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退押金也難以騎到車 小黃車用戶面臨雙重窘境

發佈時間:2019-05-10 來源:人民網 作者:張立 責任編輯:常玉

經過兩個多月的艱難“爬行”,記者在ofo小黃車(以下統稱為“小黃車”)退押金隊伍中的排位終於前進了60多萬:從原先的1460余萬前進到1390多萬……這樣的退款速度,距離將全部用戶的押金退還可能是遙遙無期。

與此同時,更有市民表示,現在上海街頭的小黃車越來越少,小黃車用戶們不得不面臨無法退押金與難以騎到車的雙重窘境。

昨申請退款排位1598萬餘位

今年2月中旬,記者發現,自己在小黃車App退押金隊伍排名為1460余萬位。這兩天,記者驚喜地發現,目前的排位已經前進到1390多萬位。在這兩個多月的日子裏,記者的排位約“前進”了60多萬,那這個速度是快是慢呢?

其實,做個簡單的數學題就可以預測:假設每月能退35萬人,那目前記者可以在39.7個月、即3年3個月後拿到押金。

然而,問題是現在申請退押金的人數還在不斷增長。記者的一位同事昨天剛剛申請了退款,他的排位是1598萬餘位。

從這個數字可以看出,退款的速度似乎還沒有申請退款的人數增長得快。那麼,按照這樣的進度,等待小黃車將所有申請退款者的押金都退還恐怕是遙遙無期。

辦了月卡卻找不到能騎的車

除了押金難退之外,負債纍纍、陷入破産傳聞……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小黃車的負面就不曾中斷,而面對這樣的窘境,除了今年4月官方發聲表示並未破産一切正常之外,其餘,小黃車再也沒有公開表示過任何資訊。

部分關心小黃車發展的市民還發現,伴隨著小黃車的“低調”,在上海街頭可以騎的小黃車也變得越來越少。

近日,記者走訪上海幾處曾經共用單車較為密集的區域發現,在南京西路的地鐵站口,小黃車的數量屈指可數。在巨鹿路一代,可以看到幾輛零散的小黃車停放在路邊,鮮少有市民問津。相比之下,徐匯區肇嘉浜路附近,小黃車的數量似乎多了許多。但是記者上前查看發現,大部分車輛都已經不能騎行。

市民謝女士表示,曾經自己家附近滿是小黃車,“基本上小區出門大部分都是小黃車,所以那時候我還特地辦了小黃車的月卡”。但是不知何時,共用單車的數量越來越少,小黃車的減少程度更是明顯,“現在從家出門,想要再找到一輛好騎的小黃,太難了”。

另一名市民蔡先生告訴記者,現在看到小黃車基本都不會騎,“能看到的都是摩拜和哈啰,而且這兩家企業都不用交押金,小黃不但要交押金,壞車還多,怎麼可能再騎”。

“公司自己都不管小黃車了”

“小黃車的人早就不管單車的運維了。”一位曾在小黃車任職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在去年“押金難退”的事件發生後,小黃車的情況變得越來越差:“公司已經沒有多餘的錢去管理單車的新舊問題,更別説去取出那些扣留在‘墳場’的單車了。”

一名曾經負責單車停放管理的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有時候車子停放在路邊就會被城管或者一些管理人員拉走,反正現在公司自己都不管小黃車了。”至於這些原先停放在路邊的小黃車到底被拉去哪了,卻無人知曉。

在2018年10月份,記者還從小黃車相關工作人員處了解到,由於共用單車的使用年限將至,因此,小黃車的單車置換工作也一直在推進之中。但是直到現在,小黃車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減少,置換工作卻是無從談起。

觀察:共用單車市場如何“換血”

共用單車行業經歷著一輪又一輪的洗牌,上海街頭的單車從“百花齊放”到現在僅剩下摩拜、哈啰和勉強支撐著的小黃車,但是,關於共用單車的管理法規,卻遲遲沒有出臺。

在宣佈禁投令的一年多後,4月29日廣州市正式重啟共用單車投放指標,根據廣州公共交易資源中心發佈的《廣州市2019年網際網路租賃自行車運營商招標公告》顯示,擬通過公開招標方式確定3家網際網路租賃自行車運營商,投放網際網路租賃自行車運營配額共計40萬輛。

招標公告顯示,未來3年內(到2022年6月30日止),廣州將由3家共用單車運營商進入,其配額分別是18萬輛、12萬輛和10萬輛,運營範圍在天河區、海珠區、越秀區、荔灣區、白雲區、黃埔區行政區域這六個主城區域。(記者張立)

值得一提的是,在簽約條件中,廣州此次對投標人提出,其在“信用中國”網站中未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黑名單),在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中未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否則不能通過初步評審。

而小黃車已上失信黑名單,將不能通過初步評審。

那上海未來是否也有可能使用類似的招標形式來進行共用單車市場“換血”?

如果相關招標要求也相近,小黃車在面對同類型企業時,是否也同樣無力反擊?

未來,是否還能再次看到整齊劃一的小黃車出現在申城街頭?

相關資訊

中文 English Français Deutsch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Español عربي 한국어

中國網客戶端

國家重點新聞網站,9語種權威發佈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