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遊戲開發商和平臺抽成賺錢

發佈時間:2018-05-15 來源:新京報 作者:覃澈 責任編輯:周健

“終於內測了!”5月10日,資深遊戲玩家謝飛(化名)焦急地在朋友圈發著資訊,“趕緊的啊!還等著去抓虛擬妖怪呢。”

謝飛等待的是一款由騰訊推出,名為《一起來捉妖》的AR手遊。這款騰訊首個區塊鏈手遊在成都開啟內測,據騰訊官方介紹稱,遊戲採用了區塊鏈技術,總共會産生1105億隻專屬貓,並存儲在區塊鏈上。

早在騰訊之前,不少國內遊戲大廠就已涉足區塊鏈遊戲市場,掀起一股“虛擬養寵熱潮”。此前被業界稱為“第一款區塊鏈遊戲”的迷戀貓,據稱其最貴的一隻創世貓交易價格曾折合約77萬人民幣的天價。強大的變現能力讓無數欲蹭熱度的遊戲研發團隊效倣。

據乙太坊dApp檢測網站DappRadar數據顯示,僅是在乙太坊平臺上就出現了200多款遊戲。養寵已成為區塊鏈遊戲中最火熱的模式。

“動物都不夠用了。”圈內資深觀察者王陽(化名)表示,“你能想到的動物都能在市場中找到。”

不少涌入的玩家希望能通過轉手兜售虛擬寵物獲利,但新進入的玩家卻面臨著陷入“擊鼓傳花”的遊戲當中。“很多區塊鏈遊戲根本沒多少人玩,新來者自然被套牢”。一位資深行業觀察者説。

業內人士表示,這種類似“擊鼓傳花”的遊戲,如果沒人接手,就會面臨砸手裏的結果。“誰也説不清楚養寵遊戲能存活多久,一旦沒人接手的話,最後進場的人將面臨虛擬物品被套牢的風險。”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區塊鏈遊戲養寵模式已進入瓶頸期,此前多個遊戲研發團隊也宣告倒閉。區塊鏈遊戲未來方向在哪兒?

1“擊鼓傳花”?新入場者賣不掉砸手裏

韓清(化名)最近很焦慮。

下班回到家,韓清趕緊打開電腦,登錄遊戲網站,在看到頁面中自己之前購買的虛擬寵物兔仍然無人問津時,韓清內心忐忑:該不會砸手裏了吧?

今年4月,他花2枚ETH在一個虛擬養寵遊戲中買了2隻寵物兔,希望能通過轉手的方式賺錢。但兔子入手後,不但沒有如朋友所描述般“很快就有人以高價買走”,反而連續幾天都沒有任何人瀏覽點擊。

截至5月12日,韓清的寵物兔仍然沒有出手。“應該還是會有人來買的。”韓清安慰自己,並決心,一旦脫手後就再不碰這個了。“就是個賭博,賭對了獲得暴利,賭輸了血本無歸。”

區塊鏈養寵遊戲的火熱,以及各款遊戲中動物價格動輒飆漲的傳聞,讓許多對區塊鏈並不熟悉的玩家跟風進場。

“之前覺得養寵模式很方便。根本不用知道鏈、貨幣等專業知識。只需要買一隻寵物,對它進行養成後轉手兜售就能獲利。”韓清告訴記者,之前他曾看到一位陌生網友以1.05ETH的價格從朋友手中把一隻寵物狗買走,按照當時的行情計算,朋友成功獲利4000多元。

資深行業觀察者大劉稱,“之所以如此多玩家涌入,根本不是遊戲有多好玩,而是都抱著有利可圖的想法,希望能從中獲利。”

“這就是典型的擊鼓傳花。”5月14日,大劉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你買的虛擬寵物,或者其他相關道具,更像是一種金融投機産品。”

大劉解釋到,虛擬寵物在每一輪的交易中價格逐步上漲,其實是由希望投機獲利的玩家哄抬而成。但事實上,這類玩家自身並不清楚最後一棒何時會停止,更不清楚會落在誰的手中。“現在沒有相應的規則來保護玩家的利益。”

韓清認為,只是單純希望後來的玩家能夠高價接手,讓自己從中獲利,就是一種“擊鼓傳花”。

記者了解到,雖然玩家所購買的虛擬道具可以永遠記錄在乙太坊公鏈上,但遊戲研發團隊一旦關門或者倒閉的話,留在玩家手中的僅是一串數字代碼。“雖然也有交易的可能性,但在這種情況下,沒人看到你手中寵物的樣子,自然很難有人來接手。”大劉表示,“你得賣出去才能成功回本。”

5月8日,記者加入到一個190多人的區塊鏈養寵玩家群時發現,幾乎沒有任何人交流玩法,只是間歇性有群友發出各款遊戲的廣告資訊。當記者詢問一位推薦遊戲的網友是否能“確保寵物轉手”時,對方稱,“肯定沒問題,你只需要用不到2ETH的成本,就絕對能賺取至少一倍的利潤。”

記者在某區塊鏈遊戲網站上打開一款名為《乙太名人》的遊戲時發現,其介紹為“Etheric Celebrites智慧合約是一份區塊鏈技術的收藏品。如擁有范冰冰、周傑倫等知名人士,使你成為世界上唯一擁有智慧合約的人。”進入遊戲後發現,包括迪麗熱巴、易烊千璽、小羅伯特唐尼、長澤雅美等多位藝每人平均在“銷售榜單”中,其中迪麗熱巴標價為0.54781ETH,被交易次數達到22次。

記者查閱購買流程發現,這款遊戲的玩法是當你購買智慧合約時,任何人都可以通過支付加倍的費用將其從原擁有者身上購買,且價格隨著每筆交易而增加。購買成功後,原主人將失去該卡,但能按照“從0ETH到0.05ETH為200%,0.05ETH以上為120%”的比例獲得回報。這意味著記者在得到“迪麗熱巴”後,如果有另外的玩家將其從記者手中購買後,記者能獲得約為0.657枚ETH。

“如今市場中充斥著區塊鏈養寵遊戲,玩家不知道哪款遊戲‘靠譜’,更多的新來者都是被廣告誘導。”大劉稱,“很多區塊鏈遊戲根本沒多少人玩,新來者自然被‘套牢’。”

何兵(化名)認同這一看法,在他看來,這就是一場“擊鼓傳花”的遊戲。“需要不斷有人進場,將花不斷地往下傳,這樣才能把價值體現出來。沒有人玩的話,它的價值就沒有意義了。”

2養寵模式爆發背後:過半遊戲玩法雷同

“雖然沒有具體的數據統計,但感覺市面上至少有二三百款區塊鏈遊戲。”5月8日,遊戲資深開發者老戴稱,“然而真正優秀和現象級的作品卻很少。”

5月7日,記者登錄國內某知名區塊鏈遊戲導航網站時看到,頁面中按照乙太坊、鏈克、公有鏈和私有鏈等板塊,收錄了約70款遊戲。儘管這70款遊戲也存在策略、虛擬經營等類別的遊戲,但更多還是以養成類為主。其中約45款標注為養成的遊戲,佔比64%。據記者了解,這些養成類遊戲基本玩法仍是以養寵交易模式為主,不同的僅是遊戲中所呈現的寵物五花八門。

“乙太坊無法從技術層面上支撐大型遊戲,所以只能設計這類寵物召喚的遊戲。另外寵物買賣就是一種變相的博彩類遊戲。”對於區塊鏈遊戲主要以養成類為主,資深遊戲行業觀察者王佳倫這樣評價。

2017年11月,迷戀貓CryptoKitties的出現,讓區塊鏈行業看到了遊戲項目落地的趨勢。據第三方統計平臺Bitgame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月1日12時,迷戀貓數量達到355619隻,其中156746隻貓被賣掉,交易次數達379978次,玩家數量為40203名,交易總價達54572.1367ETH。按照當日ETH價值計算,其總交易額約2.7億人民幣。

如此誘人的利益,讓無數遊戲公司涌入區塊鏈遊戲市場當中。市場上也出現了推出“加密兔”的小米,打造“萊茨狗”的百度等知名廠商的身影。據乙太坊dApp監測網站DappRadar數據,僅是在乙太坊平臺上就出現了200多款遊戲。

“和傳統遊戲不同,區塊鏈遊戲是被分佈式記錄在公開透明的區塊鏈上。只要是屬於你的個人資産,除非出現密碼遺忘、個人刪除以及區塊鏈所屬交易所出現問題,否則任何人都無法複製、修改或刪除你的賬號和資産。”一家遊戲研發公司創始人王陽表示。

在王陽看來,如今涌現在市場上的區塊鏈遊戲更多是山寨之作。“現在的區塊鏈遊戲市場感覺走偏了,不少廠商並非潛心研究如何將區塊鏈技術應用於遊戲中,而是希望快速推出遊戲,拉攏不明就裏的玩家和投資者。”

“玩家在平臺上自主交易,遊戲開發商則會抽取相應的交易費用。”國內資深遊戲從業者阿華(化名)向記者解釋,“不要小看這筆收入。通常交易越多,平臺抽成越多。”

記者查閱迷戀貓白皮書,其平臺採用了每筆交易收取3.75%的費用。此前有媒體報道稱,在迷戀貓最為火熱時,開發商僅手續費收入就達到了181ETH。而另一款交易虛擬國家的《加密國家》遊戲中,平臺會對玩家每一筆交易都收取2%-5%的抽成。

3 5天可打造“新”養寵遊戲,成本近乎零

“受迷戀貓的影響,市面上很快出現很多類似動物養成的遊戲。”5月7日,何兵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當時區塊鏈遊戲大多以養寵模式出現,遊戲市場裏充斥著狗、兔子等各色動物。“感覺動物園都不夠用了。”

2018年初,區塊鏈遊戲火爆市場時,多年來從事頁遊研發的何兵看中這一時機,率領團隊迅速製作出一款類似遊戲來。

“遊戲平臺為玩家提供交易場所,每進行一次交易,平臺都會收取相應費用。”何兵表示,“更重要的是,當交易量達到一定規模時,必然能吸引到遊戲投資人的關注。”

王陽介紹稱,製作養寵遊戲通常需要研發團隊編寫一個乙太坊的智慧合約,再配合前端設計開發就能將遊戲完成雛形。同時往遊戲中加入錢包、交易等程式元素,以便於將用戶交易放在應用當中。而完成這一系列研發所需要的時間通常在2-3個月,成本往往在20萬元上下。

但何兵等不了這麼久,更不願意砸下重金來耐心打磨遊戲。他希望能迅速將遊戲推出市場,於是他決定:換皮!

所謂“換皮”,即是遊戲開發團隊在獲得類似遊戲代碼後,在不改變核心玩法以及數值系統的情況下,將遊戲人物進行修改。如此一來,團隊能快速複製成熟的遊戲模板,同時也會大幅度降低研發成本。

早在團隊研發初期,何兵就從同行手中免費獲得一套養寵遊戲的完整代碼。“這套代碼已經被傳濫了,市場裏面至少幾十款養寵物遊戲都用的這個,早不值錢了。”

相比于手遊換皮,區塊鏈遊戲換皮門檻相對更低。據媒體報道稱,區塊鏈養寵遊戲主要是基於乙太坊的智慧合約,其代碼基本是開源的。換皮的門檻已降低至只需要設計幾個形象或者卡牌,以便讓後續玩家能在很快的時間入局。

“只要你敢用,那麼通過‘換皮’,一週時間內就能做出一款區塊鏈遊戲來。”何兵告訴記者。

獲得代碼的何兵將遊戲裏的寵物外觀統一改為狐狸圖案,同時為了不被外界抨擊“抄襲”過於明顯,他還將遊戲登錄頁面、虛擬狐狸所出現的場景等也做了修改。

“這些修改的成本基本為零,只需要程式員重新編寫相應數據就搞定了。”何兵稱。

5天后,何兵這款“換皮”的區塊鏈遊戲正式上線。但讓他意外的是,當他拿著這款遊戲去各個幣群、區塊鏈玩家論壇推廣時,才發現,自己動作還是“慢”了。

“當時市場上已出現了數十款養寵遊戲。”何兵頗為無奈,“大家代碼都一樣,不同的是看誰的動物更受玩家歡迎,誰使用的圖片更精美。”

儘管何兵四處賣力宣傳自己這款區塊鏈遊戲,但由於市場同類遊戲過於氾濫,玩家早被先入行者瓜分,遊戲上線近1個月時間,只有寥寥十余人註冊登錄,並在領取了虛擬狐狸後再無下文。

“沒有任何交易頻次,這和我預期的相差也太遠了。”不得已,何兵只能選擇關閉遊戲。“準備重新換個皮再來,這次不做動物了,做外星人或者古神話人物!”

4區塊鏈遊戲未來:道具流通或是方向

養寵模式如今開始陷入低谷期。儘管仍不時有養寵區塊鏈遊戲新出,但較之此前的熱潮,市場已冷卻許多。

5月12日,一位此前曾短暫涉足過區塊鏈遊戲的製作者向記者表示,如今區塊鏈養寵類市場受玩家不再盲目投機、遊戲可玩性低等因素影響,不再如當初那般瘋狂。不少曾經蜂擁進入區塊鏈養寵市場的研發商開始選擇撤離。

“很多入局者都不是真心想做區塊鏈遊戲。”大劉表示,“不排除是跟風蹭熱度。而玩家逐漸對類似遊戲不再感興趣之時,這些團隊自然會轉向其他的方向。”

事實上,此前據媒體報道,已有多家區塊鏈遊戲公司宣告倒閉。2018年2月,區塊鏈遊戲公司青蛙dog官微承認公司開發人員已卷款跑路;上線不足10天的樂狗雲宣佈因陷入鉅額虧損關閉項目;鏈克三國英雄則對外表示因為未能攻克核心技術問題暫停項目。

“越來越多同質化嚴重的區塊鏈遊戲正面臨日活下降、用戶流失的困境。”大劉認為,“區塊鏈養寵只是一個方向。但現在業內暫且沒看到這類遊戲新的概念和模式亮點。應該也不會再有公司去盲目的追隨它了。”

在此前區塊鏈遊戲火熱時,百度、網易等多家行業巨頭先後推出自己的區塊鏈遊戲産品,但這被業界認為是巨頭在推廣旗下其他應用産品。“百度的萊茨狗綁定了百度錢包,網易星球也引導玩家使用《網易雲課堂》。”王陽稱。

金融分析師肖磊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分析稱,對於百度、網易等巨頭而言,出於對用戶去玩跟區塊鏈相關的遊戲,可能導致用戶轉移的擔心而佈局區塊鏈,並不是要靠這種方式來賺錢。

儘管養寵遊戲逐漸落寞,但區塊鏈遊戲的摸索剛剛開始。

3月24日,由觸控科技主辦的Cocos區塊鏈遊戲技術大會上,Cocos引擎負責人王哲現場展示了一款使用Cocos引擎製作的區塊鏈飛機遊戲。讓業內關注的是,遊戲中的道具可以直接拖到遊戲外面賣給其他用戶,以及用在其他遊戲當中,實現跨賬戶、甚至跨遊戲的使用。

“區塊鏈遊戲今後其實也可以如同端遊手遊般,成為遊戲的一個分支。”王佳倫表示,“如今有其他的遊戲公司開始涉足區塊鏈遊戲品牌、渠道等領域,這將極大地降低遊戲的開發門檻。”

“現在區塊鏈遊戲除了養寵模式外,也開始出現策略、虛擬經營等其他風格的遊戲。”大劉開始率領團隊嘗試打造區塊鏈遊戲,他向記者表示,“區塊鏈遊戲不應該只是養寵這麼簡單,更應該是在智慧合約基礎上,製作出一些類似于挂機遊戲、玩家之間能互相交流等更複雜操作的遊戲,這才是區塊鏈遊戲未來發展的方向。”

國內資深區塊鏈行業從業者董長治認為,玩家通過遊戲去創造價值,並且通過區塊鏈去實現虛擬資産譬如遊戲道具的互相流通,這才是區塊鏈在遊戲行業的趨勢,“這樣才能解決多年來各遊戲虛擬道具難以互通的行業痛點。”

相關資訊

中文 English Franais Deutsch 日本語
Espaol

中國網客戶端

國家重點新聞網站,9語種權威發佈

立即下載