉院到來。16日下午,在莫鋼廷的手術主刀醫生周主任的幫助下,寧波市第二醫院一位經驗豐富的醫生,和妻子一起陪伴小莫,隨救護車三小時後抵達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此時,潘仁龍主任早已站在院門口等候多時了。

莫鋼廷轉院至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還在昏迷中

剛住進病房,潘仁龍就馬不停蹄地帶領他的醫療團隊做個體評估,定制腦幹促醒治療方案。隨後幾天,潘仁龍更是盡心盡力,每日和專家團隊一起查房,實時了解小莫的病情狀況,制定治療方案。還叮囑護士定時檢測莫鋼廷的中心靜脈壓力,及時調整補液量。入院後的第二天,莫鋼廷就摘掉了呼吸機,開始每天通過鼻飼進一點流汁。

莫鋼廷會平安渡過“鬼門關”嗎?我們將持續關注報道。

相關資訊

中文 English Français Deutsch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Español عربي 한국어

中國網客戶端

國家重點新聞網站,9語種權威發佈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