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性吃緊是導火索 揭秘網貸觸雷“爆點”

發佈時間:2018-07-12 來源:新華網 作者:高改芳 責任編輯:常玉

“某某理財平臺不會有問題吧?到期後我得趕緊取出來。”這是當下互金平台資金出借人的一種常見心態。

接受記者採訪的專家指出,一系列網貸風險事件是在金融去杠桿、製造業去産能、監管日趨嚴格等內外因作用下行業泡沫自然擠破的過程。從長遠看,對網貸行業也許是好事。 

7月9日,央行網站發佈消息稱,央行會同網際網路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有關成員單位召開網際網路金融風險專項整治下一階段工作部署動員會。央行明確要順勢而為、堅定不移、堅決打贏網際網路金融風險專項整治攻堅戰,用1到2年完成整治。這讓網貸業者獲得些許安心:畢竟有了時間節點,不再是遙遙無期地等待。

流動性吃緊

7月以來杭州已有超過10家網貸平臺觸雷,7月11日再現新案例,浙江銀狐財富發佈“延期兌付公告”稱,多家借款企業涉及多頭借貸,單一借款企業無力支撐多家網貸機構集體縮貸行為,導致連鎖反應生成,平臺融資能力快速下滑,借款人續借困難,決定暫停銀狐財富平臺各項運營。

與以往網貸平臺停止運營意味著資金出借人無法兌付本金的情況不同,銀狐財富承諾,投資金額在1000元及以下的,7月進行本金結清;2018年8月1日至2019年7月31日之間每月保證至少支付投資人2%本金,于2019年7月31日前支付投資人至少30%本金。以此類推,于2020年7月31日前支付投資人至少60%本金,2021年7月31日前結清所有投資人本金。如果不接受上述分期對付方案,投資者可將銀狐財富大股東之一、擔保方“北方紅木”的相應資産進行處置。據了解,銀狐財富有效投資人超過4千人,累計待還款金額3.6億元。

在記者採訪過程中,多位網貸平臺高管道出自己的顧慮:最擔心的是由於個別平臺“爆雷”給行業帶來連鎖反應。如果發生“擠兌”,即使是頭部平臺也吃不消,更不用説那些中小平臺。

“現在部分平臺遇到流動性困難,這可能會導致整個行業面臨流動性風險。”深圳一家大型網貸平臺負責人表示,對於傳統金融行業來説,有央行履行流動性支援角色。但網貸行業的備案制度、監管框架等尚未明確,更無人充當這一“支援者”;建議在未來監管框架明確、行業整體合規後,可由行業協會牽頭設計一個類似于銀行間市場的機制,設置準入門檻,為平臺提供一條“同業拆借”途徑。

北京一家網貸平臺CEO認為,在債權沒有到期以前,如果出借人要拿回投資款,從理論上講平臺可不予兌付。因為平臺作為資訊仲介,沒有責任在借款未歸還之前自行墊付。但有相當一部分平臺一直實行期限錯配,讓投資人與平臺之間存在一種類似“活期存款”的關係,當提現情況集中發生就是擠兌,是流動性風險最嚴重的表現,幾乎沒有平臺可以承受這種壓力。

問題核心

如果説流動性吃緊成為平臺觸雷的導火索,那麼追根溯源,希望找到網貸行業走到如今這一步的根本問題。

對於銀狐財富公告闡述的停運原因,“多家借款企業涉及多頭借貸,單一借款企業無力支撐多家網貸機構的縮貸行為,導致連鎖反應的生成”,某網貸平臺負責人鄭瑜(化名)並不認可,“這裡一定發生了兩個問題:期限錯配,否則沒有兌付困局;風控失靈,否則對借款人的債務償還能力為何無預判。”

分析人士稱,這種主動停止運營的平臺,只要不涉及自融,沒有侵吞投資資金,根本原因是經營不善。問題在於為何沒有早披露,而是直到發生難以挽回的損失才宣佈停止運營?“監管層應引導建立風險釋放機制,給企業糾正運營問題的機會。”鄭瑜認為,當壞賬發生時平臺充分披露資訊,部分投資人承擔逾期後果。如果平臺一味追求全部項目“剛兌”,最終結果必是披露逾期之時即為平臺倒閉之日。

值得注意的是,“北方紅木”是銀狐財富大股東之一,也是擔保方,是否屬於“自融”或關聯交易?上述專業人士稱,大股東是擔保方不一定就是違規違法操作,關鍵要看資金是否發生了網貸平臺相關方的用途。如果出資人的錢給平臺大股東使用,應屬非法集資。如果沒有自融,大股東沒有碰錢,只是提供擔保責任,為此收取平臺擔保費用,這就是合法經營。

上述北京網貸平臺CEO認為,目前出問題的平臺經營的根本就不是網貸。網貸業務三大特徵是,沒有資金池,資金資産一一匹配,金額不大。反觀那些觸雷平臺,很多涉嫌虛假借款項目、單個投資項目金額過大,而這些做法都涉嫌自融、非法集資。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孫國峰表示,央行對銀行體系提供流動性支援,這是基於銀行信用貨幣制度下銀行創造貨幣的基本事實,即吸收公眾存款。在他看來,小貸公司、網貸平臺雖有涉眾特徵,但畢竟不是吸收公眾存款的金融機構。“從這個角度來説,央行不會對非存款類金融機構直接提供流動性支援。對流動性總體安排不一定有好處,同時會造成道德風險。越提供流動性,擴張越快,最後風險更大。”

監管新動向

網際網路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近日表示,再用1到2年完成網際網路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化解存量風險,消除風險隱患,同時初步建立適應網際網路金融特點的監管制度體系。

中國銀保監會國際部負責人範文仲認為,未來會涌現出真正優秀的網路信貸企業,所以對網路信貸不能“一棒子打死”。優秀的網路信貸企業應具備三方面要素:一是具有大量客戶覆蓋面;二要具備普惠利率成本,融資成本儘量低;三要有低壞賬率,能有效控制風險。只要具備這三個要素,就是一個有競爭力的平臺。

2018年年初,上海市監管部門向各轄區下發了《上海市網路借貸資訊仲介機構合規審核與整改驗收工作指引表(2017年12月)》(下文簡稱《168條整改指引》)。《168條整改指引》基於驗收通知57號文、現金貸整頓141號文、網貸資金存管指引、P2P資訊披露指引等政策進行調整,故而較此前網傳版本多出23條。

“有消息稱,上海的168條整改指引或推廣至全國。但在當前市場環境下,不宜出臺過細的行業監管指標。對於任何行業,168條規定都過於嚴苛。”某網貸平臺負責人稱。

即使已有一批網貸平臺發生風險,上海地區的監管部門接受中國證券報採訪時表示,目前不會出臺進一步監管措施。

據網貸之家不完全統計,6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為80家,其中問題平臺63家(提現困難60家、跑路3家)、停業轉型17家。從地域分佈來看,這些平臺主要分佈在全國15個省市,浙江省6月出現的停業及問題平臺最多,有22家,其中問題平臺有17家;其次是上海,6月共有21家停業及問題平臺,其中問題平臺19家,位居當月問題平臺數榜首;北京和廣東6月停業及問題平臺均有10家,其中問題平臺各有9家。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6月停業及問題平臺主要集中在北上廣浙四地,主要原因是這些地區網貸平臺數量較多。

避開網貸平臺陷阱

當記者把《深圳一大型P2P平臺也爆了!》的新作貼在微信朋友圈後,幾名親友立即小窗問候,“我投了XX理財網的産品,沒問題吧?”“我的XX寶12月到期,能撐到那時候嗎?”

講真,我不知道。

沒有風險的,那不能叫金融;但是,數千家網貸平臺的數不清的理財産品只告訴你起投金額多少、收益率多少,你怎能判斷哪個的風險更小?如果你不敢把錢借給素不相識的陌生人,你又如何敢貿然在一家你毫不了解的互金平臺進行投資?

所以,了解所投産品是第一步。

首先,要了解網貸平臺的股東背景。不是要確定網貸平臺的股東是“國資”,而是要確認是專業的股東在做專業的事。有些網貸平臺就是利用了投資者認為“國資”靠譜、風險更小的心理,給自己披上“國資”背景的外衣,掩蓋其違規違法操作的本質。

如果網貸平臺的實際控制人、職業經理人有正規金融機構從業經歷,核心團隊擁有“清北復交”等國內名校、國際名校背景,那麼這家網貸平臺相對值得信賴。

2017年網貸行業有一波赴美上市潮。目前看來這些網貸平臺股價較上市時平均下跌三分之二左右。在此背景下,股東方給平臺經營者施加的壓力甚大。這些平臺有動力發展好自己的業務,賺取利潤,回報股東。所以,上市平臺在目前的狀況下合規穩健經營的動力更大。

其次,要了解通過網貸平臺把錢借給了誰,借錢者又是通過怎樣的方式賺取利潤從而支付利息。

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今年的陸家嘴論壇上表示,在打擊非法集資過程中,努力通過多種方式讓人民群眾意識到高收益意味著高風險。收益率超過6%就要打問號,超過8%就很危險,10%以上就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

的確如此。實體企業要獲得超過10%的利潤絕非易事。所以,網貸平臺過高的“返利”都是難以持續、預示風險的。

在目前網貸行業暴露一定風險的時候,尤其要對“活期網貸”保持警惕。有些平臺“類活期”産品,比如7天、15天産品,就是網貸早期的“天標”變種。“天標”即以天數為計數單位的投資標的。以前還有“秒標”。這些已被證明是違規産品,借款人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回款,往往是平臺自彈自唱,有不少平臺趁此跑路。

“活期網貸”讓投資人與平臺之間是“活期存款”關係,任何時候都可以提取,這種情況下必然存在期限錯配,如果集中提取就是擠兌,是流動性風險最嚴重的表現,沒有平臺可以承受這種壓力。

據網貸之家不完全統計,6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為80家,其中問題平臺63家。而這80家平台中,83.75%的平臺未上線銀行存管系統,合規進度慢,並且不少平臺信披狀況普遍較差,特別是項目資訊披露極差,無法獲取底層資産情況,如唐小僧。63家問題平台中至少有36家存在“高返”情況,其中不少平臺年化收益率超過50%。

避開上述網貸陷阱,或許你的本金就會安全許多。

相關資訊

中文 English Franais Deutsch 日本語
Espaol

中國網客戶端

國家重點新聞網站,9語種權威發佈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